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天煞孤星  027、十五怪事

娇妻之摸骨神算 天煞孤星  027、十五怪事

作者 : 侧耳听风
    “我怀疑,那杨曳上辈子可能是个狐狸精,否则我怎么会失神?”麦棠也不禁几分惶恐,即便杨曳样貌俊美,可也不足以让她失了神智。

    “什么狐狸精,他就是桃花盛。桃花太盛,以至于瞧见他的女人都被吸引。他就像一根骨头,所有狗闻见他的味儿都跟着。”叶鹿摇头,这也是一种命相,就像申屠夷,他是天煞孤星,煞气太盛,以至于站在他身边的人都不自在,甚至连呼吸都困难。

    “说话怎么还骂人?”敲了叶鹿一下,麦棠不乐意听。

    “这是比喻,你明白就好。你没开灵窍,所以也感觉不到,下回再看见他就避开,或者干脆在心里默念金刚经,保你刀枪不入。”拍拍她肩膀,叶鹿给出主意。

    “金刚经?”麦棠不确定。

    “嗯,听我的,准没错。”点头,叶鹿完全确定。

    `.``或许是因为叶鹿之前的请求,这一个夜晚,她们暂居的小院儿外还真没有人看守。

    即便这长夜山庄不自在,但没人在外看守,倒是让她舒坦了许多。

    申屠夷说她是犯人,但门口没人看守,她自我感觉就是自由身了。

    这大概就是自由的味道,无形无味,但若失去了,就会浑身不对劲儿。

    心里舒坦了,身体上的不舒坦却来了,今儿十五,不可躲避的,她从凌晨一过开始就不适了起来。

    那是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浑身上下,从脚趾头到头发丝儿都不对劲儿,说疼不疼,说痒不痒,很是奇怪。

    她难受,麦棠也得不到休息,不断的给她倒水,或是陪她说话,一直折腾到天微亮。

    太阳跳出来,叶鹿的不适稍缓了些,大概是因为阳光普照,阴气消退了些。

    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直至日上三竿才睁开眼睛起身。

    “好些了?”看她起来,麦棠倒了杯水拿过来。

    接过来一口喝光,叶鹿长舒口气,“舒服些了,即便这长夜山庄阴气盛,但始终是敌不过太阳。”

    “饿了么?”看着叶鹿,她那黑眼圈都快下到脸颊上了,看起来很糟糕,就像生病了似得。

    “吃素,还不如杀了我来得痛快。算了,今儿就喝水,不吃饭。”初一十五不能吃荤,但她又不爱吃素。

    没再说什么,以前叶洵还活着的时候,每到初一十五他也不吃饭,仅仅喝些水就撑过去了。

    熬过了晌午,叶鹿又小憩了一会儿,迷糊间,她觉得有人在她床边正看着她。

    费力的睁开眼,却有些看不清,看到的只是站在床边的一团黑影。

    下一刻,叶鹿从床上起来,然后那黑影也缓缓走出了房间,她跟了上去。

    在长夜山庄内穿行,四周的东西都是模糊的,前方那个黑影也是模糊的。叶鹿跟着,猛然间却发现自己健步如飞。

    刚几许稀奇,她就觉得不对劲儿,不该是这样的。

    就在思考之时,她的脚就自动的停了下来,再看向前方,那个黑影已经不见了。

    可是,出现在眼前的更让她惊诧,这是、、、这是长夜山庄的后山。

    怎么会在这儿?

    扭头看向四周,一看之下更为惊异,长夜山庄已经不见了,入眼的则是茂盛的树林,长势极盛。

    茂盛的树林里,她独自一人站在这儿,一时之间,天地荒凉,只剩她一个人。

    惊慌从心底升腾而起,身体一动,眼睛睁开,入眼的是床顶,原来刚刚的一切是做梦。

    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叶鹿抬手摸了摸脑门儿,都是冷汗。

    翻身坐起,麦棠不在,整个房间空空的,看的叶鹿心里不舒坦。

    长夜山庄的后山?她做梦怎么会跑到那里去?还有那个模糊的黑影,现在想想也是很真切。

    走出房间,正好麦棠从外回来,“你怎么出来了?”将水壶放到门边,麦棠上下看了叶鹿一眼,“你脸色很不好。”她平常很健康,无论是眼睛还是肤色都充满活力。但现在看起来,却好像生了大病似得。

    “我刚刚做了个梦,觉得不对劲儿,你陪我去看看。”说着,叶鹿拉着麦棠就往外走。

    俩人走出小院儿,然后顺着长廊还有曲径小路,越来越接近后山。

    长夜山庄依山而建,那时叶鹿就说过,风水极好。

    而且,这山的确风水不错,无论是树木的长势还是迎接阳光的程度,都是上等的。

    后山近在眼前,叶鹿缓缓停下来,刚刚在梦里,她好像就是站在这里的。

    扭头往旁边看,长夜山庄还在,并没有如梦里一样消失。

    麦棠依旧不解,“你做梦就梦到这里了?”没什么可看的,这后山和长夜山庄一样,都透着一股古怪。

    “麦棠,你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叶鹿脸色几许苍白,盯着这后山,小声道。

    “什么问题?”她一这样说,麦棠这心里就不禁悬了起来。

    “这山上,居然没有鸟。”无论在哪个山里,都会听到鸟儿鸣叫的声音,可是这里太静了。

    “是啊。”叶鹿这么一说,麦棠也恍然哪里奇怪了,太安静了。

    “看来,我做的梦不是空想,定然是有什么东西指引我过来的。长夜山庄短命,恐怕也不无辜,他们兴许是罪有应得。”叶鹿深吸口气,她现在浑身上下的皮肉都很难受。

    “那怎么办?”麦棠也不知该怎么办,毕竟以前叶鹿从未遇见过这样的事。

    “把这山挖开。”叶鹿盯着后山,一边咬牙道。

    挖山,绝不是叶鹿说说而已。她确定了后,就去找申屠夷了。

    小脸煞白的,她看起来真的恍似生病了一样。

    申屠夷看了她一会儿,然后便告诉她,若是浪费了他的时间,她就要再多坐二十天的牢房。

    叶鹿不适,根本没精力和他争,但是他答应派人去挖山,倒也如了她的意。

    接近傍晚,太阳落山,这长夜山庄阴气更盛。叶鹿浑身不适,她不时的转转脑袋,或是活动一下手臂肩膀,她就好像身上长了跳蚤一样。

    听说要挖山,杨曳来凑热闹,麦棠瞧见了他,立即开始默念金刚经,果然,有效果。

    “这长夜山庄的后山有什么与众不同?申屠城主,你身边尽是高人。”杨曳转了一圈,白衫翩翩,风华无双。

    申屠夷面色冷然,双眸更是幽深如潭,他双手负后站在那里,将周围的人都衬托的如同泥土,丝毫不起眼。

    叶鹿站在他身边,本就娇小,再加上此时脸色苍白,打蔫了一样,看起来就更可怜了。

    “按照姑娘所说,这后山里应当是有什么东西?不知道是不是金银财宝啊。”申屠夷不回答,并不能阻挡杨曳的好奇心,他很想知道。

    “不知道。”摇头,叶鹿也不知道,谁知道会是什么。但她有感觉,总不会是一场空。

    申屠夷缓缓转头看过来,幽深的眸子于她那苍白的小脸儿上固定了一会儿,随后低声道:“最糟糕的可能,这山里会有什么?”

    也转眼看向他,叶鹿微微扬起脸儿,“长夜山庄短命的秘密。”

    眉峰微蹙,申屠夷最后看了她一眼,然后便盯着那些砍树挖山的黑甲兵。

    人多,再加上训练有素,所以他们的动作就特别快。

    一小块地域的树木被砍光,然后便开始挖山,泥土的味道飘出来,夜幕降临,这里透着别样的诡异。

    将山庄内的琉灯搬了几个过来,灯火幽幽,这四周看起来更是透着凉意。

    因为晚上,叶鹿更感不适,看了一眼身边的申屠夷,她小声道:“抓到那个衣先生了么?”

    “没有。”申屠夷回答,声线冷硬。

    “看来,他真的有点道行,躲开了。”叶鹿不禁可惜,今天这个机会很不错的,他定然难受的连路都走不动。

    “你估算错误,就以他有道行来给自己找理由。”申屠夷转眼看过来,尽避面色无波,但是看得出他并没有不满。

    哼了哼,“那你就当做我是骗人好了,反正你也把我当成骗子。”

    “倒是有自知之明。”申屠夷也不否认。

    翻了翻眼皮,叶鹿故意做鬼脸,不过完全攻击不了申屠夷。

    杨曳站在另一侧看着他们俩,细长的眉眼怎是一个勾人了得。

    “在我看来,姑娘你倒是不像骗子。这有道行的人,向来都不会轻易承认。不如,待得你在申屠四城刑满出狱之后,来我杨城做事?”再次邀请,可见杨曳对申屠夷身边有些本事的人十分觊觎。

    叶鹿扭头看向杨曳,小脸儿苍白,但是不代表她脑子也苍白。

    申屠夷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人,这杨曳就更不是了,别看他笑容满面的,好像多和善。

    “谢了,我就是个骗子。在申屠城主的治下服刑之后,我就离开这南国,到别处行骗。否则再被申屠城主逮着,我这辈子都得在大牢里度过了。”齐国分南北,南国说的就是南方。然而北方也很大,天大地大。

    “你还真不打算悔改了?有志气。”杨曳笑起来,眉目生花,让看着他的人也不禁眼花缭乱。

    耸耸肩,叶鹿看向申屠夷,在他冷然的视线中,她缓缓吐出舌头,佯装吊死鬼。

    申屠夷眯起眼眸,煞气如刀。叶鹿立即恢复正常,好似刚刚做鬼脸的不是她。

    就在这时,挖山的黑甲兵忽然停下了动作,一个黑甲兵抡起大镐刨下去,只听得砰的一声,有东西。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