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088、我们成亲吧

娇妻之摸骨神算 088、我们成亲吧

作者 : 侧耳听风
    于天黑之时赶到了驿站,先锋小队果然不在这里,并且,麦棠也不在。

    找了一圈麦棠没找到,叶鹿这才恍然,她定然是跟着先锋小队赶去支援五王了。

    手握紧了又松开,叶鹿在院子里转了一圈,麦棠这次去,没有危险。

    没有危险她便放心了,而且她现在居然有这般勇气,着实让她刮目相看。

    她身上的贵气与勇气并存,若是没有那般勇气,还哪儿来的贵气呢?毕竟,富贵是需要勇气来承担的。

    此次人马也不是很多,已经去了三个小队,此时只剩下五六十人。

    申屠夷站在驿站门口,煞气满盈,他似乎想亲自前去协助五王。

    不过,毕竟对方人马是谁未知,有些事情的确不能把自己扯进去。

    在院子里转了几圈的叶鹿走过来,看了看夜空,然后抬手指着东方。

    “五王就在那附近,红云依旧亮,他没什么大事儿。你若是想去的话,现在就立即赶过去,肯定能瞧见完好无损的五王。”山峦重叠,但山峦之上的夜空中红云盘绕,别人看不见,可是叶鹿能看见。

    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过去,申屠夷想当然什么都看不到,不过,他对于叶鹿所言倒是极信。

    转眼看向身边的人,申屠夷几不可微的抿唇,“你在这儿等着,我去去便回。”

    “去吧,我没事儿。”叶鹿弯起眉眼,她相信五王没事,申屠夷去了,反而更能体现兄弟之情。他日五王坐上了龙椅,也会念这份儿旧情。

    上马,申屠夷动作如风,带领着二十几人,快速离开了驿站。

    剩余的黑甲兵留下来保护叶鹿,不过叶鹿觉得只是把她自己留在这儿也没什么,她现在安全的很。

    转身走进驿站,这里装修极其好,不比那上好的酒楼差。

    洗了洗手,叶鹿便坐在窗边的椅子上,双手重复着握紧又松开,每次松开之时,手心里就像有电,不过对于她来说却感觉挺舒服的。

    扭头看向窗外,那黑夜之中的山峦上方,红云依旧还在,这般明亮,五王能有事才怪。

    饭菜送上来,叶鹿自己吃了个饱,随后又洗漱一番,申屠夷和麦棠却始终没有回来。

    不过,叶鹿却不担心,满心满肺的安然,躺在床上,不过片刻她就睡着了。

    直至半夜过后,听到了声响,叶鹿睁开眼睛,看到的便是披着夜色进来的麦棠。

    “姐,回来了。”侧起身子,叶鹿半睁着眼睛看着轻手轻脚的麦棠,哑声道。

    “吵醒你了!”看向叶鹿,麦棠走过来,脸上一些疲色。

    “听到声音了,我现在睡觉没有以前那么沉了。”看着她,叶鹿弯起眉眼,就知她没什么事情。

    “申屠城主也回来了,别担心,睡觉吧。”麦棠告知,一边摸了摸叶鹿的头。

    “我知道。五王没来是不是?”这么着急,大概是急着回帝都呢。

    “嗯,五王也没事,只是伏击他的人到底是谁还不知道。幸亏我们及时赶过去,否则五王可能就真的被抓了。见来了救兵,那伙人就快速的散了,也不知是何人带头。”不过,这些争权夺利的事情谁又能说的清楚。

    “五王是命里有贵人,而且这贵人还不少。所以,是怎样也不会出事儿的。”看着麦棠,叶鹿笑眯眯,话里有话。

    不过麦棠并没有深究她的话,洗漱了一番,便上床与叶鹿休息了。

    翌日,天气晴朗,队伍再次出发,返回申屠四城。

    路途遥远,队伍也不急不忙,因为羡慕麦棠策马奔腾,叶鹿终于坐上了马背,尽避是由申屠夷带着,但是也完全感受到了秋风袭袭马蹄急。

    策马疾驰,叶鹿坐在申屠夷身前,迎面而来的风吹得她发丝飞扬。

    “我觉得,要是经常骑马的话,肯定会变得越来越丑。”微微扭头看向身后的人,叶鹿眯着眼睛,被风吹得睁不开眼。

    垂眸看了她一眼,申屠夷面无表情,“为何?”尽避看起来他不是很想知道为什么,但还是给面子的问了一句。

    “因为这个风呀,吹得五官朝后去,时间长了,这整张脸就都变形了。”抬手比划着,叶鹿说的句句在理。

    “胡说八道。”无言,申屠夷也算知道了她的想象力有多丰富。

    笑,不过迎面而来的风太强烈,致使她笑了一半儿就闭上了嘴,否则风都灌进了嘴里。

    队伍路过杨城,那杨曳也不知在哪儿听到了消息,知道队伍会从城外的官道上路过,他已等待了多时。

    申屠夷骑马带着叶鹿一直在队伍最前,远远地,就瞧见那队伍停在官道上。

    马儿缓缓停下来,也正好到了那队伍跟前,一辆花枝招展的马车停在那儿,似乎听到了动静,从车窗探出一个脑袋来。

    一张脸俊美异常,还透着几分迷糊睡意,看起来他是还没睡醒。

    “你们终于来了,我可等了好一会儿了。”说完,杨曳收回脑袋,下一刻从马车里走了出来。

    他一袭白色华袍,那滚边绣着金线,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杨城主有事?”申屠夷还是那不冷不热的样子,在他脸上根本看不到热情两个字。

    “自然有事,为了我的名誉,有些答应了的事情就得做到。叶姑娘,你的金银财宝。”说着,他挥挥手,后面两个护卫抬着一个箱子走了过来。

    箱子不大,但是看他们俩人抬着的样子,应当很沉。

    扫了一眼那箱子,叶鹿收回视线再次看向杨曳,缓缓眯起眼睛,她轻声道:“杨城主言而有信,我呢,便也看到什么就说什么了。”

    杨曳不解,“叶姑娘想说什么?”他将金银财宝亲自送上,她还想说什么?

    “嗯、、、杨城主一会儿回去找个好大夫给你切切脉。”声音不大,叶鹿是很中肯的提出这个建议的。

    闻言,杨曳立即扬眉,“叶姑娘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看,我肯定是好心,不是骂人。再说,我也把杨城主当成朋友,你要是信我的话,那就照我说的做。”这一开口就让人看大夫,的确不太妥当。只不过,她看见了,又不想当做没看见,更何况对象还是杨曳。

    “她既然如此说,那么便必然有道理。杨城主尽快找大夫瞧瞧,事不宜迟。”申屠夷开口,阻断杨曳再继续发问。

    叶鹿回头看了他一眼,对于他的信任,她相当满意。

    “好。”杨曳点点头,随后拱拱手,便上了马车。

    队伍离开官道返回杨城,这边黑甲兵也将那小箱子抬回了马车上,的确沉甸甸的,里面应当有不少东西。

    “你看到了什么?”再次驾马前行,申屠夷淡淡道。尽避他板着脸,但其实还是好奇的。

    叶鹿回头看着他,一边笑,“他呀,纵欲过度,腰肾亏损太过严重,要是再不医治保养,他就生不出孩子了。”

    “你还有给人看病的能力。”薄唇微抿,申屠夷显然觉得很可笑。

    “看病的能力没有,只是一切都在他脸上,我一下就看出来了而已。这要是别人,我也就不说什么了。”谁让他是杨曳呢,尽避是个桃花精不讨人喜欢,但不管怎么说还是朋友。

    “嗯,若是他人,你也不必提这个醒。”多管闲事,多数时候讨不到好处。

    “要是城主大人的话,我肯定马上就提醒。”笑眯眯,她看似极其善良。

    垂眸看了她一眼,申屠夷搂在她腰间的手忽然掐住了她的肉,“胡说八道。”

    “哎呀,疼!”赶紧抓住他的手,叶鹿乐不可支。不过想来申屠夷也不会有纵欲过度那一天,哪像杨曳,那是桃花精,比不得。

    返回申屠城,还是自己熟悉的地方最舒坦,而且这里对叶鹿而言,已经有了别的意义。

    栽种在申屠夷院子里的山茶长势旺盛,而且有几株还开了花。淡淡的茶花味儿飘在空气中,好闻的不得了。

    叶鹿在墙边转着圈儿,看着那开放的茶花,极其开心。

    自己的九命体质强盛无比,申屠夷的煞气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了。接下来,就可以在整个城主府内栽种花草了,到时这里即将成为世外桃源。

    “居然开花了。”走进院子,申屠夷也较为惊奇,在这城主府,从没有任何植物成活超过一天一夜的,更别提开花了。

    “唉,在城主大人看来是不是也很稀奇?虽然你是天煞孤星,但还是敌不过我九命人。”转身仰脸儿看着他,叶鹿边说边拍他的胸腹,洋洋得意。

    “跟我拍拍打打,想坐牢么?”看了一眼她的手,好像在和他谈论兄弟感情似得。

    “不拍不打,我摸总行吧。”说着,她一改拍拍打打,反而摸了起来。

    她这般,申屠夷似乎满意了,“先休息吧,颠簸了一路,很累。”

    “嗯,好。不过,我得回去休息,不能在这儿。否则,麦棠就会逼着你娶我了。”眨眨眼,她恍若蜜糖。

    看着她,申屠夷几不可微的眯起眸子,“也未尝不可。”

    “嗯?什么未尝不可?”睁大眼睛装着没听懂,其实她当然听懂了。不过,现在说结婚,好像太快了。

    “什么也不是,去休息吧。”没有再说什么,申屠夷眸色微黯。

    最后摸了他一把,叶鹿转身离开,看着她的背影,申屠夷若有似无的叹了口气。

    回到小楼,麦棠已换了衣服,利落的长衣长裤,看起来是要出去。

    上下看了她一眼,叶鹿轻声唏嘘,“姐,你又要去练武?咱们折腾了一路,你不累呀。”

    “累呀,但越是累就越不能放松。上次的事情还在我脑子里转,面对那么多的敌人,我在最开始的时候的确害怕了。既然学武,就不能害怕,否则到时就得挨打。”麦棠极其坚持,并且听起来很有道理。

    叶鹿缓缓点头,“说得好,吃得苦中苦方位人上人。姐,你去练吧,我支持你,在梦里支持你。”

    “去睡觉吧。”叶鹿的懒散在麦棠看来是正常的,她若某一天勤快了那才是有鬼。

    “对了,我还得跟你说件事,你和蔡康将军的确是有缘无分,所以,以后当朋友相处吧。”这次,叶鹿看的清楚。

    看着她,麦棠缓缓点头,“嗯。”

    转身上楼,叶鹿步伐轻松,进入房间,她反手关门,哪知她拇指居然夹在了门缝中。随着房门关上,她立即跳了起来。

    抽出自己手,立即快速的甩,不过还是挡不住疼痛剧烈。

    “好疼好疼好疼。”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不过显然没有什么用处。

    叶鹿揉着手指头,一边查看,拇指被夹得都红了。

    看着自己的手指头,叶鹿缓缓拧起眉头,一股不太好的感觉袭上心头。

    很明显能感觉到这不好的感觉是针对自己的,并非他人。可是,关于自己的未来她根本没办法预算,也根本算不出来。

    以前更是一点点感觉都没有,如今能有一些感觉,这也绝对是进步了。

    捏着拇指,叶鹿缓缓走回床上,捉摸着,不知到底会发生什么。

    不管会发生什么,眼下自己还是小心些为好,毕竟有申屠夷这个天煞孤星,一般时候她的不好,都与流血分不开关系。

    流一些血她倒是不怕,只是担心申屠夷又会有心理压力,从而又开始多想,给自己徒增压力。

    夜晚,麦棠还没回来,叶鹿下楼等了许久,等的饭菜都快凉了,才有一个黑甲兵匆匆忙忙跑来传话,说麦棠在走梅花桩,一时半会儿回不来,让她自己用膳吧。

    对于她如此的拼搏,叶鹿看着眼前的饭菜只觉自己太过慵懒,哪怕她有麦棠一半的勤奋,自己也不会手无缚鸡之力了吧。

    想了想,她放下筷子,随后起身走出小楼。

    城主府灯火通明,楼后的凤尾竹在灯火中看起来十分幽然,细密的阴影更有几分神秘感。

    叶鹿缓缓的走向申屠夷居住的小楼,值守的黑甲兵没有阻拦,直接放行。

    走进小楼,大厅里并没有申屠夷的影子,叶鹿转到书房,还是没有。

    走到楼梯口刚想走上去,就听到大厅右侧有声响,转过去,瞧见的便是从浴室里出来的申屠夷。

    嘴不自觉得张开,盯着那从浴室里出来的人,叶鹿其实早就想过有这一天,只不过,亲眼看到了仍旧挡不住这种冲击。

    申屠夷大概也是没想到会在他洗澡的时候有人进来,所以,他只是用浴巾随意的在腰间裹了一下,而且位置偏下。

    看着他,叶鹿缓缓的靠在了楼梯栏杆上,抬起手咬住自己的食指,“城主大人,你走光了。”

    看着她,申屠夷面无表情,好像自己仍旧穿着严实,并没有衣不附体。

    “知道我在沐浴,特意过来偷看的?”走过来,申屠夷淡淡道。

    他墨发微湿,简单的束在脑后,没有了往日的一丝不苟,倒是有几分凌乱的妖异。

    “别瞎说啊,我可不知道你在沐浴。不过,也没白来。”视线从他的胸口往下,如同扫描似得上上下下折返。若是眼睛带钩子,她肯定也把申屠夷腰上的浴巾给钩下来了。

    走到她面前,申屠夷垂眸看着她,面色冷峻,极其正经。

    蓦地,他抬手,撑在了叶鹿腰后的楼梯栏杆上,微微俯身,自己的胸膛距离她更近了。

    尽避的确很迷人,不过叶鹿也被他逼迫的不禁后仰躲避,视线在他的胸膛上来回转悠,看起来她很想摸一把。

    “好看么?”说话,申屠夷的气息吹在她额头上,叶鹿不禁缩起肩膀。

    “嗯,好看。”点头,的确好看,不是一般的好看。

    抬起另外一只手,申屠夷缓缓的抓住了她的手。在叶鹿有些许忐忑的眼神中,他抓着她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腹部。

    肌肉有棱有角,而且很硬,手贴在上面,温热又舒服。

    抿嘴笑,叶鹿缓缓的移动自己的手,手下都是他的肌肉,坚硬有弹力,真不知他是怎么持续保持的。

    “其实呢,我有点害怕我会忽然流鼻血煞风景。但是,我还是想继续。城主大人,我要是流鼻血,你就当做没看见啊。”有句话叫做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叶鹿现在是知道这句话的中心思想了,这话绝对没错,亘古不变的真理。

    “流氓。”看着她,申屠夷缓缓扬眉,冷峻的脸染上一抹妖异。

    看着他笑,叶鹿两只手齐上,分别搭在他腰侧,一边轻轻的捏。

    眸色幽暗,申屠夷抬手搂住她的腰身,便快步上了楼。

    申屠夷的床很大,纯黑的床单锦被铺就齐上,在灯火下泛着光。

    下一刻,叶鹿被申屠夷甩到床上,他欺身而上,压得她几乎陷进了床里。

    眨眼,叶鹿心跳加剧,看着身上的人,他幽深的眸子里恍若着了火,额头青筋浮凸,看起来有点吓人。

    手温热,申屠夷抚着她鬓边的发丝,尽避手掌有些粗糙,可是动作却很轻柔。

    视线于她的脸上游走,半晌后,申屠夷低声道:“叶鹿,我们成亲吧!”

    ------题外话------

    亲们,新年一系列活动会在情人节结束,要参加活动的亲们尽快加群。

    月票鲜花钻石等道具贡献数量需要填表,进群后下载表格填好后交给群管理员。

    获奖名单会在情人节后几天内公布,各位亲们也要将自己的地址等个人信息交给管理员哦。

    群号:247439531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