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074、棺椁陷阱

娇妻之摸骨神算 074、棺椁陷阱

作者 : 侧耳听风
    下午,无论是客人还是忠亲王府的家眷,再次回到灵堂守灵。

    不时的有鸣钟声响起,回荡在整个忠亲王府。

    钟声透着无尽的孤寂,就像那漫长的黄泉之路,无人能陪。

    静静的等待着,盖棺的时辰要到了。

    今晚盖棺,明日一早出灵下葬,享了一世富贵的忠亲王就要永远的长眠于华丽的陵墓之中了。

    这不禁让人感慨,即便再叱咤风云,最后还是得卧于黄土之中,慢慢腐朽溃烂。

    蓦地,鸣钟声停了,随后,主持丧礼的宦官出现,开始盖棺。

    站的远远地,叶鹿观瞧着,一边感慨这大户人家就是规矩多,连盖个棺都要如此隆重。

    儿女跪了一地,穿着白色孝衣的七个精壮男子走了进来,由他们盖棺。

    棺椁三重,最外的大棺厚重华&lt丽,而且外面的大棺是明日下葬之时才会盖上的。今日盖棺,盖的是两重棺。

    随着宦官那刻意拉长又尖亢的语调,七个壮男子开始盖棺。第一重棺盖不大,但是却最为厚重,他们七人合力抬起,似乎都很费力气。

    跪了满地的儿女哭的更厉害,一时之间,整个灵堂都是他们的哭声。

    这哭声,听起来倒是情真意切,不似昨晚与今早时那般敷衍。

    叶鹿看着他们,不禁的也有几分动容。即便那时是装的,但此时此刻怕是也都真的伤心难过吧。忠亲王身份崇高,便是当今的皇上都得尊敬的喊上一声叔叔。如今去世,也不知这忠亲王府命运几何。

    两重棺盖上,随后便钉了钉子,尘埃落定,明日便下葬了。

    叶鹿扭头看了一眼朱北遇,他大概一会儿便会去找忠亲王的世子告别。赶紧离开这里,便是龙昭想做什么,总是不能在这里。一则伸不开手脚,二则眼睛太多,无法与龙昭真的撕破脸皮。

    盖棺结束,七个壮汉离开灵堂,那边哭泣的家眷们也缓缓平静了下来。外面天色已暗,是时候该走了。

    然而,就在这时,龙昭忽然举步离开了灵堂。

    看着他,叶鹿不禁皱起眉头,他是打算先行离开么?

    申屠夷杨曳朱北遇的视线同样跟随龙昭,眼见他走到灵堂外,与自己的手下低头说了些什么,随后便是回头一笑。

    那笑很是诡异,又好似很得意,让人不禁觉得不妙。

    抓住申屠夷的手,叶鹿心下不安,“他想干嘛?”这是忠亲王府,莫不是他真的敢在这里动手?

    申屠夷面色冷硬,幽深的眸子毫无温度,一直看着灵堂外的龙昭。

    蓦地,龙昭忽然开口道:“九弟,咱们好不容易相聚,不如出来叙叙?”

    叶鹿皱眉,扭头看向申屠夷,他面庞冷峻。

    这定然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叶鹿抓着申屠夷的手,小声道:“别去。”

    “这么多人在这儿,申屠城主不给面子,反倒成了他心虚了。”杨曳几不可微的摇头,申屠夷是必须得去。

    “朱大少爷,你与世子爷道别启程,尽快离开这儿。”申屠夷看着灵堂外,一边低声道。

    “好。”朱北遇点头,必须得尽快离开这儿。

    “你真要去?”叶鹿觉得肯定没好事儿,说不准儿这龙昭已经做好了套等着申屠夷呢。

    “跟着杨城主,别担心。”垂眸,申屠夷看着叶鹿担忧的小脸儿,淡淡的安抚。

    “那你呢?”叶鹿不眨眼的看着他,心里很是担忧。

    “他不能耐我何。”申屠夷瞧不起龙昭,而且恩怨蓄积已久,若是今日能解决,他也不想再躲避。

    “小心点儿。”叶鹿抓紧了他的手,还是担忧。

    “嗯。”最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随后申屠夷放开她的手离开。

    众城主低声议论,这龙昭没安好心大家都看得出来。只是不知若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他们到底该如何自处。

    若是如同上次似得众志成城扳太子,会不会一举将龙昭打的再也冒不出头。

    看着申屠夷离开的背影,叶鹿有那么一瞬间眼前模糊,连他的背影都看不清楚了。

    深吸口气,叶鹿闭上眼睛,再次睁开,申屠夷和龙昭都已不见了。

    扭头看向身边的杨曳,他面色严肃,笑意尽失。

    “别担心,不会有事的。”低头看向叶鹿,杨曳出声安慰,尽避他自己也不是很相信。

    那边,朱北遇去找世子爷了,道了别,马上便启程离开忠亲王府。

    深呼吸,叶鹿朝着杨曳挪了一步,看着眼前白惨惨的景象,她有些眼花缭乱。

    蓦地,灵堂内外的灯火一瞬间尽数灭掉,所有人眼前都忽的变得黑暗。

    漆黑中有人发出惊叫声,一时间人皆慌乱不已。

    杨曳伸手抓住叶鹿,拽着她站在自己身后,一边谨慎观察四周。

    灵堂内外很多人,一时间黑暗下来,各自乱动,杨曳的整个眼前都是乱的。

    叶鹿忍不住咽口水,一边紧紧站在杨曳身后,扭头观察,可是她什么都看不到,除了黑暗就是黑暗。

    “诸位不要乱走,不要乱走!来人啊,掌灯。”世子爷的声音响起,倒是安抚的众人不再乱走。

    静静等待下人来掌灯,不过几分钟过去了,不止下人没有来,这外面更黑了。就好像,整个忠亲王府的灯火都灭了,看不见一丝的光亮。

    “到底怎么回事儿?来人啊!”世子爷再次高喊,而且听得出他在往灵堂门口的方向走。

    就在此时,灵堂外猛地响起一声惨叫,随后便是世子爷的惊讶声,“你们什么人?”

    下一刻,灵堂内再次大乱,杨曳拽着叶鹿快速后退,身边人也乱走,根本分不清谁是谁。

    黑夜之中,跳出无数和黑夜一样的黑影,随着他们的到来,灵堂外打杀起来。刀剑声和着惨叫,黑夜为之变色。

    “杨曳。”朱北遇的声音响起,在嘈杂之中显得分外响亮。

    “在这儿,放心吧,还在。”杨曳立即回应,说的是叶鹿。

    叶鹿站在杨曳身后,身边不知是谁在跑,撞得她东倒西歪。

    接连后退,杨曳不敢走开,毕竟他答应了申屠夷要保护叶鹿。

    乒乒乓乓,最开始打杀声还只是在灵堂外,不过一会儿便蔓延进了灵堂中。叶鹿能清楚的听到刀剑入肉的声音,以及那边忠亲王的家眷女人孩子的惊叫声。

    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叶鹿觉得就是龙昭做的,他就是要报复在场的这些城主,毕竟他从太子之位上掉下来,全仰仗他们一手促成。

    杨曳自是看得到眼前的乱象,不断的带着叶鹿后退,叶鹿脚步不稳,随着他一直退到棺椁旁。

    厚重的棺椁躺在这里,那里面的人是不会知道眼下的场面,若是知道了,估计会被气的跳起来。

    一手抓着外棺,那上面的浮雕十分精致,栩栩如生。手摸在上面都是滑溜溜的,打磨精细。

    叶鹿抓着外棺一步步往后退,眼前黑乎乎的,但是她却听到了杨曳与人交手的声音。

    这些人速度如此快,即便杨曳再护着她,怕是她也躲不过去。若是不抓她还好,若是抓她,她反抗不得。

    就在此时,叶鹿抓着外棺的手腕忽然一紧。她整个人瞬间僵硬,缓缓扭头看向身边的棺材,漆黑之中,那里面两重棺材盖是打开的。

    怎么会打开?之前明明已经钉上了。

    就在叶鹿震惊之时,那拽着她手腕的手用力,轻而易举的便将叶鹿拽进了棺材里。

    张嘴欲惊叫,肩膀却一痛,一时之间所有的话语都哽在了喉咙,什么声音都发不出。

    随后,叶鹿清楚的听到棺材盖缓缓合上的声音,不大不小,一点点合上,最后彻底陷入黑暗。

    随着棺材盖合上,一切声音都消失了,只有静悄悄。

    叶鹿趴在那儿,身下就是另一个身体,想象着忠亲王那苍老又没有生气的样子,叶鹿的心脏跳的要失速了。

    诈尸?死不瞑目?亦或是,这老头也不想死,想找个续命的?

    就在她琢磨之间,一只手罩住了她的后脑,微微施力,压着她趴下。

    脸贴在丝滑的布料上,叶鹿睁大了眼睛,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她不敢想象她是如何趴在一具尸体上的。

    那只手顺着她的后脑下滑,滑到她的后背上,轻轻地抚摸,好像是安慰。

    叶鹿眨眼,过于紧张,她长时间没眨眼,眼睛干燥疼的不得了。

    居然还在安慰她,这到底是不是忠亲王那老头?

    满腹怀疑,叶鹿缓缓抬起自己的手,颤抖着,一点点的朝着自己额头上方的那张脸而去。

    尽避不知道这是谁,但是她清楚但凡是摸到了,她都会吓着。

    不是忠亲王,她会吓着,是忠亲王,她更会吓着。

    一点一点,手指颤抖的好像已不是自己的手,靠近那张脸,她心下万种想法。

    终于靠近了,叶鹿却赫然发觉自己的手指感受到了热气,那是人呼吸时才会有的热气,这是个活人。

    活人?叶鹿不禁讶异,这忠亲王莫不是还活着?可是她下午看到他的时候,他明明已经死了。

    再向上几分,马上就要碰到了,叶鹿咬紧牙根,狠心摸了上去。

    出乎意料的是,入手的触感并不是褶皱横生,反而光洁细腻,手感极好。

    这不是老人的脸,这是年轻人才会有的皮肤。

    摸,手指尽避还颤抖不已,叶鹿不死心的在这张脸上摸来摸去,直至摸到了额头,她似乎知道这人是谁了。

    可是,他就躺在棺材里,她怎么一点儿感觉也没有?就算他披着忠亲王的外皮,她也会感觉到的。

    两大绝命,如此与众不同,她怎么可能感觉不到?

    这太诡异了,除非他身上也有了什么,是用来遮挡杀破狼的气息的。

    “知道我是谁了?”抚摸自己脸的手僵硬,他就猜到她知道了。

    说不出话来,可是入耳的声音如此熟悉,叶鹿闭上眼睛,最后还是没躲过。

    “想要找你,还真是难。”他继续说着,声音很轻,大概只有叶鹿能听得到。语气温柔,恍如春风,让人不禁沉醉其中难以自拔。

    深吸口气,叶鹿猛地起身,拍打棺椁发出声音。

    不过她也只拍了两下而已,之后便全身一麻,力气皆无,再次趴在了他身上。

    缓缓的拿开自己的手,他揽住她,再次轻抚着她的后背,“这棺材厚重的很,外面什么都听不到。别白费力气和脑子了,接下来的旅程很玄妙,有些人即便想,也参与不得。有你有我,你该开心才是。”

    叶鹿通身无力,嘴里也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来,听着头顶那轻轻细语,她只想把他拆吃入腹。如此不要脸的言论,他说起来倒是格外顺溜,好像不止天经地义她还得因此感激不尽,王八蛋。

    “在生气?我知道你定然气的不得了,不过,你更应该感到荣幸。”摸她的头,他轻声的说着,带着丝丝笑意。

    荣幸你大姨妈!叶鹿重重的喘气,若是能张嘴说话,她定然骂的他十八代祖宗都蒙羞。

    “申屠夷护你至此,我也的确该感谢他才是。否则,你怕是早已没命了。”他继续道,又带着些许感叹。

    他这种话,即便在怒火之中的叶鹿听来也是奇怪,他感谢?他为什么感谢?

    “对了,你好像至今还不知道我是谁。齐川是假的,我不是齐川,我是赢颜。”他抚摸着她的背心,一边轻声告知。

    赢?叶鹿一诧,好熟啊,她在哪儿听过这个姓氏。

    心头咯噔一声,大晋皇室就姓赢,赢颜,他就是大晋太子!

    “知道我是谁了!兜兜转转几许,没想到我就是那个人。别怕,幸好你早就认识我了,否则,今日我也不会亲自来。”赢颜轻声的说着,他说话时的气息喷洒在叶鹿的额头,不似申屠夷那般温热,反而凉凉的。

    他就是大晋太子,叶鹿暗暗咒骂自己傻,如她这般蠢笨的,大概也没有几个了。

    她的关注始终都在他是杀破狼上了,一国太子会是杀破狼,怎么想也是想不到。

    他就是大晋太子,要她续命的就是他。他是杀破狼,她看不穿,所以至始至终也只是看出他身体不好罢了,短命相,她真的没看出来。

    “别怕,我不会借用你太多的命,两条足矣。”赢颜轻声的说着,简单的就好像只是借她几根头发一样。

    两条?叶鹿咬紧了牙根,若不是不能动弹,她定然把他当场咬死。

    两条命,她已经没了两条命了,他还要借两条?

    说不定,他这边借完了她的命,她就垂垂老矣马上挂了!

    “别气,这里空气不够,你若生气会厥过去的。”轻拍她的背心,赢颜轻声安慰,可是他的安慰听起来却那么讽刺。

    这棺材厚重,完全听不到外面的声音,叶鹿动弹不得,根本无法求救。

    不知外面什么样子了,忽然出现的那群黑衣人应当就是赢颜派来的,断了灯火,漆黑一片。而龙昭则是配合着把申屠夷引走,这样就有了空洞。

    而且,没有把她抓走,反而是抓进了棺材里。任是谁发现她不见了,第一反应都是认为是那群黑衣人干的,继而去忠亲王府外追赶。

    怕是谁也不会想到,她身处在这个下午就已经盖棺钉上钉子的棺材里,谁也不会想到的。

    龙昭这个白痴,还是信了赢颜,为虎作伥,不是一般的蠢笨无知。

    “九命人,听说上一次出现九命人,是六十多年前。一个甲子年出现一个,难得被我碰上了,这便是老天不让我死。既然如此,我顺应天意不为过。”赢颜抚着她,再次轻声道。

    在这华丽的棺椁里,一切都安静的不得了,唯独他的声音缓缓入耳,好听的不得了。

    叶鹿听着,尽避气愤异常,可是不得不承认这些事情她也是第一次听说。

    九命人一个甲子出现一人,不知上一个九命人是谁,最后的结局是怎样的。

    不过她想,定然结局很惨,这世上短命的人那么多,谁不想长命呢?就如眼前的这人,他生来短命是他的命,却因为在同一时间里有九命人就认为是老天让他长命。

    认为别人的命给他是天经地义的,甚至是荣幸的。

    真是可笑,他这般自大自负,老天会让他长命?即便她将自己的命抢去了,也不会活多久。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一分一秒,分秒煎熬,叶鹿不知过去多久,只觉得头昏脑涨喘不过气。

    这里空间太过狭窄,空气有限,两个人呼吸着,根本不够用。

    实在不支,叶鹿最终敌不过窒息感,缓缓闭上眼睛,昏睡了过去。

    黑暗之中,叶鹿只觉得自己一直在疯狂奔逃,可是却怎么逃也逃不出那张网。一只苍白无血色的手一直紧跟着她,她飞奔,大叫,累的全身虚脱,可是根本无用。

    那只手,摆明了就是要她的命,似乎长了嘴会说话一样。不断的重复着要她的两条命用用,只要两条,不多要。

    奔逃的她胸肺疼痛,恐惧占据了身体,她颤抖的想要哭。可是眼泪怎么也不掉落下来,却憋得她眼睛疼痛。

    蓦地,前方似乎有个身影若隐若现,叶鹿睁大眼睛努力去看,蓦地发现那个身影好眼熟,是申屠夷。

    申屠夷,她立即喊他的名字,撕心裂肺的喊,可是申屠夷却听不到。他一直背对着她,根本不回头。

    只有他能救自己了,除了他没有别人能再帮她了。

    申屠夷,回头,只要回头看看她,她就会立即充满力量向他奔跑。

    可是,任凭她如何的喊,他却至始至终没有反应,而且越走越远,渐渐地,消失在了视线当中。

    眼睁睁的看着他消失不见,叶鹿终于放弃了奔逃。哀痛无望袭上心头,她终于明白没有希望是什么样的了,就如她眼前这般。

    没有生的希望,只能赴死。

    在身后追赶的那只手终于到了眼前,叶鹿看着,缓缓闭上眼睛,任那冰凉的手盖住了自己的脸庞。

    “醒醒,咱们出发了。”微凉的手抚摸着她的脸庞,叶鹿缓缓睁开眼睛,眼前还是漆黑一片。

    似乎看到她睁开了眼睛,赢颜发出轻笑,“睡得满头满身的汗,你知道你有多脏么。”他以手指拂过她的额头,都是汗珠。

    叶鹿张嘴,却发觉还是说不出话来,全身无力,动弹不得。

    这里,还是那棺材,不过,却好似在动。

    居然在移动中,难不成赢颜的人把忠亲王的棺材搬走了?

    “很好奇我们身处何方?到了该下葬的时间了,一会儿我们将长眠地下。”赢颜似乎知道她心中所想,给予了解答。

    睁大眼睛,叶鹿想不到他们真的要被埋起来。

    忠亲王的陵墓在哪里她不知道,但是要埋起来,想要再出来可不是轻松的事情。在那之间,她不知赢颜会不会成功的夺了她的命,但是她肯定会被饿死。

    吃的最后一餐她便没吃几口,甚至连水都没喝。她嫌没有滋味儿,连水都很难喝,还想着待启程离开忠亲王府之后再吃喝。

    这棺椁厚重,即便在移动之中,这里面也异常的安稳,晃动的极轻。

    无力的趴在赢颜的身上,叶鹿觉得希望很渺茫。

    大概谁也想不到她在棺材里,而且昨晚发生了那些事,世子爷定然会想尽快的将忠亲王下葬,随后去处理那些事情。

    他也不会想到本来是他父亲要长眠的棺椁里会躺着两个不相干的人,那最后一层外棺钉上之后,就彻底入土了。

    那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别担心,待得时辰到了,自会有人来将咱们挖出去。”赢颜说着,却显然话里有话。这时辰到了,不知指的是什么意思。

    棺材一直轻轻晃动,明显还在移动之中。叶鹿无力的趴在那儿,回想着自己的梦,她猜想大概是给她的预示吧,告诉她这次当真没人能再帮她了。

    申屠夷救了她那么多次,最后她还是被抓住了,想来想去,她都觉得对不起申屠夷出的力。

    不禁暗暗叹口气,待得出去了,她便想办法自我了结算了,让赢颜无法得到她的命。

    让他空欢喜一场,她也觉得自己胜了一筹。

    蓦地,这棺椁有了大幅的震动,叶鹿回神儿,感受着晃动,她猜测大概是到地方了。

    一阵晃动之后又恢复了平稳,不知道现在是在做什么。

    “即将下葬了,王孙权贵的陵墓我见得很多,但这却是第一次被埋。有生之年,连下葬都经历了,你说我们还需要得到什么?”赢颜说着,带着笑意。

    下葬,叶鹿闭上眼睛,彻底无望了。

    棺椁又大幅的晃动,断断续续的大概持续了将近一刻钟,才平静下来。

    随后,叮叮叮的声音从上面传来,外棺被钉上了。

    很想大喊,告诉外面的人这里面有活人。可是她根本喊不出声音来,只能听着那些叮叮叮的声音。

    片刻之后,叮叮叮的声音也停了,叶鹿整颗心沉坠谷底,结束了。

    赢颜似乎很安然,被钉死在这棺材里,他心情还不错。

    沉寂,大概半个时辰后,赢颜缓缓抬手,抚上了她的肩膀。

    轻轻的抚摸了几下,他蓦地用力,叶鹿肩膀一痛,喉咙却松了。

    “那般聒噪,让你闭嘴不说话是不是很难受?”笑,赢颜此时说话倒是很轻松。

    “王八蛋,你不得好死。”终于能开口说话,叶鹿张嘴便是咒骂。嗓音几分沙哑,不过却不阻挡她的恨意。

    赢颜笑出声,“果然是九命人,即便骂人,听起来都如此有活力。”细想她的种种,赢颜觉得都可以用有活力三个字来形容。

    “但凡你没有的看起来都是好的,我是个女人又有一张美丽的脸蛋儿你是不是也很羡慕?”叶鹿抬不起头来,否则非得吐他一脸口水不可。

    “美丽?你觉得咱俩比起来,谁更好看?你只是个丑姑娘,但是又丑的很特别。”赢颜笑不可抑,似乎叶鹿说了一个很大的笑话。

    一口气哽在那儿,叶鹿气的胸腔都在疼痛。

    “不过,你是个女人,这倒是让我很满意。但,只要是你,即便是个男人,我也不会失望的。”抚着叶鹿的头,赢颜的话听起来又别有深意。

    冷嗤一声,“男人女人又如何?我若是男人,你还和我拜把子搞基不成?你要是实实在在的对我说,就是想要我的命,用完就丢弃,我倒是会对你刮目相看。”假惺惺,用尽镑种骗人的把戏,虚伪。

    “拜把子倒是不可能,不过何为搞基?”这赢颜就不懂了。

    冷笑,“你不是什么都懂么?居然连搞基都不知道。搞基就是,男人和男人同床共枕,懂了么?乡巴佬。”

    失笑,赢颜笑道:“若是你,也未尝不可。”

    “死变态。”叶鹿立即咒骂,总之不管他说什么,她都会骂。

    现在,她除了动动嘴之外,也做不到什么。

    “单单是让你说话,你便活力无穷,若是真让你恢复自如,说不定你会把这棺椁都拆了。而且,你这般有精气,看来你也不必喝水了。”说着,他另外一只手在动,下一刻,叶鹿便听到了喝水声。

    骂人骂的口干舌燥,叶鹿怎能不渴。

    咬牙喘着粗气,叶鹿气的不行,尽避她不想活着给赢颜续命,但是若要活活渴死,她又觉得太难受了。

    “谁说我不喝水?我要喝。”话出口,她暗暗叹口气,自己还是怕死,她并没有自己想的那般英勇无畏死。

    赢颜在笑,下一刻,水壶嘴儿递到她唇边,缓缓倾倒,清凉的水流进了嘴里。

    叶鹿一口气喝了许多,总算舒服了些。

    “舒服了?这几天咱们不能吃任何东西,只能喝些水,而且只有这些。不过,你刚刚喝掉了一大半儿,看来有几天的时间咱们得渴着了。”赢颜收回水壶,一边笑道。

    听他说话,叶鹿不禁皱眉,得在这棺材里待几天?为什么?

    既然已经下葬了,这陵墓外大概只有守夜人,想要把他们挖出去也是可以的。

    可是,居然还要再待几天,这几天到底是多少?

    “想什么呢?”他的手滑到了脸上,手微凉,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脸颊,动作很轻柔。

    若不是当下情形不对,还真会误以为他这抚摸来自于情人,温柔的很。

    “姓赢的,你想要我的命并不容易,你若是不尽快想办法,我说不定就会饿死在这里。”她身上有纹刺,单单是要破解这纹刺,就需要时间。

    “正是因为不容易,咱们才需要在这里待上几天。”他的手滑到了她的肩膀,那正是纹刺的地方。

    “为什么?”叶鹿转着眼睛,不知道这又是什么原因。

    “你也是方士,难道猜不透么?”赢颜有一下没一下的抚着她的肩膀,轻声道。

    叶鹿的确不知,这些东西她从来没有研究过,只有如衣筑那般丧尽天良的人才会研究这些东西。

    把他们俩关在这棺材里,还得待上几天,到底因为什么?

    她身上的纹刺,既然已经刺上了,即便把肉抠掉也于事无补。那么,只能另辟蹊径。

    这是棺材,棺材由冷杉制作而成,木;所有的钉子都是纯金的,金;此时此刻,棺椁下葬,土!

    金木土,都有了。

    要她和赢颜在此共处几天,若是没猜错,那应当是七天。

    原来,是这样的。

    “猜出来了么?”赢颜微微低头,看向趴在自己怀中的人,她不发一语,显然正在琢磨。

    “七天,我得跟你在这里躺七天。”开口,叶鹿冷哼。

    “聪明,就是七天。”给予答案,赢颜在笑。

    “从现在开始,我不喝一口水。待七天之后,我就活活渴死了,也祝你早死。”叶鹿语气冷冷。

    “怪不得申屠夷面对多大的麻烦也要护着你,如此有趣,他能舍弃才怪。不过,他终究棋差一招,至此后,你便是我的了。”赢颜语气带着若有似无的羡慕与嫉恨,但最终还是被愉悦所代替。

    ------题外话------

    新年活动已置顶留言区,欢迎小伙伴儿们查看。

    另,新年红包活动入群请验证,提交本文全文订阅截图给管理,会获得红包活动群号。

    验证群:247439531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