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天煞孤星  039、摆正(一更)

娇妻之摸骨神算 天煞孤星  039、摆正(一更)

作者 : 侧耳听风
    连夜出城,叶鹿坐在马车里,她这个犯人,现在还得跟着城主四处跑。

    麦棠并没有进来,她和驾车的便衣黑甲兵坐在外面的车辕上,在她看来,那儿要比马车里舒坦多了。

    叶鹿倒是也想试试外面的车辕呢,奈何她咬了舌头,直至现在仍旧很不舒服,嘴巴不敢闭严。

    申屠夷正襟危坐,他一向都是这样,好似就没有放松下来的时候。

    马车里一角挂着精致的琉灯,使得这马车里也幽幽的,看着他,整个人也显得几分朦胧。

    叶鹿自上了马车开始便龇牙咧嘴的,申屠夷想当做看不见也不可能。眉峰微蹙,他看着她,眼神儿极具压迫力。

    “别那么瞪着我,你下午从我房间离开后我就咬舌头了,不信你看。”仰脸张嘴给他看,证明自己没说谎,而且她倒霉和他脱不开关系。

    &amp}.{}小脸儿甜美白皙,红唇娇艳,即便此时几分憨态,可又极其生动。

    申屠夷看着她,随后淡淡道:“服侍我时间最长的一个嬷嬷,她就是在啃鸡骨头的时候不小心咬了舌头,然后便死了。”

    他的话进入耳朵,叶鹿不禁睁大了眼睛,看着他,“时间最长,是多长啊?”

    “两年。”申屠夷没什么表情,可是听起来却有那么一丢丢的伤人。

    “那,你一共有过几个嬷嬷?”从小到大,凡是和他亲近的,大概都不会有好下场。

    “十几个吧。”申屠夷回答的云淡风轻,似乎已经记不清了。

    “她们、、、都死了?”看着他,叶鹿反倒觉得有点可怜他。

    “差不多吧,不是突发意外,就是得了不治之症。”说起来轻松,可是听起来却像魔咒。

    不知该说些什么,这些叶鹿都想象的到,天煞孤星,就是这样的。

    看着他,那冷峻的脸庞此时看起来蒙上了一层孤独,即便刚挺,可仍旧敌不过那股孤独。

    车轮轧轧,马车里一时无话,这命相无法改变,叶鹿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想来,即便说一些安慰的话,申屠夷也不会领情,这么多年,他身边的人死了又死,他已经不会信那些安慰的话了。

    转了转眼睛,叶鹿再次看向他,最终还是开口道:“你是担心我也会被你影响然后突发意外就挂了?那是不可能的,你忘了我可是九命人,可没那么容易死。”她是九命人,又是杂草命,生命力旺盛。

    看着她,申屠夷什么话都没说,只是一动不动的盯着她。

    扯着唇角,叶鹿摆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儿来,饶是再不开心,看见她的脸,坏心情大概也会随之而去。

    去往哪里,叶鹿并不知道,但想来走的路应该是衣筑走过的,这小老头不知要往哪里跑。

    他和齐国很多城里的有钱人都有关系,想想还真是有本事,但想来少不了用他家祖宗的名号忽悠人。神杵衣蒙,名号虽然响亮,但时至今日,怕是所有英名都被衣筑毁了。

    或许因为沙邦在铁城忽然跳出来抓他,所以他逃跑,也特意避开了沙城。

    顺着官道而行,车马速度也极快,之后在进入于川三城后,便弃了官道,进入了村镇。

    申屠夷自有探子一直在跟踪衣筑,这个村镇,正是昨晚衣筑的落脚之地。

    他落脚后,并没有在镇子上的客栈休息,反而进入了镇中的一个人家。

    根据回报,衣筑与那人家主人秉烛夜谈,天一亮后就离开了,行色匆匆。

    这很可疑,申屠夷自是要查探一番,在镇上停下,便衣黑甲兵便离开了。

    姬先生也离开了客栈,他看似去街上随便转转,但想来他可没有那个空闲瞎转悠。

    趴在窗口,叶鹿探头看着外面街道,小镇古朴,来往的人也不是很多,但却都透着一股安逸。

    想她以前的生活也是这样的,可谁想到忽然间的就变成了现在的模样,简直猝不及防。

    黑甲兵去调查直至天黑也没回来,用了这么长的时间,兴许真的查出了什么来。

    客栈里没什么人,晚饭好了,叶鹿和麦棠走出房间准备下楼。刚走出房间,对面房门就开了,申屠夷走出来,随着他出现,整个走廊里的气压都变低了。

    麦棠的感觉尤为清晰,好像瞬间氧气就都消失了,胸肺间憋闷不已。

    看着他,叶鹿弯起眉眼,甜美如蜜糖。

    申屠夷面色无波,看了她一眼,然后先走向楼梯口。

    叶鹿与麦棠走在后,看着申屠夷的后背,宽阔魁伟,异常的结实。

    和他相比,叶鹿感觉自己更像半残,太过矮小。

    “眼睛要飞出去了。”她一直盯着申屠夷看,麦棠几分无言,小声提醒。

    “嗯?才没有呢!”回神儿,叶鹿立即否认,否认的脸不红气不喘。

    “不管怎么样,你也是个女孩子,不懂矜持么?”麦棠小声的训斥,让她注意一下。

    “我的姐姐,你才想的太多了!”叶鹿更受不了,麦棠这小脑瓜想的倒是不少。

    “那你眼睛都直了似得看着人家做什么?”麦棠皱眉,那是天煞孤星,惹谁也不能惹他呀。

    “那是眼睛直了么?眼睛直了是这样的。”说着,叶鹿给麦棠模仿了一下,什么才叫做眼睛直了。

    她善狡辩,麦棠拿她没办法,算她赢。

    堵得麦棠没话说,叶鹿几分得意,往楼下走。

    楼梯狭窄,在还差三四阶的时候,叶鹿莫名一脚踩空,然后就朝着楼下扑了下去。

    走在后的麦棠一惊,伸手去抓她已经来不及了。

    惊叫还没出口,她两只手就都被抓住了,然后一股力气直接将她从楼梯上拽了下来,平稳踩地。

    蓦地,右手一麻,叶鹿一声惊呼,随即跳到左侧。

    抓着她左手的是申屠夷,他面色冷峻,看着站在他对面的人,煞气磅礴。

    刚刚抓住叶鹿右手的,是一个年轻男子。他穿着白蓝相加的长衫,书生打扮。

    年约二十四五,眉目俊朗,唇角有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叶鹿跳到了申屠夷身后,躲藏似得,只露出一个脑袋来。

    “姑娘走路要小心些。”男子收回刚刚抓住叶鹿的手,一边轻声道。

    “多谢。”叶鹿躲在申屠夷身后,点头回应。

    男子随后绕过楼梯,走向客栈门口,最后离开了。

    面前的‘墙’缓缓转过来,申屠夷垂眸看着她,“你怎么回事儿?”差点来了个狗吃屎没叫,之后反倒叫了起来,莫不是看到了什么。

    叶鹿睁大了眼睛,微微踮脚凑近申屠夷,“我想,我知道沙城的城主大印在哪儿了。”

    闻言,申屠夷的眉尾缓缓扬起,“你确定?”

    “嗯。”点头,叶鹿确定。

    夜幕降临,饭菜也摆上来了,叶鹿坐在饭桌前,琢磨着刚刚的事儿。

    申屠夷没再听她多说,之后就出去了。

    刚刚那个男人,叶鹿在碰到他手的时候就看到了些东西。他是个贼,而且是个贼精,从儿时便开始学习偷东西,叶鹿觉得说他是盗神也不为过。

    沙城的城主大印就是他偷得,一般人偷那东西没用,所以叶鹿猜想,大概他受雇于人。

    而衣筑昨晚正好路过这里,很显然他和衣筑应当相识,那么,他们或许效忠的是同一个人。

    抬起自己的手看了看,叶鹿愈发喜爱自己这手了,尽避开灵窍弊大于利,可是眼下她不禁也几分得意,她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

    正得意着,申屠夷回来了,连带着便衣黑甲兵还有姬先生都回来了。叶鹿看着他们,很想知道情况如何,有没有把那个贼精抓起来。

    不过,回来的只是他们,根本没有那个贼精的影子。

    “人呢?”没抓住?

    一步步走至桌边坐下,申屠夷看着她,“派人跟着了。”

    “为什么没抓起来,他可是贼。”那是个真正的贼,为什么不抓?她只是顺走了一些小物件,申屠夷这厮就像抓住大贼似得对付她。

    “他偷走的又不是我的大印,我为什么要抓他?”申屠夷反问,有理有据。

    眨眨眼,“但是他偷走了沙城主的呀!”

    “即便抓他,那也是沙邦的事情。”所以,他不负责抓人。

    “然后?”挑起眉毛,叶鹿有点明白他的想法了。

    “沙邦若是想尽快的找回城主大印,我可以给他提供更快捷的线索,不用满天下的翻找衣筑绕弯路,但绝不是无偿的。”申屠夷理所当然道。

    有那么片刻的愣怔,叶鹿缓缓地点头,“看来我又帮城主大人你赚了一笔。”

    “我可以考虑给你减刑!”申屠夷看着她,淡淡道。

    “呵,呵,好大的恩赐。”干笑两声,叶鹿也无言了。她发现了那么大的一个线索,这厮居然用来换钱,财迷,比她还迷。

    “互惠互利,简单明了,于你于我都有利,何乐而不为?”申屠夷淡淡的宣布叶鹿现在的作用。

    叶鹿看着他,有那么一瞬她以为自己听错了。

    “互惠互利?这样啊,也好啊!我帮你忙,你给我减刑顺便做我的挡箭牌,很好。”坐直身体,叶鹿点头,很好!

    申屠夷几不可微的点头,敲定了二人之间的协议,随后便起身回了楼上。

    叶鹿坐在原位,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无意识的长出一口气。天煞孤星,还真是冷血刻薄,一句谢谢都不说,利用她倒是不眨眼睛。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