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混血女婿 > 第四章

混血女婿 第四章

作者 : 官颖
    “嘟嘟好喽!”

    辜沛婷将糖和水倒入锅内加热,一边搅拌,一边观察糖的变化,直到软化变色,接着又来到她最害怕的步骤,再加水入锅内,发出哧、哧的声响,她害怕得退后一步。

    突然,她身后出现一只大手,抓住她的手,稳住了慌乱的她。“不要慌。”

    “是,Chef。”身后一阵熟悉好闻的刮胡水气味,让她莫名的安定下来。

    “你的手放松一点,对,像这样……不要怕!慢慢加水,停……”这次他不再低吼,而是耐心的教导她拌糖。

    他富有磁性的嗓音就在她耳边低语,她感觉到他的身体和她距离好近,她的手被他牢牢的握住,一种熟悉的温暖涌入心坎,她忆起了他曾经牵着她的手,带着她逃离酒鬼的纠缠,他的出现总会带给她一种宁贴的安全感,使她脸颊发烫,心跳的节拍也随着温度的升起,咚咚地加快……

    “喔——Chef一对一亲自教她欸……”一旁的优子不服的说着。

    “我也要——”雅子羡慕得要命。

    经过小火慢炖,锅里的糖色从淡黄变成金黄……

    “可以了,关火!”他离开了她的手,让她关掉瓦斯。

    一百八十度的精准温度,颜色呈现漂亮的金黄焦状酱汁,稠稠的焦糖已经成功了!

    她忍不住拿起小汤匙,挖了一口放入嘴里,陡地,她的眼眸湛亮,嘴角漾起笑意,心底也冒出蜜糖般的甜滋味。

    “好好吃!”这次,在他的领导下,她总算成功了。

    糖虽然是焦的,但味道是甜的,没有苦味,这一刻她感觉被幸福笼罩。

    “回家多练习。”他不忘耳提面命。

    “是,Chef。”

    “下次不准再迷糊。”

    “是,Chef。”她的嘴角扬起四十五度,已经忘了刚刚被骂的惨状了。

    他看着她。这女人教人又生气、又想笑!

    那甜美的笑靥,让他几乎忘了她刚刚笨手笨脚,搞得厨房鸡飞狗跳的模样。

    她是他见过最笨拙的学生,她的存在绝对可以写下他教课生涯中最精彩的一页,但她的笑靥在这一瞬间却烙印在他心底,比焦糖还来得甜美可口,教人怎么也难以抹去。

    下课后,辜沛婷立刻绕到市场买了糖、杏仁膏、奶油、面粉……好多食材,打算回家拼命练习煮糖的技巧,还要练习做饼干、塔皮,练好基本功。

    比起其他同学,她在厨房烹调的经验少得可怜,所以她必须比其他人加倍努力,一定要熟练操作不可,绝不能再让那对日本双胞胎姊妹瞧不起她,当然,更要让安德烈对她刮目相看!

    从煮焦糖开始……在锅底倒水加糖,开小火,她一边搅拌,一边想象着他就站在自己身后,她的背部就贴着他结实的胸膛,那暧昧浪漫的画面,就像糖和水经过加温,甜蜜的融合在一起,如胶似漆的烘出美妙的焦糖……

    焦味、一阵烧焦味袭来——

    “糟了,焦糖又黏在锅底了!”陷入美好的想象中,她再度尝到苦焦味。

    她不断失败,重做,失败再重来,不厌其烦的没有休息。

    “沛婷,你怎么还没睡?”留着八字胡、长相英俊,个头有一百八十公分高的叔叔辜尚圣一闻到焦味,立刻走到厨房,看到辜沛婷就站在里头,疑惑地用中文问道。

    “喔,叔叔,我在练习煮焦糖。”她要专注,不能分心。

    只有他们叔侄在,他就会用中文和侄女对话。

    叔叔在巴黎留学后,就在巴黎定居,现在是巴黎一家名品公司的经理,是辜家唯一没有结婚的男人,他的生活行为俨然像个法国人,但某部分的思维仍保留中国的传统。

    “想吃焦糖何必那么辛苦,我叫人帮你买比较快……”

    “叔叔,那不一样,我要练习才能通过考试。”

    “什么东西烧焦了……”一阵女人的声音从客厅来到厨房。

    “Melissa。”辜沛婷回头打声招呼,注意力很快的又回到拌糖上。

    Melissa是和叔叔同居的法国女人,也是公司的同事,她的经济独立,跟叔叔交往多年,但两人还没有结婚的打算。

    Melissa的穿着打扮一向野性豪放,有时钟点佣人不在,她会只穿着黑色吊带网袜,外头随便罩一件长衬衫,有一次她还看见Melissa大剌剌的演出上空秀,今天算不错了,穿了一件丝质睡衣。

    “你在煮什么?这样下去,我的厨房会不会被烧了?”Melissa半抱怨、半嘲讽的说着。

    下班后,回到家,他们就是要享受最悠闲、最甜蜜的两人世界,但是受辜尚圣哥哥之托,他们必须照顾她、收留她住在这里,实在很不方便。

    “Melissa,我在练习煮焦糖,很快就好了。”

    辜沛婷也想马上做出美味甜点给叔叔他们吃,聊表供吃住的谢意,但她很清楚自己的存在已经侵犯到他们的私密空间,现在又多了“空气污染”,难怪Melissa时常臭着一张脸给她看。

    “你已经弄了一个晚上,到底还要弄多久?你这样会打扰到我们。”Melissa双手在胸前交叉,望着在厨房忙着拌糖的她,难以容忍的说着。

    此话一出,免不了遭来同居人的一记白眼。

    辜沛婷知道法国人生性浪漫,也很注重隐私,但真和他们相处才算是领教到法国人的冷漠和傲慢。

    “Melissa,对不起,你不用顾虑我,真的,就算房间发出声音,我也会当没听见的。”她绝对会很识相的。

    什么房间发出声音

    辜尚圣一脸尴尬,不知道该说沛婷懂事,还是他的生活太放纵!

    “沛婷,我想跟你谈一谈。”辜尚圣说道。

    “对不起,叔叔,我现在还不能停,可以让我弄完再说吗?”

    “好吧,那你边做,我边说。”

    “好。”

    “既然你住在我这里,我希望不负你爸爸所托,除了供你吃住,最重要的是保护你的安全,所以请你必须配合我,上次你甩开保镳的事让我很担心,我还没向你爸爸提及,我希望以后你出门还是由保镳跟随,晚上十点前睡觉,还有,下课直接回家,别乱跑,巴黎治安……”

    “叔叔,我成功了!”

    哇咧,他讲了一堆,她到底有没有听进去?辜尚圣脸上出现三条线。

    “我的焦糖成功了,你们尝尝看。”她挖了一口给叔叔吃。

    “……好。”

    “味道怎样?”

    “还不错。”辜尚圣点头,“有专业的架式。”

    “对吧?叔叔,我……知道你夹在中间很为难,但我到巴黎除了追求梦想,也是为了争取自主独立,我被家人保护得太久了,到了巴黎还要被限制自由……叔叔,是不是可以撤掉保镳,让我行动自由一点?还有,我知道我也侵犯了叔叔的隐私,所以你是不是可以让我搬出去住?”她真的求之不得。

    她说出这番话后,辜尚圣楞了下。

    “我能理解你想独立、追求梦想的心情,我可以答应你不让保镳跟着你,但沛婷,你是我们辜家五代来唯一的女孩,是哥哥的掌上明珠,你不能离开我的住处,万一有什么闪失,我对哥哥不好交代。”

    来了来了!奔家男人“宠女”思维又跑出来了!

    “可是,我觉得我的作息会打扰你们的生活,我们不该勉强住在一起。”她刻意用英文说,让听得一头雾水的Melissa知道他们的谈话内容。

    她的话立刻引来Melissa的侧目。

    还以为她是那种甘于被支配,活在家人保护羽翼下的娇娇女,现在才发现她不像外表看起来那样娇柔,她的内心渴望独立自主……

    她要走就走嘛,何必挽留呢?

    “不行﹗”辜尚圣这关过不了。虽然他也支持侄女的想法,但他已经答应哥哥要好的照顾她,说什么也不能让她搬走。

    辜沛婷心知肚明,爸爸才是操控她自由的主使者,看来她只好另外想法子了。

    在蓝带厨艺学校上课,同学之间除了比厨技、比穿着打扮,私下还会争宠,暗中较劲哪个主厨对自己最好,谍对谍的气氛教人喷饭。

    目前,辜沛婷已经上了五堂甜点主厨的课,肤质好的她,平常只需上淡妆就出门了,况且每次上课总得换上厨师袍,便服曝光的时间很短,她总是简单的一件套头毛衣和牛仔裤就赶来上课。

    今天,又轮到安德烈授课了,女人们都费尽心机在打扮,优子脸上的妆容精雕细琢,眉毛修得又长又细,眼线稍粗,眼睛大如牛目;而雅子梳着妹妹头,配上卷得又长又翘的睫毛,上头几乎可以放两根脆笛酥;另外有一个体态臃肿的墨西哥主妇,口红涂得又艳又红,衬上黝黑皮肤,一笑起来,白牙灿灿,头发吹整得像斜塔,感觉大家不像来上课,比较像是来参加化妆Party,群魔乱舞。

    “Jennifer,你好像又瘦了!”顶着肥肚腩的墨西哥主妇一脸羡慕地说着。

    “有吗?”辜沛婷笑着从包包拿起刀具和笔记,放在工作台上。

    “你一定在家熬夜练习做蛋糕吧?小心你的手心和手臂会变粗喔!”优子在她身后假意提醒着,时时担心这个菜鸟会超越她。

    前几天上另一个Burke甜点主厨的课时,Jennifer的焦糖煮得又快又好,时间温度拿捏得刚刚好,主厨对她赞誉有加,没想到她这菜鸟进步神速,回去一定有加紧练习。

    “我不介意啦,因为我平常没有下厨,所以花时间磨练自己,本来就是需要的啊!”辜沛婷自知起步晚,所以她必须舍弃玩乐,用加倍的时间练习。

    “如果你真的想要磨练,以后值日生都让你做好不好?可以好好磨练呢!”雅子故意向优子使了个眼色,有意要陷害辜沛婷。

    厨艺学校的值日生,两人一组,负责准备食材和善后工作,原本大家都分配好要怎么轮流,但这对日本姊妹就是看不惯长相甜美的辜沛婷抢走了她们的风采,心生不满,想要趁机欺负她。

    “不要吧!她爸爸那么疼她,要是知道她这样折磨自己,一定很心疼,肯定会叫她快点回台湾去,给他抱抱……”优子坏心地接下去说着。

    她们这对暴牙姊妹花虽然外表还算可爱,但极富心机,很懂得藉由踩辜沛婷的弱点和要害来激她。

    “好啊!”辜沛婷一口答应。

    她不想被看扁,只要可以有多一点磨练的机会,她不介意。

    “那就快点,今天轮到你和瑞奇,可是他肚子痛请假,就只能你自己来喽!”

    “今天要做千层派,所有的食材都在二楼的冰箱里,要搬到三楼来,我得赶快先揉面团了。”墨西哥主妇催促着她,就怕来不及。

    大家都已经各就各位准备揉面团,只有辜沛婷立刻放下所有东西,“喔,好,我去搬食材上来。”

    她一秒钟也不敢耽搁犹豫,一口气冲到二楼的实作教室,来到冰箱前,打开门,看见里面有一箱奶油,还有糖、蛋……那么多,她一个人搬,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不管了,拖出其中一箱奶油,她赶紧搬到楼上,不远处一对犀利的目光,正注意到她忙上忙下搬东西。

    “好喘……”她累坏了,可是其他同学却只顾着自己的进度,开始揉面团,却没有人肯帮她搬。

    最后一趟,她气喘吁吁的才刚放下一箱糖,日本暴牙姊妹便呼天抢地的叫唤着——

    “谁是值日生啊?奶油呢?”

    “我这边没有面粉了!”

    “还有蛋呢?快点,我需要蛋!”墨西哥主妇也加入呼喊行列。

    辜沛婷突然觉得今天的自己像个灰姑娘,被一个后母和两个坏心姊妹呼来唤去的。

    “好,马上来。”

    她正要走去前面的工作台拿大家需要的东西,怎知一只脚突然毫无预警的跨出来,挡住她的去路,她猝不及防,整个人便往前头的面粉“栽”去。

    优子露出得意的狡笑,眼看辜沛婷就要变成白脸鬼——

    说时迟,那时快,在辜沛婷往前仆倒的瞬间,刚踏进教室的某人迅如闪电的冲了上前,短短几秒钟,她有惊无险的落入一道宽厚温暖的肉墙,那强而有力的臂膀则紧紧的环抱住她的腰,中止她“狗吃屎”的意外。

    一阵熟悉的阳刚气息再度窜进她的鼻间,她抬眼,对上一双精锐的眸子在转瞬间掺入担虑和焦灼时,她的脸颊忍不住羞红,心脏急遽的狂跳,异样的暧昧也在彼此的眼中蔓延开来。

    是安德烈……

    好糗!每次她凸槌,他总会在场,这下子她肯定又要挨一顿骂了。

    因为两人相贴互拥的姿势,实在像极了一对热恋中的情侣,暧昧得教大家屏气凝神,而背后女人投射而来的目光,羡慕的羡慕,嫉妒的嫉妒,都希望跌跤的意外发生在自己身上。

    辜沛婷嘴角扬起一抹甜蜜的笑意,把会挨骂的忧虑暂时丢在脑后,两手抱着那结实有力的臂膀,只想好好享受被拥抱的美妙滋味,就算只有十秒也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混血女婿最新章节 | 混血女婿全文阅读 | 混血女婿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