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075、解咒、开棺

娇妻之摸骨神算 075、解咒、开棺

作者 : 侧耳听风
    不知挨了多久,叶鹿只是觉得通身疼痛,昏昏沉沉。很想继续骂人,但是根本没有力气,强撑着不让自己晕厥,但最后还是敌不过强烈的睡意。

    断断续续的,她睡了几觉,而与她同处在这狭窄棺椁中的人却好似从始至终没有睡过。

    她昏睡之前他醒着,她醒来之后,他还是醒着的。

    明明这赢颜身体不好,现在却好似完全调换了过来,她成了那个病秧子,而他则精神无敌。

    叶鹿猜想,续命大概也由此时开始了吧。用五行来困住她,解除她背后的纹刺保护,而这短命鬼也因此受益。

    瞧他这么精神,而自己这般萎靡,她就觉得应当是这样。尽避她不知道自己的九命人体质到底有多强,可是看他仅仅是跟自己在一起就这般有精气神儿,她自己都要惊奇了。

    有气无力,迷迷糊糊之中=.==,一些清凉碰到嘴唇,叶鹿条件反射的吸吮,清凉的水滑进喉咙,让她瞬时舒坦了很多。

    笑声在耳边响起,下一刻便是那恍如春风般的声音,“还说自此渴死,却是喝的比谁都要痛快。”

    闻言,叶鹿立即停止吸吮,“我要渴死,拿走。”

    笑声更清晰,赢颜将水壶拿走,一边道:“好,是我多事了,待你再不省人事时,我绝对不管。”

    “哼,少装的温柔善良,要我命的是你,这会儿假装有仁有义的还是你,虚伪。”叶鹿连连冷哼,对于赢颜的人品,她十分不屑。

    “我并非要你的命,而是借。而且为了表达我的谢意,你想要什么?”赢颜轻声的重申,听他的语气,好像事实就是这样,一直都是叶鹿小题大做。

    “呸!不要脸的我见多了,像你这么不要脸的我还真是没见过。你说借就借?我不想借。你这就是抢,你若承认你是个强盗,我敬你是条汉子!”叶鹿立即反驳咒骂。

    赢颜并未生气,反而轻声回应,“事已至此,多说无用。不如你跟我说说,你最想要什么?除了天上的月亮星星。”

    “我最想要你死。”叶鹿想也不想,这是目前她最想的了。

    “怕是有些难度,我若就此死了,岂不是对不起你借给我的两条命。”轻抚着叶鹿的脊背,她过于气愤,整个身体都在抖。

    “就算你现在不死,终有一天你会死。在你死了之后,我希望能通过你知道地狱是什么模样,别忘了到时托梦告诉我。”叶鹿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她动弹不得,更是因为虚弱和气愤而全身发抖,她自己都感觉的到。

    若是再用力过猛,难保自己不会晕厥过去。有一瞬间她甚至希望自己直接气死算了,也免得赢颜得到她的命。

    “这般骂我可舒服?一点儿亏都不吃,我真是想挖开你的脑子看看是什么构造的。”他的手游移至她的后脑,轻轻地抚着,动作很轻柔。

    “哼,我的脑子是由诅咒灵符构成的,谁对我不客气,我便诅咒。并且,每一个诅咒都很灵验,你就等死吧。”叶鹿有气无力,不过嘴上依旧不放过,就是要骂人。

    “倒不如说你骨子里便清奇,即便求饶也是虚假,还想着如何反抗。”这一点,赢颜倒是印象深刻。

    “呵呵,你以为你是谁?很了解我么?”她真心实意溜须拍马的时候他还不知在哪个阴暗角落苟且偷生呢!

    “莫不是,这世上还有你惧怕之人?你倒是说说,这人是谁?”赢颜认为,真有她惧怕的那个人,一定是他才对。毕竟,就是他要借她的命。

    “不是惧怕,而是觉得好玩儿,就想说那些话给他听。切~,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还有,你不要摸我的头,拿开!”叶鹿猛地发觉自己怎么跟他谈上心了,呸呸呸!

    “你说申屠夷!”赢颜知道她说的是谁了。

    说起申屠夷,叶鹿不禁心下一沉,他定然会找自己的。只不过,怕是找不到了。

    被关在这里,谁也想不到。

    而且,在忠亲王府的时候,龙昭把他引走了,不知这龙昭有没有对他做什么。

    “在想什么呢?”没有听她的话把手拿开,赢颜依旧轻抚着她的后脑,长发如丝,触感柔软。

    叶鹿缓缓眨眼,随后道:“你到底给了龙昭什么好处?能让他在被你坑了之后还和你同流合污?”真是佩服龙昭的脑子,上次被坑了他就没看出来?

    “龙昭此人报复心极强,我表达自己的诚意,愿助他杀光忠亲王府所有的城主,为他报仇。”赢颜语气很轻,但是又带着若有似无的冷意和嘲讽。即便黑漆漆的根本看不到他是什么表情,可是他这种语气听起来就让人很不舒服。

    知道他坏,只是他一直都是和煦温柔没有杀伤力的模样。如今算是窥见他的真面目,怎能让人不心惊?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龙昭愿意再信他,毕竟这个诱惑太大了。对于一个心念复仇甚至连复位都不想的人,这个条件简直如同到了嘴边的肥肉,若是不吃下去,想必做梦都会后悔。

    “杀光所有城主?你想的太美了。”不说别人,就是朱北遇和杨曳,都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杀光与否已经不重要了。”赢颜的目的并不在为龙昭复仇,而是抓到叶鹿。

    “你这人,机关算尽,不得好死。”叶鹿冷哼,自己还是太天真了,他的目的怎么可能会是帮龙昭?他糊弄了龙昭,达到了目的,便不再管他了。如此比较起来,这龙昭倒是傻乎乎的言而有信呢。

    “别气了,如此累,不如睡一觉。说不定,待得咱们醒了,也到了该出去的时辰了。”说着,赢颜的手挪到了她的唇前。

    叶鹿自然有感觉,而且还闻到了一股腥腥的味道,特别刺鼻。

    立即闭紧了嘴巴,叶鹿坚决不吃,谁知道这是什么鬼东西。

    不过,她根本不能动,所以吃不吃也由不得她。

    赢颜微微用力,便将腥腥的东西塞进了她的嘴里,入口即化,她都没来得及吐出来,便立即化为了乌有。

    不过唇舌间仍旧有那腥腥的气味儿,熏得她恶心的不得了。

    晕厥之感袭上脑海,叶鹿觉得全身发热,眼皮重的睁不开。

    赢颜的手始终在她的后脑上轻轻地抚摸,叶鹿的感觉越来越虚无,最后彻底陷入黑暗之中。

    华丽的陵墓坐落在深山之中,只有守夜人会在白天时出没。

    即便再华丽,这里也是坟墓,没有人会来这里。

    于一个夜里,深山之中,一行黑衣人悄无声息的前行。他们没有任何的声音,就好似虚无的黑影,穿透了树木等一切东西,甚至连树上的鸟儿都没有被惊醒,畅通无阻的前行。

    华丽又坚固的陵墓,最后的闸门关上之后便再无能进去的地方。

    不过,这行人自有办法,于陵墓左侧,一个排水的深沟开始挖,很轻易的便将那坚固又巨厚的石壁打穿了一个洞。

    不过半个时辰,那个被打开的洞足以让两三个人自由出入,他们便陆续钻了进去。

    黑夜依旧浓暗,这陵墓却平静的好似什么都没发生。

    墓室繁杂,又处于地下,黑暗无光。

    一抹火光出现,随后便是逐一凿穿墓室的声音,各种陪葬的珍宝这些人视而不见,一直朝着主墓室而去。

    厚重的墓门被缓缓推开,火光也照亮了这墓室,华丽的棺椁停在墓室正中央。那外棺上精致的浮雕因为火把而闪着光,分外刺眼。

    一行人举着火把陆续停下,唯独一人走近那棺椁,他个子不高,身形偏瘦,而且一只衣袖居然是空的,这人是个独臂。

    他缓步走至棺椁旁,伸出仅存的左手,抚上了那棺椁。

    指骨变形,乍一看恍若鹰爪一般,极其惊悚。

    他抚着外棺,随后绕着棺椁转圈,他一直在抚摸着那外棺。

    绕了两圈,他在最开始的位置停下,随后拿开手,平伸出来,“拿来。”

    一个黑衣人走过来,将手中的火把放到了他的手中,随后便退开了。

    举着火把,他缓缓放在了外棺上,仅仅一霎,外棺便燃烧了起来。

    火光照亮了整个墓室,外棺燃烧,火势极旺,就好似被抹了油一样。

    那放了火的人依旧站在原位,那燃烧的火苗好似可以避开他,不会燃烧到他身上。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一炷香的时间过去,那独臂人随即抬手,一抹灰自他的手中洒出,瞬间熄灭了燃烧的外棺,好似刚刚的火苗根本不存在一般。

    精致的外棺黑糊一片,那些浮雕已不复存在,不过透过那些黑漆漆的灰尘,却能窥见的到里面一丝丝金色的光芒,这外棺里层居然是纯金的。

    独臂人好似也非常满意,后退一步,随后道:“开棺!”

    下一刻,从四周的黑衣人中走出七个来,有序的站在棺椁各角,同时出手,开棺。

    钉上的钉子很容易被破坏掉,外棺的棺盖缓缓推开,热气蒸腾。

    ------题外话------

    听风今天拔牙了,一直不太舒服,只能更这么多了,见谅!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