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都说总裁不好惹 > 第五章

都说总裁不好惹 第五章

作者 : 眉弯弯
    【第三章】

    这一年的春节很早,他们刚结婚半个月就到除夕了。

    姚格丝是家中独女,她爸爸又在她的婚礼过后不久,就偕同她的妈妈环游世界去了,而她家也没有多少亲戚,这次年夜饭肯定是要跟顾瑾瑜回顾家吃的。

    而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了,她原计划三点半走出公司,在下班高峰期交通瘫痪以前到达顾家的,只是人算不如天算,临近三点的时候突然接到一个客户要修改方案的消息,然后秘书用湿漉漉的大眼可怜地看着她,她很豪气地放人下班,自己留下来修改。

    就在她忙得焦头烂额时,她的手机响了,她腾不出手来把电话放在耳旁,干脆直接开了免持模式,“你好,我是姚格丝。”

    “你现在在哪里?我已经在楼下很久了。”斯文从容的男声充斥了整个办公室,但跟平常有礼的语气有了点出入。

    “我在公司。”姚格丝敲打键盘的动作不停,一边看着电脑,时不时地看两眼桌面上被她匆忙记录下来的客户的要求,一边回答他。

    也因为太过忙碌,她没有察觉到他的语气与平常有所不同。

    顾瑾瑜听了深吸一口气,平复在胸腔翻滚的情绪,隔了几秒冷静下来以后,他又说:“现在已经四点了,你还记得你昨晚跟我说三点半就会把工作结束?”

    姚格丝有点不耐烦,“记得记得,这是有急事嘛!”

    他忍着怒气说:“我想我不需要跟你强调一下除夕的重要性吧?我想我也不需要跟你强调一下交通堵塞的严重性吧?”

    “行了行了,我尽快搞定,OK?”姚格丝不等他的回复,迅速挂断了电话,嘴里嚷着,“烦死了。”一边加快手上的动作。

    被挂了电话的顾瑾瑜恨不得把电话看穿几个洞,自从跟她结婚以来,火冒三丈的情绪时常出现在他身上。

    当初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只觉得她精明干练,刚好在他不经意的瞬间入了他的眼,愿意为她赌一次自己的冲动,第一次让感性主控自己的行为,跟她闪婚。

    可谁知她的精明能干竟还超出了他所预料的范围,整个人没有一点女生的模样,一如当初她把婚姻当交易跟他谈判时的情况,冷冰冰的、硬邦邦的。

    还不只如此,像今天这样因为公事拖延了时间的事,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她整天都把工作放在优先地位,事业心比男人都还要重,他也有工作啊,怎么他就能提早,而她就不能呢?

    其他时候也就罢了,但今天是除夕,他们才刚结婚,难道要让家中长辈看出他们这么快就出状况了?

    顾瑾瑜重重吐了口气,手掌拍在方向盘上,心里想着,她该不会是还在记恨着第一次见她时,他让她等了半小时,所以现在来还给他吧?

    终于在四点十分的时候,姚格丝的身影出现在公司的大门口,路边停着的车很显眼,让她一眼就看到了,她提着手提包,步履迅速地走至车前,开门上车。

    “抱歉,让你久等了。”她边扣安全带边说话,这样的话对于夫妻而言显得有点生疏,但她却没有办法不说这句话,这一次她的确是理亏了。

    顾瑾瑜发动车子,摆动方向盘,开入了主干道,“我真希望这是我最后一次听到你说抱歉。”

    面对她,他一贯柔和的性子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他也说不出为什么。

    姚格丝一开始还觉得有点抱歉,一听他这么说,她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动物一样动怒了,“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顾瑾瑜不想在这个时候跟她争论这个问题,免得等一下不愉快,他沉默不语。

    姚格丝的性格一向直接,有问题就要立刻挑出来解决,不会藏着忍着,“你说话,别就这么板着一张脸,给我脸色看。”

    顾瑾瑜把车子停在了离顾家不远的地方,他解了安全带面对着她,看着她高抬着的尖下巴、充斥着怒火的眼眸。

    他的声音低而浑厚,“这段时间以来,你因为工作而要我等,这样的事我已经是见怪不怪了,无论是周末还是工作日,无论是在公司还是在家里,你几乎一直在工作,吃饭只用十五分钟,连平常女生出门前的化妆时间,你也压缩在半小时以内,有时甚至是在我载你去公司的路途上解决的。

    你可能会觉得这些是你的生活习惯,而我们只有一年的婚姻,没必要作出什么改变,但是你有没有发现,这段时间以来我们的对话加起来都没有今天的多。”他的一字一句都是控诉她的话。

    姚格丝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她意识到问题是在她那里,她的确是做得不恰当,于是她也把他的话听了进去。

    她揉揉额角,有点抱歉地说:“我也不是工作狂,只不过之前因为我们要结婚的事,堆积了许多公事而已,今天才全部处理好,抱歉。”

    顾瑾瑜叹了口气,或许是因为他对她的认识不够深,对她有点误会吧。

    “头痛?”

    姚格丝见他的脸色稍稍转晴,她点了点头。

    “你昨天晚上睡不到四小时吧?我在这停一会,你好好补一下眠。”说着他便俯过身来,帮她把座椅往后调。

    姚格丝闻到了他身上好闻的清冽气息,“不是急着回家?先回家吧,不然等一下又要塞车了。”

    其实她的确是困得厉害,今天她已经喝了五杯咖啡,可是还是觉得困,大概只有睡一下能救得了她吧。

    她躺在座椅上,眉间带着倦意,但还是强撑着看向他,他看得到她的眼睛都熬得有点发红了,眼里都布着血丝。

    顾瑾瑜看着她这么憔悴的样子,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说她才适合。

    女孩子就该好好的爱惜自己啊,怎么把自己搞成这副模样……要是他把心里想的这些话说出来,她大概又要立刻跳起来跟他吵架,据理力争了吧。

    他有点无奈,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披在她身上,声音平平地说:“反正距离也不远了,六点钟到家就好,你睡吧,别担心,反正有什么我扛着。”

    姚格丝笑了,安心闭上眼,知道他是在指认识他那一天,她在车上对他说的话。

    而她也着实是困了,闭上眼睛后,没几分钟就睡着了。

    她入睡前的最后一个念头是,他的人还真是温柔。

    车上的座椅跟家里柔软的大床是没得比的,但这次短暂的睡眠却比以前的每一次睡眠都要好。

    姚格丝幽幽转醒,睁开了眼,喉咙有点干干的。

    看了顾瑾瑜一眼,他像是看着前方在发呆一样,她坐起来,“现在几点了?”

    车窗外的天色已经黑了,华灯初上,街道上的车子明显比她入睡前多了些。

    顾瑾瑜回过头来,见她睡眼惺忪的样子,脸色总算是比之前好了一点,没那么憔悴疲倦了。

    “醒了?五点四十五了,要喝水吗?”他伸手从置物盒里拿出一瓶水来,修长的手指握着水,递给她的动作一如他温柔的气质。

    “嗯,好。”姚格丝也不客气,接过水喝了一口后,把盖子盖好,放在自己的腿上,然后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把披在身上盖得她温暖的黑色大衣递给顾瑾瑜,“你的衣服,谢谢你了。”

    顾瑾瑜看了看她暖得有点发红的脸,又看了看她身上似乎没穿多少件的衣服,他接过大衣,眼帘低垂,眉目柔和却坚毅,“伸手。”

    姚格丝不明所以,有点疑惑,手心朝上向他伸出手。

    顾瑾瑜就着她伸出的手,一把套进大衣的衣袖里,俯身帮她整理好身后的衣服,又牵住她另一只手,把它往另一个衣袖里塞。

    姚格丝可以感觉出这是他第一次帮别人穿衣服,他的动作生硬还有点笨拙,她突然觉得好暖,胸腔有点不明所以的情绪在浮动,饱饱胀胀的。

    “你不冷吗?”姚格丝抬眼看他,观察了一下他穿的衣服,心里暗暗的估计了一下,大概是……只穿了两件?不算大衣的话。

    “不冷,你穿这么少又刚睡醒,别着凉了。”

    她怎么不知道要照顾好自己呢?吃不好、睡不好、穿不暖……说出去都没人相信,姚氏的年轻女总裁过的居然是这样的生活。

    顾瑾瑜帮她拉上拉链,替她挽起太长的衣袖,又为她翻了翻衣领,“好了,这里离家不远,我们下车走过去吧。”

    姚格丝看着他温柔体贴的动作,心里对他的印象已经慢慢改观了。

    就像他对她有误会一样,她或许也是误会他了,其实他不是花花公子,他也不是太娘炮,他只是温柔了点,体贴别人的情绪以及需要而已。

    姚格丝看着走在她身旁的他的侧脸,突然觉得她这么莽撞选择的结婚对象,原来是这么温柔的一个人,她的选择好像还挺不错的。

    顾瑾瑜能感觉得到她温温的视线一直落在他的侧脸上,他没有侧头去看她,只是大掌一下子牵住了她因走路而摆动的手,五指紧扣住她的。

    姚格丝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她像是被他的五指在不经意间扣住了心。

    顾瑾瑜的爸爸是父辈里最年长的一个,他的家族还算人丁兴旺,亲戚们都会在除夕这天齐聚在顾家迎新年,今年自然又是一片热闹的景象。

    吃过团圆饭后,他们又开始了他们的惯例,打麻将。

    因为姚格丝一点也不会,笑着谢绝了亲戚们热情的邀请,她让顾母去玩两把,然后代替顾母收拾碗筷。

    顾母见她孝顺也不好推辞,家里的三姑六婆、七大姑八大姨见了她这样的举动,也纷纷在麻将桌上夸顾母有福气,有个这么好的儿媳。

    顾母虽然笑着摆手,谦虚地说:“哪有哪有。”但心里其实也对她的儿媳很满意。

    姚格丝把饭桌上的碗筷都收拾好,拿进了厨房,开了水在清洗,洗到一半,她突然感觉到背后似乎有视线在看着她,她一转头,发现是顾瑾瑜站在那里,也不知道他站在那里多久了。

    他的眼睛黑得发亮,她想起他在饭桌上因为他们新婚而被同辈的兄弟灌酒,他现在走进来,恐怕是有点不舒服吧。

    他对她那么体贴,虽然她没有一般女人的善解人意,但也还是愿意力所能及地对他好。

    姚格丝用挂在墙壁上的干布擦了擦手上的水,拉开玻璃柜,拿了蜜糖罐,调好比例,帮他冲了杯蜜糖水,“喝点吧,温的,喝了就不那么难受了。”

    顾瑾瑜大概是真的醉了,他也没抬手接过蜜糖水,而是就着她的手低头就喝。

    平日里,他是让人如沐春风的温柔王子,而现在的他……姚格丝看得到他因不舒服而皱起的眉,平常爱笑的嘴此时也抿得很紧,这样的他退去了原来不自觉带着的、让人很难接近的贵气,此时的他像是个一般的大男孩。

    姚格丝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

    顾瑾瑜倏地抬起头,望着姚格丝的眼睛发亮。

    姚格丝被他看得有些发窘,“喝完了就出去休息一下,等一会缓过来就好了。”说完便转身把杯子放在流理台上,把刚刚拿出来且还没收拾好的蜜糖罐放回玻璃柜了。

    玻璃柜子在姚格丝的头顶上,她举高手把蜜糖罐子放入玻璃柜时,衣服的布料紧贴着后腰身,由于她进厨房以前就把大衣脱了方便工作,她这个动作完全把她纤细的腰展现出来,盈盈不及一握,那优美的曲线勾得顾瑾瑜上火。

    她刚把手收回来,顾瑾瑜便从后方走上前,一把将她扳过来,一手环住她的纤腰,一手托住她后颈,重重吻上来。

    姚格丝吃了一惊,没有咬紧牙关,一下便被他攻城略地闯了进去,勾住她的舌头一阵阵摩挲。

    “嗯……”姚格丝这才想到要挣扎,天呐,这里可是厨房啊,万一等一下有个谁进来,那可真不是开玩笑的。

    其实顾瑾瑜早已经想这么做了,只是她一直忙于她的工作,对他几乎都是不看不理,现在好不容易让他缠上了,他是怎么也不愿意放了。

    他勾着她的舌头一遍遍地吸,又舔过她的牙龈,在她口腔里到处肆虐,就是不愿意停下来,像是要把这段时间被她忽略的郁闷全部发泄出来,他的腰也用力顶住她,把她顶得贴在流理台壁。

    他凶狠的吻让姚格丝慢慢迷醉,她慢慢开始回吻他。

    等胶合的唇瓣终于分开时,顾瑾瑜看到姚格丝眼睛里晃着的水波,忍不住再次吻她。

    他托住她的腮边,轻轻吻过她的脸颊,细细碎碎的呼吸洒落在她耳侧时,他吸住她白玉般的耳垂,细细啃咬。

    “嗯……”姚格丝呻吟了一声,顾瑾瑜继续往下吮吻,拉开她的衣襟,在他早已遐想许久的雪颈锁骨处,留下了一道道紫红紫红的吻痕。

    “哎哟,你们真是的,赶紧回房、赶紧回房!”顾母走进厨房,原想着冲杯蜜糖水给顾父的,谁知撞破这对新婚夫妻的恩爱场面。

    顾瑾明迅速拉好姚格丝的衣领,把她的头按在他的颈窝里,他看着顾母的目光不移不闪。

    姚格丝丢脸得几乎要把脸埋在顾瑾明颈窝处不愿抬起了,但还是应了顾母一声,“妈……”

    顾母一看顾瑾瑜的样子,心里明了了七八分,她嘴里念他们,可是心底乐开了花,“你们这两个孩子也真是的,瑾瑜喝多了吧,今晚就在这里过夜吧,瑾瑜的房间我都收拾过了,今晚就将就一下吧。”

    顾母笑着对一脸尴尬的姚格丝说:“我只是进来冲杯蜜糖水给你爸爸,你们……忙完了就赶紧回房啊,等一下有人进来看到不好。”说完她朝姚格丝眨了眨眼,走出厨房。

    “嗯……”姚格丝脸都不敢抬起地应了顾母一声,等顾母的脚步声远去后,她瞪了顾瑾言一眼,用手肘捅他。

    顾瑾瑜闷哼了一声,但没生气,只是抱着她不动,平复内心的冲动。

    这一夜,姚格丝和顾瑾瑜留在顾家没有离开,这是他们结婚半个月以来第一次同房。

    其实他今天下午跟她说的话是对的,她以为结婚了就结婚了,生活照旧,但其实很多东西都是需要磨合、培养的,尤其是像他们这样闪婚的。

    顾瑾瑜喝得有点多,一躺到床上就呼吸平和,似乎已经睡着了。

    姚格丝定定地看了他半晌,突然像是感觉到冷了,她轻手轻脚地走至窗边,把窗户掩上一点,然后动作迅速地爬上床,帮顾瑾瑜和自己盖好被子。

    这段时间她的确是累坏了,今天下午睡了那么一点远远不够,才躺下没一会,她也睡着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都说总裁不好惹最新章节 | 都说总裁不好惹全文阅读 | 都说总裁不好惹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