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068、被抓、拦截

娇妻之摸骨神算 068、被抓、拦截

作者 : 侧耳听风
    衣筑会是这个状态,着实在叶鹿的意料之外。如同她自己所说,瞧见衣筑的德行,她果然心情瞬间变好,连身子都变轻了。

    “你看,我就说吧,如同他这种孽人,初一十五会舒坦才怪。麦棠,你现在有没有觉得心里特畅快,特解气。”叶鹿看着衣筑,她当真想知道他是什么感受,是不是万箭穿心一样。

    “真是没想到,原来会有人是这样的。”叶洵活着的时候,初一十五也没有这样。

    “这种一看就是恶事做太多了。”弯起眉眼,尽避她的小脸儿上没什么血色,不过幸灾乐祸是肯定的。

    “你还要继续看么?”瞧叶鹿一副过瘾的样子,麦棠其实也想近距离看看衣筑。

    “我要进去,这种机会千载难逢,我不亲自在他眼前嘲笑一番怎么行?”叶鹿当然不放过,她就要活蹦乱跳给他看。

    “开门吧。”麦棠看向那黑甲兵,示意开门。

    黑甲兵立即动作,叶鹿仍旧盯着牢房里的衣筑,连眼睛都不眨。她当真是心头高兴,那种爽无人能了解。

    牢门打开,麦棠扶着叶鹿走进去,黑甲兵站在牢门口守着,不动如山。

    走近,那衣筑颤抖的样子看的就更清楚了。他就好像被电着了似得,全身都在小幅度的颤抖,颤的木床都在晃动。

    这种情况着实新鲜,最起码叶鹿就没见过哪个方士有这么严重的。叶洵道行也很高,但是他即便难受也能正常的起坐或是喝水,可不似衣筑这般躺在这儿发抖。

    “衣先生,请问你现在感受如何呀?不如与我这个黄毛小儿说一说,让我也了解了解若是作孽会得到什么报应。说实话,我真的很好奇,你到底有多生不如死。不如你求求我,叫我三声姑奶奶,我就成全你,立即砍了你。”叶鹿观赏着衣筑颤抖的模样,简直心花怒放。

    麦棠瞧着,也是新奇,他定然难受的生不如死。

    衣筑不吱声,叶鹿就上前一步,抓上他的肩膀。结果一碰他,衣筑就发出压抑的哼声,那是从喉咙深处溢出来的,根本不受控制。

    小声唏嘘,叶鹿和麦棠对视一眼,随后硬生生的将衣筑的身体翻了过来。

    一瞧见他的脸,麦棠不禁拉着叶鹿后退一步,眉头皱起,“天啊,他怎么这样。”

    只见衣筑眼皮上翻,露出眼白,整张脸青黑交加,恍若死人脸。

    很明显的能看出他在抽搐,抽的眼睛都翻不过来了。

    “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这孽事果然不能做,真遭报应啊。”叶鹿连连长叹,即便她脸无血色,但可比衣筑好太多了。

    衣筑毫无反应,双手抱胸,蜷缩在那儿,专注于抽搐之中。

    “麦棠啊,这人果然不能做孽事,瞧瞧,这就是报应。就这种人死之后不下地狱,那谁下地狱啊?地狱,就是为这种人准备的。”叶鹿当真明白了一个道理,人不能做坏事啊,总是会遭报应的。

    麦棠点头,“没错,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小鹿,你可千万不能帮人作恶。”

    “我做的那些坏事加在一起也不能和他比,是不是啊,衣先生。”伸手,在他的身上捅了捅,衣筑立即又发出哼声。能听得到他咬牙切齿的声音,好像咬的牙都要碎了。

    麦棠拉着她的手,让她不要再捉弄他了,“也瞧见了,咱们走吧。”

    “今儿你就熬着吧,明儿你就解脱了,而且保证初一你也不会再难受了。”叶鹿收回手,看着衣筑那半死不活的样子,心情甚好。

    看向叶鹿,麦棠略惊讶,“明天?”

    “嗯,反正留着他也没什么用处。他不说,我也什么都看不见。既然如此,那就砍了算了。”申屠夷不想留着他,她也不同情,死了更好。

    “也好,免得整日提心吊胆。而且,也算给他主子一个警告。”麦棠点点头,这样最好。

    “希望他的主子早日升天。”叶鹿恨不得去烧香拜佛,拜托大晋太子早点死。

    “走吧。”扶着叶鹿,俩人转身离开。衣筑仍旧还在抽搐,就像得了羊癫疯一般。

    迈出牢门,叶鹿长叹口气,心情舒畅。

    蓦地,走在身边扶着她的麦棠忽然松开了她,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叶鹿一诧,看向躺在地上的麦棠,随后扭头看向她们身后的黑甲兵,“你做的?”

    那黑甲兵盯着叶鹿,只说一句,“得罪了。”

    眸子睁大,叶鹿随即后退,一边欲大喊。

    不过身后的黑甲兵速度更快,一手将叶鹿抓了回来,同时一个手刀砍在她肩头。

    叶鹿眼前发黑,随后无力的倒了下去。

    她没有晕,她有知觉,甚至听得到动静。可就是睁不开眼睛,甚至连一丝声音都发不出来。

    这黑甲兵,是内鬼,被收买了。否则,以申屠夷那般脾性,他的手下没人敢生二心。

    大概过了一会儿,叶鹿感觉有个什么东西将自己裹住了,然后便被抬了起来。

    想大喊,可是根本发不出任何的声音,甚至连一点力气都没有。

    今天十五,即便她被打晕了,可是脑子依旧是清醒的。这就是为什么方士在这一天都忍着而不选择吃药安眠,因为即便吃了,身体睡着了,脑子依旧清醒着。

    自己在移动中,叶鹿很清楚,这城主府黑甲兵无数,想把她带出去很不容易。

    不过今天申屠夷不在,黑甲兵有很大一部分定然随着他出去了,这也算是个机会。

    这个内鬼大概也计划了很久,正好今天申屠夷不在,是个好时机。

    她看得到别人,可是看不到自己,这道行有没有没啥区别。

    晃晃悠悠,叶鹿感觉自己应当是大头朝下,因为她有些想吐。

    移动着,不知移动了多久,叶鹿似乎听到了雨声。

    脸上被什么东西罩住了,呼吸也不顺畅,她感觉自己要死过去了。

    不过片刻,她只觉得自己被扔了出去,随后落在硬邦邦的地方,撞得她好疼。

    之后,她身下硬邦邦的东西开始晃动,连带着她也摇晃起来,叶鹿恍然,这是马车。

    完了,真的出府了,申屠夷不在,一时半会儿的,也不知会不会有人发现她不见了。

    还有麦棠,她虽说是被打晕了,但是后来那个内鬼有没有把她怎么样。

    由内到外,叶鹿只觉得发冷,看来她这次真的凶多吉少了。

    雨声越来越激烈,看来下得很大,轧轧的响声伴随着剧烈的摇晃,叶鹿感觉自己已经在这马车里移动了很远。

    煎熬着,叶鹿也不知过去多久,只觉得头昏脑涨,最后实在扛不住,大脑陷入昏暗之中。

    轰隆!

    叶鹿是被这巨大的雷电声惊醒的,睁开眼前,一片黑暗,所处的空间在剧烈的摇晃,掺杂着车轮轧轧以及大雨瓢泼的声音。

    一瞬间回忆起所有,叶鹿立即开始挣扎,自己也不知被什么东西包住了,结实的很。

    手脚并用,挣扎了一会儿觉得脚下一空,随即她开始将裹在身上的东西往头上推,费了一番功夫,终于从中挣脱了出来。

    果然是马车,尽避黑乎乎,可是依稀看得清楚。

    身后的车板上潮湿的,是外面的雨水流了进来,马车在飞奔,疾驰如飞。

    看了一圈,锁定了车门的位置,叶鹿立即爬过去。扶着潮湿的车壁,叶鹿稳定好身体,随后一脚踹向车门。

    然而,车门没踹开,她整个人一**坐在了车板上。

    忍不住骂脏话,随后翻身奔向车窗。费力的推开,扑面而来的就是雨水,喷了叶鹿一脸。

    半闭着眼睛,叶鹿双手抓住车窗两侧,手指头却摸到了铁条。

    仔细一看,果然,这车子外面钉了铁条,这不是马车,这是个笼子。

    “救命啊!”放声大喊,叶鹿的声音不比外面的大雨小。

    然而,什么回应都没得到,马车依旧在疾驰,大雨依旧在下,电闪雷鸣也依旧在继续。

    漆黑的,鉴于此时她已不再难受,现在应该已过了凌晨。

    一天过去了,申屠夷也应该回府了,也应当发现她不见了。

    坐在那儿,打开的窗子雨水飞溅,她被困在这笼子里,逃无可逃。

    心凉彻骨,若是她真的被抓去续命,她该怎么办?乖乖的任他们摆布么?

    恐惧占据她的大脑,但是不甘也并存,她绝不要乖乖的任他们摆布,她要反抗。

    想要她的命来续命,想得美。

    先不说她肩膀上有个纹刺,即便他们想到了法子,她也不能让他们如愿。上辈子短命,大不了这辈子也短命,她结果了自己,让他们什么都得不到。

    结果自己,叶鹿咬紧了牙根,即便有些怕,但她也能做到。

    电闪雷鸣,渐渐地雨势小了,它们也都停歇了。漆黑的天地间只剩下马蹄飞奔与车轮轧轧的声音,震耳欲聋。

    而且因为雨声小了,马蹄声也清楚了许多,叶鹿能听得到,这前前后后不下十几匹马。

    人多势众,她即便从这笼子里逃出去,也不见得能跑多远。

    衣裙被飞溅进来的雨水弄得潮湿,叶鹿靠在那里毫无所觉,脑子里是各种自我了结的画面,她相信自己能做到。

    两辈子了,都短命,不过见识了这么多,似乎也无憾了。

    即便如此想,心底里似乎仍旧有些遗憾,那个遗憾,大概就是申屠夷了。

    想起他的样子,叶鹿鼻子微酸,看来注定无缘了。

    马车在飞奔,叶鹿也不知这是哪条道路,一切都是漆黑的,毫无方向感。

    抱着双膝,叶鹿望着外面,有铁条阻挡,这漆黑的也都是可望不可及。

    天色逐渐转亮,山峦进入视线当中,这是哪条道叶鹿不知道,但绝对不是官道。

    官道平坦且宽,这条路狭窄,而且不时的磕磕绊绊,这绝不是官道。

    大晋与铁城是最近的,仅隔一条江,不知这帮人是不是要越江回大晋。

    铁城那里有朱家的兵马在守卫巡视,想要通过也不容易,叶鹿闭上眼睛,希望自己会被发现。

    山林茂盛,这路就在山之间,估计若是不注意,也根本不会发现这里还有一条路。

    树木上都是水,昨夜的雨太大,以至于这山里的路也不太好走。

    叶鹿至始至终开着窗子,也没人来命令她把窗子关上,他们只顾着赶路,甚至连说话声都没有。

    在山中穿梭,大概上午时分,马车停了下来。

    叶鹿立即往外看,隐约的看到前面有人马,大概是他们的同伙碰头。

    蓦地,窗外一个人出现,他骑着马,看起来很是得意。

    是衣筑,他也跑出来了!

    隔着铁窗,叶鹿瞪视着他,恨不得马上冲出去咬死他。

    “黄毛小儿,如今风水轮流转,心情如何?”昨日他还在囚牢之中,今日便轮换了。

    “别得意的太早,很快就会有人来救我的。而且,你会被再次抓住,这次可不会那么幸运了,你的头会马上离开你的脖子。”叶鹿嗓子微哑,但不阻碍她呛声。

    “这次,你会被直接送到主子那里。为主子续命,你也会感到荣幸的。”看着叶鹿,衣筑信心满满,就好像他已经看见了。

    “吹牛谁不会?你我都是这一座山上的狐狸,谁也看不透谁。你无非能看透我是九命人,我还能看透你不得好死呢。”叶鹿心下自是恐慌,等死的感觉没人能了解。不过,她嘴上依旧不讨饶。

    “暂且嘴硬,若不是主子一心要完好无损的你,我还真想把你的嘴缝上。”衣筑的言语岂是恶毒,而是十分阴狠。

    “看来,我还得谢谢你的主子。怎么,听我说话是不是很生气呀?哎呀,我就喜欢看你这很生气又对我无可奈何的样子。老东西,你肯定得下地狱,阎王爷在等着你呢。”叶鹿弯起眉眼,打嘴仗,她毫不示弱。

    衣筑的脸褶皱横生,那眸子却蕴满阴狠,看着叶鹿那得意的模样,他冷哼一声,随后调转马头走开。

    “呸!”啐一口,叶鹿咬紧牙根,老东西。

    不知他们碰头干什么,不一会儿,再次启程,不过衣筑那老东西已经不见了。

    透着铁窗看着外面,叶鹿猜测着这到底是哪里,不知会不会碰到巡逻的兵马。

    晌午过去,天空依旧阴沉,太阳没出来,但是也没有继续下雨。

    马车较颠簸,叶鹿坐在里面也很是不适。不过和即将丢掉性命相比,这不适根本不算什么。

    远远地,一片险峰连绵,看起来有那么点儿眼熟。

    叶鹿看着,蓦地知道这是哪儿了,那险峰之间有一条官道,通往铁城。

    就是在那条官道上,他们遇到了一群人,当时那杀破狼也在,她也险些被他骗走。

    后来她和申屠夷跳下了深崖,还在那深崖下的一个山洞里捡到了黄金。

    黄金被申屠夷拿走熔了,但是她直至现在也没看到熔成了什么样子。

    咬唇,叶鹿不禁叹息,原来已经到这儿了,这些人的速度还真是快,一天一夜的时间,居然快到铁城了。

    望着那片险峰,忽远忽近的,在山林之中转圈,也不知他们走的是什么路。

    下午了,居然还在这片山中,那些险峰其实挺远的,但是它们高,到现在叶鹿也能看得到。

    蓦地,几座险峰之间,依稀的有什么东西在移动。叶鹿眯起眼睛往那边看,半晌后确定自己没有眼花,的确是有东西在移动。

    看那颜色,和移动的形态,那应当是军旗。

    军旗?

    叶鹿立即眼睛一亮,“救命啊!”

    扯开嗓子大喊,她的声音传出去很远,惊得附近林中的鸟儿都飞了起来。

    不过,她这声音即便再大,也无法传到遥远的险峰之间。

    “救命啊!”接着喊,声音太大,以至于她喊破了音。

    “老实点儿。”后面有人骑马赶过来,手中的长剑带着剑鞘敲在窗户外的铁条上,震得叶鹿不得不后退。

    “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接连大喊,叶鹿才不听,惊得这附近鸟儿扑棱棱的皆飞走。

    “闭嘴!”外面的人拿着剑再次敲在铁条上,凶神恶煞。

    叶鹿才不怕,躲在最里面,冷哼一声,之后继续喊。

    外面的人似乎也发现了险峰之间的官道上有人,不过他们并不在意,因为实在是太远了。

    即便叶鹿在这里将嗓子喊破,那边也绝不会听到。

    喊得嗓子疼,叶鹿最后也蔫了,除非她给自己安上个喇叭,否则她的声音传不出去多远。

    绕过一片密林,那边的险峰就看不见了,叶鹿看着窗外,一边无声的叹息。

    然而,就在叶鹿叹息间,外面的马蹄声却开始杂乱了起来。

    奔到窗边,叶鹿往外看,发现后面的人马调转马头,朝着后面严阵以待。

    而前方的人马则加快了速度,连带着马车更快的驶离。

    见此,叶鹿立即重燃希望,“救命啊!救命啊!大晋的贼人在这里,救命啊!”狂喊,她也忽然发现原来自己的肺活量这么好。

    马车疾奔,道路不平,颠簸的叶鹿一**滑到了另一侧,又一拐,她又滑到了另一边,撞得她后腰疼。

    “救命、、、、哎呦!”一句话喊出来一半儿,叶鹿再次被甩到一头,头撞到车壁上,头晕眼花。

    车马疾奔,却不阻碍一些声音传来,乒乒乓乓,刀剑相撞之声穿越林海,清楚的传进耳朵里。

    心下振奋,叶鹿费劲的抓住窗口的铁条,稳定自己的身体,一边大喊救命。

    马车狂奔,她下半身随着车马甩来甩去,她抓着铁条的手一阵疼痛。

    “救命啊!”颠簸的喊出这句话,叶鹿再次被甩到一角,撞得她骨头都要碎了。

    张开手,手心已被粗糙的铁条磨破流血,叶鹿暗咒一声,随后想继续攀爬到窗口去求救。

    可谁知,她刚刚一动,马车却整个翻了起来。叶鹿眼瞅着那铁条的窗户变成了车顶,最后又朝着另一侧翻了过去。

    她整个人在马车里一个一百八十度的翻滚,随后趴在了取代车板位置的车顶上。

    大脑短暂空白,耳朵里亦是轰鸣一片,待得回过神儿,听到的便是打杀声。

    这是她第二次经历这种事儿,第一次经历时,当时她并未害怕。却在之后想起来时才开始害怕,每次想,都以害怕结尾。

    此时此刻,她倒是也没怕,反而觉得得救了。

    不过,得救这个想法也只是一瞬间,随后她就听到头顶一声巨响。扭头往上看,那车板被劈开一条缝,下一刻一把刀再次砍下来,又劈开了一些,连带着木头渣滓落了她一身。

    “下面有活人!”赶紧往旁边挪,叶鹿生怕再一刀下来直接砍在她身上。

    三下五除二,外面砍马车的人好似力气十分大,眨眼间将车底砍了个大洞。

    不过也着实聪明,这马车四圈都是铁条,唯独这车底没有,从这里砍,轻松极了。

    “叶姑娘,你没事吧?”一张熟悉的脸从车底那大洞中露出来,叶鹿扭头一看,居然是蔡康。

    “蔡将军。”一瞧见熟人,叶鹿立即满心激动,赶紧爬起来。

    蔡康伸手拽住她,轻松的便将她从那被砍开的大洞里拽了出来。

    外面,黑甲兵与那些大晋人打成一团,蔡康护着叶鹿,一边紧盯着他们,自是焦急。

    叶鹿扭头四处看,随后便瞧见了一个熟悉的人正朝着这边掠来。

    “我在这儿。”跳脚,叶鹿朝着他挥手。

    那人自是看见了她,眨眼间掠至眼前,恍若流箭一般。

    抓住叶鹿的手,申屠夷上下看了她一通,尽避没缺胳膊没少腿儿,可是没一处完好的。

    “吓死我了,你终于找到我了。”一把抱住申屠夷,叶鹿激动万分,那时她都想了结自己了。

    “没事就好。”申屠夷单手揽住她,面色阴沉,看起来极是慑人。

    “我没事,小命还在。”脸埋在他怀里,嗅着他身上的气味儿,叶鹿全身的汗毛都随着放松了。有申屠夷在,她就不怕了。

    那边战况已进入尾声,黑甲兵众多,即便用人肉战术,也足以将对方碾压。

    就在这时,破空之音进入耳朵,那边提刀指挥的蔡康以及拥着叶鹿的申屠夷同时看向声音来处。

    蔡康随即一惊,“城主小心。”

    申屠夷揽着叶鹿快速闪身,一把短刃顺着他们刚刚所在的位置飞过,直直的插进树干之中。

    然而,这边申屠夷闪身而过,又一把短刃朝着他怀中的叶鹿而来,速度之快,让人躲闪不及。

    后退一步,申屠夷落在叶鹿后腰的手向上滑,护在她的背心。也就在那一瞬间,短刃插进他的手背,贯穿,扎进了叶鹿的皮肉里。

    “好疼!”趴在申屠夷怀中,叶鹿随即痛呼一声,她的后背。

    蔡康提刀跳过来,挡在申屠夷与叶鹿身前,那边黑甲兵快速集结,将他们二人护了起来。

    另一拨人朝着短刃飞来处掠去,这一切,皆在一瞬间发生,让人始料未及。

    “城主,你的手?”蔡康转身看向叶鹿的后背处,申屠夷的手背上,那把短刃插在上面,血顺着短刃入肉处往下流,全部掉落在叶鹿的衣服上。

    “没事。”淡淡的说了一声,申屠夷随即动了动自己的手,眉峰微蹙,疼痛难忍。

    “申屠夷,你的手怎么了?”趴在他怀中不敢动,但叶鹿差不多已猜测到发生了什么。

    “你别动,忍着点儿。”申屠夷淡声安慰,随后手腕用力,离开了叶鹿的背心。

    叶鹿哼了一声,她后背炙热,感觉到自己流血了。

    松开他的腰,叶鹿扭身看向申屠夷的手,不禁一惊,“你的手、、、”那短刃贯穿了他的手掌,刀柄在手背,刀尖却在手心,而且刀尖出来很长一段,那就是刚刚扎进她后背的那部分。

    后背的疼似乎已经没什么知觉了,叶鹿抓住申屠夷的手臂,可是又不知该怎么弄。

    扫了叶鹿一眼,申屠夷面无表情,随即自己动手,将那短刃拔了出来。

    血流的更多,叶鹿急忙的翻出自己衣服里的丝绢,包在他的手上。

    不过并不怎么管用,鲜红的血透过了丝绢,将它换了个颜色。

    用力的捏住,叶鹿仰头看了一眼申屠夷,他微微皱眉,但并没有特别的表情。可是他能皱眉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他很疼。

    “城主,您带叶姑娘尽快撤离,这里由属下清理。”战况已平息,唯独刚刚暗处放刀的人还需要再追,这些蔡康完全能自己处理。

    “交给你了,我们走。”申屠夷看了一眼刚刚短刃飞来的地方,随后带着叶鹿快速离开。

    叶鹿一直抓着申屠夷的手,用上很大的力气给他止血。似乎心急某些事情,她连自己的疼痛都忘了。她后背的衣服上都是血,除了申屠夷的,还有她自己的。

    黑甲兵将这附近的山林都围了起来,一部分人马快速撤离,眨眼间便消失在山林之间。

    山林的另一侧,树木茂盛,几个黑影四散分开,恍若蝙蝠一般,与山林融为一体,没了踪影。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