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天煞孤星  029、报答

娇妻之摸骨神算 天煞孤星  029、报答

作者 : 侧耳听风
    不甚在意,叶鹿看了看手里的牙齿,这的确是过了古稀之年才会有的牙齿。

    “和恶毒的人心相比,这白骨再干净不过了。”她认为,这世上最脏的就是人心了。

    “这话,深刻。”杨曳立即附和,这种话一般人可说不出来。

    红唇弯弯,叶鹿很是爱听,怪不得申屠夷喜欢听奉承,被人奉承的感觉真是好。

    “如果这具尸骨是周东君黄治,那么以他的身份,墓穴一定很豪华才是。可是眼下,他自己的坟墓和妻妾的坟墓被并排的埋在深山里,问题重重。”杨曳看向申屠夷,这事儿值得调查。

    “长夜山庄百年前忽然于杨城发迹,来头成迷,但现在应该有答案了。”申屠夷一字一句,此时差不多已能推测出来了。

    “这么说,这梁家不止占了人家的墓地建宅子,而且还把坟墓里的值钱玩`意儿都挖了出来。将那些陪葬品挖出来为几用,把主人家的棺材随随便便的就埋了起来。”杨曳说着,不禁摇头,这种事情也做的出来。

    “怪不得短命,这般丧心病狂,不短命才怪。”叶鹿也总算明白这长夜山庄为什么阴气这么盛了,梁家人为什么都短命,这就是报应。

    “这世上真有报应一说?”杨曳反倒是不信,毕竟他还没见过现世报呢。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叶鹿看着他,一个字儿一个字儿的从她的唇边吐出来,听起来却有几分瘆人。

    “所以,这报应就一直在。长夜山庄短命,这山庄也怪怪的。”杨曳眉毛扬的高,反正这里很不自在就是了。

    “长夜山庄盗了黄治的墓,之后几代人都遭到了报应。接下来,咱们怎么做啊?”麦棠开口,提出她一直想问的问题。看起来,这黄治报复心很强,如今他们把他的棺材都打开了,谁知他会不会报复。

    麦棠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尽数看向叶鹿,刨山开棺都是她出的主意,如今自然也得由她来处理。

    眨眨眼,叶鹿扭头看向那十八具棺材,“很好处理啊,反正我们是没能力恢复以前的墓坑,但这长夜山庄所占的地皮却是人家坟墓的位置,所以呢,他们显然也不会走。不如这样吧,将他们再重新埋葬好,然后竖立一个周东君黄治的牌位,设在这山庄一处,让大家都知道,这地方是他的。我想,这样他就不会不满意了。”叶鹿觉得,让死人满意很容易的。

    “你确定?”杨曳几分不信任,这黄治的报复心太强了。

    “即便黄治报复,报复的也是她。”申屠夷淡淡开口,惹得叶鹿瞪眼。

    “黄治要是来找我,我就缠着你,反正他是不敢近你身。”翻眼皮,叶鹿让他少得意,她要是遭报复,他也别想置身事外。

    “申屠城主还有驱鬼的能力?”一听这个,杨曳笑了。申屠夷是天煞孤星,这事儿无论是帝都还是各个城主,几乎都知道。

    申屠夷扫了杨曳一眼,不过杨曳并不以为意,还是在笑。

    叶鹿哼了哼,“申屠城主是有驱鬼的能力,但也好过杨城主你的桃花运啊,不止活人喜欢你,鬼也喜欢。”

    杨曳的笑立即僵在那儿,眼前十八具棺材,有十七具里面都是女人。

    红唇弯弯,叶鹿很是开心,胜了一筹。

    听从叶鹿的提议,黑甲兵重新将各个棺材都钉上了,就在原地,开始挖坑。

    黄治是丈夫,所以棺椁的位置摆放也很有规矩,十七个妻妾的棺椁以迎接雨露的姿态和黄治的棺椁合葬在了一起。

    那具金衣,则没有放入黄治的棺椁之中。黑甲兵将各个端口都重新穿上,金衣看起来就像新的一样。

    为黄治立个牌位,选了长夜山庄靠近后山的一个小院儿弄成了祠堂的模样,牌位供奉在这里。

    金衣,用木架等东西撑了起来,就放在牌位的旁边。黄治被委屈了这么多年,现今也算是洗掉前耻了。

    有梁家几代短命的例子摆在前头,所以也没人对此事嗤之以鼻,都做的很是尽心。

    在将周东君黄治安顿好之后,申屠夷就忽然有了大收获。

    梁子付一直被关押,但他从始至终都不曾开口说过任何关于倒贩私盐的事情,而且倒贩私盐得来的赃款也下落不明。

    可是,忽然间的,梁子付睡着了做梦说梦话,语气有些惊恐,但是却说出了一个商铺的名字来。

    黑甲兵前去报告,之后申屠夷就派人去调查,谁成想,就从那商铺里找出了大量的赃款来。与藏在商铺中的账本一对,正是这个商铺负责来回倒贩私盐,这些赃款只是其中一部分的收益。

    听说了这事儿,叶鹿一下子就不平衡了。

    “黄治这个老头,明明是我帮了他,干嘛报答申屠夷?”她就觉得,好事绝不是空穴来风,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你还真认为这是周东君的报答?”麦棠摇头,黄治都死了一百多年了,那时诅咒长夜山庄,现在耻辱得以平反,说不定他就投胎去了。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做了好事得到报答,天经地义。只不过,这次没报答对人,应该报答给我才对。”她才是黄治的大恩人。

    “行了,你别再和申屠城主争了,否则,你刚刚得到的自由就又被风吹走了。”麦棠摇头,如今又经历了这事儿,估计申屠夷不会再把叶鹿关进大牢的事儿挂在嘴边儿了。

    “我做了这么多事儿,得不到报酬也就算了,连减刑的事儿他提都不提。天煞孤星,没人情味儿。”摇头,叶鹿对申屠夷不禁嗤之以鼻。

    麦棠无话可说,不管怎么样,长夜山庄沦陷的时间还太短,想必有些人并未得到这个消息。他们还在寻找九命人,这个时候叶鹿若是真自由了,怕是也不安全。

    “不行,我要去找黄治说道说道,这个老头,倒是会见人下菜碟。”从软榻上蹦下来,叶鹿闲着难受。

    麦棠很无言,“你确定他听得到?”

    “管他呢。”话落,她快步走出房间,不过麦棠可没跟随。她去跟一个死人说话,她可不想听。

    供奉黄治牌位的小院儿,并未有人来给牌位上香,虽然清净的没有香火,但这可比被塞在山里强多了。

    走进来,叶鹿拿起一炷香来,点燃,随后插在了香鼎中。

    盯着牌位,她沉默了一会儿,随后开口道:“周东君,我认为十五那天是你去找的我,让我帮助你脱离那山中。可是,我帮了你,你怎么报答别人呢?若是没有我,你根本出不来,说不定得一直被埋在山里。山上的树木越长越大,你就被压得喘不过气,说不准儿还得被埋百年。帮你脱离苦海的人是我诶,你托梦告诉我那些银子在哪儿不就行了,干嘛告诉申屠夷?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得罪不起天煞孤星,所以故意讨好他呀!”

    “告诉了你,你打算怎么样?偷钱么?”蓦地,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吓了叶鹿一跳。

    扭头看过去,只见暗色的身影正走过来,他脚步无声,跟鬼一样。

    后退了一步,叶鹿立即笑开花儿,“没有没有,我就是来和黄治老爷子谈谈心。”

    申屠夷面容冷峻,他眉目俊美,可是却尽是被煞气所遮盖,反倒让人忽视了他的样貌。

    恍若天边滚滚乌云,他近在眼前,让人呼吸不畅。

    幽深的眸子不见底,盯着那讪笑的人,申屠夷面色不变,“梁子付死也不开口,最后却在睡梦中露出了端倪。在你看来,这是周东君的报答?”

    微微仰脸看着他,叶鹿转了转眼睛,“你不信?”

    “很难相信。”申屠夷也看着她,四目相对,她似乎很笃定这就是黄治的报答。

    “善恶有报,这句话不是说来玩儿的。所以呢,你若是想解命,求助别人根本不成。反倒不如多多行善事,没准儿将来会改变自己的命也说不定。”和申屠夷说行善,叶鹿也觉得有点好笑。

    不眨眼的盯着她,申屠夷忽然伸手,他的手指很长,格外的好看。

    叶鹿看了一眼他伸到自己眼前的手,几分不解,“做什么?”

    “摸骨。”申屠夷恍似命令一般,看起来也没什么诚意。

    “你确定?”叶鹿皱眉,他居然会让她摸骨。

    眉峰微蹙,申屠夷似乎并不想浪费时间。

    “好吧,来吧。”一看他拧眉,叶鹿立即点头,然后就抓住了他的手。

    叶鹿的手细腻,柔软,没有一丝的茧子。抓着申屠夷的手,他的手很有力量,即便他没用力,可是也感觉的到。

    他是天煞孤星,只要一碰,叶鹿就能感受到一股凉意。但这凉意不是他的体温,而是一种感觉。

    其实他的手挺温暖的,若是天冷的时候,抓着他的手肯定不会冷。

    两只手抓着他的一只手,摸着他的手指,叶鹿一边抬眼看向他,他也正在低头看着她。

    缓缓眨眼,叶鹿弯起红唇,“城主大人,你的手指好长。”

    ------题外话------

    强烈推荐听风好友瑾瑜大作《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金鱼坑品有保证,欢迎大家跳坑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