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091、失恋

娇妻之摸骨神算 091、失恋

作者 : 侧耳听风
    叶鹿的小腿伤的很严重,醒来之后的半个多月,她依旧躺在床上动也动不得。

    正好期间还经过了初一,那一天更是折磨的她痛苦难耐。

    不过,幸好申屠夷从始至终的陪着她,单单是听他说话,叶鹿都觉得缓解了许多。

    叶鹿戏言,申屠夷是她的止痛药。

    不过,熬过了那一天便也就舒坦了,但叶鹿此时最大的希望还是能出去,不要再躺在这床上了。

    大概也是她恢复的比较好,申屠夷最后终于同意,同意抱她出去放放风。

    那条小腿用竹尺固定,又缠了厚厚的纱布,恍若一颗巨大的萝卜。

    申屠夷将她从床上抱起来,叶鹿那条腿也高高的支起来,瞧见自己的腿,她也不禁笑。

    “上次也是这只脚扭了,这回又是它断了,你说我这条腿造了什么孽?”抱着申屠夷的颈项,叶鹿一边笑问道。

    垂眸看了她一眼,申屠夷薄唇微抿,“大概它想出墙,老天便替我收拾了它。”

    闻言,叶鹿一时无语,“城主大人,你现在想象力也极其丰富,居然能想出这么扯的解释来。要是按你的说法,那这世上所有瘸腿跛脚的人都是因为想出墙,所以才遭报应了呗?”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申屠夷大概是被她传染了。

    “或许。”抱着她下楼,申屠夷淡淡回答。

    “佩服。”佩服他的想象力,更佩服他的改变。

    抱着叶鹿走出大厅,院子里,山茶花长势旺盛,不过因为秋季已过,它们便也不再开花了。

    院子里,一把圈椅放在那里,椅子前还放着一个小椅子。

    申屠夷小心的将叶鹿放在圈椅上坐下,随后他抬起叶鹿的那只腿,轻轻地放在小椅子上。

    身子向后,叶鹿靠着椅背,这般的确很舒服。

    “这几天躺的我头昏脑涨,忽然间的坐起来,我觉得我的头好重啊,好像灌满了血。”

    在她身边坐下,申屠夷看着她的眼睛,澄澈有光芒,精气神儿十足。

    若不是她的脚还捆的像个粽子,很难在她脸上看到病容。

    “一会儿我再带你四处走走,很快就不会觉得头重了。”眸子幽深,他在说每一句话的时候都很认真。

    叶鹿不眨眼的看着他,蓦地笑出声,“城主大人,你这些日子几乎把我当成了重病号,就好像我瘫痪在床似得。别这样,我好得很,你看看我,脸上就写着一个好字。”指着自己的脸,她甜美的如同一颗蜜糖。

    抬手,申屠夷捏住她的两腮,“别胡说八道,你是好得很,只是有些欠修理。”

    “你想怎么修理我?我现在是有心无力,你别欺负我!”微微噘嘴,叶鹿倒是极想对他来个霸王硬上弓什么的。压倒城主,单单想想就激动。

    看着她,申屠夷几乎不眨眼睛,“一张嘴能说出花来,日后,不可对他人花言巧语。”

    眉眼弯弯,叶鹿抓住他的手,一边笑:“我能对谁花言巧语?除了城主大人,别人受不到这种待遇。”说着,她低头在他的手背上亲了一口。

    薄唇微抿,申屠夷没有言语,不过看得出是开心的。

    因为无聊,申屠夷果然抱着叶鹿在府中转圈。其实完全可以用其他的东西代替申屠夷,抬着叶鹿在府里转多少圈都不成问题。

    不过叶鹿更想让申屠夷抱着她,躺在他怀里,什么疼都感觉不到了。

    她的恢复或许真的较常人不同,又一个月过去,她都可以拄着单拐在地上走了。

    虽然不能走很长的路,但是这种愈合速度是很快的,连大夫都说从未见过断骨还恢复这么快的人。

    叶鹿自得不已,她这九命人也不是糊弄人玩儿的,不止可以影响花花草草小动物生机盎然,她自身有损伤恢复的也很快。

    不过,她倒是没在申屠夷的脸上看到开心。而且叶鹿发现,这几天她经常会看到他神色不对。

    想了想,自己好似也没有做什么让他不开心的事情。

    拄着拐,叶鹿在屋子里转圈儿,试探着让那只脚落地,只是有点不敢承重,但还能忍受。

    这次自己吃了这么大的亏,叶鹿觉得一时半会儿的,老天不会再找她的麻烦了。

    其实她也不怨,老天给了什么,就得收回些什么。更何况,给了她一个申屠夷,它大概就更想收回去一些吧。

    只要不把申屠夷收走,她任凭老天折腾。

    “你呀,就别急着乱走了。这回不是扭伤,是骨头断了,若是累着了,兴许到时就真的变成跛脚了。”麦棠端着水果上来,瞧见叶鹿在乱走,立即叮嘱道。

    “我知道,我有分寸的。”拄着拐挪到床边,叶鹿坐下,看着走过来的麦棠,她缓缓道:“姐,这些日子申屠夷是不是遇到什么烦心事儿了?”

    麦棠看了她一眼,然后摇头,“我怎么会知道,我现在整天只盼着你快些好,其他的事情我都没有注意过。”

    点点头,叶鹿转眼看向窗口。

    “为什么这么问?”麦棠拿着切好的水果递给她,一边道。

    “感觉。”单单是感觉,她便敢肯定,申屠夷定然是遇到什么了。

    “这是申屠四城,不是一个村一个镇,遇到麻烦事儿很正常。吃吧,赶紧养好你的腿。”麦棠笑的清浅,宽慰叶鹿。

    看着她笑,叶鹿就更肯定了,麦棠定然是知道些什么。

    知道什么却不和她说,那么就证明,申屠夷的确是遇到什么事儿了。

    安静的吃着水果,叶鹿的一只手放在身侧握紧又张开,几次过后,她心里的不安更大。

    她现在的感觉,一向不会出错。

    是夜,申屠夷回来了,披着夜色,他看起来恍若寒夜里的孤峰,满身孤寂,煞气满盈。

    靠坐在床上,叶鹿看着他回来,随即弯起眉眼,笑的甜蜜。

    “城主大人,你回来了。”好似盛开的花朵,看到她这个模样,任何烦心事儿都会消失不见。

    走过来,申屠夷倾身在她额头上轻吻了下,“吃饱了么?”

    “听你这问题,我就感觉自己好像一头猪。当然吃饱了,我可不会饿着自己。”感受额头的温热,叶鹿嗅着他身上的味道,一边笑道。

    直起身体,申屠夷去换衣服,叶鹿看着他,一边眯起眸子。

    “申屠城主,你最近有什么烦心事儿么?”看他的背影,叶鹿都感觉的到。

    动作一顿,申屠夷未回头,“城里的一些事情,临近年关,各地开始缴税了。”

    “哦。”缓缓点头,可是叶鹿却觉得还是不对。

    换了衣服,申屠夷走过来,眸色柔和。

    “待过些日子你的腿好了,我们便去山城。”看着她的腿,申屠夷低声道。

    “好呀。”提起山城,叶鹿倒是想去看看叶洵。他躺在那里,估计很寂寞吧。

    “想你爷爷了?”看着她,申屠夷抓住她的手,握住。

    “嗯,有些。”叶洵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世界的色彩,单单是想想,叶鹿都觉得不公平。

    有些人恶事做尽,可是却可以享受很多;有些人一辈子与世无争又乐善好施,可是却连欣赏这世界的权利都没有。

    说来说去,老天所谓的公平也都是扯皮,那些公平都是糊弄别人的。

    “到时去看看他。”十指相扣,申屠夷淡淡道。

    看着他,叶鹿弯起眉眼,“城主大人,你去见我爷爷是什么意思呢?”

    “别想的那么美,我什么意思都没有。”一如既往,他一副少高攀他的样子。

    叶鹿笑不可抑,他这个样子实在好笑。

    也不知那时亲自开口说成亲的人是谁,这会儿又开始装相。

    很快的,叶鹿便无需再拄拐了,尽避走路还有些瘸,但进步十分快。

    年关将近,在申屠城,新年还算隆重,城里人来人往的,热闹非凡。

    城主府这儿倒是禁地,没人会无端靠近这里,都知道不能随便踏入这里。

    府内,装点的都差不多了,而申屠夷的意思是,要带着叶鹿去山城,大概这新年也要在那儿过了。

    叶鹿倒是不介意,在哪里过年都一样,其实新年这个节日,对于她来说没有任何特别。

    已经记不清在另外一个世界的新年是什么样子的,反而来到这个世界的每个新年她都记得清楚。

    叶洵从不铺张,即便新年时也一样。叶鹿与麦棠更像是被同化了,新年之时安静的恍如过寻常的日子。

    瘸着一条腿,叶鹿自己从楼上走下来,不需要身边人的搀扶,她一步一步的走,顽强的很。

    马车就停在小院儿前,也是为了照顾她腿脚不便。

    由申屠夷扶着她上了马车,她一直想摆脱他的手自己来,不过申屠夷的手死死抓住她,她根本甩不开。

    “城主大人,你这样照顾我,我又觉得自己好像变成残废了。”进入马车,叶鹿的脑袋从车窗探出来,一边抱怨。

    申屠夷直接抬手将她的脑袋推回去,“闭嘴。”

    笑,叶鹿揉了揉脑门儿,“成成成,我闭嘴。”

    伸直自己的两条腿,叶鹿打量着,看起来长短一致,待得她完全好了,应当也不会跛脚。

    她独坐马车中,丝毫不知外面的事情。麦棠将她们俩人的东西都收拾好,放在了后面的马车里。

    看了一眼眸色几分凝重的申屠夷,麦棠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但她还是感谢他的。

    毕竟,没有多少人能做到放手,申屠夷自下了决定后便没有反悔。对于叶鹿来说,兴许这也是好事。

    整队完毕,队伍随即便离开了城主府。

    马车里,申屠夷单手搂着叶鹿,任她靠在自己的身上恍若生了跳蚤一般的不老实。

    腿不方便,但是手方便,叶鹿搂着申屠夷的腰,不断的在他身上摸来摸去。

    申屠夷动也不动的任她摸,叶鹿忍不住笑,笑他这个时候又开始装高傲。

    “城主大人,你觉得我这样的抚摸怎么样?还是伸进去比较有感觉?”隔着衣料,都能感受到他腰侧的肉硬邦邦的。

    缓缓垂眸,申屠夷看向怀中的人。她仰脸儿看着他笑,甜美的如同一颗蜜糖,让看着她的人不禁心都化了。

    抬手,申屠夷捧住她的脸,随后低头吻上她的唇。

    搂紧他的腰,叶鹿闭上眼睛承接他的吻,由温柔到逐渐强烈,最后让她连气都喘不过来了。

    “叶鹿,你以前所言,或许是对的。”贴着她的唇,申屠夷的声音也压得极低,只有叶鹿听得到。

    几分迷糊,不过却听到了他说的话。叶鹿能感受到他的情绪不对,心底里那一丝丝的不安,也逐渐扩大。

    再次堵住他的唇,她不想听他说那些话,因为他的那些话,她很没有安全感。

    队伍前行,离开了申屠城,朝着山城驶进。

    山城年味儿淡,或许因为这里是方士之乡,所以大部分的百姓在年节的时候都会模仿方士,逐渐的就形成了这样清淡的新年气氛。

    不过叶鹿和麦棠倒是喜欢这样的新年,不吵不闹,很是清净。

    那个四合院一如既往,而且很明显经过了擦洗,院子里干干净净,院门上还挂了红灯笼。

    瘸着腿从马车上下来,叶鹿走进院子,一边唏嘘,“准备的够快的,以前新年都没收拾的这么好。”

    “是啊,现在一看倒真的感觉要新年了。”麦棠走在她身边,也一边轻叹。

    “离开这里这么多年,现在反而要在这儿过新年了。麦棠,是不是好像又回到以前了?”只不过,少了叶洵。

    “嗯,只不过你长大了,而且更讨人嫌了。”麦棠看向她,很诚恳的说道。

    撇嘴,叶鹿慢慢的走进小厅,这小厅里同样被收拾一新,还摆放了许多摆件儿。难以想象,这样一个普通的四合院被‘打扮’成这个样子,别有洞天。

    “你在这儿坐着,我去把东西都搬进来。”麦棠看着她坐在椅子上,这才离开。

    看着他们在院子里忙碌,叶鹿坐在那儿心里的感觉愈发不对劲儿,他们搬得东西实在太多了。

    就好像囤货似得,一样一样的搬进来放在右侧的仓房里,就连麦棠,都一下子拿进来许多的包裹。

    叶鹿缓缓眯起眸子,在来的路上她就有感觉,只不过,没往那个地方想。

    但是现在,她不得不往那个方面想了。

    缓缓垂眸,叶鹿不知眼下该怎么办。若是申屠夷真的说出口,她想,她也只会一言不发吧。

    “累了么?若是不累,一会儿咱们便去看看叶洵先生。”申屠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叶鹿抓住他的手,十指紧扣。

    “好呀。”抬头看向他,这张脸,这双眼睛,无论何时,叶鹿都会深深地刻在脑子里。

    抬手摸摸她的脸,申屠夷的每个动作都渗着无限温柔。

    他的温柔在脸上看不到,只能从他的动作中窥探一二。即便他只流露出一丝,对于他来说,那便是所有。

    抓紧他的手,叶鹿扭头看向别处,心底的不安越来越大,让她觉得好像呼吸都开始困难了。

    两人去看了叶洵,如同叶洵在世的时候一样,他始终都是那般安静和平和。

    叶鹿站在坟前也能感受的到,叶洵无欲无求,无论是生还是死,他都是这样的。

    “申屠夷,其实我觉得,即便能长命百岁,但是那也需要有个爱的人在身边。若是孤苦伶仃,满腹怨怼,活上几千年也是苦熬。对于你来说,可能更想看着我活的好好的,但是我看不见你,我觉得我没办法回到以前那般快乐了。”看着叶洵的坟墓,叶鹿忽然开口道。

    申屠夷几不可微的皱眉,大概也没想到叶鹿会说这样的话,她还是感觉到了。

    “即便苦熬,我也想让你活着。”对于申屠夷来说,最难以承受的事,便是身边的人忽然死了。自来到申屠城,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死掉,更让他觉得自己是个诅咒。

    深吸口气,叶鹿咬住嘴唇,“可是我不想苦熬,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即便相隔千里,我只要知道你还活着就满足了。”申屠夷下颌紧绷,随着话出口,他眸色冷暗一片。

    “你是城主,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根本就没问过我同意不同意。你也根本不知道我心里所想,你或许也根本就不知道,死对于我来说不算什么。”他独断专行,根本就不过问她愿意不愿意。

    “可是我不想看着你死。”有过一次就够了,申屠夷不想再有第二次。

    垂眸看着地面,叶鹿不想和他再争论下去,他不懂她的感情,她也不懂他的感情。

    “你若想走,那么现在就走吧。拖拖拉拉,更是折磨我。既然现在已经下定了决心,那么我希望你不要回头。要是回头,我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好说话了,你即便长了三头六臂,也逃不出我的手心。”至始至终看着地面,叶鹿镇定的一字一句,异乎寻常的镇定。

    看向她,申屠夷欲言又止。几分钟后,他脚下一动,踌躇了片刻,便转身离开了。

    叶鹿站在那儿,听着申屠夷的脚步声渐渐消失,她抬眼看向叶洵的坟墓,“爷爷,我失恋了。”

    ------题外话------

    新年活动于情人节结束哦,参加活动的尽快加群,群号:247439531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