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069、追求

娇妻之摸骨神算 069、追求

作者 : 侧耳听风
    纵马飞驰,叶鹿坐在马背上,颠簸的她头疼不已。

    不过,她至始至终抓着申屠夷的手,鲜血透过丝绢,沾了她满手都是。

    申屠夷在她身后,一手握紧缰绳纵马奔驰,另一条手臂绕过叶鹿的肋间固定她,手则被她抓住。

    尽避还在流血,不过申屠夷看起来好似无所觉,面色冷硬煞气浓厚,如同叶鹿所说,他身上的煞气逼得鸟儿都不敢在他附近飞。

    这山林茂盛,而且弯弯绕绕十分不好走。叶鹿还在笼子里的时候,便在这里走了许久,还没绕出去。

    “还在流血,怎么办啊?他们身上有没有止血药,再这样流下去,你多少血也不够。”自己手上都是他的血,叶鹿不知该怎么办,这么多血,即便他是一头老牛也不够流的。

    “先出去再说,这里不安全。”申屠夷低沉的声音从脑后传来,依旧那般沉稳有安全感,即便听起来无温冰冷。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奇怪,衣筑明明说他主子要我毫发无损,可是刚刚怎么有人在暗处放冷箭?”思及此,叶鹿满脑子疑惑。刚刚那短刃,分明就是冲着她来的。若不是申屠夷用手挡住,短刃就得插进她的背心,说不定会直接刺穿她的心脏。

    “有人想要你的命。”申屠夷自是在短刃飞过来时就猜到了,否则也不会这么急于离开这里。

    咬唇,叶鹿更加抓紧申屠夷的手,“要我的命?那就是不想让大晋太子活。他们杀不了他,但是能杀我。”不知,她到底陷入了什么争斗之中。

    “没错。”垂眸看了身前的人一眼,申屠夷表示她的猜测是对的。

    深吸口气,叶鹿垂下眼眸,看着两人的手,都被血糊住了。

    骏马飞驰,天色彻底暗了下来,不消片刻,淅淅沥沥的小雨飘落,积聚天空许久,终于要落下来了。

    终于颠簸出山林,上了官道,速度更快。

    远远地便瞧见了星星点点的火光,距离这里最近的就是山城,所以这应当是山城。

    越来越近,山城城门处官兵齐聚,举着火把亮堂堂,城门大开,只为等待城主回城。

    到了这儿,叶鹿紧绷的神经终于开始放松,这一放松不要紧,她全身都开始疼,眼前一阵阵发黑。

    山城府尹也等在这儿,一眼瞧见飞驰而来的骏马上的申屠夷,立即迎上去。

    “城主,下官在此等待多时。哎呀,叶姑娘,你受伤了。”看向叶鹿,她脑门儿上一大块青紫,很是憔悴,而且那两只手,都是血。

    “将宝林堂的大夫请到四合院,城门不关,等蔡康回来。”申屠夷简单命令,随后驾马与章鹏擦肩而过,直奔城内。

    骏马在城中飞奔,踏着青石砖,发出清脆的响声。

    申屠夷快马疾驰,转过数个巷子,最终抵达叶鹿以前的家。上次来山城也是住在这里,尽避这里已经是申屠夷的房产,不过显然叶鹿对这里感情更深。

    勒马停下,申屠夷带着叶鹿翻身下马,脚落地,她双腿无力支撑,软软的往地上滑。

    申屠夷揽住她,便带着她进了院子。

    身后跟随的黑甲兵动作更快,进入小厅点燃灯火,瞬间明亮。

    外面小雨淅淅沥沥,打在地上发出沙沙的声响。

    将叶鹿放在窗边的软榻上坐下,她却不松开他的手,申屠夷随后在她旁边坐下,一时间,好似做了一场梦。

    深吸口气,叶鹿看向申屠夷,他也正看着她。眸色幽深,尽避有许多看不透,可是看透与看不透根本没所谓,她只是觉得安心。

    “你的手、、、”看向他的手,叶鹿缓缓松开,她手上的血都凝固了。

    “没事儿,不流血了。”申屠夷神色淡然,随着她松开自己的手,他便将缠在手上的丝绢拿了下来。

    手心手背,那贯穿的伤如此显眼。凝固的血将伤口包围,分外刺眼。

    叶鹿看着,不禁皱起眉头,“也不知有没有伤到筋,若是伤到了得把它们缝上,不然以后你的手会行动不便的。”

    “没有伤到筋。”说着,申屠夷动了动手指,修长的手指被血染成了红色,随着他动,那伤口处又有血流出来。

    “你别乱动,等大夫过来。”抓住他手腕,叶鹿禁止他再乱动。

    “你觉得如何?”看着叶鹿脑门儿上的青紫,有些肿胀,看起来撞得很严重。

    “我还好。”疼,她全身上下都疼。

    眸色深暗,申屠夷不眨眼的看着她,半晌后,他再次开口,“一个黑甲兵被收买,黑手已经伸进了城主府。这次,是我疏忽了。”说到此,他眉目间杀意浓重。

    “对了,麦棠呢?她没事吧?”说到这儿,叶鹿忽然想起麦棠。

    “她没事,只是被打晕了。”申屠夷立即告知,叶鹿松口气,“没事就好。”一切都是因为她,若不是她,也不会有这么多人跟着遭无妄之灾。

    就在此时,大夫来了,那山城中最贵的药房中的大夫。同来的还有章鹏府里的丫鬟,他倒是细心,看到叶鹿受伤,这里又都是男人,便派了两个丫鬟过来服侍她。

    “先给他看手,快。”看着大夫进来,叶鹿立即道。

    申屠夷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做声。

    大夫快步跑过来,将医药箱打开,为申屠夷查看手上的伤。

    “姑娘,不如您先梳洗一下换一身衣服吧!”两个丫鬟有备而来,还托着干净的衣服鞋子。

    看了一眼申屠夷,叶鹿点点头,“好。”

    起身,眼前发黑,叶鹿吸了两口气,随后与丫鬟走出小厅。

    她曾住的房间已点亮了灯火,走进来后,一个丫鬟立即去打热水。另一个丫鬟将衣服放下,便扶着叶鹿在床边坐下,之后蹲在地上为她脱鞋。

    叶鹿坐在那儿,慢慢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脑门儿,手又转到脑后,好疼。

    她的头,那时马车颠簸时撞了数次,怪不得这么疼。

    为叶鹿宽衣,衣服却被后背流出来的血粘在了皮肤上。

    “扯下来吧。”这背心的疼根本不算什么,她全身上下最疼的地方是头。

    丫鬟用力扯下来,叶鹿微微皱眉,背心一股热流划过,显然又流血了。

    衣衫除尽,她浑身上下的青紫也进入视线当中,就好像被打了一顿似得,没一处完好的地方。

    两个丫鬟对视一眼,也不禁觉得疼。

    “姑娘,你的后腰青紫的最厉害,疼不疼?”待叶鹿站起身,俩人便看到了她的腰臀。

    “还好,我最疼的是头。给我擦洗一下,一会儿要大夫看看我的头。”站起身,她便觉得眼前发黑,叶鹿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儿。

    “是。”两个丫鬟立即动作,动作很轻的为叶鹿擦洗。

    背心的血迹,她双手上干涸的血,染红了两盆水。

    换上了干净的衣服鞋子,从小厅过来的大夫也到了门口。

    坐在床上,叶鹿伸出自己的手任大夫切脉,她看着桌子上燃烧的灯火,有那么一瞬间她眼前发花。

    “姑娘,容我给你看看头。”大夫放开她的手,接着道。

    点头,叶鹿同意。

    大夫查看,从她脑门儿上的青紫检查到她的后脑,随后道:“姑娘的头磕碰厉害,甚至头皮下已有了淤血。当下,不仅需要好好休息,还要吃散瘀血的药,何时这淤血散了,才能停药。”

    “好。”点头,叶鹿有气无力,这头若是真出了毛病,在这个时代是治不好的。

    大夫拎着药箱出去,叶鹿转身躺在床上。随着躺下,她浑身都在疼,头靠在枕头上,更是疼的厉害。

    片刻后,一个身影走进来,两个丫鬟随即退了出去。外面小雨淅淅沥沥,映衬的这房间更安静了。

    走到床边,看着那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的人,申屠夷旋身坐下。

    睁开眼睛,叶鹿看向床边,“你的手。”

    抬手给她看,他的手掌已被纱布完全包裹住了。手上的血已清洗干净,那手指修长好看,看起来无损。

    “大夫有没有说是否伤到了筋?”撑着床坐起来,叶鹿皱起眉头,她动一下浑身上下都跟着疼。

    “没有。”简单两个字,让她放心。

    “那就好。”看着他的手,随后她伸手抓住他的手腕。

    任她看自己的手,申屠夷的视线在她的头上游移,“头疼么?”

    “你听说了?疼是疼,但兴许真撞得挺厉害的,我觉得眼前发黑。”看向他,叶鹿眨眼,有那么一瞬间她好像都看不清申屠夷的脸。

    眉峰蹙起,申屠夷看着她的眼睛,还是那般澄澈动人,看不出有一丝一毫的病症。

    “别看了,我没事儿。吃药,散了淤血就好了。”垂眸,不和他对视,叶鹿看着他的手,心下一阵难过。

    “好好休息,明天若还是眼前发黑,我便找别的大夫来给你看看。”申屠夷看着她,一边低声道。他还是那语气,听起来没有任何温度可言。

    抓着他的手腕不放手,叶鹿抬头看向他,缓缓弯起红唇,“谢谢你。尽避这句话挺没用的,不过我还是要说。我也不知道用什么谢你,所以就按我的内心来吧,你别动。”

    话落,叶鹿倾身靠近申屠夷,没有任何迟疑的吻上他的唇。

    没有动,申屠夷垂眸看着近在眼前的人,唇上的柔软炙热以及她的呼吸,如此清晰。

    缓缓眨眼,叶鹿抬眼看向他的眼睛,随后向上,又一吻印在了他的眉间。

    “谢谢。”退开稍许,叶鹿又说了一声,之后便退开躺回了床上。

    闭上眼睛,她不看他,不过却知道他在看她。

    申屠夷的确在看着她,眉目间的冷峻悄悄散开,不复存在。薄唇微抿,他的脸似乎也柔和了许多。

    半晌后,他起身离开,魁伟的身影看起来也不再冷硬无温。

    睡下了,叶鹿便一直没醒,半夜时外面大雨如同瓢泼,电闪雷鸣,她没听到一丝。

    直至翌日日上三竿,她才幽幽转醒。

    身体仍旧还有些疼,更是疲乏,让她动一下都不适的很。

    撑着床坐起来,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倒是不疼了。

    看来昨晚的药还是很有效果的,吃下了,今天就不疼了。

    长舒口气,自己脑子没坏,她心甚安。

    这若是脑子坏了,任凭多有钱在这个时代都治不好。

    俩个丫鬟还在,服侍她穿衣洗漱,一时间她恍若大老爷。

    从房间走出来,叶鹿伸开双臂,后背一阵抽痛。被那短刃扎进去的地方昨晚涂了药,尽避伤口不大,但是也差不多有三四公分深。

    但若是和申屠夷的伤比起来,她这个根本算不上什么。

    思及此,叶鹿立即朝着小厅走去。

    小厅无人,不过做好的饭菜却已摆上了,上面扣着罩子保温。

    凑过去闻了闻香味儿,叶鹿不禁弯起眉眼,好香。

    看向隔壁的卧室,有一面屏风挡着,也看不见里面。

    正在思考着是要进去还是先说话,那里面就传来了声音。

    “进来。”低沉的声音,不是申屠夷是谁。

    “耳朵还挺好用,这就知道我来了。”嘟囔一声,叶鹿随后朝着卧室走进去。

    迈过门槛,绕过屏风,看到的居然又是半luo的申屠夷。

    随即转身背对他,叶鹿皱起眉头,上次就是在这儿,他luo着半身吓唬她。

    床前,申屠夷的确半luo,只不过他是在换衣服,而有一只手有伤,他能穿上衣服,却扣不上腰带。

    “过来。”扫了她一眼,申屠夷再次淡淡道。

    “你有事就说吧,我站在这儿正好。”她的头本来就有伤,热血沸腾的话,对她脑子不好,说不定会血液会冲破那薄弱的血管,她脑子里的淤血就更多了。

    “帮我更衣。”看着她,申屠夷面无表情,他的光明坦然反倒显得背对过去不看他的叶鹿如此心虚。

    “更衣?噢。”蓦地想起他手有伤,大概穿衣服挺困难的。

    转过身来,他半luo的上身进入视线当中,叶鹿的眼睛根本不受控制,一边无声唏嘘,一边走过去。

    在他面前停下,叶鹿几乎感受到了来自他胸膛的热气扑面而来。

    申屠夷垂眸看着她,随后缓缓的将衣服提到她眼前,“还要再看一会儿?”

    “嗯?不用了,看够了。”一愣,叶鹿立即摇头,拿过他手里的中衣,料子丝滑,触感舒服。

    薄唇微抿,申屠夷张开双臂,任由她几分笨拙的帮他穿上。

    绕到他身后,叶鹿瞄了一眼他的后背,肌肉纠结,蓄满了力量。

    无声唏嘘,其实她倒是想摸摸,触感是不是和隔着衣服时一样的。

    穿上了中衣,叶鹿又拿过外袍,给他穿上,然后站在他面前给他整理衣领。

    说实话,叶鹿不会做这种事儿,而且申屠夷很高,她给他整理衣领不得不微微踮脚。

    垂眸看着她,申屠夷薄唇微抿,蓦地道:“小矮人。”

    手上动作一顿,叶鹿抬眼看向他,“你说谁呢?”

    “你。”除了她,还能有谁。

    不乐意,叶鹿瞪大眼睛,“矮怎么了?我长得矮也仍旧聪明伶俐,四肢健全,我什么都不缺。”

    “唯独缺脑子。”申屠夷认证,她的确什么都不缺。

    “你还缺心眼呢。长得高了不起啊,我也能长得高。”不忿,她边说边跳。

    看着她一跳一跳的,申屠夷忽然低头,正巧叶鹿跳起来,吧嗒,居然准准的亲在了一起。

    双脚落地,叶鹿看着他,“你干嘛?”

    申屠夷面色不变,“昨晚你占了我的便宜,我还回来而已。”

    昨晚?叶鹿缓缓咬唇,她昨晚看见他突发奇想而已。而且,她的确是觉得自己在占他便宜,还占得挺开心的。

    “好吧,现在咱俩两清了。”他偷袭她,可她仍旧觉得是自己在占便宜。她这是什么心态?莫不是,她真的对他的美色这般着迷?

    “谁说两清了?”申屠夷扬眉,他们俩的账一时半会儿的算不清。

    “你什么意思?昨天我死里逃生,今天你还打算压榨我?”皱眉,一边将腰带扣在他腰上。

    “救命之恩,你如何报答?”垂眸看着她,申屠夷淡淡道。

    “还是那句话,我无权无势,也没钱没文化。我只能以身相许,可是你又不要,我也没办法了。不如,我给你做丫鬟?”将腰带扣上,叶鹿只有这个法子了。

    “若你做丫鬟,我定然短命。”申屠夷最后看了她一眼,随后便绕过她走出了卧室。

    叶鹿哼了哼,做丫鬟也不要,那他到底想让她怎么报答?

    回了小厅,与申屠夷坐在桌边,开始吃饭。

    他所幸左手受伤,倒是不会耽误吃饭。

    给他夹菜,这是叶鹿第一次在吃饭的时候照顾别人。让她把吃的让给别人,这和杀了她没什么区别。

    申屠夷看着她,幽深的眸子也不禁染上一抹疑惑,“这菜,是不是不好吃?”

    “喂,我照顾你你居然怀疑我?不吃拉倒。”撇嘴,叶鹿自己吃。

    饭菜味道不错,清淡又好吃,叶鹿低头往自己嘴里扒拉,两腮鼓鼓。

    “你的头还疼么?”看着她的吃相,申屠夷觉得她大概是没问题了。

    “不疼了,眼前也不模糊了。宝林堂的药真是好,睡了一晚就好了。只不过,这身上依旧疼。”她满身青紫,估计得一段时间才能好。

    “没事就好,本来便笨,若是脑子坏掉了,花多少钱也治不好。”申屠夷明显放心了,不过嘴上依旧说的不好听。

    叶鹿皱眉,脑门儿上的青紫随着她皱眉十分显眼,“申屠夷,不损我你难受是不是?”

    薄唇微抿,他看起来心情甚好。

    哼了哼,叶鹿咬着筷子看着他,“昨晚那些在暗处放冷箭的人抓住了么?”

    “他们是专业的杀手,逃的太快,没抓住。不过,这也侧面印证了,有人不想要你为大晋太子续命,千般阻挠。若是能知道是谁,或许可以加以利用。”申屠夷放下筷子,淡淡道。

    不眨眼的盯着他,叶鹿缓缓点头,“申屠城主,你脑子真快。”

    “不过,在这之前还有件重要的事要做。若你身体受得住,咱们尽快回申屠城。”说到此,申屠夷面色变冷,煞气揉着杀气,甚是慑人。

    眨眼,叶鹿咽口水,“好。”他不说,叶鹿差不多也猜到了。

    背叛申屠夷,又联通外人将她抓走,申屠夷是不会放过的。

    蔡康很快抵达,车马齐备,准备齐全。山城府尹章鹏得知申屠夷要回申屠城,特意前来相送。尽避他脑子不够,但是胜在态度好,在山城这种平静的城池,由他来做府尹很是合适。

    申屠夷一只手上包裹着厚厚的纱布,但仍旧不碍他的满身煞气。

    章鹏俯首弓腰,对申屠夷可谓发自内心的畏惧。

    叶鹿先进入马车,不忘回头看一眼四合院,希望下次还能回来住几天。

    不过片刻,申屠夷进了马车,叶鹿看着他,不眨眼睛。

    马车缓缓前行,申屠夷终于看向了她,“想说什么?”

    “想问问你的手疼不疼?”说着,她抓住他的手腕拽过来,他手掌上厚厚的纱布,看起来很可怜。

    “不疼。”申屠夷淡淡回答,看起来好像真的不疼。

    “不疼才怪,我背心还疼呢。”她才不信呢,他这是贯穿伤,肯定更疼。

    “那怎么办?把你打晕如何。”不眨眼的看着她,申屠夷说的很认真。

    “你不要总是这么暴力行不行?你看看我的样子,你舍得下手么?”仰脸儿,她现在已经够惨了。

    抬手,申屠夷捏住她的下巴,叶鹿眨眨眼,想挣,却没挣脱。

    “干嘛?”他这个样子,不禁又让她想起早上的事情。他这软硬不吃油盐不进的样子,主动低头给她占便宜,单是想想她就觉得心头荡漾。若是可以,她倒是还想占他便宜。

    “眉眼荡漾,双颊绯红,你又在肖想我。”微微倾身,申屠夷看着她,似乎已穿透了她的脑袋,完整的窥探到了她此时的想法。

    “是啊,我是在想你。怎么,我想你也得付钱么?还是你能立即满足我的肖想,我想做什么你就让我做什么呢?”她是心头羞耻,不过她也不打算掩饰了,她对他很有好感,无论是心理上的还是肉体上的。

    看着她,申屠夷缓缓松开手,“想得美。”

    轻嗤一声,叶鹿眉眼弯弯,“城主大人这么清高,我也觉得煞是有挑战。若是你允许的话,我想继续挑战,如何?”她想泡他,就是这样。

    “胆子不小,随你吧。”面无表情,但是他却没有拒绝。叶鹿忍不住笑,假正经。

    即便他是天煞孤星,可她还是九命人呢!和眼下她自身的情况相比,申屠夷这个天煞孤星反而不可怕,甚至是最安全的。

    更况且,她是真的对他有感觉。既然有感觉,她也不想掩饰,若是他接受那是最好,谈一场恋爱,不管结果如何,过程都是好的。但他若最终还是拒绝,那就拒绝好了,算她没魅力,她也认了。

    活了两辈子,这是她第一次动心,主动追求,她也乐意。

    薄唇微抿,申屠夷直视前方,看起来,他心情还不错。

    返回申屠城,短短四天,却好似经历无数。

    麦棠果然没事,瞧见叶鹿回来,她悬着的心也彻底放了下来。

    “吓死我了,醒来之后就听说你不见了。幸好申屠城主回来的早,否则可能就真的、、、”不敢想象,单是想想都害怕。

    “我福大命大,所以不会有事的。倒是连累了你,你没事吧?”叶鹿心里是内疚的,都是被她连累的。

    “我当然没事,被敲了一下而已。你看看你的头,疼不疼?”麦棠伸手去摸,叶鹿果然皱眉躲避。

    “没事儿没事儿,过几天就好了。申屠夷才惨呢,为我挡了一刀,他手都被贯穿了。”抬起自己的手比划了一下,麦棠不禁蹙眉。

    “真的?”申屠夷居然为叶鹿挡刀?

    “嗯。”心下是不舒服,不过开心也有。

    “真没看出来,申屠城主会这样。”惊讶是肯定的,麦棠着实没想到看起来冰冷无情的人,关键时刻却会这样。

    叶鹿弯起红唇,事实证明,她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即便他是天煞孤星,那也无碍。

    “唉,现在对方的人都已经混进了城主府,眼下这里也不安全了。此后,咱们一定得小心再小心,任何人都不能轻易信任。”那时她们对这府里的黑甲兵完全信任,可是没想到居然出了叛徒。

    “他们想渗入,即便咱们再防范,也总是会有漏洞。不过,这次我们发现了对方的一个漏洞,申屠夷想加以利用,我觉得能成。”叶鹿信任申屠夷,也相信他会找到办法。

    “若是能利用,那是最好的。”麦棠点头,这倒是好。要是能乱了对方的阵脚,他们这边也就不会那么被动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