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别人男友 第六章

作者 : 颜依依

外出经过表嫂家,薛维上门讨杯水喝,不意外伊鹤展也在,却好奇屋里多出的一男一女。

等看仔细后,他不由得惊呼,「上次上我事务所的双胞胎兄妹!」

「你好,有求必应事务所的老板。」方逍与方遥站起来跟他打招呼。

「他叫薛维,是我二姊夫的表弟。这是方逍,她是妹妹方遥。」伊鹤展也简单的为双方介绍。

「怎么姊姊水怜没来?」薛维暧昧的瞟好友一眼。

「你认识我姊?」

「你也认识方水怜?」

双胞胎兄妹以及伊鹤希子的疑问几乎同时落下。

薛维笑得更暧昧了,「听展也说的。」随即将八卦的炮口对向自家表嫂,「-见过她吗,表嫂?」

「见过,她现在正在客房里睡觉。」

「二姊!」伊鹤展也阻止不及,让她将话说出。

「干么?水怜是在客房里呀!」伊鹤希子完全在状况外。三十分钟前,当她见到展也抱了个女人回来,惊讶到极点,后来才听他说与方家三人结识的经过,以及先前在马路上发生的事。

不过不知是否是她的错觉,她总感觉展也在言谈举止间,很怜惜那位秀丽的水怜小姐。

「该死,薛维,你给我站住!」

伊鹤展也想抓回直往客房走的家伙。也许是水怜硬撑的疲累终于征服她,大哭一场后,便在他怀里睡着,因为离二姊家不远,他只好先抱她回来休息。而她才睡不久,他可不希望薛维这一进去吵醒她。

滑溜的薛维早已抢在他之前进入客房。

开什么玩笑,他久闻水怜之名,如今本尊就在屋里,当然要把握机会将人瞧个清楚。

恬美的睡颜映入他的眼,薛维这下总算得到答案。原来水怜是个二十多岁的俏佳人,眉弯眼睫浓密,鼻挺唇红润,清甜纯雅的睡相,让她整个人柔得似水,惹人怜爱……

「唔!」左肩冷不防遭手刀一劈,薛维痛得闷哼出声,后领紧接着被揪住,他整个人被往后扯。

门边的方逍与方遥两眼瞠大看着这一幕。他们跟来只是想瞧瞧这人要对姊姊做什么,不意会瞧见伊鹤大哥变脸、他眼神犀利、俊脸紧绷,浑身气势逼人,手刀快、狠、准的就切向趴跪在床沿的薛维肩上。

天啊!一向温温和和的伊鹤大哥,竟有如此震慑人的一面跟身手,酷啊!

「你想对水怜做什么?!」质问声冷若寒冰。

薛维伸长手探抚发疼的左背,大呼冤枉,「我哪有要做什么,不就想看她长得怎么样。」

「趴这么近?」伊鹤展也眸底的噬人火苗闪动。乍见薛维那样贴近水怜,他险些直接将他扔到窗外去。

「喂,你别乱发火哦!我是不小心靠那么近的。」他迭步后退。认识展也这么久,他还是头一次见他这般危险的模样。

「下次你要是再乱闯……可恶,你吵到水怜了。」眼角瞥见床上人儿睡得不安稳的蠕动了下,伊鹤展也不由分说的拉着他到门边,「小逍、小遥,将他拉到客厅,不许他再进来。」

「噢。」被点名的两人合作无间的将人押离开。

怕再挨劈,薛维很配合的被架着走。但是奇了,怕他吵扰佳人睡眠而赶他走的好友,自己居然关上客房门的待在里头。他是想干啥?

客房内,将房门锁上以防薛维再闯进来乱的伊鹤展也走到床畔。

床上人儿没有醒,整个人却像在挣扎什么,双眉紧凝,手抓襟口不住拧动着,接着,眼角滑落一串莹亮珠泪。

不再犹豫,伊鹤展也轻拍肯定作了恶梦的她小脸叫唤,「水怜,醒醒,水怜。」

「不、不要!妈……」她惊叫的弹坐起来,泪流双腮,汗湿两鬓。

「别怕,只是作恶梦。」他轻拭她的泪痕安抚。

方水怜看见了他,惶急的抓住他,语无伦次的哭诉,「展也,是我妈,我看见她躺在血泊里……血,好多好多……」

温软的唇瓣倏地覆住她的慌乱言语,在她揪抓着他的小手不再使力地平静下来后,他缓缓离开她的唇,抚着她的脸,低柔轻语,「是梦,-作了恶梦,一切都已经过去,别再记挂在心上折磨自己,知道吗?」

他明白她今天是真被弟弟、妹妹差点出车祸的意外状况吓坏,才会连带的回想起久远以前丧母的悲痛梦魇。

「是梦!包括……这个?」伸手抚着红唇,她恍惚喃问。她已经自恶梦的情境中冷静下来,可唇上的温热,为何还如此真实?

他温柔的笑了,俯首吮去她眼角的泪,轻捧起她小脸,「这个,是真的。」

双唇随着语毕印上她唇瓣,这一次,他放肆的伸舌探入她口内,温柔又霸道的探尝她每一-甜美。无法再否认,他早已渴望能如此吻她许久。

方水怜的脑袋一片空白,只能颤然的抓着他,情难自禁的阖上眼,本能又生涩的响应他。

当他终于恋恋不舍的离开她,她只觉浑身无力的瘫在他怀里。

「再睡会儿,-休息的还不够。」轻拂她柔顺长发,他微喘的沙哑嗓音里净是怜疼。此刻不是迷离的夜,他很清楚,自己是真的将她搁进了心底深处。

「嗯。」她温顺低应,以为自己仍在梦中,否则他为何会吻她。

该问他吗?

「展也、展也。」

一阵拍门叫唤打断她的思绪。

「她是我二姊希子,-哭累睡着,我就近抱-到她家,小逍、小遥在客厅,-安心休息,我出去看看。」在她额上印下一吻,他起身上前应门。

房门拉开后,伊鹤希子一脸欣喜的开口,「展也,美里来找你了。」

现在是什么情形?

方逍与方遥灵溜的大眼互看着,全然不懂此时客厅里上演的戏码--一名表情如冰的高大男子,以及一位美若天仙的女子相偕而来,然后伊鹤希子兴奋的和那名女子拥抱,随即跑去叫伊鹤大哥,接着那名美女一见他出来,就直接扑进他怀里。

这名说着日语的美女,和伊鹤大哥是什么关系?

薛维亦是满腹疑窦,他记得展也没妹妹,这个忽来乍到的美人是谁?

「美里,-怎会突然到台湾来?」伊鹤展也以日语问。

「我有好多话要跟你说。」星野美里一脸楚楚动人。

「少主,是夫人要我陪星野小姐来台湾的。」一旁的新条亦恭谨的弯身报告,免得少主以为他不听他的命令,擅自跟来台湾。

伊鹤展也眉间紧蹙,「你没事先告诉我。」他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

「是我想给你个惊喜,所以才没通知你,你不会怪我的唐突吧?」星野美里不安的问。

「怎么会,展也见到-开心都来不及呢!」伊鹤希子笑道,完全忘记美里及新条亦也能听说中文,很自然的跟着说日语,直到想起客厅里还有其它人,才改以中文朝薛维与方家兄妹道:「忘了跟你们做介绍,这位是新条,这位是星野美里,展也的女朋友。」

「女朋友?!」三声惊呼由薛维与方逍兄妹发出。

「喝!你还真是保密到家,有这么美的女朋友,居然从没听你提过。」薛维忍不住念了几句。

伊鹤展也和星野美里对望一眼,淡淡地答,「这没什么好说的……」回话猛地停住,他的眼角映入一抹纤柔身影。

「姊。」也发现的方逍与方遥比他更快的喊,两人急忙上前扶住脸色看起来依旧苍白得教人心惊的姊姊。

「姊什么时候出来的?」方遥探问。她不会听见伊鹤大哥有女朋友的事吧!

僵着身子,方水怜两眼迷茫空洞的望着伊鹤展也。早在他离开客房后,她也随后出来,就见一位娇美如仙、清丽如画的美人扑入他怀里,不多久,她耳里便轰然劈入女朋友三个字,而他没有否认。

将视线调往星野美里,她打从心底赞赏她的绝美可人,与斯文俊逸的伊鹤展也相配,他们俨然是最登对的金童玉女。

星野美里温婉的颔首回礼,不知道眼前秀雅清甜的女子是谁。

怕她误会,伊鹤希子抢着解释,「她是方水怜小姐,这对双胞胎兄妹的姊姊,他们在马路上出了点事,展也好心带她来我这儿稍作歇息。」

「水怜……」伊鹤展也想解释,才开口,话就被打断。

「小逍、小遥,我们该回去了。」方水怜毫不迟疑的迈开步伐。

「再休息会儿再走,-看起来还很累。」疾步走向她,伊鹤展也想也不想就要伸手揽她。

轻轻一个侧身,她闪过他的手,拉住方逍隔开他。

「水怜。」胸口紧抽了下,他肯定她听见美里是他女朋友的话。

「不好意思,打扰-了。」朝伊鹤希子轻道,再向星野美里微微点头致意,方水怜没再看伊鹤展也半眼,旋即快步离去。

伊鹤展也亟欲追上去的步伐在屋里其它人的注视下,咬着牙忍住,眼睁睁望着她的身影消失门外。

「我正好要离开,替你送方小姐他们一程。」虽然搞不懂伊鹤展也跟方水怜之间奇怪的互动,但薛维看得出好友对身体微恙的她很挂意,他就行个举手之劳,替他送送客。

「不用。」伊鹤展也毫不留情的回绝他,「新条,跟上去,务必见他们平安到家。」

「是,少主。」

见新条亦领令出门,薛维立刻不满的抗议,「他是你的保镖吧!你这道命令下得颇有不相信我的嫌疑。」

「我是不相信,别忘了你之前在客房里想做什么。」

「就跟你说没有啦!」薛维-眼横视好友略带苛责的眼神,爆炸性十足的呛回去,「刚才锁门跟人家独处的可是你,你该不会对人家做了什么吧?」

「薛维!」伊鹤希子连忙拉他到门边,示意他先离开。即使她也困惑展也刚才为何独自留在客房,但美里在实在不好提这个。

「该死。」伊鹤展也暗咒的坐上沙发,烦乱的忆起那甜人心底的美好亲吻。他该如何告诉水怜,他对她是认真的!

而他始终没发觉,星野美里一直若有所思的注视苦他。

好讽刺,她竟爱上别人的男友!

那温柔得醉人的亲吻,原来是他用来安抚因恶梦而情绪激动的她。

「姊,-开慢点。」

大概没人会像她这么惨,好不容易确定自己的爱意,甜蜜的献出初吻,却在顷刻间被宣判失恋。

「姊,逍要-开慢点,-没听到喔!」方遥害怕地抓着前座的椅背。姊打从一上车后,车子就愈开愈快。

恍若未闻,方水怜一径踩下油门,脑海里错乱的飞掠着伊鹤展也的身影、亲吻,及星野美里扑入他怀里的画面。

「哇啊!姊,危险!」

「快踩煞车!」

「嘎吱……」

迭声惊嚷加上一连串刺耳的煞车声,方水怜险险地避过一辆差点撞上的轿车,在车身急速旋打两转后,幸运的在无人的路边停住。

「天啊!吓死人了。」方遥被吓掉半条命。

方水怜总算回过神,抓着方向盘直喘气,「对不起,我的精神有点不集中。」

「所以才叫-先休息一会儿再开车啊!」

方逍蓦地大吼,骇得坐他旁边的方遥再被吓一大跳,她才想问他发什么神经,就见他气冲冲地下车,绕到驾驶座旁打开车门,劈头又是一声大喝。

「下车!」

方水怜愕然的看着弟弟,「小逍?」

方逍一脸怒容,「是谁要我跟遥小心,注意车况。姊居然不顾我和遥的提醒,不要命的开快车,-是想让自己送命,还是嫌我们两个烦,想亲手结束我们的生命?。」

望进弟弟眼里的担心,她愧疚的道:「抱歉,姊有点累,精神有些恍惚。」

「那就下车,我们叫出租车回去,不然-就坐到副驾驶座休息,等养足精神再开车。」说着,他探身抽走钥匙。

他是真被姊姊的逞强惹火了。姊担心他和遥,难道他们就不担心她?见她疲累,要她暂时别开车她硬是不听,刚才若有任何闪失,要谁承担可怕的后果。假使伊鹤大哥在,一定不会让疲倦的姊开车。他现在是这里唯一的男生,非得负起保护姊姊、妹妹的责任不可。

没有反驳,方水怜解开安全带挪坐到副驾驶座,不想让弟妹操心。她在心里暗骂自己,不该让凄惨的爱恋混乱心神,险些酿出生死大祸。

「正点耶,逍,我决定以后老二都给你当。」方遥第一次见哥哥发那么大的火,还是对自己的姊姊,原来,她这个兄弟还满有男子气概的。

「神经,老二本来就是我。」

关上驾驶座门,方逍转身要回后座,一堵高大人墙挡住他。

「车钥匙给我。」低沉的嗓音接着落下。

「你是……」

「是在希子姊家的新条先生,他会说中文耶!」从车窗探出头的方遥嚷嚷着。「不过你怎么会在这里?」

「少主要我看你们平安到家。」抽过方逍手中的车钥匙,新条亦径自坐进驾驶座。

「你这是做什么?你说的少主又是谁?」方水怜怏然质问。就算她前半刻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这会儿也清楚瞧见擅进车内的人,不久前是在伊鹤希子家出现没错。

新条亦边发动引擎边答话,「我送你们回去。方小姐认识的伊鹤展也正是我家少主。」

方水怜的心霎时跳岔节拍。她不禁气起自己,都已经注定失恋,为何还不争气的让伊鹤展也的名字轻易扰乱心湖。

「伊鹤大哥是黑道大哥吗?」新条亦的表情又冷又酷,像极混黑社会的,方逍无法不做这样的联想。

「小子,别乱说话,我家少主可是正当的生意人,快上车。」

「该下车的是你,我们不需要你送。」方水怜对着他下逐客令。没心思探究伊鹤展也在做何生意,心中早已决定与他再无瓜葛,包括他派来的人。

「恕难从命。少主要我看你们平安回家,这才是我唯一遵从的命令。」

「是看又不是送。」方遥找出他语病。

「以你们刚才惊险万分的意外状况,再看下去,难保不是看你们去见阎王。」方水怜到一处停车场取车后,上路没多久便差点出事,一路坐出租车尾随在后的他,早将他们三人的对话全听得一清二楚。

方逍、方遥无语,想起先前的险况,一时回不出话。

方水怜有些恼羞成怒,「就算那样,也不关你的事。」

「少主是决计不会允许那样的事发生,他既然下令,我就有责任保护你们平安。抱歉了,方小姐。」说时迟那时快,他右手迅速一扬,朝她颈背砍去。

连闷哼都来不及,方水怜已陷入昏迷。

「喂,你想对我姊做什么?」方逍与方遥同声惊问,一人在车外,一人在车内拉扯对他们姊姊动手的新条亦。

「不这样,方小姐会和我僵持不下。还是你们想死,继续让方小姐像刚才那样开车回去?」能让他们家少主开口要他护卫的,可是少之又少,他说什么都要达成使命。

双胞胎兄妹又没话说了,以姊刚刚和这人对峙的情形看来,她坚持自己开车上路的可能很大,届时他们说不定又要遭遇一场惊魂。

「上车吧小子,告诉我你们家怎么走。」

「终于可以和你独处了。」星野美里娇柔低语。送定薛维,她和伊鹤希子闲聊了一会儿,在她表示要回房小憩后,客厅里总算只剩她与伊鹤展也两个人。

伊鹤展也没搭腔,下意识抬头瞟了眼墙上时钟,眉心微蹙。水怜还没回到家吗?怎么新条半点消息也没有。

「你在担心方小姐?」打从方水怜离开后,他就魂不守舍。

略怔了下,他掩饰的起身踱向窗边,让沁凉的微风吹拂掉他眉间的心烦意乱,淡淡地说:「她今天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

「她离开的时候脸色是很苍白。」走近他,她将他眼底倏然凝聚的惦念挂心,捕捉个正着。他果然在乎方水怜。

唯恐再听见有关方水怜的事,下半刻自己会忍不住冲出去找她,伊鹤展也抓紧窗框,深吸口气道:「先别谈她,-不是说有很多话想跟我说?」

她眼神倏地变得幽然,「你曾说过会当我的支柱,无论何时都会默默守护着我的承诺还算数吗?」

「当然。」

「那么请你娶我。」

伊鹤展也惊愕震住,眼一眨也不眨的看着她,「-说什么?」

星野里美泫然欲泣,「我们是男女朋友,我嫁你或你娶我本来就是天经地义。」

「原则上是如此。但是,美里……」他停顿了下,语气放至最柔,「我们不一样,-很清楚的。为何-会说出这种不可能的要求?」

「为什么不可能,我一向不排斥你,日子一久,自然而然就会爱上你。」她咬住唇,激昂的提高音量。

「我们认识这么多年,难道还不够久,可是-有爱上我吗?」他语气依旧柔缓。

她的泪水瞬间夺眶而出。面对多年以来一直袒护着她的人,她说不出违背心意的话。

她仍然没办法爱上男人!

早在很久以前她就知道自己异于常人的性向,尤其在求学时一次尝试正常男女交往,却落得惨遭约会强暴的下场,她更是无法喜欢男人。虽然她与温和不给人压迫感的伊鹤展也谈得来,也视他亦兄亦友,但就是少了炽烈的男女之情。

取出手帕让她擦眼泪,伊鹤展也明了的低问:「是不是遇上什么问题?要是不介意,我会是个很好的听众。」

美里的秘密他全知道,明白她难以启齿的感情依归,因此他答应在她找到幸福前,充当她名义上的男朋友,这也是他今天没在众人面前反驳他不是她男朋友、极力压抑追回水怜冲动的原因。

「就只有你对我最好,我决定从现在开始爱你。」她说着哀怨的扑人他怀里。在美国的那个人如果也像他对她这么好,就不会背叛她了。

他像大哥哥般拍抚她的背,「-是可以努力喜欢上某个男人,但不要是我。」

她错愕仰首,「你嫌弃我?」

他淡笑摇头,「因为我无以回报。」

「你喜欢方水怜对不对?」她突地一问。

他将她拉离开他,「倘若我承认,会不会让-觉得受伤?」

「会,因为我的容貌在她之上。」纵使她在喜欢男人方面有障碍,然而以她人人都称赞的美貌,竟没让他动心,就女人的虚荣心而言,是个很大的挫折。

「-和水怜的美各有特色。」简单一句话显示他的偏爱。

敏感如她,能肯定他对方水怜的喜欢超乎她的想象。她一脸惊惶,忽地揪住他的衣-,「你不会打算说出我们真实的关系,说出我的秘密吧?」

「在今天以前,我没想过要说,可是现在……」

「你想告诉方水怜?」

伊鹤展也点头。

「不可以!」星野美里着急反对,使劲抓住他双臂,「你答应过替我保密,不向任何人说的。」

「水怜是可以信任的人,她不会跟别人乱嚼舌根。」

「我只信任你。」她泪眼婆娑的瞅着他,「我不想别人以异样的眼光看待我的性向,就算是你极力保证的人也一样。」

「-这是何苦。想为自己觅得真正的幸福,不论在任何地方,坦然都是-必须学习并且实践的课题,尤其是在-父母面前。」伊鹤展也语重心长的劝说。他是曾许下帮助她的承诺,但他不可能掩护她一辈子。

「我知道,也努力的在做心理建设,就再帮我一次,给我一段缓冲时间,你别跟别人,包括方水怜说我的事,好不好?」

「这……」不跟水怜坦白,要他如何面对她?

「难道要我下跪求你?」身子一弯,星野美里曲膝就要跪下。

「美里!」伊鹤展也惊震的阻止她,「好、好,我答应-不说就是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收藏,别人男友最新章节 | 收藏,别人男友全文阅读 | 收藏,别人男友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