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爱的赏味期 > 第八章

爱的赏味期 第八章

作者 : 淘淘
    【第五章】

    曲言熹这个人太可怕了,说起情话来,一爹筐一萝筐的倒,快把她淹死了。

    她就是讨厌他这点,总是说着暧昧的话,把她的心高高提起,像在坐云霄飞车,一上一下,构不着地,更可恶的是,他说完像个没事人地走了,她却为他一句话心神不宁。

    程盈茜忍不住打电话给夏明俐,把自己的苦恼全倒出,她却在电话另一头,不关己事地说着。

    “这不是很简单吗?你管他讲了什么恶心话,重点是他的目的,他想重新追求,跟你在一起,就看你愿不愿意。”

    “当然不愿意,我对他已经没感情了。”为了躲避曲言熹,她不敢待在补习班,而是在附近的咖啡店里。

    “那你有什么好烦的?!”夏明俐翻白眼。

    “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很烦。”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小姐,我时间宝贵,你自己想清楚。”接着就无情挂断。

    程盈茜气愤地放下手机。“要是能想通,我还找你干么?”

    她气曲言熹但更气自己,听了他几句话,心里就开始动摇……不是,她才没动摇,就是听了他恶心巴拉的情话,心里别扭而已!

    为什么他会把事情搞得那么复杂呢?明明过去两人有机会在一起的,为了出国,他说谎骗她,现在又希望两人重修旧好,真是莫名其妙,世界都绕着他转吗?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早知道就交个男朋友呕死他,可惜当年因为曲言熹的缘故,让她对男人的表里不一、乱搞暧昧大为反感,即使后来有男人对她表示好感,她都不屑一顾,说起来还是他的错,可她竟然意志不坚,三言两语就被他打动,软下心肠……

    干么这么贬低自己?

    程盈茜脑中迸出一个声音——其实你们之间就是一场误会,当年他是真心喜欢你,只是一心想出国,又觉得感情没那么重要,再加上你年纪小,诸多考虑之下,最后才撒了谎,伤了你。

    总而言之就是他自以为是,不过人家都道歉也认错了,又说对你念念不忘,难道就不能重新开始?

    另一个声音怒喝着——就这样重新开始,那我算什么?他说不要就不要,现在改口说要了,我就得巴上去,那我还有尊严吗?让他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女人最要不得的就是心软!

    “啊……”程盈茜抱着头,天人交战。

    突然手机铃响,把她吓了一跳,见是姑姑打来的,她赶忙接起。

    “阿盈,你找我?”

    “对,今天我出来的时候,阿嬷说叫你去相亲。”程盈茜回道。“你要不要趁这个机会跟阿嬷说你有对象。”

    “我就知道,每次都这样,明明答应不管了,过一阵子又故态复萌。”程婉佩对老妈实在没辙。“不理她就好了。”

    “你就趁这个机会把曲伯伯介绍给阿嬷,不是皆大欢喜?”程盈茜劝道。“姑姑,你不要让我夹在中间难做人。”

    “这件事我再想想。对了,你今天有去上班吗?曲言熹会去代课。”

    “刚刚遇到了。你干么找他代课?”姑姑一向爱恨分明,之前她说曲言熹是小人,最爱在后面搞小动作,捅人一刀,照理说姑姑应该很不屑才对。

    “我想乘机观察他。”程婉佩凝重地说。“前两天阿健苞我说他要搬家。”

    “搬家?”

    “阿健不高兴,但他执意要搬,我从话里面推测,好像是他不想当电灯泡,怕我跟阿健结婚后,打扰到我们。”程婉佩语气疑神疑鬼。“你说他是不是想让阿健愧疚,乘机破坏我跟他爸的关系?”

    “啊?”程盈茜迟疑道:“应该不是吧。”

    “你不是说他心机深,喜欢背后捅人一刀,看,我现在就被他砍了一刀!”

    “姑姑,你想太多了,他大概只是觉得不自在。”老爸再娶,做儿女的夹在中间是有些别扭。

    “是吗?”程婉佩怀疑道。“他这样让我很难做人耶,好像我把他赶走。”

    “姑姑你别想那么多,你有你的难处,他有他的,就像你也没跟阿嬷住在一起,难道要他为了你,一辈子不搬家?”

    阿嬷大部分时间都住在大伯家,其他时间在三个儿子和女儿家小住,没有固定,看阿嬷心情。

    “这不一样,我又不是独生女,可他是独生子,而且刚回国就要搬出去,选在这个时间点我很为难。”程婉佩抱怨道。

    程盈茜一个头两个大。“那你打算怎么办,叫他这个时候不要搬家吗?”

    程婉佩也晓得有些强人所难,只好道:“算了算了,不管了,怎么最近烦心事这么多。”

    又说了几句,程婉佩才收了线,程盈茜有些无奈,总觉得最近诸事不顺,让她升起一股想逃避的心情。

    她忽然想起毕业后,有一段时间她都在旅行,人家说毕业即失业,当时找了两、三个月的工作,投出去的履历都石沉大海,后来她索性不找了,跟老爸老妈借了一笔钱,先到国外走走,开开眼界。

    说起来她很幸运,家里经济状况不错,爸妈又很开明,总说年轻时多出去走走,多尝试,才能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喜欢做什么,很放任她。

    像老哥,虽然大学念的是经济,后来迷上做吉他,还特地跑到义大利去学,父母同样没反对,说他喜欢就好,不过只帮他缴了学费,生活费让他自己想办法。

    老哥在义大利待了三、四年,回来后跟朋友合开了音乐教室和乐器行,还组了个乐团,没事就到各地表演,活得挺自得其乐。

    想到曲言熹因为留学的关系,拒绝她的告白,她不由得升起一股怒火,难道他以为自己会阻止他吗?更过分的是问也不问她的意见就私下做决定,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

    当初她怎么会喜欢他呢?!

    突然,程盈茜笑了起来,想起那条被遗忘的毛毛虫,以及曲言熹少见的歇斯底里……不对,不是少见,而是唯一,她还记得他惊恐的样子。

    “哈……”她愈笑愈开怀,太可惜了,当初只顾着笑,根本忘了拍下来,否则就能拿照片勒索他了。

    正开心着,手机又响了起来。“喂?”

    “你在哪里?”

    程盈茜被自己的笑声呛了一下。“你……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又猛地想到大学起就没换过手机号码,只是没想到他还保留着她的资料,他们闹翻的那一天,她就把他从通讯录里删除了。

    当时也想过换手机门号,但后来又觉得多此一举,人家摆明了对她没意思,自然不会打电话给她,她急巴巴地跑去换号码,只是更显得愚蠢罢了。

    曲言熹微笑。“我只是打打看。你在哪里?”下了课没见到她的身影,他才姑且一试打了电话。

    “干么?”她没好气地问。

    “想跟你吃个饭。”

    程盈茜皱眉。“为什么?”

    她问得直率,他也答得坦白。“追求你。”

    血液冲上脑袋,脸颊一下子变热了,程盈茜一瞬间不知怎么回答。“你……”

    “三年前是我不对,你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不等她拒绝,他连忙将要说的话说出。“如果你气还没消,我可以等你。”

    这半个月他都没采取行动,除了找房子的关系外,也是想给她缓冲的时间,他不想逼得太急惹恼她。

    程盈茜觉得他在死缠烂打、强人所难,但听到他说“我可以等你”,她有些不知所措,他真的这么喜欢她?虽然恼怒他三年前的愚蠢,但想到这三年他一直没忘记自己,还是有种虚荣感,自尊被大大的满足了。

    她沉默了下才道:“我说了我对你已经没感情……”

    “我知道,但感情还可以找回来不是吗?”他柔声道。“如果试过了还是不行,我也可以死心。”

    她再次缄默,过了一会儿才道:“我不知道,曲言熹,你说得好像很有道理,可是我又觉得不甘心。”

    “不甘心?”

    “只要你有心,就可以把我耍得团团转,我不喜欢这样。”她蹙眉。

    他一怔。“我没耍你。”

    “三年前你就耍过我一次。”她直言。

    他沉默。

    “不是我一直抓着三年前的事不放,而是……该怎么说呢,一朝被蛇咬吧,你让我没有安全感。”

    她听见他的叹气声,忽然于心不忍,自己是不是太残酷了?但不是故意要为难他、伤害他,这真的是她的心底话。

    “你太聪明了,要伤害我太容易。”

    话毕,气氛僵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才听到曲言熹静静地回了一句——“伤害你不是因为聪明,而是笨。”

    她被堵得哑口无言,胸口像是被什么撞了一下,恼道:“你不要再油腔滑调、甜言蜜语。”随即生气地挂上电话。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爱的赏味期最新章节 | 爱的赏味期全文阅读 | 爱的赏味期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