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别人男友 第五章

作者 : 颜依依

日本京都

伊鹤家护卫新条亦,领着来访的星野美里,穿过花园长廊,来到宽敞的正厅。

「夫人,星野小姐来了。」

闻言,正在插花的伊鹤千若子抬起头,惊喜的笑意布满整脸,「美里,真的是。」

「千若子伯母,好久不见。」星野美里浅笑回话。

「过来让伯母看看,伯母好想-呢!」热络的拉她坐下,伊鹤丈若子仔细的端详她,「美里啊!在美国学眼装设计是不是很苦?怎么-瘦了许多。」

星野美里眼底浮掠一抹黯淡,但她隐藏得很好,「学自己喜欢的东西不苦的。是伯母太久没见我,觉得我比较瘦,」

「其实-也不用非得跑那么远学服装设计,女孩子一个人只身在外,又没人照顾,伯母心疼——!说来这都要怪展也,该早早把-娶进门,却反而同意-到美国去。」

伊鹤与星野两家算是世交,展也和星野家的小女儿美里,可说是郎才女貌,他们在众人的期待下成为男女朋友,偏偏两人不急着结婚,去年美里想到美国留学,展也连反对都没就答应。

「展也宠我嘛!」星野美里笑答,随即问道:「展也呢?在公司忙吗?」

「说来真不巧,他难得放自己几天假,到台湾度假去了,否则要是晃-回来,他一定很高兴。」

「到台湾去啊!还真不巧。」星野美里垂首低喃。她有好多话想当面跟他说。

伊鹤千若子心绪一动,拉起她的手问:「-这趟回来,不急着赶回美国吧?」

「不急,」事实上,她不晓得自己会不会再回到美国。

「那就到台湾去。」

「到台湾去?」

「给展也一个惊喜。」伊鹤千若子眸光晶亮的拍拍她手背,「-和展也也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见面了,他一定很想-,意外现身让他瞧瞧,他肯定非常开心。」到时开心之余,两人说不定会决定完成终身大事,了却她一桩心愿。

再向神情有些犹豫不决的星野美里点点头鼓舞,伊鹤千若子转向始终尽职守在一旁的新条亦吩咐,「新条,就由你护送美里到台湾找展也,不过你可不能先跟展也通风报信。」

新条亦不仅是伊鹤家的护卫,更是伊鹤展也的随身保镖,只不过这次少主人是去度假,不希望他在旁跟前跟后,他人才会在日本。

既然夫人有令,他自是领命而为,「知道了,夫人。」

一夜无眠的结果,方水怜只觉得脑里像有千百个小人儿在打鼓,整颗脑袋疼得难受。侥幸的是,今天要交给签约厂商的线上游戏,总算大功告成。

她现在极需要一杯特浓的黑咖啡醒醒脑、提提神,然后再赶去公司。

「-昨晚没睡好?看起来很疲累的样子。」

醇厚的嗓音传入耳里,她微抬酸涩的双眼,望见玉树临风的他,心底怦然一跳,脚跟随着一转,就要回自个房间。

「水怜,」伊鹤展也迅速挡到她面前,「我在跟-说话,怎么-不理我转身就要走?」

他刚刚在厅里用手提电脑,以网际网络联机处理完伊鹤之家几项重要决议案,瞧见她睡眼惺忪、无精打采的步出卧房,他关心的开口问她,怎料她会是反身就走的奇怪反应。

「我……呃,回房换掉睡衣。」她低着头找借口。

「至少该跟我说声早。」

「早。」

浓眉浅蹙,伊鹤展也不由分说的伸手托起她始终低垂的小脸,「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不看我?」这让他十分介意。

芳心再次失序怦跳,方水怜怔怔的与他对望。就是这张斯文俊脸,不肯罢休的扰乱她的思维。

他拇指轻柔的触抚她眼下的阴影,「-真的没睡好,是不是熬夜赶程序?别只顾着工作,累坏自己可不是好玩的……」

「拜托你别对我这么好。」她娇喊出声,退开他炙人的轻抚,也打断他关怀的言语。

彻夜工作对她而言,已经成习惯,怎奈昨晚借过他的肩膀靠后,她总会不由自主想起他。强迫自己专心设计程序之余,她还得费神驱赶脑海里的他,一整夜下来,她觉得格外疲惫。

她已经混乱得理不清对他究竟是怎样的感觉,他再对她好,只会让她愈来愈依赖他。

「水怜?」伊鹤展也有些错愕,有人对她好不好吗,为何她一脸无助?

「对不起,我昨晚没睡好,火气比较大些,不是故意对你乱吼。」发觉自己的失态,她腼腆致歉,忙又转移话题,「小逍、小遥呢?」

「到学校去了,-不用担心他们,还是回去补个眠吧!」他暗自决定,下次得注意不能让她这么不要命的熬夜工作。

方水怜微摇摇头,「今天公司还有几件重要事要处理。」见他不苟同的皱眉,她以最轻松的口吻说:「我不要紧,喝杯黑咖啡精神就来了。别理我,你去忙你自己的事。」

她揉着胀疼的额际往厨房走。再不泡杯咖啡提神,她今天什么事都甭做了。

伊鹤展也紧蹙的眉头怎么也松不开。瞧她彷佛下一秒就会昏倒的模样,竟然叫他别理她。

一个跨步,他拦腰将她抱起。

「哇啊……你做什么?」身体忽然腾空,她吓了一大跳。

「-需要的是份营养的早餐,咖啡吃饱再喝。」他将她抱坐入餐椅上,轻拍她的小脑袋低语,「先趴着睡会儿,我弄好早餐再叫。」

没等她回话,伊鹤展也径自拉开冰箱拿取食材。不帮她准备早餐逼她吃下,她肯定就以伤胃的黑咖啡草草果腹了事。真是,这么不会照顾自己的小女人,如何教人放心的下。

看着他固执又令人感觉安心的背影,方水怜低叹口气在餐桌上趴下。好希望有人可以告诉她,她该拿他的好怎么办?

「老板,-真的没问题吧?」将咖啡端至方水怜办公桌上,唐千媚关心的问。平常一天顶多一杯咖啡的上司,今早已经要她泡第三杯了。

方水怜端起咖啡啜饮两口,「没问题,我再把桌上这份合约审阅好,就可以回去补眠,顺便放-半天假。」或许该感谢伊鹤展也逼她吃下一大盘有蛋有肉的营养早餐,一整个早上她的体力都还OK,只除了眼皮总是不听话的想阖上。

「有假放我当然求之不得,不过身体要紧,反正钱慢慢赚,赚不完的,-别这么拚命,要是有个万一,小逍、小遥怎么办?」

方水怜窝心的微笑,「谢谢-,千媚。我有分寸的,况且-说的这些话,早上有人念过我了。」

「嘿!-那对双胞胎弟妹不赖嘛,敢数念-这个工作狂姊姊。」唐千媚一脸夸张的佩服神情。

方水怜但笑不语。实际上敢对她叨念的,是伊鹤展也。今早她用着餐,他就坐在她对面,低低柔柔地叮咛她要好好注意自己的身体,还说以后若有任何计算机程序要赶,可以找他帮忙。

她是满怀疑他会软件设计的,毕竟会玩线上游戏,可不代表会设计。然而她没当面质疑他,因为他的体贴关心全溢于言表,教人只能心坎儿暖暖的频频点头,听他殷殷叮嘱。

啊!不行、不行,她怎又想他了。微甩头,她连喝好几口咖啡,忽地想到,「千媚,今天是不是礼拜三?」

「是礼拜三,-有事?」

「小逍和小遥跟我约了下午去逛街。」

唐千媚-起眼看着她,「-都快体力不支了,还逛街,想昏倒在马路上?」

「我想我还挺得住。既然已经答应他们,我不想扫他们的兴。好了,我得赶紧将合约看完,好偷空补眠。」

怎奈她的如意算盘全教突然来访的不速之客破坏。

「天啊!怎么又是他。」方水怜直望着玻璃帷幕那头,大剌剌走进公司的人。

「这人还真是阴魂不散,要不要我拿扫把轰他?」唐千媚在她耳边小声提议。

「非常想,不过那会没完没了。」方水怜有些后悔没听伊鹤展也的话,跷一天班在家尽情睡大头觉,「-去忙吧!如果五分钟他还不走,-就打内线电话说有人叫我出去谈生意。」

比个OK手势,唐千媚随即转身走回座位,在与秦铭炜错身而过时,扯着大嗓门说:「秦总,我们公司的咖啡刚好泡完,所以你今天不用再说再忙也要见我们老板那句台词了。」说完她偷偷朝方水怜眨下眼,很明显是故意捉弄来烦人的秦铭炜。

「-这个秘书,真是半点也不可爱。」秦铭炜直皱眉对着方水怜抱怨。

「怎么会,她说的正是我打算提醒秦总的呢!」方水怜勉强打起精神应付不用她说请坐,就径自在她对方坐下的「大面神」。

「-这么说未免太见外,我可是专程来看-的。」

又是专程。她皮笑肉不笑的打开天窗说亮话,「那么我也不介意再一次特地告诉你,我还是没有和秦氏科技合并的打算。」

出乎她意料,秦铭炜笑得比往常都还要和气,「无所谓,今天我不是来找-谈公事,是来邀-吃饭。」

「吃饭!我几时答应过你的邀约?」她很用力回想,答案是绝对没有。

「我现在以十二万分的诚意邀请。水怜小姐,能陪我一起共进午餐吗?」双眸直凝视着她,他朝她微弯身子,执起她的手,俯头亲吻她手背。

她忙不迭的抽离自己的手,感觉鸡皮疙瘩掉满地。他在搞什么?突然肉麻兮兮还装绅士的要请她吃午餐。

她捺住性子说着客套话,「谢谢秦总的好意,我还有工作没完成,也已经和家人有约,今天恐怕抽不出空陪你吃饭。」

「是因为少了束花,所以-才拒绝我的邀约?」秦铭炜厚脸皮不肯放弃。

方水怜满头雾水,「什么花?」

「追求-用的玫瑰花。本来想买的,可是沿途没看见花店,没想到-会介意……」

「等一下。」她伸出双手阻止愈说愈起劲的他,惊愕又头痛的问:「你的意思是你想追求我?」

他趁势抓住她双手,热情的表白,「我早有此意,只是前几次因为谈公司合并的事,让-对我的印象大打折扣,才会延后追求-的行动,-不会拒绝我吧?」

「我……」

「-先别急着回答。」他抢白,存心不让她有机会说不。用力的抓紧她使力挣扎的双手,放低姿态热切的央求,「至少给我跟-吃顿饭的机会,-再决定我够不够格追。」

「我知道了,你先放开我。」实在受不了他的死缠烂打,方水怜只能在口头上妥协,气得脸都涨红了。

秦铭炜误以为她脸上的红霞是敌不过他的魅力而起,满意的松开她的手,紧咬着她方才的允诺追说:「-可是亲口答应让我请-吃饭,不能食言反悔。」

该死的,她刚才应该让千媚拿扫帚轰他出去!

「我今天真的没空,等安排好时间,我会请我的秘书打电话通知你。」不想再被他碰半下的将双手缩放在大腿上,她心不甘情不愿的开口。

「这倒不用麻烦,我可以随时过来看。」

「最好不要。我来公司是上班,不是谈情说爱,要是这点你做不到,这顿饭我们也没吃的必要。」她刚才是受他所迫才不得不应允与他用餐,可不是答应他的追求,他竟马上就想得寸进尺的随时过来,想烦死她啊!

「好,别生气,全照-说的。」他从怀中掏出一张名片放在她的办公桌上,「任何时间Call我,我都会随传随到。」

再道声再见,秦铭炜踩着愉快的步伐离开。

他照着原先的计画,出其不意的向方水怜出招,只要把上难驯的她,如意计算机这间名声愈趋响亮的摇钱大树,就等同是他的。他有自信,那一天不会太远。

「咦,走啦!哇塞,恰恰好五分钟耶,老板。」很认真在计时的唐千媚看见秦铭炜走出大门,即刻冲进方水怜的办公室嚷嚷。却见她像无骨章鱼,没精神的伏趴在桌上。

「千媚,再给我一杯咖啡。」

「又续杯!-想喝给他骨质疏松是吗?」

「没办法,我刚刚提振的精神已经全用在应付秦铭炜身上了。」她懒懒地闭起眼,「顺便帮我将他给的名片撕掉吧!」居然叫她Call他,当她吃饱撑着吗?

瞟见弟弟不知第几次望向墙上挂钟,伊鹤希子终于忍不住问:「展也,你是不是还有事要办?」

「没有,怎会这样问我?」伊鹤展也放下手中的财经杂志,转头望向二姊。他受在贸易公司当主管的二姊夫所托,过来看照二姊,因为在他们家帮忙的古妈今天会晚点来。

「既然不是有事要办,你一直注意时间做什么?」

「我有吗?」他眉梢微挑的笑问。

「如果你二姊我没看错的话。」伊鹤希子直勾勾盯着他,总觉得一整个早上下来,他都心不在焉。

「大概是你们家的钟特别漂亮,让人忍不住想多看几眼。」他随口搪塞。事实上他是在挂念方水怜,疲惫纤弱的她该在家休息的,偏偏她仍有公事忙。唉!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就不晓得她是否撑得下去。

伊鹤希子唇边扬起笑,眼露幸福的望向墙上的企鹅挂钟,「这个时钟是我跟冠闻一起去买的,我们第一眼看见就喜欢上它。」

「只要是-喜欢的东西,我看二姊夫绝对不会讨厌,他对-的疼爱,我给满分,-嫁了个好丈夫-!」

伊鹤希甜笑颔首,丈夫当真是对她很好,「你以后肯定也是美里的好丈夫。」

闻言伊鹤展也微愣,「美里?!」

「对呀,你们交往也两年了,什么时候……」

一串骤起的铃声打断她的话。

「不好意思,我接一下电话。」拿起手机,他定到窗边接听,「喂……」

「伊鹤大哥,是我啦!」电话里传来方逍兴奋的声音。

「小逍?」他讶喊。

「我跟遥等会儿要跟姊去吃饭,然后再去逛街,伊鹤大哥,你也来吧!」

他听了又是一阵惊讶,「水怜要跟你们去逛街?」她该躺在床上好好休息的啊!

「嗯!之前我们约好的。姊难得有空陪我们出去玩,我跟遥还想找姊去游乐园大玩特玩呢!」

伊鹤展也的浓眉不觉蹙紧起来。因为早答应弟妹,所以水怜不顾身体的疲累也要履约。

「伊鹤大哥,我们很诚心邀请你出来玩,不来你就是看不起我们喔!」径自报出他们会面的地点,方逍匆匆就挂断电话。

「小逍,喂?小逍?」糟糕,他现在走不开呀!

「展也,谁打来的?」见他收起手机,伊鹤希子狐疑的走向他。又是小逍又是水怜的,她一个也不认识。

「我曾说过那对双胞胎兄妹的哥哥打来的。」他踌躇着该不该放身怀六甲的二姊一个人在家时,随着门铃声映现在对讲机上的身影,令他下了决定。

他快步趋前开门,「古妈,-终于来了,二姊麻烦-照顾了。」再转头望向二姊,「二姊,我有事要出去,晚点再来看。」

说完,他匆忙的离开。今天的水怜实在不适合逛街,他得赶去看看她的情况。

屋内的伊鹤希子完全摸不着头绪的呆看着弟弟像阵旋风般,眨眼间就不见,「展也到底在急什么啊?」

压根没预期会见到的人出现眼前,方水怜瞠大眼,半步也移动不了,只能愣愣地看着他挺拔颀长的身子,一步步走向自己。

「伊鹤大哥果然够意思的来了。」方遥首先向他招手。

「姊,是我请伊鹤大哥来的,反正我们要逛街,多个人更热闹嘛。」方逍聪明的在此时自首,随后和妹妹贼笑的稍微走远些,让出空间让男、女主角在骑楼下相会,看能不能擦出什么意外的火花。

他们是故意邀伊鹤大哥出来的。谁教姊姊在听完他们分析他的温柔优秀后,任何热情的追人举动都没有,只顾着工作。

人家说女追男隔层纱,由姊姊这边展开攻势应该比较快,所以他们兄妹只好把握机会,制造良机给一谈感情就温吞的老姊,希望她能和他们相中的未来姊夫,迅速又顺利的发展恋情。

「你……」方水怜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声音,却不知该说什么。

「要逛街可以改其它时间,-实在不该逞强赴约。」望着她犹有疲惫的小脸,伸手轻抚她发顶,伊鹤展也在心里挣扎是否要强架她回家休息。

方水怜有片刻的悸动失神,不明白话何他总能看透她,随便一句话就牵动她的感动。

回过神,她低道:「我没事,小逍跟小遥很高兴我能陪他们四处走走,扫他们兴不好。」爸、妈都不在,她这个做姊姊的能给的关爱,绝不吝啬。

「真是拿-没办法。」轻叹的牵起她的手,他知道自己拗不过她疼宠弟妹的坚持。

「你这是做什么?」她愕然瞥向牵握着她的大手。

「倘若-体力不支,我好及时扶住。」

简短的回答如和风拂进她心底,她陡地心弦悸动的恍悟--莫非对他一直理不清的那份感情,是爱情!

「先找家店用餐,逛街的事待会儿再说好吗?」他轻声询问。今天虽然不见烈日,但阴阴的天气有点闷,还是先找个地方让她坐着歇息。

「喔,好。」方水怜根本没听清楚他说什么,只是随口应答,全副心神全在自己当真爱上他了吗上头。

「小逍、小遥,你们想吃什么?」伊鹤展也喊着不远处的两人。

「对街的许记牛肉面。」

原本死命瞅着牵他们姊姊的那只大手的两兄妹连忙回答,然后笑嘻嘻的领路往前走去,一路上不停的互相咬耳朵--

「看到没、看到没,大手牵小手耶!」

「姊没甩开大手,很乖的任他牵,这表示她应该喜欢伊鹤大哥。」

「伊鹤大哥会主动牵姊,对姊应该也有意。」

「看吧!还是我聪明,叫你打电话找伊鹤大哥出来。」

「头哩,我原本就想要打了。」

两兄妹边斗嘴边准备过马路,没注意右方一辆黑色轿车正朝他们疾驰而来。

方水怜瞟见此危险情景,身躯倏地僵凝住,全身冰冷的大喊,「小心!小逍、小遥!」

「哇啊!」两兄妹吓傻的惊叫。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迅捷的人影将两人拉回人行道上。

「呼,好、好险,如果不是伊鹤大哥,我们的小命就不保了。」方逍心中直念阿弥陀佛,他可不想这么早去见阎王。

方遥亦惊魂未定的直拍胸脯,那辆赶着去投胎的车子还真是吓死人了。

「过马路专心点,稍有疏忽后果不堪设想。」伊鹤展也微板起脸告诫。方才若非他及时拉开两人,结果难以想象,「小心点,别再让你们姊姊担心……水怜!」

猛然发现该在身旁的人儿,脸色苍白的瘫坐在地上,他心惊的急奔向她,「水怜,怎么了?」

「姊!」方逍与方遥也惊慌的跑向她,蹲在她面前。

毫无预警的,方水怜扬起手给弟妹一人一耳光。

气氛在清脆的巴掌声中凝滞住。

方逍与方遥抚着被掌掴的脸颊,教这突来的状况怔住,呆傻的瞅着动手的姊姊,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水怜?」同样错愕的伊鹤展也低声喊问,就见她的眼泪如断线珍珠般的滚落,对着双胞胎弟妹娇斥。

「过马路为什么不注意点?刚才有多危险你们知不知道?当年妈就是在我面前被车子撞到,你们是不是也想象妈那样离开我。」吼到最后,她泣不成声。刚刚就差那么一点,他们便会躺在血泊中,如同当年的母亲一样。

心疼的搂她入怀,伊鹤展也想不到她曾目睹自己的母亲发生意外。

「没事了。小逍和小遥平安无事,别哭。」他轻轻拍哄她,明白她方才的惶怕有多深。

「姊,对不起!我和遥一直不知道妈是在-面前发生意外。」方逍红着眼眶道歉。在他们面前,姊姊从来不哭,他们也从来不晓得,原来她的心里埋藏着这么沉重的梦魇。

方遥也含泪欲泣,「我跟逍向姊保证,以后过马路一定格外谨慎小心,姊别哭了。」

听着,方水怜的泪水随着激动的心情,溃决一发不可收拾。

心中对她充满心疼与不舍,伊鹤展也不管路人的指点与侧目,只是静静地搂着她,让她尽情发泄情绪……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收藏,别人男友最新章节 | 收藏,别人男友全文阅读 | 收藏,别人男友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