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都说总裁不好惹 > 第六章

都说总裁不好惹 第六章

作者 : 眉弯弯
    【第四章】

    一夜好眠。

    姚格丝睡得朦朦胧胧将醒未醒时,感觉到有什么重物搭在她的腰上,身后又像是有个火炉,好温暖,暖得她都不愿起床。

    她翻过身来,往热源靠近,手也摸了上去牢牢抱住,像是怕热源会消失一样,手掌心细腻地来回摩挲,光滑的、硬硬的……什么?

    她一个惊慌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是她以无尾熊的姿态,双手双脚缠在顾瑾瑜身上,而顾瑾瑜身上什么都没穿,luo了半身。

    “醒了?”顾瑾瑜的手绕到了她的腰后搂住她,声音有着刚醒的低哑。

    他这一个举动令姚格丝没有机会把手脚收回来,感觉突然把手脚收回来,似乎比维持现在这个动作更加的尴尬。

    “嗯。”其实这样也不错,好暖和,她脑海中刚冒出这样的想法,突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你怎么会脱了衣服?”

    “早上起来洗澡。”顾瑾瑜的下巴抵在她的头顶上,温香软玉在怀,他也明白“从此君王不早朝”的感受了。

    “现在几点?”

    “快十点了。”

    什么!姚格丝倏地收回缠在他身上的手脚,一下掀开被子迅速下床,“你怎么不叫我?今天大年初一呢。”

    她动作迅速地进入浴室洗漱起来,等到她把自己处理得妥妥当当,着装得宜时,走出浴室,看见他还懒洋洋侧躺在床上。

    她走到窗边把窗帘拉开,阳光一下就照了进来,洒落在大床上。

    她回过头,见他沐浴在一片阳光中,米黄色的光线把他还没打理的软趴趴头发镀上了一层光泽,明暖的色调衬在他身上,让她看得满心温暖,连带着语气也柔了些,“起床吧,大年初一这么晚才起来,真是荒唐。”

    她走到衣柜前打开门,帮他挑了件衣服放在床边。

    “不用急,妈早上来敲过门,她让你睡够了再起床。”

    姚格丝一阵无语,他妈妈该不会是想错了什么吧?

    结果等到姚格丝和顾瑾瑜出现在客厅时,已经是午饭时分了。

    家里就只有顾父、顾母、顾小妹顾瑾明和他们两人了,而顾瑾言为了逃避他妈妈催他成家,接了个出差的工作,半年内都不会出现在国内。

    饭桌上,姚格丝看到顾母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几乎看不见,她就知道顾母真的是想错了。

    盯着顾父顾母热切的目光,姚格丝被看得心里都发毛了,再看一眼旁边坐着的顾瑾瑜,他竟然能够一脸淡定地喝汤!

    姚格丝悲愤了,突然一脚踩在顾瑾瑜的脚上,顾瑾瑜一时没有防备而呛到了,咳得眼都红了地看着她。

    姚格丝的手轻拍着他的背,帮他顺气,但眼睛却是直直瞪着他,一点也不服软。而顾父顾母明显把他们这样的表现,看成是含情脉脉的温柔对视,他们心里乐开了花,想着孙子该是离他们不远了,只有顾瑾明在一边笑得意味深长。

    饭后,顾瑾瑜和顾父摩拳擦掌要下两盘棋,顾瑾明回自己房间跟闺密聊电话。

    而姚格丝由于今天早上已经晚起床了,现在为了挽救形象,她帮着顾母收拾饭桌,把碗筷都搬到厨房清洗。

    流水声哗哗响,姚格丝戴着手套、拿着菜瓜布在清洗碗筷,顾母则在她旁边,把她洗好的碗擦干净,然后放进消毒碗柜里。

    “身体不难受吧?”

    姚格丝听了差点把碗给摔了,她笑得有点尴尬,“还好,呵呵。”

    顾母笑笑地点点头,“也是,毕竟都还年轻,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要小孩?”终于把她最想问的问出来了。

    “我们还没有商量过这个问题。”

    顾母有点暗示性地说:“你们年轻人啊,总是想着两人世界,想着别那么早要小孩,但你们也不小了,你今年也二十八了,女人三十岁以后再生孩子,身体各方面的恢复啊,还有自己的身体健康啊,都没有三十岁以前生的好。”

    “妈你不用担心,我们会好好商量,尽量早一点生的。”

    顾母笑着点点头,“那就好、那就好。”

    虽说她一开始跟顾瑾瑜结婚的目的就是生孩子,但由于她对他的第一印象不怎么好,又加上堆积下来的工作让她忙得七荤八素的,所以她一直没有直奔主题。

    而自从除夕那一天起,她对他的印象有所改善,觉得要是生出来的孩子能像他那么温柔,似乎也是不错的。

    姚格丝侧头看了看正在开车的顾瑾瑜,他认真的神情引得她的目光不自觉为他停留,从她的位置看去,他眉目清俊、轮廓俊朗,深灰色的衣服衬得他的气质更是出尘,那是今天早上她在他的衣柜里为他挑出来的。

    或许是姚格丝落在他身上的目光停留得太久了,又或许是他不习惯她一直沉默的样子,顾瑾瑜抽空偏头看她,见她双眼亮晶晶地看着他,看见他的目光也毫不闪躲,反而大大方方与他对视,他的嘴角微微勾起,眼底也带着笑意。

    “我喜欢你家的热闹,真的很好。”姚格丝开口,言语中透露着欣羡。

    顾瑾瑜扭过头,继续看前方的路况,“你要是喜欢,以后我们可以常回去。”

    “吃饭的话我没问题,但留住的话……”姚格丝有点无奈地笑笑,缓慢地眨了眨眼,“我觉得还是等大哥回来以后比较好。”她今天是真的被顾家两老的眼神看得发毛了。

    顾瑾瑜却想得比她深,以为她是在说他昨晚在厨房吻她的事,等顾瑾言回来,他就不会喝那么多了,也不会有他借醉对她做的事,这么想着,顾瑾瑜的眸色沉了沉,没有再吭声。

    姚格丝不知道为什么才一下子他好像又不高兴了,见他不说话,她也没再主动挑起话题,转头看窗外向后飞掠的霓虹灯。

    这样的沉默一直维持到他们回到家,姚格丝洗完澡以后。

    姚格丝打开浴室门,走出因为热气而烟雾弥漫的浴室,她用浴巾擦着湿湿的短发,经过客厅时,发现顾瑾瑜竟然少见地在看电视。

    她走入客厅,声音有点懒懒的说:“你不洗澡吗?”

    顾瑾瑜侧头看了看她,只见她穿着件薄薄的睡裙,手拿着浴巾擦着头发,慢慢走到他面前。

    顾瑾瑜突然觉得浑身燥热,瞬间就想起了昨晚把她拥在怀里亲吻的感觉,嘴唇软软的,腰肢纤细柔软……

    他艰难地吞了吞口水,视线连忙移开,回到电视机上,脑海中却挥不去她的模样……睡裙的领口开得很大,遮不住她性感的锁骨与大片凝脂一般的肌肤,而她颈侧到锁骨,他昨晚留下红红紫紫的吻痕还清晰可见。

    他抬起一只脚搭在另一只脚上,不想让她发现他的异常,他清了清嗓子,“嗯,我……等一下再去。”

    他忍不住又瞥了她一眼,然后赶紧收回目光,“你……咳咳……你不冷吗?多穿件衣服吧。”

    姚格丝的目光带着一闪而过的狡黯,“不冷啊。”

    她俯下身,跟他的距离靠得特别近,柔软的手摸上他的额头,她看着他的眼睛,挡住了他看电视的视线,“是今天早上着凉了吗?怎么嗓子哑哑的?”表情特别无辜。

    她的靠近让顾瑾瑜闻到了她身上带着的香气,明明两人用的是同一种沐浴露,他却觉得她身上的味道好闻得多。

    她的头发还没有擦干,贴着下颔的湿发发梢还在滴水,水珠顺着下颔滑落,滑过她线条优美的颈项,滑过最令他着迷的性感锁骨,然后没入了衣领下,白玉如凝脂般的肌肤上,留下了一条蜿蜿蜒蜒的湿痕。

    他的眼底跳跃着欲望的火焰,原想移开视线……看电视转移一下注意力,可是她偏偏把脸凑到他面前,这女人分明是要逼疯他!

    顾瑾瑜伸手拉住了她垂在身侧的手,头一抬就攫住她的唇,然后一把拉了一下她的手肘处,把她整个人拉进怀里,另一只手动作迅速地潜入了她的衣服里头。

    姚格丝嘤咛一下,他手上的冰凉把她冷得一颤,她推着他的胸膛,想要他放开。顾瑾瑜却以为她是在拒绝他,动作更是不肯停。

    视线不经意地落到了她的腰上,青紫的掐痕在白玉般的肌肤上格外的明显,那是他昨晚喝醉了,控制不住力道而掐出来的。

    他整个人像是清醒过来一样,不再有任何动作,看着那道青紫的掐痕,再看她媚意横生的眼角眉梢时,他早已没有一开始的激动急切了。

    “嗯?”姚格丝见他久久没有动作,睁开眼来,却见顾瑾瑜的脸上早已退了欲望,怎么回事?

    她刚想问,顾瑾瑜却把她缠在他腰上的脚拿了下来,拉她起身,帮她把裙子放下来,又帮她把衣领拉好。

    姚格丝拉住他的手,眼底的水波还在晃动,“你……”

    顾瑾瑜把他一回家后脱下放在一旁的衣服拉过来,披在她身上,“这睡裙太薄了,小心着凉了。”

    “我……”

    她还没说完,顾瑾瑜便起身,又打断了她的话,“我出去吹吹风,你先睡吧。”

    “这么晚了,你去吹什么……”

    顾瑾瑜没等她把话说完就出门了。

    姚格丝看了看身上披着的衣服,“啧”了一声。

    “搞什么飞机啊?”她的语气里满是挫败。

    说是吹风,但大年初一的晚上,有谁会傻得在晚上连大衣都没穿,就跑到大街上吹冷风?

    顾瑾瑜走入离家最近的一间酒吧里,他是这里的常客,还没结婚前,他有空就会来这里喝上一两杯舒缓疲劳,以至于他现在刚坐上吧台凳,酒保便笑着替他上了杯龙舌兰。

    “没开车吧?”

    顾瑾瑜摇摇头,舔了舔手上的细盐,喝了口酒。

    “大年初一不用回家吃饭?”

    顾瑾瑜想起了刚刚的擦枪走火,强压下去的欲望又在隐隐骚动,他连忙又灌了一口酒。

    “嘿,喝这么猛,今天我们办活动,人手不够,你醉了我们也不能把你抬回家。”酒保被他急切的动作吓到了,他一直都是风度翩翩的,还没见过像今天这个样子,该怎么形容?有点挫败又有点后悔?

    “今天搞什么活动?”

    “还不就是特定时候熄灯,在亮灯时拉住的不论是谁,都可获得一吻,这样的活动没什么新意,已经玩到烂了,但每人都喜欢,特别是男人。”酒保笑得暧昧,“怎么样,你要不要参加?”

    “不了。”顾瑾瑜静静看着杯子里的酒,然后又喝了一口。

    红红绿绿的霓虹灯打在他脸上,竟有一种说不出的落寞。

    酒保大概是见顾瑾瑜今天心情不怎么好,也没继续跟他聊。

    十分钟后,场子里果然熄灯了,而主持人的声音带着笑意,兴奋地说:“赶紧牵住身边人的手喔,想表白的趁这一次机会表白,想名正言顺窃玉偷香的,呵呵……好了好了,快要亮灯了,三、二、一!”

    灯光一下子亮起来,参加活动的人或喜或悲,有的因为牵上了女神的手欣喜若狂,有的不怎么如意,为了炒热气氛而鬼哭狼号。

    自始至终,顾瑾瑜只是坐在那里,冷眼旁观别人的悲欢喜乐。

    耳边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什么?要我亲你?”

    “小姐不是玩不起吧?既然参加了游戏,就要遵守游戏规则啊。”男人的声音里尽是猥琐。

    顾瑾瑜惊讶地侧过头去看,果然看见了不久前在他身下脸色酡红、媚意横生的姚格丝,而姚格丝也看见他了,跟他点头打一下招呼,然后又移开视线。

    他第一次低声咒骂:“该死的,她来干什么?”还跟他装不熟!她是不记得她刚刚还在他身下吗?

    她还贪漂亮地只穿了件薄薄的紧身裙,项间围着的围巾都遮不住他留下的吻痕,她以为这里还是她家吗?门口大大的写着酒吧两个字,她是不是看不懂啊?还是真的这么纯情地以为来酒吧的男人就只是为了喝酒?

    顾瑾瑜压着怒意朝她的方向走去,离她还有几步时,却听见她毫不在意地笑着说:“怎么玩不起,你说说怎么个玩法。”

    “欸,这样才对嘛,来亲一亲小嘴……”说着,那个猥琐男就嘟着肥厚的嘴唇,朝姚格丝亲去。

    顾瑾瑜一听,怒火中烧,连话都不说一句就走到她的身后,一把环住她的腰往外走,不管身后猥琐男庞大的身躯因碰不到他面前的人而摔倒在地,顾瑾瑜箝着姚格丝走出了大门。

    出了门再走几步就是大马路了,因为是年初一,马路上的汽车不怎么多,连街道上的行人也没几个。

    “喂!你弄痛我了,快放开,我的腰都肿了!”

    姚格丝的个子不小,却还是跟不上他的步行速度,而且他也不知道发什么神经,跟他说话他都跟听不到一样。

    “喂,我跟你说话你听见了没?走慢点、走慢点!”

    可是顾瑾瑜完全不想听她说话,他是疯了才忍得这么辛苦没把她给吃了!

    他昨晚喝醉强吻了她,可是他不知道原来他还弄伤了她,好心地体贴她,自己强忍着快要炸了的欲望,跑去酒吧降温,她竟然敢当着他的面拈花惹草,给他戴绿帽?

    从顾家回来的路上,她明里暗里地说她昨天是如何不愿意被他亲吻,他是对她有点兴趣,但也不想第二天醒来看她的表情是不甘愿的,这些事本来就该是你情我愿,要是靠强迫说什么一时迷乱,这样一点意思也没有,他要不是想着她的不愿意,怎么可能停手,他这么体贴她,而她倒好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都说总裁不好惹最新章节 | 都说总裁不好惹全文阅读 | 都说总裁不好惹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