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爱的赏味期 > 第九章

爱的赏味期 第九章

作者 : 淘淘
    另一头,曲言熹倒不生气,反而露出笑容,比起冷漠、无动于衷,她的恼怒更让他安心,而程盈茜若知道他这么想,肯定要怒发冲冠。

    这头,程盈茜气未消,又收到他一封简讯——这是我新家的地址,你若有空,便过来坐坐。

    “谁要去你家坐!”

    叮咚,又传来一封一或者我去找你。

    程盈茜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左右张望,以为他在附近,否则怎会这么巧,还正好对上话了。

    一番搜寻,确定没见到人后,她才松了口气,脸蛋莫名其妙地又红了。“没想到他竟然也能这么厚脸皮。”

    程盈茜立刻删除讯息,决定把他设为黑名单,但想到姑姑和曲伯伯,她又迟疑了,这件事没解决她总觉得如芒在背,还是等事情尘埃落定,再把他加入黑名单。

    她端起杯子,喝了口茶,忽然想到曲言熹说感情能再重拾、他有耐心等待的话语,程盈茜实在不知该怎么反应。

    她一向讨厌复杂的事情,感情过去了就过去了,偏偏他重新再提起,还想从头来过,弄得她心烦意乱,察觉脑袋里意见分歧的两方又要开打,她赶紧将念头岔了开去。

    等了一会儿,不见对方回复讯息,曲言熹多少有些失望,却不时提醒自己不能操之过急,免得弄巧成拙,只要有耐心,总会打动她,再把她的心赢回来。虽然错过了上一季的花期,但只要耐心等待,他相信她会再次为他盛开……

    到美国后,曲言熹适应得还不错,虽然有些文化冲击,但他的抗压性一向良好,所以不管是食物、课业还是人际来往,不能说如鱼得水、无缝接轨,但想家的情绪并不多。

    今天在学校附近散步时,他看到一幅广告,背景是普罗旺斯的熏衣草田,一个穿着白衣的女人,提着花篮站在花田里,文字写了什么他没注意,是那深深浅浅的蓝,吸引了他的目光,恍惚中他仿佛听见一个娇俏的声音问道——

    “学长,你喜欢什么花?”

    “没有特别喜欢的。”

    “那你喜欢什么颜色?不许讲没特别喜欢的。”

    他笑了,仰头一看,蓝天白云,让人身心舒畅。“蓝色。”

    她含笑道:“那就熏衣草吧,我喜欢熏衣草,以后我们去普罗旺斯吧,好吗?去看熏衣草田。”

    为什么要跟你去?本能要吐出的问句,因她灿烂的笑靥、撒娇似的话语而消失在唇边。

    “好嘛——好嘛——”

    她摇着他的手,脸上满是期盼与希求,他听见自己说:“好。”

    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但她开心的笑容再次让拒绝的话语堵在喉头上,他觉得自己正失速往下坠,找不到施力点停下,在空中上下摆荡……

    直到某一天,她扬起花束,朝他砸来,才真正落了底。

    这样也好,虽然心头空空的,但落了底代表一切都结束了。

    眼前的熏衣草田,莫名地勾起了一些尘封的情感,朦朦胧胧的,似有若无,他在一片紫蓝的色彩中驻足良久,最后转身乔去。

    每天他都会经过这幅广告,看了两眼便走,他不想绕道,逃避不是解决事情的办法,只要久了,他便能视而不见,而后熏衣草就只是熏衣草,不会再有那些分不清的情绪牵扯其中。

    过了一个礼拜,熏衣草变成海滩美女,他在广告牌前驻足良久,心里有种说不清的惆怅,他想……他很快就会好起来。

    接连几天,因为担心曲言熹到补习班找她,程盈茜躲到哥哥的乐器行帮忙,还顺利地帮老哥卖出两把吉他,让她得意了好一会儿。

    程景熙大方地给小妹分红,一旁合伙的好友颜宗旭酸溜溜地说道:“太偏心了,怎么我卖出去的时候就没包红包给我?”

    程景熙随手拿了个空红包给他。“够吗?还是要一叠?”

    “去。”颜宗旭嫌弃地甩手。“有没有良心,这样就想打发我?!”

    程盈茜在一旁看两人斗嘴,呵呵笑着,之前她常来老哥的店,也会到音乐教室帮忙,只是后来察觉颜宗旭对她有意思,她就很少来了。

    颜宗旭是个不错的人,喜欢开玩笑,虽然有时会失了分寸,又会抽烟,但烟瘾不大,身材中等,留了点胡渣,头发微长,总是扎个小马尾,五官粗犷,有种放荡不羁的帅气和艺术家的气质。

    偏偏她就是没感觉,男女之间就是这样,爱与被爱不一定是等号,颜宗旭的相貌不是她钟爱的那一型。

    她喜欢男生干干净净的,帅不帅不重要,她也不喜欢男生太轻浮,颜宗旭平时还好,但只要有女生在场,就会不自主地想表现,逗女孩子开心,光是这点就让她没安全感。

    之前颜宗旭曾几次约她出去,都被她拒绝,为了避免困扰,她也少来了,幸好这次见面,两人相处起来并不尴尬,她才放心。

    最近店里卖得最好的是乌克丽丽,不管大人还小孩都很疯迷,只要购买乐器,还会送几堂免费的学习课程,所以生意一直不错。

    程盈茜跟哥哥学过吉他,虽然称不上厉害,但自己看谱弹奏,也还过得去,乌克丽丽要上手不难,自己在家偶尔也弹,所以在这儿当店员游刃有余。

    看时间差不多,程景熙拿了吉他准备到隔壁的音乐教室上课,要走之前把妹妹叫过来说道——

    “我课要上到六点半,之后还要去练团,大概很晚才会回家,你等一下就先回去。”他背起吉他,忽然又想到一件事。“你快点把姑姑的事搞定,阿嬷这两天都在闹,刚刚还打来叫我说服你。”

    从头到尾不关他的事,但阿嬷才不管,闹得他也头痛。

    其实阿嬷很少住在他们家里,因为他们都有工作,白天不在家,阿嬷一个人在家也无聊,所以几乎都在大伯、二伯或叔叔家打转。

    “怎么搞定?我夹在阿嬷跟姑姑中间很痛苦。”程盈茜委屈道,阿嬷这两天老是在跟她吵着要看曲行健,家人本来不晓得姑姑交了男朋友,现在也全知道了。

    程景熙觉得姑姑太爱面子,一件简单的事弄得如此复杂,但他也不好去说长辈,只好道提议。

    “你不是说那个曲伯伯还不错,干脆让他去处理。”

    “万一曲伯伯跟姑姑吵架……”

    “他们年纪都不小了,不会一吵架就分手。”程景熙明白妹妹的顾虑,姑姑年纪也不小,好不容易找了伴,万一两人闹僵,不成了她的罪过?

    程盈茜想想也觉得有道理,干脆都丢给曲伯伯算了。

    程景熙也不再多说,背了吉他到教室上课,程盈茜拿出手机,趁自己没改变主意前,赶紧传了简讯给曲言熹,向他询问曲伯伯的电话号码。

    没过几秒,电话就响了,程盈茜叹口气,按下通话键。“你传简讯过来就行了。”

    “发生什么事了?怎么突然要我爸的电话?”他问。

    程盈茜其实有点不耐烦,但又不想无理取闹跟他发火,显得自己没气度,于是把前因后果简单地说了一遍,可话匣子一打开,没她想象中容易关上,在叙述的过程中,忍不住也把自己的倒霉跟委屈向他吐露。

    曲言熹安慰道:“这不是什么大事,让我爸去解决就好了。”

    “我怕他跟姑姑吵架,我姑姑脾气不太好,万一把你爸惹毛了,两人一言不合分手了怎么办?那我不是罪人?”

    他笑道:“那就让我当罪人吧。”

    她愣了一下,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受。

    “我跟我爸说一声,等一下再打给你。”

    “也不用那么急……”

    “事情还是早点解决得好。”他顿了下。“等下我再打给你。”

    曲言熹挂了电话后,程盈茜莫名地叹了口气,颜宗旭走过来问道:“好好的叹什么气?”他随手拿起乌克丽丽拨弦。

    “年纪大了,比较容易忧郁。”程盈茜自我解嘲。

    颜宗旭笑道:“你才几岁?!”随即转回正题。“有什么事讲来听听,我帮你想办法。”方才她在讲电话,他也不好凑过去听。

    “清官难断家务事。”她摇头。

    颜宗旭还想再问,一个男人走了进来,眼睛盯着墙上的吉他,问道:“初学者买哪一把好?”

    “这两把都不错……”

    颜宗旭正想为他介绍,那男人突然喊了一声:“学妹,你怎么在这儿?”

    程盈茜抬起头,随即惊讶道:“学长!”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爱的赏味期最新章节 | 爱的赏味期全文阅读 | 爱的赏味期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