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天煞孤星  041、泄露(一更)

娇妻之摸骨神算 天煞孤星  041、泄露(一更)

作者 : 侧耳听风
    她其实只是想坏他一下,若是让他出丑那再好不过,出不了丑,最多他瞪她一眼,或是威胁吓唬一下她。

    眼下这种情况,在设想之外,尤其他距离自己这么近。他的呼吸吹在她脸上,温热的,还带有他独有的味道。

    眼睛几分酸涩,叶鹿小心的眨眼。

    他盯着她,一动不动,那般深刻的注视,一时间她好像已经投进了他的眼睛里。

    缓缓抬手,在申屠夷的注视下,叶鹿将手罩在了自己的脸上。

    隔绝,叶鹿顿感心头一松,重新喘气,她憋得胸肺疼痛。

    制造压迫的人又停顿了一会儿,随后起身走出了马车。

    压势消失,叶鹿轻声吁口气,这种蠢事,她以后得少做,否则可能吓着的是她自己。

    放下手,她站起身走出马车,车外,麦棠正站在那儿等着*她。

    刚刚马车里砰地一声,所有人都听到了。不过那声音过后就没了动静,麦棠几分担忧,直至看到申屠夷出来,她这吊着的心才放下去。

    跳下马车,俩人对视,叶鹿耸了耸肩,没有言语。

    她无需说什么,只是那表情和动作,麦棠就差不多猜出来了,大概她又没讨到便宜。

    走进酒楼,一楼有些食客,酒菜的味道飘在空气中,使得叶鹿不禁肚子开始叫唤。

    无意间,叶鹿一眼瞧见了靠近窗边的一桌上,一个食客正在盯着她。

    眼见她看过去,那人立即转了头,好像刚刚盯着叶鹿瞧的不是他一样。

    多看了一眼,叶鹿轻声哼了哼,随后与麦棠走上楼梯。

    “你看什么呢?”走上了楼梯,叶鹿还在往下瞧,麦棠不禁问道。

    “一个男人,贼眉鼠眼,一看就不是好东西。”所谓相由心生,那人贼兮兮的,不是好人。

    “贼?”麦棠觉得不算稀奇事儿,贼很多,但大都不灵。

    “不知道。”摇摇头,反正不是好人。

    走进房间,这二楼被包了下来,申屠夷走到哪儿,似乎都这般,反正他有钱。

    窜到窗口,推开窗子往下看,街道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再看向远处,朱城很大很大,在这儿看不到尽头。

    古老的城池透着一股沉肃的气息,让人不禁望而生畏。

    麦棠稍稍整理,随后也走到窗边,一看之下也不禁叹气,“朱城真大啊!”各种各样的房子鳞次栉比,没有空余。街道条条,在那些房子间穿梭而过,恍若游龙。

    “朱老城主就在这城里,所以这里的镇压之气要比铁城还要强烈,任何邪祟都别想兴风作浪。这朱城,再辉煌个百年也绰绰有余。”叶鹿叹息着,她还真想见见那朱老城主,会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那朱大少爷呢?你觉得,他能比得过朱老城主么?”镇压住一座城。

    “我觉得可以,他是个君子,满身正气。”龌龊猥琐阴暗的人叶鹿见多了,哪怕是富贵人家,也很少有这种满身正气的人,朱北遇是千万之中的唯一。

    “听你夸人真是不容易。”麦棠拍了拍她的后背,无论什么人,她都能说出人家的缺点来。就像那女子都想见一面的南国美男子杨曳,她居然说人家是桃花精。

    “只要是个正直的人,我不会吝啬夸赞的。”叶鹿可不觉得自己吝啬刻薄。

    “那申屠城主呢?”麦棠倒是很想听听她现在的见解,时至今日,她还没好话?

    转了转眼睛,叶鹿压低了声音,“鸡贼!”只要涉及他的钱他的腰包,他绝对翻脸。他的钱他可以随意挥霍,但是有人想染指,他肯定立即就炸毛!

    麦棠挑了挑眉毛,“干嘛不大声说?”

    “废话,他耳朵那么长,被他听到该报复我了。”红唇撇的老高,叶鹿对申屠夷的为人十分唾弃。

    麦棠的眉眼浮起若有似无的笑,她看她现在也很像做贼的。

    趴在窗口,叶鹿往楼下看,看着看着就皱起了眉头来。

    “这朱城,按理说不应该这么多宵小才对。”微微摇头,这不合常理。

    “什么意思?”往楼下看了一眼,街上人很多,来来往往的。

    “你知道这么大一会儿我在楼下看到多少个坏人了么?和刚刚楼下那贼眉鼠眼的差不多,一瞧就不是好东西。”尽避她还没达到那只需一眼就判人好坏的本事,可是他们太明显了。她眼力再差,也认得出来。

    “咱们进了贼窝不成?”麦棠也竖起了眉头,这可不是好事儿。

    “没准儿这是个黑店。”鬼知道怎么回事儿,朱城治安这么差?

    “城主脚下的黑店?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有可能。”麦棠转念一想,没准儿还真是黑店。

    “哎呀,我瞎说的,你还当真了。这酒楼肯定没问题,有问题的是这些人,鬼鬼祟祟。”叶鹿最后又看了一眼,随后关上窗子。

    麦棠看着她,想知道她还看出了些什么。以前她知道她只会一些皮毛,说的那些东西都是蒙人的,但是现在,她却不是以前了。

    “别看着我,我也不清楚,只是觉得不对劲儿罢了。但是若要我说些什么,却又说不上来。”叶鹿笑笑,不是她不肯说,而是不知道说什么。

    她开了灵窍不过半年多的时间,而且还不稳定,再说即便再有本领的人,也算不出自己的命运。最多在他人那里得到一些关于自己命运的走向,可未必真实无误。

    眼下,这酒楼四周这么奇怪,叶鹿觉得还是谨慎一些好。

    尽避有申屠夷在呢,他又带了那么多的黑甲兵,可她是九命人,毕竟特殊。

    夜幕降临,酒楼里也十分安静,便衣黑甲兵仅剩几人留在这里,其余的全部出去了。

    想来就是去监视衣筑了,这小老头又跑回了朱城,到底想干什么不得而知。

    而申屠夷想要钓出他身后的大鱼,那么跟踪监视便少不了。

    从浴室出来,这酒楼的浴室不错,叶鹿洗了个畅快。

    长发铺在身后,还有些潮湿,她被热水熏得脸蛋儿红扑扑,甜美可人。

    麦棠还没洗完,她自己先出来,朝着房间走去。

    踏着楼梯,上了二楼,走廊很长,空无一人。

    往房间走,那走廊尽头的房间里在这时走出一个人来。

    一个年轻的妇人,头发用头巾裹住,手上拿着一个大水壶,是送水的。

    迎面走过来,叶鹿一边捋着散落在肩头的湿发,一边看着那妇人,她不由放慢了脚步。

    视线从这妇人的脚下开始,一寸寸向上,掠过她的手,手臂,肩膀,皆较为粗重,看起来很有力。

    做苦工的女人她不是没见过,但是像这种粗的这么匀称的,还是少见。

    越来越近,那妇人也终于抬头看向了她,对视的一瞬间,叶鹿就瞧见了她眼底浮起的喜悦,那种喜悦夹杂着贪婪,还有凶狠。

    立即停下向前的脚步,叶鹿转身就要向楼下跑。谁知那妇人如同鬼魅,扔掉手里的水壶,眨眼间挪到她身后。

    两只手如同钳子,甚至更像魔爪,扣住她两侧肩膀,然后顺着手臂下滑,轻而易举的将叶鹿控制在了手里。

    一手拧着叶鹿的两条手臂,她一手绕过叶鹿的颈项捂住了她的嘴,“九命人,你落到我手里了。”她附在叶鹿耳边,如是叹道。

    叶鹿挣扎,闻此言不禁后颈发凉,她是九命人的秘密已经泄露了。

    拖着叶鹿,这妇人的力气极其大,她快速的撞开旁边一个房间的门,然后拖着叶鹿闯进去了。

    挣扎着,但两条手臂被她控制,好像要拧断了似得。和申屠夷动手时都没这么疼,可见这妇人力气有多大。

    嘴被捂住,但叶鹿能发出些呜咽的声音来,两条腿不断的乱踹,成功的弄出了一些声音来。

    妇人拖着她直奔窗边,显然要从这里逃走。

    蓦地,房门被砰的一声踹开,叶鹿转眼往那边一看,暗色的人影以极快的速度冲了过来。

    下一刻,她两条手臂就被放开了,叶鹿极快的抓住捂住她嘴的那只手,然后张嘴一口咬了下去。

    吃痛,妇人一个大力把叶鹿甩开,转而开始对付冲进来的申屠夷。

    叶鹿被甩到一边跌倒,后脑勺撞在了横榻的扶手上,疼的一时眼冒金星。

    那边二人,打斗生风,而且桌椅被连累的四分五裂,残渣满地。

    蓦地,窗户发出巨大的碎裂声,那妇人顺着破碎的窗口飞了下去。

    申屠夷没有追下去,在窗口看了一眼下面,随后便转身走向了叶鹿。

    他淡淡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袖口,然后看向靠坐在那里的叶鹿,“你没事吧?”

    叶鹿脑袋嗡嗡响,听着申屠夷说话都有点悠远。

    “我的头,好像破了。”不敢动,叶鹿整张脸都皱在了一起。长发散乱包裹着她的小脸儿,看起来可怜极了。

    闻言,申屠夷蹲下,一手托住叶鹿的下巴,一手罩住她的后颈,让她坐直了身体。

    随后,他拨开她后脑的长发,一些发丝黏在了一起,流血了。

    “没事儿,破了皮,不要动。”说着,申屠夷动手从叶鹿的裙子上撕扯下一块布,然后压在了她后脑的伤口上。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