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天煞孤星  040、勇斗强权(二更)

娇妻之摸骨神算 天煞孤星  040、勇斗强权(二更)

作者 : 侧耳听风
    申屠夷派人追踪了那个飞贼,然后就把消息透漏给了沙邦,想当然的,他并不是无偿的。

    撑了不过两天,沙邦就派人过来了,而且还送来了一小箱子的银票。

    申屠夷打开箱子查验,叶鹿就在旁边瞧着,眼珠子几乎飞出去了,这些钱,都是利用她挣来的。

    这厮果然财迷,而且想要挣钱基本没有落空,指哪儿打哪儿,财运旺得不是一点点。

    不过,他发财利用了她,她就不爽了,而且还不分给她一分一毫!

    钱到手,申屠夷就很大方的将那飞贼的消息告诉了沙邦,这种交易,稳赚不赔。

    盯着那个装满了银票的小箱子,叶鹿很是不平衡。

    即便说好了他们互惠互利,可是那么多钱,一点点都不分给她,实在过分。

    眼看着申屠夷在与姬先生说话,叶鹿悄悄地伸手,在麦棠不赞同的视线中,她缓缓地摸到了那小箱子上。

    只要把盖子撬开,她就能瞧见银票了,幸运的话,顺一张也是行的。

    葱白的手指十分灵活,微微用力,她就要撬开盖子了。

    然而,就在那盖子被掀起一些时,叶鹿手腕一紧,抬头,申屠夷正盯着她。

    他抓着她的手,面色无波,不过很显然他捉赃捉了个现行。

    眉眼弯弯,叶鹿笑起来,甜美如蜜,“我看这小箱子挺精致的,哈哈,我摸摸看是什么材料做的。”

    麦棠摇头叹气,就知道会这样。

    姬先生笑看着叶鹿,大概这世上再也没人能说谎也说的这般可爱。

    抓着叶鹿的手腕,申屠夷缓缓的用力,叶鹿双脚用力踩住地面,撅**抗衡,但是没有丝毫作用。

    踉跄两步,叶鹿被申屠夷拽了过去,她保持着笑脸儿,一边用另一只手去摸小箱子。

    申屠夷手臂一动,下一刻,叶鹿那只手也被抓住了。

    两只手被扣在一起,申屠夷手臂向上,叶鹿便不受控制的踮起脚来。

    “哎哎,疼!我就是开玩笑嘛,你干嘛那么认真。”两只手被他一手控制,叶鹿踮起脚尖在原地蹦跶,手臂要脱离身体了。

    幽深的眸子深不见底,申屠夷提着她,一边盯着她的小脸儿,大概是真的疼了,如花朵似得笑也不见了。

    “喜欢钱胜过自己的命?”淡淡开口,申屠夷问道。

    “谁说的?我就是好奇嘛!好了好了,我以后不好奇了还不行么?”两只脚不断的踮着,叶鹿好似热锅上的蚂蚁。

    “再有下次,不管你得手与否,都按偷窃处置。”从那薄唇里吐出的字句也很无情,想让申屠夷定罪也很简单。

    “我就是摸一摸,那也算意图偷窃?”不乐意,她顺不走摸一摸过过瘾还不行了?

    “没错。”申屠夷理所当然道,他的东西,别人休想碰。

    看他那六亲不认软硬不吃的模样,叶鹿不禁气愤,因为她,他才能赚来这些钱,没有谢谢就算了,现在还这么对她。

    蓦地,她直接低头,然后如同老牛似得,砰的一声撞到了申屠夷的胸前。

    顶着他的胸口不挪开,一边叫嚣,“我摸你了,是不是代表我要偷你呀?把我抓起来吧,关到大牢里去!老娘我还不伺候了呢,摸你摸你。”用脑袋顶他,没有手她可以用头‘摸’。

    一旁,麦棠和姬先生全程观战,此时此刻也尽是无语,虽说勇斗强权是一种精神,但是眼下这算什么?这属于骚扰了吧!

    被‘摸’的人显然更无言,稳如青松,申屠夷站在原地,一手提着她的两条手臂,垂眸看着顶着自己的人,有那么片刻他是愣住的。

    手上用力,耍赖的人被整个提了起来,叶鹿抬头,正好与申屠夷对视,她龇牙,作势要咬人。

    “小疯子,你是狗么?”她那个模样,即便疯疯癫癫,但是仍旧甜美可爱,根本让人气不起来。

    “汪!我要是狗肯定第一个咬死你。”两条手臂要折了,叶鹿一边踢腿一边学狗叫,凶神恶煞的。

    笑声响起,姬先生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音,随后他边笑边摇头的转身走开。

    看着她,申屠夷的脸庞若有似无的变得柔和,他煞气重,即便面上有变化,也尽数被那浓重的煞气所掩盖。

    缓缓收了力气,叶鹿的两只脚也落地了,不过她依旧瞪着眼睛,自认为不输气场。

    放开了她的左手,但却没松开她的右手,申屠夷慢慢的将她的右手拿到面前。

    拇指移开,她手腕上一条细长的痂进入视线当中。

    就好似被细铁丝划开过一样,那痂极细,看起来应该有两天了。

    “怎么弄的?”很长一条,大概覆盖了她的手腕。

    看了一眼,叶鹿摇头,“不知道,我也是前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才看见的。”不疼不痒,所以她也很晚才瞧见。

    跟在申屠夷身边,受伤倒霉她已经习惯了,所以也没在意。说不定什么时候划破了,只是划破了一层皮,并无感觉。

    “如你这般疯疯癫癫,不受伤才怪。既然号称以这双手打天下,那便保护好了。不然,下次你再偷窃,我便直接把它们剁了。”淡淡的说完,申屠夷便放开了她的手。随后绕过她,拿起那装满银票的小箱子,离开了。

    看着自己的手,叶鹿缓缓扭头看向申屠夷离开的方向,蓦地吐出舌头做了个鬼脸。

    “又差点被送进大牢,舒服了?”麦棠很是不明白,既然斗不过申屠夷,就不要再招惹他就好了嘛。干嘛还要三番四次的‘起义’,然后就被惨虐一番。

    “哼,我早晚偷一张出来。”不服气是真的,别的没有,勇气很多。

    “然后你就可以在他的大牢里一直等死了。”很显然,申屠夷的东西最好别动,他扔了也别捡。

    “那天他跟我说互惠互利,我当时答应了。可是今天忽然发现,我吃大亏了。你说我要是在外面给人家算命,我一天能赚多少钱?在这儿和他互惠互利,然后我还得不到一分钱。”主要是不甘心,凭什么他赚的盆满钵满,她只能眼巴巴的看着。

    “那你当时为什么要答应?”麦棠挑眉看着她,脑袋瓜一向灵活,答应的时候为什么不多想想。

    “不知道,他说完我就答应了。我猜,我大概是被他的美色迷惑了。”暗自猜测,估计是这样。

    “美色?你在他身上能看到美色?”麦棠难以置信,她只看到煞气了,逼得她连抬头看他都费劲。

    “当然,你看不见?尽避他是天煞孤星,但长得好也是事实。而且,比杨曳那个桃花精美多了。”杨曳还号称南国美男子,她只看到他满身桃花了。

    麦棠无言以对,申屠夷的脸,她还真没太仔细的看过。

    但若是说和杨曳比美,麦棠觉得未必比得过,杨曳是美男子,那是整个南国公认的。

    “算了,咱俩审美不一样,你审美扭曲,讨论美色也讨论不出结果来。走,回去睡觉,也不分我钱,我不干活。”说着,她扭身往楼梯走。

    结果刚走了两步,她就莫名的左脚绊右脚,砰的一声趴在了地上。

    麦棠要抓她的手伸到一半,随后缓缓收回,“说我审美扭曲,得报应了吧!”

    “哎呦,我的膝盖呀!”撑着地板爬起来,叶鹿弯身揉自己的膝盖,一边暗骂申屠夷。她这般倒霉,动不动的就跌倒受伤,都是因为他,天煞孤星,果然是天煞孤星。

    队伍再次启程,走的路线依旧是衣筑所走的路线,不过却是返回的路线。

    这衣筑谁知道在搞什么鬼,在于川二城转悠了一圈,然后就又朝着铁朱二城的方向游移,没人知道他到底要干嘛。

    申屠夷也不急着抓他,毕竟他要钓大鱼。

    叶鹿虽怕和衣筑正面碰上,但是有申屠夷这个天煞孤星在,倒是可以稍稍安心。

    进入朱城的地界,朱城的兵士时常入眼,他们很是不一样。

    这朱家祖上便是兵马大元帅,训练出来的兵自然质量高。

    进入朱城,这城历史感厚重,自开国起,朱城便屹立存在,如今已几百年之久。

    街上的青石砖也因为年头太久而留下许多的痕迹,最显眼的要属车辙印儿,印在青石砖上,据说这是以前运送兵器的车马留下来的。

    城内繁华,商铺林立,于一家酒楼前停下来,叶鹿坐在马车门口,等着申屠夷先出去。

    他是天煞孤星,她要走在他身后,这样才能挡住自己。

    暗色的人影起身,他个子高,在马车里无法站直。但步伐大,几乎两步就能走出马车。

    一步,两步,他便到了眼前。

    叶鹿直视前方,坐在那里腰板挺得直。

    随着申屠夷到了自己眼前,她忽的伸出脚,很准的横在了申屠夷马上要抬起的那只脚前面。

    脚抬起,然后绊在了叶鹿的腿上,申屠夷身体前倾,却在中途忽然转向,直接压向在偷笑的叶鹿。

    马车发出砰的一声,外面整理的便衣黑甲兵各自动作一顿,然后看向马车。

    门窗紧闭,不知里面发生了什么,不过只是响了一声,接下来就没动静了。

    马车里,叶鹿整个后背都贴在了车壁上,眼睛睁得大大的盯着悬在自己眼前的人。他一手擦着她耳边撑着车壁,脸距离她不过毫厘。

    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他不眨眼的盯着她,叶鹿屏息,后颈的汗毛根根倒竖。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