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070、杀一儆百

娇妻之摸骨神算 070、杀一儆百

作者 : 侧耳听风
    烈日当头,正午没到,天地便如此炙热。

    街上更是人声鼎沸,热闹堪比盛大节日。

    会有这么多的百姓聚集,并不是因为节日亦或是大喜事,而是申屠城出了叛徒。

    这出叛徒的事情已经很多年没有了,在申屠夷初初坐上城主之位时,曾出现过。不过,最后以灭族为终结,自那以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

    申屠夷冷血铁腕,没有谁有这个胆子,一人背叛,那承受的是灭族之灾。

    这么多年过去了,如今又出了叛徒,而且出自城主申屠夷的左右手,黑甲兵之中。

    如此大事,怎能让百姓无视,无论大人小孩,皆走出家门,观看对叛徒的惩戒。

    街上人声鼎沸,城主府却十分清净,即便黑甲兵无数,但几乎无声。

    毗邻申屠夷居所的一个小楼,隔着金树金花,完全能畅通无阻的相望。

    叶鹿和麦棠现在住在这里,不用再挤在丫鬟居住的小院儿了。

    此时此刻,楼里仅有叶鹿一个人,麦棠出去了。

    她的手掌有些擦伤,不过已经都愈合了,只是有些地方结的痂还没掉。

    看着自己的手,叶鹿思绪却飘出去很远。今天要惩罚那个叛徒,具体如何惩罚叶鹿不知道,但想来不会轻罚。

    申屠夷的确是铁腕,而且这种叛徒,他是不会放过的。于大街上斩杀,干净利落的赏赐一刀,那都能说申屠夷是发了善心。

    不过,他势必要杀一儆百,是不会那么干脆的让叛徒死的。

    “叶姑娘。”蓦地,声音入耳,叶鹿回神儿,随后抬头看向门口。

    大厅门口,姬先生站在那儿,笑容满面。

    “姬先生,请进。”弯起眉眼,叶鹿起身邀请。

    走进来,姬先生一边道:“麦棠姑娘也去看热闹了?”

    “大概是吧,她现在和蔡将军走的挺近的。她跟着蔡康出去,能站在第一现场看惩罚犯人。”叶鹿反倒觉得麦棠也并非是为了看热闹。

    “蔡将军与麦棠姑娘,倒是般配。”姬先生听出叶鹿的言外之意。

    叶鹿笑,“这事儿姬先生还是先不要乱说,依我看,他们俩一时半会儿的成不了。”

    “叶姑娘何出此言?”姬先生来了兴致,倒是想听听。

    转了转眼睛,叶鹿请姬先生坐下,一边道:“麦棠这人呢,脾气执拗,而且她绝不是闺中碧玉,什么温柔贤淑和她完全不沾边儿。而蔡康呢,显然脾气更暴躁,除了申屠夷,我觉着他谁也不服。像他们俩这种性格的,需要磨合,天长日久的磨合。若是时间不够,一点火苗儿就能炸了。”除非俩人铁了心的这辈子在一起,不管怎么吵闹也不分开。否则,定然半路夭折。

    姬先生满目笑意的听她说,似乎也觉得有些道理。

    “那不知,姑娘觉得城主是什么样的人?”认真讨教似得,姬先生问到了申屠夷。

    叶鹿看着他,不禁眯起眼睛,似笑非笑,“姬先生,你德高望重的,这么拐弯抹角说话可不适合你。”他想问的,怕不是这个。

    姬先生轻轻摇头,笑道:“或许是在下多管闲事了,不过,若是有姑娘一直在城主身边,倒也是美事。”申屠夷是天煞孤星,身边什么人都没有,但凡有亲近的,皆死于非命。

    而姬先生觉得叶鹿简直就是老天赏赐的,自身便是九命人。这么多次,她无非是一些小伤小痛,姬先生认为申屠夷不会再影响她太多。

    这话头听着就别有用意,叶鹿看着姬先生那笑眯眯的样子,缓缓点头道:“姬先生,你是打算说媒么?其实你在我这儿说没什么用,关键你得看你们城主怎么想。”

    “城主为姑娘做了这么多,难道姑娘不知道城主的用意么?姑娘以前也说过,城主无利不起早,其实这话倒是也没错。在姑娘这儿,城主可得到了什么利益?”这些事情,其实只要一细想就明白了。

    姬先生了解申屠夷,这么多年,他的行事风格,不用他说他便知道用意如何。而叶鹿就是例外,他在她身上不止没得到利益,反而得到了一大堆的麻烦。

    这除了真心所致,便也没有其他的答案了。

    叶鹿想了想,随后倾身小声道:“这事儿吧,我连麦棠都没说过,姬先生也不要外传。其实,我正在追求你们城主,不过他还没同意呢。”

    姬先生果然被震住了,将近一分钟后才缓过神儿来,“真的?”这、、、颠倒了吧?

    “我那时说要以身相许报答他的大恩大德,不过他没同意,而且一副很嫌弃我的样子。不过那天我跟他说要追求他,他也没说不同意。唉,你们城主装清高,那就清高好了,随他高兴。反正日子长着呢,我不着急。”叶鹿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有纯汉子的气度风采。

    “都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在叶姑娘这儿,反倒变成了淑女好逑。”姬先生不乏佩服之意。

    “落花有意,其实流水也有情。只不过,这个流水他别扭的很,需要时间。”叶鹿满目自信,想起申屠夷的样子来,她就不禁想笑。

    姬先生点头,确认叶鹿所说属实,他相信申屠夷的心里的确是别扭的。

    他是天煞孤星,没人能理解他内心的感受。和靠近关心并存的是伤害,长年累月,兴许申屠夷已经忘了如何向他人靠近了。

    “在下仅代表自己,希望叶姑娘不要放弃。”姬先生这话很是真诚。

    缓缓眨眼,叶鹿反倒觉得姬先生在向自己委托似得。

    “反正我现在是不会放弃,姬先生放心吧。若真有放弃的那一天,我会提前告诉你的。”叶鹿倒是不知如何会让自己放弃,反正她现在没打算放弃。

    姬先生连连点头,叶鹿能说这番话,他就放心了。

    “今天姬先生过来就是向我推销申屠夷的?”倒是没想到,姬先生如此关心申屠夷。

    “在下只是不想叶姑娘再继续误会城主。”姬先生这话,说的有些奇怪。

    “误会?我没什么可误会的,申屠夷是什么样的人,我心里还是有谱的。”叶鹿摇头,她可不会无缘无故的误会他。

    此话一出,姬先生看起来很是放心的模样。

    其实姬先生所说的误会,叶鹿现在还没有弄清楚,待正午过半,麦棠从外面回来后,她才明白姬先生所说的误会到底是什么。

    麦棠的脸色不是很好,在桌边坐下,她灌了自己一杯水后,才缓过神儿来。

    叶鹿看着她,澄澈的眸子几许探寻,“傻了?”

    麦棠看过来,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只是从没见过法场是什么样子,今儿终于见识了,又觉得不太舒服。”

    “所以我说让你别去看的嘛!”叶鹿恍然,法场定然不能随意看,不止阴气极盛,更汇聚一城刑杀,还是少去那地方的好。

    “若不是去看,我也不会知道申屠夷如此心狠手辣。”麦棠看着她,小声道。

    缓缓眨眼,叶鹿哼了哼,“怎么就心狠手辣了?既然背叛,那就得承担后果。若不是申屠夷追得快,你现在可没机会在我面前说他心狠手辣了。”

    “我不知这个意思,瞧把你气的。敢背叛,就得接受惩罚,而且杀一儆百是必须的,否则以后任何人都胆敢背叛,咱们的处境就更危险。只不过,手法的确残忍,把整座城的人都镇住了。”麦棠说的是手法,她只是没想到会这样。

    “如何残忍?最多便是满门抄斩,但这样的确能起到震慑的作用。背叛的成本低,得到的惩罚力度也不够,往后人人都会背叛。就算我有九十条命,也不够丢的。”叶鹿还是偏向申屠夷,不管他多狠,都是有理由的。

    麦棠点点头,叶鹿说的是对的,“你知道么,一个人背叛,连累的可是三族。而且,其中还有两个十几岁的孩子,都杀了!小孩儿绞死,其余人腰斩。那个把我打晕把你带出城主府的黑甲兵得到了‘特别照顾’,在肚脐以下被斩断,他活活的爬了两刻钟才咽气儿。肠子什么的都留在外面,随着他爬过的地方都是血。我的天啊,我现在想起来都头皮发麻。”麦棠不禁缩起肩膀,当时在场的人无不受到了惊吓。

    叶鹿听着,的确是没想到会这样。

    深吸口气,站起身,叶鹿走到窗边的软榻上盘膝坐了起来。

    无声默念,她神情严肃。

    麦棠看着她,不禁叹口气,“你现在给他们念往生咒也没什么用,必然怨气冲天。”

    “我没给他们念,我在给申屠夷念,护他百毒不侵。”叶鹿哼了哼,即便如此,她也不认为申屠夷做错了。

    麦棠有片刻无言,不过却不可否认叶鹿的做法不对。立场不同,并且事关生死,也就无法仁慈了。

    叛徒被斩杀,并且连累三族亲友,震慑的是全城。

    街头巷尾的,人们在议论此事,却不敢大声。没人敢说申屠夷做的不对,既然背叛,就得承受后果。

    是夜,申屠夷到访,并且拿着药膏纱布,摆明了要某个人给他换药。

    麦棠自动的上楼回房间,其实有些事情已经不用明说了,单是看一眼就明白怎么回事儿。

    他坐在靠窗的软榻上,脊背挺得直,恍若青松,风雨无惧。

    叶鹿站在他面前,抓着他的手,将他手上的纱布一层一层的解下来。

    灯火明亮,他手上的伤口看的也清楚,叶鹿仔细的观察了一番,随后摇头道:“我又不是大夫,也看不出来恢复的好不好。你应该让大夫给你换药,这样就能让他查看一下里面的愈合情况了。”

    “因你而伤,你做这些不是应该的么?”申屠夷言语淡淡,面上也没什么情绪。

    挑眉,叶鹿无言,“我又没说我不做,只是怕耽误你恢复嘛!你要是不怕的话,那我就不说了,以后天天给你换药。城主大人,你说成不?”态度良好,再配上她那甜美的小脸儿,讨喜的很。

    申屠夷似乎还满意,“继续。”

    眉眼弯弯,叶鹿拿过药膏小心的涂在他的手心手背上,尽避看起来挺疼的,不过申屠夷始终没有任何反应,就好像不是他的手一样。

    涂好了药膏,又拿过干净的纱布,一层一层,开始包扎。

    “疼么?”不敢包扎的太紧,免得弄疼他。

    “不疼。”申屠夷似乎永远都是这一种回答。

    “申屠城主,你知道什么叫硬汉么?”看着他,叶鹿眸子澄澈,满载笑意。

    “在说我?”看着她,申屠夷眸色微柔。

    “没错,就是你!其实你就算是说疼的话,也没人会笑话你,肯定疼啊。我背上的伤口到现在还不能碰呢,我每天都说疼,也没人笑话我。”反而因为她说疼,麦棠着急的跟什么似得。

    “你说出来之后可不疼了?”申屠夷薄唇微抿,问道。

    一诧,叶鹿摇头,“那倒没有,还疼。”

    “既然说出来也解不了疼痛,多说无益。”若是说出来就不疼了,他倒是可以试试。

    “你的思路真是奇怪,我不是男人,也不了解。不过,我还是一样佩服你,硬汉!”说着,她抬手拍在他肩膀,硬邦邦的,震得她手心发麻。

    申屠夷看了一眼她的手,几不可微的扬眉,“骚扰我是什么罪名,你还记得么?”

    “记得呀!不过,即便你把我关起来,我该占便宜还是得占嘛!”说着,她又伸出手指头戳了戳他的肩膀,真硬。

    “流氓到你这个地步,也是少见。”不动声色,申屠夷看起来并未不满。

    “那也得分对谁,要是换个人,我还不稀罕呢。”叶鹿明显在调戏,她说要追求他,还真不是说说而已。

    这种话,申屠夷似乎很受用,薄唇微抿,“有理想是好事。”

    笑出声,叶鹿在他身边坐下,“既然你这么鼓励我,那我可就继续下去了。除非你真心实意的拒绝我,否则我不会放弃的。你这小清高要是很享受,我就让你享受享受,这点愿望我还是能满足的。”

    转头看着她,申屠夷缓缓抬起右手罩住了她的脸,推,她随即躺在了软榻上。

    乐不可支,叶鹿躺在那儿看着申屠夷,“心情很好是不是?既然心情这么好,不如和我说说这次震慑效果如何?你觉得,他们还有可能渗透进来么?”即便自己挡的再严实,也挡不住他们夜以继日的渗透钻空子。

    申屠夷微微蹙眉,随后道;“这世上没人不怕死,一点小小的惩戒,便足以吓退无数人。短时间内,无人能渗透。”

    “我相信,换成是我,我也不敢。”叶鹿赞同,反正她会害怕。

    “这是叛徒应得的下场。”她害怕,申屠夷面色微变,随后低声道。

    “我知道啊,既然敢背叛,就得承受应得的后果。我可没说你做得不对,反而很对。”狠归狠,可是敌人会更狠。

    闻言,申屠夷的眸子染上一抹放松,“不害怕便好。”管理几座城,并不似想象中的那般简单。

    红唇弯弯,叶鹿看着他,笑意不退。

    “对了,那不想让大晋太子活,甚至不惜派出杀手来杀我的人,可查清楚是谁了?”大晋的内部似乎也矛盾重重,争权夺势。

    “在大晋,太子独大;若说有谁能与他的势力匹敌那就只有大晋皇帝了。”申屠夷语气淡淡,说的话却让叶鹿诧异。

    “老子和儿子?还真是奇怪。按理说,这太子不应该是皇上扶持的么?”要是皇上不首肯,哪儿来的太子啊。

    “大晋太子的生母是大晋大司马雷钟的独女,掌管大晋兵马四十万。功高盖主,你说大晋皇帝会安稳么?”申屠夷看着她,眸子始终固定在她的脸上。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这外公扶持外孙是肯定的。不过,要是一心扶持那大晋皇帝也不用慌,反正是他们自家人,又没扶持别人。除非,这外公并非真心实意的扶持,而是想找个傀儡。”人的欲望是不能小看的,为了一己私利忘记祖宗的比比皆是。

    “聪明。”难得的,申屠夷夸赞了一句。

    “还真是这么回事儿?看来,这大晋太子自己过得也不太平嘛!一边想着长命,一边还得对抗自己亲爹,还得防着糊弄外公。啧啧,这种情况下还得绞尽脑汁来抓我,他可真忙。”缓缓摇头,如此一来,叶鹿反倒开心了。说不定,他忙着忙着就死了。

    “与大晋皇帝合作那是不可能的,不过,却可以利用他的杀手。”申屠夷看起来已有了法子。

    叶鹿坐起身,近距离的看着他,澄澈的眸子好似闪着光,“我等你的好消息。”

    垂眸看着近在眼前的小脸儿,申屠夷缓缓抬手捏住她的脸颊,扯,扯得变了形。

    叶鹿抓住他的手解救自己的脸,不过却没放开他的手,嬉笑道:“要答应我的追求么?”

    “想得美。”视线于她的红唇游移,申屠夷却没答应。

    叶鹿笑出声,“好吧,这个话题暂时封冻,我明儿再接着问你。”看他自己装清高似乎也上瘾了。

    没有反对,申屠夷看起来并不厌烦。

    “休息吧。”不眨眼的看了她半晌,随后申屠夷起身,便离开了。

    叶鹿坐在软榻上轻笑,这个天煞孤星,越来越有意思。

    楼梯上,麦棠不知何时站在那儿,看着叶鹿那盯着一处傻笑的样子,她缓缓摇头,“回神儿睡觉了。”

    “嗯?好。”起身,叶鹿蹦蹦哒哒的上了楼梯,走到麦棠面前,一把搂住她,拖着她回了楼上。

    被她拖进她的房间,麦棠用力从她的手中挣脱出来,“小鹿,你怎么越来越没尺寸了?你跟我说说,你那是做什么呢?”

    满眼无辜,叶鹿坐在大床上,享受着床铺的柔软,“我做什么了?”

    “少糊弄我,你说你做了什么?你是不是真的动心了,要追求申屠夷?你这胆子可是真大,他不是普通人,他是天煞孤星。”麦棠在她身边坐下,一边皱眉道。

    “我还是九命人呢,天煞孤星怎么了?”叶鹿噘起红唇,现在对她来说,天煞孤星也不算什么。

    被她这话堵得无言,麦棠叹口气,“所以,你是真的铁了心要追求他?不过,也太奇怪了,这事儿本来应该他先说才对啊!”任是谁看,那都是申屠夷在追求叶鹿。

    叶鹿耸耸肩,“他不好意思呗!所以,我就大方点儿,我追求他。”

    麦棠满眼受不了,“你才神奇,居然大言不惭的先开口追求人家,要是最后拒绝你了怎么办?”

    “拒绝就拒绝呗,我有追求的权利,他也有拒绝的权利。谁规定,我追求人家就一定得答应。要是这样的话,随便来个阿猫阿狗的追求我,我就得答应是不是?再说,你怎么就肯定他会拒绝?”叶鹿盘膝而坐,顺着自己肩侧的发丝,侃侃而谈。

    她这论调倒是也稀奇,麦棠看着她,最后缓缓摇头,“拒绝倒是不可能,只不过,你主动追求还是有点儿奇怪。向来都是男子爱美,继而三书六礼明媒正娶。尽避咱们无依无靠,无父无母,但也得尊重一下咱们才是。”

    “我的姐姐,你想的太多了。”叶鹿看着她,感到神奇。这个论调尽避是当下的主流,可是她又不是土生土长这个时代的人,根本没必要按照这里的规矩来。

    “还不是为了你好!”麦棠满眼不争气,她这个样子她也不知该说什么了。

    “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也甚是感激。只不过,我不是那种被动的人,想了就做,若是现在不做,也不知道以后能不能有机会。以我现在的处境来说,以后都是未知。”自那天被抓走,她在那笼子里天地不应,她才发觉自己的生命如此脆弱。九命人又如何,还不是控制不得。

    险些丢了命,她也才忽然发现,自己的心才是最重要的。按照自己的心走,即便有一天她丢了性命,也无憾了。

    “别瞎说,会没事的。唉,这也是好事,你表明心迹,申屠夷也会更周全的保护你。”也是有好处的,和命比起来,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这可不是交易哦。”叶鹿申明,她是发自内心的,不是为了报答,也不是为了自己的命。

    “行,我知道了!”戳她的额头,麦棠忍不住笑。

    不管是不是交易,对于麦棠来说,申屠夷能保护她,就好。

    翌日,斩杀叛徒一事的热度还没下去,就又有新消息传遍了大江南北。

    太子龙昭被废,他现在已经不是太子了。

    单单罪状便多达十条,最严重的便是贪赃牟利,勾结商贾,倒贩私盐,视齐国律法于不顾。

    百姓热议,这种事情对于百姓们来说就是乐子。动不动国之根本他们不理解,只是热议这太子立于高位还不满足,居然勾结商贾倒私盐,让人理解不了。

    而叶鹿倒是明白其中玄妙,这皇帝老子怕是被逼无奈,才最终废了龙昭,否则他才舍不得呢。

    各地城主的不满,各种施压,然后又有罪证出现,无法掩饰。最后实在没办法,只能废了龙昭以平息各地城主之愤。

    不过,不管皇帝老子乐意不乐意,这结果终归是好的。

    折腾了许久,终于有结果了,想必各地定然欢喜异常。

    尽避平时有利益冲突,不过这次各地也算众志成城,值得庆贺。

    “当真有意思,太子被废,接下来,也不知谁还能坐上那个位置。要是这人识时务,懂周旋,或许能顺利登基。若还是如这废太子一般猖狂跋扈,说不准儿各地又得联合。”麦棠一边擦拭大厅里,一边叹道。

    其实在她看来谁是太子对于各地来说都没所谓,只不过别干扰到他们就行。

    “立太子这事儿不能这么快,且等着吧!皇帝老子偏爱龙昭,一时半会儿他不会同意的。”叶鹿坐在桌边吃坚果,恍如松鼠。

    “你见过皇上是不是?不知是个什么模样。”麦棠倒是好奇,有申屠夷这种儿子,不知老子何样。

    “老糊涂呗,而且沉迷声色,不是什么好东西。”哼了哼,叶鹿对皇上完全无好感。单不说他是什么样的人,那般对待申屠夷,就注定她不会有好感。

    “那这废太子完全是效仿老子,落得如今的下场,也不足为奇。”而且,申屠夷反倒是异类了。

    “所以,这帝都需要清洗,但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唉,还是这南国好,各自消停,各自快活。”如同隔壁杨城,那杨曳的小日子过得叫一个舒爽,她都羡慕的很。

    “那倒是,城主做大,说一不二。”麦棠这话弦外有音。

    叶鹿也不争辩,吃的开心。

    转眼瞧着麦棠忙碌的背影,叶鹿红唇弯弯,蓦地,她眼前发花,看麦棠的身影都模糊了起来。

    闭上眼睛,再次睁开,刚刚的恍惚不见了,麦棠依旧在忙碌,好似她刚刚只是幻觉而已。

    叶鹿缓缓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这淤血,看来还没散干净。

    ------题外话------

    小伙伴儿们,新年将至,读者群也迎来了新年活动。

    凡粉丝值荣升秀才以上,均可获得新年礼物,礼物丰厚,不可错过。

    群号:247439531

    活动详细请看群内公告以及留言区置顶公告栏。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