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天煞孤星  028、山中棺椁

娇妻之摸骨神算 天煞孤星  028、山中棺椁

作者 : 侧耳听风
    众人一惊,随后向前几步,那边黑甲兵拎着琉灯凑近照了照,但是泥土黑乎乎,并看不到什么。

    杨曳更是惊奇,这长夜山庄在杨城可有将近百年了,历经几代。便是他接管杨城也有六七年了,他还从不知,长夜山庄的后山里有东西。

    申屠夷眉峰微蹙,看来,叶鹿并不是凭空而言。

    活动着脖子,叶鹿很不舒服,尤其此时天色暗下来,阴气更盛,她更觉得浑身上下都好像有蚂蚁在咬一样。

    黑甲兵开凿,而且因为有了东西,他们不再用力的刨,开始在四周用铲子一点点的铲。

    众人不做声,看着他们行动,那埋在山体里的东西也缓缓的进入了视线当中。

    麦棠与叶鹿站在一起,她心头不禁几分忐忑,她觉得埋在这山里的不是什么好东西。

    诚如麦棠所预感的那般,从山体里刨出来的果然不是好东西,黑沉沉的,是一具棺椁。

    谁也没想到,这山里刨出来的会是棺材。十几个黑甲兵齐齐用力,费劲的将这棺材从土里搬了出来。

    十分沉重,而且很大,看样子并不是普通人可以用得起的棺椁。

    在几人一米之外放下,所有人的视线不离这棺材,看这模样,被埋在这山里应该很久了。

    “棺材?难不成他长夜山庄去世的人都没入坟地,反而都埋在了这后山之中?”杨曳也不再笑,很是不解。

    “长夜山庄兴于杨城不过百年之久,这棺材看起来,起码百年之多。”申屠夷觉得不是,这棺材绝不是梁家的。

    “姑娘你认为呢?”杨曳对叶鹿很是稀奇,有棺材埋在这深山之中,她居然都能知道。

    看了杨曳一眼,叶鹿缓缓摇头,“打开或许就知道了。”

    “开棺?都不知道这里面是谁,开棺不太好吧。”杨曳觉得不吉利。

    “可是不开棺,你又怎么知道躺在这里面的是谁?”叶鹿哼了哼,棺材都刨出来了,开棺算什么。

    “开棺。”听着他们俩说,申屠夷始终没有言语。随后他淡淡开口,下令开棺。

    叶鹿缓缓的靠近申屠夷,站在他后侧,看那样子好像在他身后藏身一样,不过却露出了脑袋。

    前面的人自然知道,他回头看向她,幽幽光线里,他的脸看起来有些慑人。

    “做什么?”她鬼鬼祟祟的躲在自己身后,做贼一样。

    “我不舒服,这棺材阴气重,会冲到我。城主大人您刀枪不入,所以躲在你身后安全些。”叶鹿眨眨眼,理所当然。

    申屠夷几不可微的蹙眉,不过他最后什么都没说,任叶鹿躲在他身后。

    黑甲兵开棺,但这棺材比想象中的要难开,钉的很结实。

    一个钉子一个钉子的往外取,待得取下最后一颗钉子,居然耗费了两刻钟的时间。

    棺盖沉重,前后六个人,朝着同一个方向使力,棺盖开启,叶鹿更往申屠夷身后缩。

    砰的一声,棺盖被掀开掉在地上,那棺材也进入了视线当中。

    开棺的黑甲兵首先看到了里面,这一看,反倒也吓了一跳,“金衣!”

    一听,杨曳立即上前,往棺材里一看,果然。

    “居然穿着金衣,这不是寻常人。”金衣,全部用金片穿起来的,完整的覆盖在尸体上,就连头都会被包起来。能穿这种金衣的人,可想而知身份不一般,不是皇亲便是权贵。

    黑甲兵动手,试探的将棺材里的尸骨抬出来,不过抬得时候才发现,被金衣包裹住的人已经变成了白骨。金衣还是完整的,但是里面都是白骨,随着拿出来,里面的骨头也散碎。

    抬了出来,金衣货真价实,琉灯幽幽,它们泛着金光。

    别看在这棺材里这么久了,可是仍旧这般闪亮。

    叶鹿站在申屠夷身后,只露出一个脑袋来,看着那金衣,她也不禁咋舌,这绝对是有身份的人。

    “这长夜山庄,祖上莫不是权贵?”杨曳的视线不离那金衣,一边叹道。

    “长夜山庄就在杨城发迹,你应该最清楚才对。”申屠夷淡淡开口,这事儿问别人可得不到答案。

    “看来我得派人去研究研究了。”杨曳以前还真没对这长夜山庄有过什么兴趣。

    就在这时,那边还在挖山的黑甲兵又挖到了东西,砰的一声,在这黑夜里极其响亮。

    众人再次看过去,还有棺材?

    黑甲兵立即开挖,不过片刻,果然,又挖出一个棺材出来。

    棺椁很沉重,不比刚刚的那具棺椁小,抬出来摆放在一旁,给这个黑夜又增添了一股诡异。

    四下无言,这种情况,谁也没想到。

    “据我所知,没有哪朝哪代会这样下葬。”棺材相距不远的并排埋在一起,这是不合规矩的。

    看向杨曳,叶鹿缓缓点头,这句话他倒是说对了,没有这样下葬的。

    “这里风水极好,若说做墓地,确实也是个好选择。”那时叶鹿就说过,长夜山庄所处的位置,风水好的很。

    “所以,也可能是长夜山庄占了人家的墓地?”杨曳看过来,四目相对,他很认真。

    叶鹿耸耸肩,“极有可能。”

    蓦地,一直挡在她面前的人居然移开了,叶鹿立即跳起来跟上,势必要躲在他身后。

    “你要走的时候告诉我一声,还没到时辰,我不宜暴露。”以两根指头捏着申屠夷后背的衣料,她一定要用他作为阻挡。他是天煞孤星,煞气重,用他做遮挡最好不过了。

    “你死活与我何干?”稍稍转头,申屠夷很是无情。

    皱眉,“喂,就算我没有大功劳,可我给你找到了一件金衣啊,值钱不值钱?你要是不想要的话,那就给我好了,我不在意是死人穿过的。”

    “耗费我的人力物力,凭什么给你?”申屠夷冷声反问,毋庸置疑。

    哽了哽,叶鹿还真没话反驳他了。她又没什么力气,刨不了山,开不了棺。

    让她住了嘴,申屠夷也不再说话,看着黑甲兵开棺。

    这一次,里面没有金衣,只有一堆白骨。

    随后,接二连三的,又有棺材被刨出来。这后山里,上面是长势旺盛的树木,这山里面,居然都是棺材,怕是谁也想象不到。

    夜半子时一过,叶鹿立即觉得舒坦了许多,那种难言的不适感缓缓消退,她整个人都轻松了。

    晃了晃身体,随后她从申屠夷的身后走出来,惹得申屠夷看了过来。

    和他对视,叶鹿立即欢快的扬起眉毛,“多谢城主大人了。”

    她又恢复活力,申屠夷缓缓蹙眉,“舒坦了?”

    “子时一过,我就舒服了。唉,我来看看,这些棺材里都是什么人。”说着,她挽起袖子,还真走了过去。

    第二具棺材里,躺着的是白骨,叶鹿的视线在那胯骨的部位打量了一下,便道:“这是女人。”

    闻言,杨曳立即走过去,跟在叶鹿身边,也看了一眼,“你确定?”

    斜睨他一眼,叶鹿哼了哼不回答。第三具棺材里,也是白骨,“这也是女人。”

    “都是女人。”杨曳缓缓摇头,不解。

    陆续的挖出棺材,叶鹿也逐一查看,随着天际隐隐发白,这后山也几乎被掏空了,所有的棺材也都被挖了出来,足足十八具棺材。

    除却那被金衣包裹住的人不知性别,这其他棺材里躺着的都是女人的尸骨,实在神奇。

    如此一来,就要拆开金衣了,不知这金衣里是谁。

    黑甲兵开始剥离金衣,几个大男人蹲在地上逐一解开,很是费力。

    叶鹿站在一边,随着打开一个口,她立即把露出来的腿骨拿了出来。

    就像拿着一根木棒,叶鹿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长度,女人大概长不了这么高。”所以,这金衣里的可能是男人。

    杨曳几不可微的扬眉,“姑娘,你一定要这么拿着它么?”看起来很不舒服。

    举起来,叶鹿笑的恍若一朵花,完全不是昨晚那脸色苍白生大病的模样。

    “我从小就学习摸骨,别说人骨,牛骨猪骨都得摸。隔着棉被,摸它们,得分辨出它们是什么骨。对于我来说,这不是骨头,这是生存。”她就指着这个养活自己呢。

    “那你也不用一直拿着它。”申屠夷面色无波,不过她那举着人家腿骨的样子的确不怎么样。

    不甚在意,叶鹿将腿骨放下,这时,黑甲兵也将金衣拆开一半了。

    里面尸骨的胯骨部分露了出来,叶鹿用手量了一下,随后道:“这是男人。”

    一个男人,十七个女人,若是猜测,几乎也能猜出来了,那十七个女人大概是这男人的妻妾。

    还真是享尽齐人之福,活着的时候享受,死了之后同样享受。

    “前朝,南国是周东君黄治的封地。他何时去世是个谜,但据野间传言,黄治妻妾成群,随着黄治去世都陪了葬。这处风水极佳,尸骨又穿着金衣,大概,这人是黄治。”申屠夷缓缓开口,差不多知道这尸骨是谁了。

    叶鹿抬头看向他,澄澈的眸子有些红血丝,不过却难掩她的活力。

    “那你说,这个黄治大概在什么年龄去世的?”看他猜的对不对。

    “我刚刚说了,黄治何时去世是个谜。不过,大概猜测,他去世时已年过七旬。”看着她,申屠夷面不改色。

    弯起红唇,叶鹿将手从身后拿了过来,摊开,手心里是几颗牙齿。

    包裹申屠夷在内,杨曳和麦棠都不禁露出嫌弃的表情,什么东西她都敢拿。

    “你说的对,肯定已过古稀之年了,牙齿磨到这个程度了。”举起一颗牙齿,已磨损掉大半。

    眉峰微蹙,申屠夷看着她的手,幽深平静的眸子露出嫌弃之意,“扔掉。”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