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混血女婿 > 第三章

混血女婿 第三章

作者 : 官颖
    【第二章】

    今天是辜沛婷正式上课的日子,她特别起了个大早,将笔记本和刀具等上课要用的工具都收到包包里,出门搭车去。

    沐浴在阳光下的她,神采奕奕,充满着对美味探险的期待。

    蓝带厨艺学院比她想象的小,学校建筑以蓝白色调为主,而她上的甜点基础班,约莫二十来个同学,各色人种中不乏年轻的女孩、家庭主妇,也有少数有在烘焙业待过的助理,总之,大家都是慕Andre之名而来学艺。

    蓝带学院是法国厨艺最高学府,“蓝带”相传是十六世纪法国国王亨利三世所设立的骑士勋章,勋章上配有蓝色丝缎而称为“蓝带”,被授予这些勋章的骑士们也多是美食家,久而久之,和美食相关的厨师、料理等也都被冠上“蓝带”。

    在这里,甜点和法式料理是由不同的主厨授课,上课前,提前到的同学,各自做了一番自我介绍——

    “大家好,我叫优子,雅子是我双胞胎妹妹,听说这里有个Andre主厨,出身豪门,又超会做甜点,如果可以嫁给这样的男人,天天吃他为我做的甜点,一定超级幸福的,所以我就来巴黎了。”

    两位长相神似的日本女孩,是日本政商的女儿,虎牙有点暴,说着日式英语,怪腔怪调,表情陶醉又向往,她们对于做甜点相当有兴趣,打算上完课要回日本开法式甜点屋,她们一说完,大家忍不住大笑。

    “我叫瑞奇,来自阿根廷,我跟你们一样,也超爱Andre的,他是我一直想学习追求的标竿,虽然我开不了饭店,不过未来我也要成为一名甜点名厨,努力超越Andre就是我的目标。”

    哇——来这里上课的人,有目标、有野心,辜沛婷佩服不已。

    “我是韩国人,叫金云熙,因为爸爸开餐厅,希望以后我能继承家业,所以我才会来巴黎学厨艺。不过听说有些主厨很严格……”留着一头鬈发,皮肤雪白、五官秀气的女人,举止有些拘谨害羞,英语也不流利,说话音量很小。

    “加油!云熙!”辜沛婷在台下鼓励她,然后换她自我介绍。“我来自台湾,我叫辜沛婷,英文名字是Jennifer,很高兴认识大家。我真羡慕云熙,我爸爸一开始并不同意我到巴黎来学做甜点,我是经过家庭革命才能来到这里。

    “我觉得吃甜点是在享受生命的幸福,来法国又能陶醉在浪漫之中,所以,我要好好享受在巴黎上甜点课的每分每秒,当作是灰姑娘的美味探险,一定要让我爸爸对我刮目相看﹗”辜沛婷说完一串流利的英文,对大家绽出甜美的笑意。

    一位职员说:“各位,Andre可是学校最帅,拥有极佳异性缘,也是最严格凶悍的糕点大师……现在我要介绍你们心目中的主厨出场了,让我们欢迎Andre。”

    众人放眼望去,一个身形骠悍魁伟,穿戴厨师帽和白色厨师服的大帅哥,气势非凡的从门口走了进来。

    “哇﹗Andre主厨上场了……”台下一阵骚动。

    他五官粗犷、眼神锐利,梭巡着每个人的表情时,彷佛在告诉大家——我已经认识你们了,不专心的话,皮给我绷紧一点!

    “早安,我是安德烈.莱维特。”

    安德烈一说完,他没错过坐在第二排、右边数来第三个位子的女孩惊诧又疑惑的表情变化,她的每一个表情,都令他感到有趣。

    有趣他上课一向严谨龟毛,这字眼绝不会在他的课堂上出现。

    但知道她会来上课,他有预感今天多了她,上课不会太沉闷。

    “天啊!他就是……”辜沛婷在看见他后,杏眼圆瞠,差点惊叫出声。

    居然是那个在红灯区里解救她的男人!

    真不敢相信!没想到他就是法国赫赫有名的甜点主厨,也是她最崇拜的人——安德烈!

    惊喜交加的她,胸口涨满喜悦、兴奋、紧张……心跳莫名鼓噪起来,耳边嗡嗡作响,脑海中想起了他曾经跟她说过的话——

    等我们下一次再见面时,你能做出像样好吃的甜点,我一定会吃的,而且绝对会让你知道我的名字。

    “我今天首先示范的是最基本的煮糖,翻糖、焦糖……请大家注意看我的示范。”安德烈指出今天的课程重点。

    安德烈.莱维特,也就是晶池百年饭店董事长的长子,父母在他八岁时离异,他在九岁那年一直和经营甜点店的姑姑卡米拉同住,同时也奠定了他对糕点烘焙的兴趣和基础。

    对于甜点的创作,他严谨细腻却又不失创意,学习能力惊人,颇有艺术家的性格,从餐旅大学毕业前,就获得法国CAP专业糕点师执照,二十三岁那年拿下法国最佳工匠奖,获得最高厨艺荣誉的肯定。

    吃过他的甜点的人,味蕾几乎都被他掳获,二十五岁的他就成了晶池饭店的甜点掌门人,曾住在晶池饭店的英国女皇尝过他的甜点后,赞不绝口,曾邀请他到皇室担任甜点主厨,却被他婉拒。

    近几来,他父亲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想把经营权交给他,但他对经营饭店没兴趣,父亲知道他的厨艺精湛、名声远播,光是糕点事业就已经创造出惊人的利润,这才决定把饭店经营权交给专业的经理人,让他专心一致的投入糕点事业。

    “是,Chef。”众人齐声说着。

    “在看完我的示范后,随时可以提出问题。”

    “是,Chef。”众人齐声说着。

    他站在工作台后方,一边说着法文,一边示范最基本的焦糖制作,旁边还站了一位翻译,负责把他说的话翻成英文,使大家能很快进入状况。

    过程中,他仍酷酷的不讲废话和笑话,表情严肃专注,举手投足利落又不失优雅,虽然身形魁伟,但烹调过程精准、细腻,绝不含糊,配上那张霸气俊帅的脸庞,令众人都不禁屏气凝神,就像在看一位大师在做创意表演。

    直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微焦的香甜气息,焦糖已经完成,他以传阅的方式让学生边看边试吃。

    “哇,好幸福啊——可以吃到Chef做好的焦糖。”日本双胞胎姊妹花边吃边露出陶醉幸福的表情。

    传到辜沛婷面前,她轻尝一口,眼睛倏地湛亮,感觉身体都轻飘飘了起来。

    微焦的香气窜入她的鼻间,接着舌尖漫进一种浓郁的焦甜味,真的美味极了﹗

    “请问Chef,要煮到几度才能变成焦糖啊?还有,您刚才用的糖是哪一种?”辜沛婷刚刚太专注看他的示范,没法子一一记下重点及原料名称。

    “你在打瞌睡吗?”他棕眸一眯。

    “……是,Chef。”她惯性回应。

    众人突然笑了起来,窒闷紧张的气氛突然变得轻松。

    “呃,不,Chef,您刚刚不是说可以提出问题的吗?”她这才反应过来。

    “我刚讲你就忘了,脑袋放在家里没带出来吗?一百度沸腾是糖浆、一百一十七度是翻糖……一百八十度是焦糖。”他来到她身边,连珠炮的在她耳边说着。

    “是,Chef。”好多专有名词喔,而且制程复杂,辜沛婷赶紧低头抄笔记,不敢再把专注力放在他身上。

    一等安德烈离开,站在她隔壁一对日本姊妹花,看笑话似的对她低声嘲讽着,“这么简单你都不会喔——”

    “就是不会,我才要来学啊!”辜沛婷耸耸肩,打一记回马枪,笑答。

    看完示范后,大家换了教室,准备大显身手。

    “注意,现在实作课开始,请大家实际操作一遍。”安德烈来到实作教室,手里拿着一份评分表,表情威严得像个阎王。

    “是,Chef。”

    “快、快,颜色必须从淡黄到金黄色……”安德烈到台下来,巡视检查学生的流程和步骤有没有出错。

    辜沛婷开始将糖水放入锅子里煮,看到淡黄色,接着又倒入水,锅底突然发出哧、哧的声响,还冒出可怕的白烟,感觉锅底就快烧焦了,她一惊,在搅拌糖的手不自觉加快速度,不小心把糖水喷洒出来。

    “啊——你喷到我的衣服了,讨厌鬼!”优子表情恶狠狠的瞪着她,怀疑她是故意的。

    “对不起、对不起!”辜沛婷赶紧道歉,又慌又乱的拌着糖水,再度喷到某人身上。

    “你在做什么?”野兽般的低吼,突然从她头顶上劈下。

    她一回头,安德烈已经站在她身旁。

    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到的?一看到他白色厨师服被喷上点点的金色糖浆,她慌得张大眼,心惊胆跳,只见他两眼冒火,紧皱的眉心几乎可以夹死蚊子,她赶紧道歉,“喔,对不起,Chef!”

    “你上甜点课不是在享受生命,而是在威胁我的生命!”安德烈不留余地的咆哮。

    “我来处理,我来处理。”情急之下,她顺手拿起桌上那团东西,帮他擦拭衣服上的金色斑点,企图消灭他的怒气。

    他感觉到胸口被一阵鬼画符似的乱摸一通,陡地,他的心跳频率不寻常的急促起来,某种异样的感觉在胸臆间扩散……

    现在是什么时候,他的身体居然起了微妙的变化,他在想什么?

    纳闷之际,他低头,没想到不擦还好,一擦下去,金色斑点被拖出长长的尾部,像一群流星雨落在他的衣服上。

    “你手上拿的是什么?”他怀疑的问着。

    她停下擦拭的动作,看着手中那团东西,“是抹布。”纯真的眼神,渗入一丝无辜。

    这女人真有气死他的本事!

    说什么他是她最崇拜的名厨,也是她这辈子最想学习的对象,结果弄得一团乱。

    一团怒气还在他胸口灼烧,接着,他闻到一股浓浓的焦味!“把注意力放在你的焦糖上!”

    “啊——糟了!”她一转身,焦糖已经黏在锅底,又干又黑,看起来超级恐怖。

    “你想烧掉厨房吗?快关火。”他两眼怒视、咬牙切齿,像野兽般暴吼。

    “是……Chef。”

    她立刻关火,将仅存的焦糖倒进杯子里,轻吹了下,浅尝了一口,眉间瞬间皱成小笼包上的皱折。“好苦!”像在吃药。

    手忙脚乱下,锅底烧焦,焦糖煮过头了,她看了看别的同学,都做得还不错,操作起来也不像她这么离谱,只有她……惨不忍睹,一看到优子那对姊妹又在对她笑,那嘲弄的眼神似在告诉她——“你这种程度连基础班都不能报名吧!”

    她知道自己的厨艺真的很差劲,不但没有经验,而且只要主厨一到她身边,她就会紧张,这样的结果,自然又换来一顿责骂。

    “你到底有没有带心来上课?”严厉的吼声在她耳边响着。

    辜沛婷一脸无辜,微低着头。

    法国男人不是应该很浪漫优雅、幽默热情的吗?他却凶悍如野兽,不留情的暴吼。她吐了吐舌头,低声说着中文,“暴龙!”

    “你在骂我吗?”他用中文回应。

    喔买尬——他居然会说中文

    她惊诧的望着他,之前就听说过法国人的语言能力很强,没想到他中文说得吓吓叫。

    太强了!他到底会几国语言啊?

    她的表情困惑,好奇他到底为什么会中文,难道他想进军华人市场,才特地学中文,还是他有认识华人的朋友……

    安德烈盯着她。她还在那边发什么呆?

    难道是刚刚骂她太过火,把她骂傻了吗?

    “重做一遍,别站在那儿发呆!我要打分数。”

    他注意到她一看到白烟和嗅到焦味,就露出像是遇到恐怖分子一样的惊恐表情,害怕的退后一步,八成很少进厨房,他决定再给她一次机会。

    “是,Chef。”

    在蓝带学校,她所做的甜点都会列入评分,而这些评分将决定她能不能顺利结业,拿到证书。

    “其他人继续往下做。”安德烈发号施令,巡视了一圈,目光不自觉回到辜沛婷身上。

    刚才对她那么凶,她不知道听懂没有?

    别人都依照进度做别的,只有辜沛婷必须重新操作一遍,这次她非常专注,斟酌水和糖的量时,头微倾,认真看着刻度,水太多,又倒掉,俏皮的吐出粉红小舌,那可爱又认真、想记好每一个步骤的模样,教他莫名的被吸引。

    来这里上课的女人很多,不知道为什么,只有她最能引起他的关注。

    或许是他的母亲也是台湾人,他母亲年轻时浪漫天真,怀抱着梦想希望来到巴黎学服装设计,因此和父亲坠入爱河,生下了他。

    但太多不切实际的浪漫,终究还是摧毁了两人的婚姻,婚后两人冲突不断,时常闹离婚,母亲为了争取哀养权,曾经带他回台湾跟外婆同住,所以他在八岁前学的母语就是中文,直到父亲争取到监护权,他才回法国受教育,就少有机会到台湾了。

    台湾,对他来说是另一个故乡,有着强烈的亲情和归属感,父母亲虽离异了,但爱他的母亲三天两头都会打电话跟他聊聊天,甚至会到巴黎来探望他,母子一直保持联系,所以中文说听方面没有什么大问题。

    他多少能够理解到异地学艺、追求理想的心情,所以他总会严厉的督促学生,希望他们真的能达成自己的目标,而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辜沛婷,对学习做甜点充满憧憬的那份单纯的热情和天真,总会令他想起年轻时的母亲,教他忍不住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混血女婿最新章节 | 混血女婿全文阅读 | 混血女婿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