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076、出棺、真假衣筑

娇妻之摸骨神算 076、出棺、真假衣筑

作者 : 侧耳听风
    二重棺被推开,尽避还有热气扑面而来,却是不如刚刚一重棺那般炙热。最后一重棺椁露出来,最为厚重结实。

    独臂人走近看了看,随后微微点头,“可以开了。”

    得到首肯,七个黑衣人再次动手,这次小心翼翼,甚至动作放得很轻,似乎担心会惊扰到棺椁里的人。

    一寸一寸,棺盖缓缓的被推开。铺设精致的棺椁内,两个人也进入了视线之中。

    棺材中,赢颜躺在那里闭着双目,好似已经睡着。他的左半身,叶鹿趴在他身上,长发铺在他胸前,好似天然的被子一般。

    叶鹿也同样双目紧闭,没有任何的反应,棺盖被打开这么大的动静也没有将她吵醒。

    独臂人再次上前,借着火把的光芒,他仔细的查看了一下赢颜的脸色,随后满目满意的笑。

    “好,太好了!&lt把棺盖盖上,抬走吧。”恍若完成了什么大事,独臂人扬臂一挥,语气振奋。

    七个黑衣人完全听从,将棺盖重新盖上,随后将那厚重的棺椁搬了出来。

    七人抬着棺椁,顺着来时路撤退,那原本忠亲王的棺椁被扔在那里,彻底丢弃。

    从进入陵墓的洞口出来,天边已微微泛白,时辰正好,独臂人尤为满意。

    犹如来时那般,一行人悄无声息的于山林之中消失,连鸟儿都没惊醒一只。

    天色大亮,山道中,一行人快马而来。惊得林子中的鸟儿尽数扑棱棱飞起,扰乱了这清晨。

    随着骏马狂奔,还有一道带着怒意和不满的呵斥声回荡在空中,“申屠城主,你若当真敢闯进陵墓,别怪我不留情面禀报皇上。”这声音来自于忠亲王的世子,他骑着马奔跑在最后,身边还有几个小厮。尽避一直在打马狂奔,但速度有限,根本追不上前面的人。

    最前方,申屠夷一马当先,身后是黑甲兵以及杨曳。

    面色铁青,申屠夷煞气满盈,更恍若要去杀人一般,不止那些鸟儿不敢接近他,便是他胯下的马似乎也被他身上的煞气影响,而越跑越焦躁。

    杨曳也笑意尽失,自他把叶鹿弄丢了之后,他便再也没笑过。

    这么多年,他还从来没失手过。这次叶鹿就在他身边被抓走,他竟然毫无所觉,而且连叶鹿最后的影子都没抓着。

    几天来,他百思不得其解,那些黑衣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在黑夜之中,他的眼睛也是能看到的,即便不如白天,但也绝不是摆设。

    但是他真的没看到叶鹿是如何被抓走的,甚至他都没听到叶鹿的声音。

    自责是一定的,但除了自责他更愤恨,愤恨自己还有技不如人之时。

    连续奔走了几天,四处寻找,也没打听到一丝丝叶鹿的踪影。

    最后,申屠夷似乎猜到了什么,便立即带人朝着忠亲王的陵墓而来。

    不过这世子爷不知是怎么听到的风声,在他们出城后他便追了上来,阻止申屠夷进陵墓。

    但申屠夷自然不会听他的,直奔陵墓,态度坚决。

    抵达山下,陵墓就在半山,跃下马背,申屠夷片刻停留都没有,直奔山上而来。

    身后黑甲兵以及杨曳也立即跟随,一行人速度极快,恍若安了翅膀一般。

    世子爷下马,却是已被马颠簸的上气不接下气。踏着台阶往半山上跑,跑了几步便跑不动了。着急的指着四周的小厮,“快,给我上去阻止他们。”

    小厮往山上跑,不过无济于事,申屠夷已到了陵墓前。

    这陵墓的大闸门由极厚的石墙铸成,而且大闸在里面,想要打开根本就不容易,除非用炸药炸开。

    正在思量着如何打开时,一个黑甲兵急急跑过来,“城主,在左侧的排水沟发现一个洞。”

    闻言,所有人立即奔过去,果然,那洞看起来很新,被砸开没多久。

    看着那洞口,申屠夷下颌紧绷,来晚了。

    杨曳看了一眼申屠夷,随后跳下排水沟,“很专业啊,掘冢干的。”掘冢,说的就是盗墓贼。

    “进去看看。”申屠夷已知进去就是一场空,叶鹿肯定不在了。

    黑甲兵随即钻进去,动作迅速。

    待得世子爷爬上来,他们已不见了影子,小厮扶着气喘吁吁的世子爷挪到了陵墓左侧,瞧见那大洞,世子爷便是一阵呜呼哀哉。

    即便哀叹,世子爷最后也钻了进去,直叹息贼人无良,连这坟墓都不放过。

    不过,更无良的事件还在后头呢,当世子爷瞧见那被烧的焦糊又大敞四开的棺椁时,险些没晕过去。

    站在棺椁旁,申屠夷眉峰紧蹙,最里面的棺椁不见了。

    杨曳也满目不明所以,摸了摸那被烧焦的外棺,赫然发现里面居然是黄金的。

    随手拿出匕首来,刮掉那被烧糊的木头,里面果然是黄金。

    “世子爷,这外棺用冷杉即可,为何要添上一层黄金?”这就不合规矩了,即便是帝王的棺椁也没有这种说法。

    “黄金?哪儿来的黄金?”世子爷被小厮扶着,已经气的脸色青白了。如今杨曳一说,他更是不忿,他们忠亲王府从未做过破坏规矩的事情。

    杨曳看向申屠夷,这外棺是被人动了手脚了。

    只不过,杨曳还是不理解,为何要动这种手脚?

    “被烧过,这是为什么?还有里面的棺椁不见了,应当是被直接抬走了。”杨曳难以理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若是这外棺燃烧时叶鹿是躺在棺材里面的,不知她有没有被闷着,毕竟空气有限。

    申屠夷看着那棺椁,面色铁青;续命,他们一直都不知道续命是怎样的程序,如何来完成。

    可是,这一切看起来似乎都是有迹可循的,并不只是为了抓住叶鹿。

    这外棺被动了手脚,又被烧过,未必都是巧合。

    如若续命已经完成,那不知叶鹿现在怎样了。

    思及此,申屠夷随即转身快步离开,路过世子爷身边,他一眼也未看。

    杨曳看他离开,也绕过棺椁,走至世子爷面前,他被眼前这景象刺激的还在粗喘。

    “世子爷,当下重要的是找到忠亲王的遗体,您一定要撑住。”这忠亲王的尸体也不知去哪儿了,简直神奇。

    话落,杨曳便也快步离开,没找到叶鹿,申屠夷是不会罢休的。而他的确自责,自会一直帮助寻找。

    黄江一片流域水流平缓,两岸皆是青山,这地儿距离铁朱二城很远,所以也没有兵马巡逻,时常的,便有大晋的画舫船只出没在这里。

    艳阳高照,一艘画舫缓慢的行驶于江面,随着幽幽江水,缓缓的前行。如此悠然,恍若一片叶子,江水流到哪儿,它便走到哪儿。

    轻风袭袭,轻纱飘飘,细风如此和煦,吹得叶鹿也舒坦不已。

    知道自己在睡觉,逐渐清醒,但是因为这轻风,她又不想睁开眼睛。

    渐渐地,她好像听到了水声,这才觉得不对劲儿,怎么会有水声?

    睁开眼睛,迷蒙的眼前渐渐清晰,眼前这是、、、船?

    她怎么会在船里?

    想起身,可是一用力居然没起来,深吸口气,叶鹿抬手,好无力啊。

    对了,她和赢颜在一起,在棺材里!

    在棺材里关了几天,然后他喂她吃了什么很恶心的东西,之后她就晕了。

    现在这是从棺材里出来了,可是这是哪儿?

    浑身无力,她撑着床用力的坐起身,看到的便是窗外流动的江水。

    这是哪儿?赢颜呢?

    扭头环顾四周,这是一艘画舫,装修精致,轻纱随风舞动,的确是个吹风赏光的好地方。

    只不过,她为什么在这里?还有,她的命有没有被赢颜抢走?

    自己睡了多久?是不是已经垂垂老矣,很快就会挂了?

    抬手摸向自己的脸,还是那般柔滑,只不过她没多少力气,摸了两下手臂便垂了下来。

    大口喘气,她撑着床沿,缓缓的将腿放下去。

    自己身上还是她的衣服,床下的鞋子也还是自己的,穿上,她使劲儿站起来,身体摇摇晃晃。

    走了两步,一道声音便传进了耳朵里,“你醒了。”

    抬头看过去,叶鹿眸子成冰,眼前,一人紫袍在身,华丽无双。他清瘦且苍白,穿着这种颜色的衣服,却使得他看起来格外妖异。

    明明一副恍如春风的模样,却莫名的很瘆人,让人不知不觉得后退,距离他越远越好。

    怪不得他以前假扮齐川的时候穿着白色长衫却穿着紫金色的锦靴,这才是他的本色。

    赢颜的脸色依旧还是那般苍白,不过,眉目之间的精气神儿却很足。甚至那褐色的眸子都在闪着光,恍若野兽。

    不眨眼的盯着他,叶鹿一时间觉得自己真的不认识他。

    “没力气是不是?几天不吃不喝,会有力气才怪。坐吧,一会儿饭菜就送来了。”走过来,赢颜瘦削但很高,他垂眸看着她,真的好似在看着一盘食物。

    叶鹿后退,最后又坐回了床上,她的确无力,而且身体发虚,她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都无力跳动了。

    看着她,赢颜缓缓走过去,于她身边坐下,他看着她,褐色的眸子无尽轻柔,没有一丝一毫的恶意。

    不用看他,他单单是坐在自己身边,就让她汗毛倒竖。

    直视前方,叶鹿一动不动,画舫轻轻摇晃,晃得她好像都要支撑不住要跌倒。

    “即将回大晋了,你没有来过大晋。那时你说大晋民风彪悍,无论男女。这回,你可以亲自看看了。”赢颜看着她,至始至终都是那个表情和语气,听起来很温柔。

    叶鹿深吸口气,他说的每个字都好像锋利的刀刃,能轻易的割开她的喉咙。

    “你现在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只是太过饥饿罢了。”这话好似又在说,她现在的命还是她自己的,并未被他抢走。

    缓缓眨眼,叶鹿不知给人续命到底是什么样的程序,但这一天总是会来的。

    下一刻,叶鹿站起身,在赢颜的视线中,她一步一步往画舫外走。

    赢颜站起身,紫色的华袍暗绣金线,随着他走动,流动着各异的光晕。

    他跟着她,相距一米左右。

    一步一步挪到外面,叶鹿缓缓抬手搭在了精致的栏杆上,向下看,便是幽幽的江水。

    整个画舫好像只有他们两个人,可是没有其他人,这画舫又是如何前行的呢?

    看着下面的江水,叶鹿几分恍惚;下一刻,她猛地抬起一只腿跨上栏杆,便要跳下去。

    一直看着她的赢颜瞬间移至她身边,轻而易举的便将她拽了回来。单手搂住她的腰,仅仅是这一只手便制住了叶鹿,让她再动弹不得。

    “放开我!”没力气挣扎,叶鹿没任何表情的看着他,嗓音沙哑。

    垂眸看着她的脸,赢颜的脸上已没了那一直存在的淡淡笑意。他亦面无表情,却十分妖异。

    “即便想死,也得经过我的同意。现在,你没有权利去死。若是不想再躺着动也不能动,你便听话些。”他开口,语气还是那般,可是却又很不同,让人不禁后颈发凉。

    叶鹿缓缓站直身体,“滚开。”

    似乎知道她不会再往下跳,赢颜松开了手。

    叶鹿扶着栏杆,看着幽幽江水,以及越来越远的对岸,一时间只觉前路黑暗。

    赢颜站在她身边,轻风袭袭,吹得他袍摆飞扬,墨发蹁跹。瘦削颀长的身体看起来柔和的没有棱角,但却透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肃杀。

    叶鹿站在他身边,娇小的身影虚弱而又无力,她抓着栏杆,过于用力,指节泛白。

    即便此情此景,她亦充满了生命的活力。

    许久之后,赢颜看向她,“可以用膳了。”

    叶鹿缓缓转身朝着画舫中走去,这时才算是看到几个人。深蓝色的劲装,各个肩宽手长,都是个中好手。

    在这种情境中,她若要逃跑显然是做不到的,不说赢颜,便是这些人她也打不过。

    饭菜清淡,却又很丰盛,飘着馋人的香气,让叶鹿这饥饿许久的人也不禁肚子咕咕叫。

    似乎听到了她的肚子在叫,赢颜笑,他又恢复了那如沐春风的模样。

    与她一同坐下,赢颜亲手给她布菜,叶鹿也不理会他,拿起筷子用饭。

    她的确很饿很饿,饿的头昏眼花心脏都无力跳动。两腮鼓鼓,她基本咀嚼几下便咽进了肚子里。

    夹菜,赢颜一边看她的吃相,笑意渐浓。

    “看你吃的这般香甜,我都怀疑大概是我味觉太差。”这清淡的饭菜是什么味道他清楚的很,可是看叶鹿吃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了,好像很好吃。

    不理他,叶鹿自顾自的吃,即便去死,她也不要做饿死鬼。

    动手倒水,赢颜的手修长又苍白,指节分明,看起来也如他的笑一样,没有任何的杀伤力。

    将水杯放在叶鹿的眼前,他手一转,拇指抹在了叶鹿的脸颊上。

    咀嚼的动作一顿,叶鹿垂眸看着自己眼前的餐盘,一边打开他的手。

    被打开,赢颜也没有生气,将自己的拇指给她看,粘了一个饭粒儿。

    “慢慢吃,没人与你抢。”笑着说道,他再次给她夹菜。

    叶鹿低头吃,好像根本没听到他说话。

    饭菜被她一扫而光,叶鹿这般能吃,好似也惊着了赢颜。

    放下筷子,赢颜看了看空盘子,又看向叶鹿,“吃饱了么?若是不够,我再吩咐他们送上来些。”

    拿起杯子喝水,一饮而尽后,叶鹿啪的将杯子放在了桌子上。

    转眼看向赢颜,她此时眸子明亮,早已不是刚刚那有气无力的模样。

    “吃饱了喝足了,要杀要剐,来吧。”她满脸英勇赴义也不惧的模样,即便此时此刻上断头台,她好似都会大笑出声。

    莞尔,赢颜看着她,俊美苍白的脸上被笑意所覆盖,“没人要杀你。”

    “少假惺惺,你夺我性命便是杀我,不要说的那么好听。你若承认,我兴许还会佩服你是条汉子。我不喜欢别人拐弯抹角,有什么说什么,这样反而舒坦。”叶鹿扬起下颌,作为弱势方,她觉得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看起来高大些。便是任人宰割毫无反抗之力,她也要做到姿态最好,尤其是面对眼前这个人。

    “你不喜欢别人拐弯抹角,自己倒是经常做。别再说这些胡话了,吃好了便去休息吧,这几天的确辛苦你了。”赢颜失笑,看着她就好像在看一个弱智儿童。

    看向他,叶鹿眸光如刀,若是眼睛能杀人,赢颜肯定已死了数万次。

    就在这时,一人忽然走进画舫。他个子不高,穿着灰色长衫,一张脸虽苍老但皱纹不多。更奇特的是,他一只手的衣袖是空的,而仅有的那只手则端着一个玉碗。

    看见他,叶鹿便不禁皱起眉头,这人、、、尽避不知他是谁,但他定然是个方士,而且还是个高手。

    “殿下,该喝药了。”他走过来,将那玉碗放下,玉碗之中是红褐色的液体。

    赢颜一直看着叶鹿,似乎知道她的疑惑,他薄唇染笑,“这是衣筑,衣先生。”

    ------题外话------

    新年活动看留言区置顶公告哦,新年抢红包活动,验证群:247439531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