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七年之痒 > 第六章

七年之痒 第六章

作者 : 古灵
    爱我,

    就不怕出丑,

    爱我,

    就别再犹豫,

    爱我,

    就尽情告诉我。

    想必挣扎在心动与羞耻之间的困扰一定轻松不到哪里去,所以,海重文才会自那天之後,就不再和芊芊联络了,就连芊芊自己都认为一次就够他受得了,那个家伙肯定不敢再出现在她面前了。

    想到这里,她不禁回忆起当年她和卓之枫第一次约会时的窘境,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太紧张了。第一次能够和暗恋多时的人在一起度过美好的一天(预计应该是),不管是哪个女孩子都会紧张过度吧?

    所以,刚碰头时,她就摔了一大跤——还好那天她穿的是美美的内裤;然後,喝个饮料就呛到从鼻子喷出来;走在马路上挽错别人的手;用餐用到一半,忍不住放个大响屁……到最後,连她自己都羞愧得哭著跟他说再也不会跟他见面了!

    却没想到,他竟然当街就把哭著要落跑的她拉回来抱进怀里,并温柔地对她耳语低喃。

    “我从来没有碰过哪个女孩子和我约会这麽紧张的,我想,你真的是很喜欢我,而且是喜欢我这个人,而不是我背後所代表的财势,像你这样真心的女孩,我怎能轻易放过呢?”

    体贴的几句话就把她的困窘全都扫除了,这个男人不只看外表,他是从里到外全都看进眼里,并且用他的心来认识对方、感受对方,所以,他看到的不是她出的糗,而是她对他的真意。

    在那一刻,她不但感动得放声大哭,而且立刻就知道自己将会对这个男人一辈子死心塌地了。

    至於海重文,他只看到她的外表就被她吸引了,然後又因为她的外在表现而被吓跑,这种男人通常都把自己看得比什麽都重要,在他的世界舞台上,他永远会是第一主角,其他人都只有衬托他的功能而已。

    超自私的男人!

    芊芊暗忖,同时把一些机密资料打进雷斯特的笔记型电脑里,这部电脑除了雷斯特之外,也只有她能碰了。

    等她储存完毕,正想叫出一些资料来列印时,电话突然响了。她抬起一手手腕看看时间,另一手则伸出去接电话。

    十一点十五分了,雷斯特到会议室去和长江实业董事长会谈,并正式签下三年长约的议程已经半个多钟头了,看样子也差不多该回来了吧?啊!对了,差点忘了,聪建和德松的合约後天也要签下来了,这样一来,大概就差不多了吧?

    呃……不行,还有流远建设的长约……

    “蓝道公司,您好。”

    “向小姐?”

    芊芊诧异地眨眨眼,并拿下电话来看看,随即又放回耳边。

    “海总?”他怎麽又打来了?难道终於想开愿意签约了?

    “是我,真不好意思,最近……呃!鲍司最近比较忙一点,所以一直没时间和你联络。”

    芊芊微一挑眉。“是吗?抱歉,我也很忙,所以也没有注意到海总是不是有打电话来。”

    “呃……这样吗?”海重文尴尬地轻咳两声。“那……”

    芊芊现在不太想听他-嗦,於是很不客气地打断他的话。“海总是要找我们总经理是吧?”

    “不、不是,我是想……今天中午向小姐你是不是……”

    “没空!”芊芊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今天中午,我们总经理要和长江实业的董事长餐会,我必须作陪。”

    “啊………那晚上……”

    “不好意思!我老公要我今天早点回家。”这样他总该明白了吧?

    海重文沉默了一会儿。

    “向小姐,我想,你会周旋在丈夫和你们总经理之间,一定是有什麽特殊原因吧?”

    芊芊笑了。“那倒是,海总很聪明嘛!”

    “向小姐,你应该还记得我说过我愿意帮助你吧?那句话到现在还是有效的喔!”

    “帮助我?”芊芊又开始觉得有趣了。“你想怎麽帮助我呢?”

    “这个……”海重文想了一下。“你需要什麽,我都会无条件的提供给你,这样可以吗?”

    芊芊实在是忍不住了,脑袋又自动开始迅速转动起来。这实在不能怪她,因为这就像电脑一样,若是原先已经设定好什麽功能,只要时机一到,不需要有人刻意去启动,它就会自行运作起来。

    “如果我说不够呢?”

    “没问题的,向小姐,只要你愿意说,我会尽全力帮助你的。”

    “真的吗?可是……”芊芊咬著笔杆。“可是我们并不熟,我没道理要接受你的帮助呀!”

    “不要紧,向小姐,我们可以从现在开始认识彼此,我觉得我们应该会很合得来的。”

    是喔!他觉得?

    他是用什麽觉得的?

    下半身吗?

    芊芊放下笔,同时也作了某个决定。

    “海总,这样吧!後天我们总经理会有一整天的时间不在,也许我们可以见个面?”

    “OK!那我们就这麽说定了?”

    芊芊又笑了,笑得狡猾又奸诈。

    “对,就这麽说定了!”

    嘿嘿!你就赶紧准备好让人家玩个够吧!

    ☆☆☆☆☆

    老实说,想要避开雷斯特的“监控”找出时间和海重文“约会”,并不是那麽简单的事,但芊芊的“运气很好”,南部的工厂因为台风引起的水灾而使得整个工厂的运作全都瘫痪了,就连厂长都受伤住院了。

    因此,雷斯特只好立刻赶到南部去安抚员工、解决问题,於是,芊芊就这样轻易地逮到机会可以好好地和海重文“认识”个够了!

    这应该叫做什麽呢?

    外遇的外遇吗?

    算了,管他该叫什么名词呢?现在该专心想的是要如何让海重文的情绪HIGH到最高点,之后她才能……

    唔……男人嘛!尤其是他那种既自负又爱面子的男人,只要给他他想要的,他自然就会认定只有她才是他想要的女人。至于他想要什么也很容易揣测,不就是完美的女人吗?

    于是,在之后的三个多星期里,背着丈夫和情夫,芊芊天天和海重文出去培养“感情”,努力扮演一个“完美的女人”给他看,最终目的就是要让海重文觉得若是得不到她,他这辈子就会遗憾到死!

    然后,就在雷斯特即将回台北的前一天晚上,芊芊第一次答应海重文到他家享用晚餐。

    浪漫的烛光晚餐(老套)、深情的凝视(眼睛差点脱窗了)、满足的叹息(实在有够给他好吃的)、灿烂的笑容(这家伙终于上勾了),芊芊实在很满意自己的表现。

    餐后,在夏日的月夜下,芊芊轻倚在面对花园的艺术栏杆上,海重文始终移不开眼地睇视着她娇美的五官。

    “真美……”芊芊低喃。“早知道这儿有这么美的话,在你第一次约我来的时候,我就应该答应的。”

    “以后还有得是机会不是吗?”

    “以后?”芊芊欲言又止地瞟他一眼。“恐怕……以后就是连见面都没什么机会了。”

    海重文立刻蹙紧了眉宇。“为什么?我以为我们彼此已经……”

    “他要回来了。”芊芊肯定地截断他的话。“雷斯特明天就要回来了!”

    “那又怎么样?”

    “是不怎么样,”芊芊低语,“只不过,我必须回到他身边了。”

    海重文神情阴郁地移开目光注视着夜空。

    “你为什么都不告诉我?”

    芊芊微微一愣。“告诉你什麽?”

    海重文立刻拉回眼来盯住她。“告诉我你为什麽要和他在一起?”

    “还不到时候。”

    “为什麽?”

    芊芊斜斜地瞥视著海重文。“我可不希望你们为了我争斗。”

    “那你就离开他呀!”

    芊芊脑袋一歪。“然後呢?”

    “然後……”海重文一顿,说不出话来了。

    芊芊轻蔑地勾了勾唇角。“结果,你还不是跟所有的男人一样。”

    “我……”

    “只想到你们自己要什麽,然後就逼我们一定要做什麽来满足你们,却从来没有人为我们女人想一想,我们要的又是什麽?”

    “我……我说过会帮助你的,不是吗?”海重文呐呐地道。

    芊芊冷冷的一撇嘴。“是啊!你是一直在告诉我说你会帮助我,但你只是想帮助我离开他,并没有问我要的是什麽吧?”

    海重文窒了窒。“那……”

    “别问!”芊芊一撇头。“你以为现在才来问我,我会告诉你吗?”

    “可是……”

    “这就是我为什麽一直不肯告诉你我为何要和他在一起的原因,因为你跟其他男人一样都很自私,所以我不相信你!”芊芊绝然地道。

    “那你到底要我怎麽样?”海重文似乎有些老羞成怒了。

    芊芊深深地凝视他片刻。

    “如果你是一个能真正为女人著想的男人,一个值得女人信任的男人,那麽不需要我告诉你什麽,你自然就会知道该怎麽做了。”如果翻成白话文的话,就是说,他还是个自私的混蛋男人!

    语毕,她回身就走,海重文正想跟上去,她却又停住了。

    “雷斯特回来之後,你最好不要再打电话给我。”

    这次说完後,她就真的离开了。

    海重文连想送她的机会都没有,因为她是自己开车来的,所以,他只能傻傻的看著她的车子离去,脑子里则不断的问自己——她到底要我怎麽样?

    而在离去的车上,芊芊熟练的转动方向盘顺著蜿蜒的山道而去,脸上同时荡漾著一抹满意的笑容。

    很好,到目前为止,一切都按照她的计划顺利的进行,再来就看他需要多久时间才会开始抓狂了。

    呃……不对……

    她的笑容蓦地僵住。

    还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

    “啊!老公,你回来了。”

    芊芊展开生平最灿烂的笑容迎向前去,还体贴地接过他的旅行袋及公事包,然後帮他脱外套,再奉上他最爱的冰冬瓜茶一杯。

    “老公,你辛苦了!”

    老实说,说这种话连她自己都觉得很恶心,但是……嘿嘿!总算让她尝到心里有鬼的滋味了。

    卓之枫始终没有出声,只是拿一种很诡异的眼神跟随著她故作忙碌的身影。

    “老公,你要冲澡,还是泡澡?要不要我帮你去弄那个香香的泡泡水?听说那个可以消除疲劳喔!”

    卓之枫耸耸肩,随即一口气喝光冬瓜茶,然後自行脱除衬衫、长裤,进入浴室去了。

    他还是没有说半个字。

    望着紧闭的浴室门,芊芊猛吞口水。

    怎麽办?她好久没看到他这样了,就她的记忆所及,他给她脸色看的次数用一只手来数都嫌太多了,可是每次只要他这个样子一跑出来,她就知道事情很大条了,大条到她都不一定能搞得定。

    其实,如果他能对她飙一飙的话,也许她还不会那麽害怕,因为她一向是吃软不吃硬的。可是,他却从来不对她发飙,而是用这种“你不去上吊自杀,我就憋死你!”的态度来惩罚她。

    芊芊不由得苦笑。

    他可真是了解她呀,知道她什麽都不怕,就怕他这个死人样!

    她摇摇头,而後一面叹气、一面捡拾满地的衣物,整理旅行袋等等。当他洗完澡出来後,她忙又挤出一丝笑容来。

    “饿了吗?要不要吃消夜?”

    卓之枫瞥她一眼,还是不出声、兀自吹头发去了,芊芊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

    这一次会多久呢?

    直到两人背对背上床後,芊芊还在想著这个问题。

    这一次会多久呢?不会又像第一次一样,一气就气他个半个多月吧?天哪!那真的会憋死她耶!

    不行,她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她必须想办法让他尽快消气,可是……要用什麽办法呢?

    解释?

    不,依照以往的纪录,在这种时候,他是任何解释都不接受的!

    那……撒娇?

    去!他会理她才怪!

    哭给他看?

    嗯……这样或许有效,问题是……她哭不出来咩!知道早晚会没事的,当然怎麽也伤心不起来,既然不伤心,她自然就挤不出泪水来了嘛!

    那还有什麽办法咧?

    奇怪,她以前又是如何度过这种“劫难”的呢?

    唔……得好好想一想、好好想一想……嗯~~记得第一次是结婚前,她是……耶?

    哭给他看?

    不行、不行,已经说了哭不出来的咩!

    那第二次是……是……咦?

    她倏地猛然弹坐起来,她身旁的卓之枫顿时吓了一大跳,也跟著坐起来,但他还是不说话,可是,这时的芊芊根本没有“空闲”去考虑到卓之枫是哑巴,还是长舌妇。

    咦咦???耶耶???嗄嗄???啊啊——Mygod!

    这回她是慌慌张张的跌下床,又爬到化妆台上去抓来背包,把里面的东西统统倒出来,然後从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里面挑出一本小笔记本翻开……

    “骗人!”她瞪著小笔记本尖叫。“不会吧?”

    看得出来卓之枫已经快要忍不住了,但他最後还是硬憋著,可是芊芊却发飙了。她先是不敢相信地瞪著小笔记本好半天,而後突然抬起双眼,恨恨地死瞪著卓之枫,後者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你这个大**!”

    她咬牙切齿地吐出这几个字,随即猝不及防地跳起来冲上前压倒卓之枫,并坐在他身上开始挥舞著两粒小馒头。

    “都是你!都是你!人家已经说好了不要了说,现在……不管啦!都是你啦!都是你啦!”

    “你……你疯了?!吧什……干什麽啦你?!”

    满头雾水的卓之枫刚开始还真的被莫名其妙地K了好几拳,连嘴里头都不小心破了呢!可是不过一忽儿,他便火大的双手一捞,抓住了她的手,然後翻身将她压制在身底下。

    “你这个疯婆子,我还没有找你的麻烦呢!你居然敢K我?”

    “K你又怎麽样?我还想咬你呢!”

    说著,她真的往他的肩膀一口啃了下去,而且,是非常用力的啃了下去。

    “Shit!areyouloseyourmind?”

    “是啊、是啊!我是疯了又怎麽样!都是你!都是你啦!”

    她乱七八糟地尖叫著,同时还不放弃地挣扎著要咬他、K他、踢他,最後,卓之枫终於不耐烦了,他不假思索地俯下脑袋用嘴巴堵住她尖叫不休的红唇,可是芊芊还是唔唔唔地不肯罢休,卓之枫只好使出浑身解数,直到芊芊终於忘记了她原先的目的而沉醉在他的深吻中。

    良久後,他才放开了她。

    “真是个疯女人!”

    可是他这一嘟嚷,芊芊马上回过神来,又一次想尽情发挥疯女人的威力,还好卓之枫及时再一次堵住了她的嘴。

    又是好半晌过去,卓之枫才移开嘴,无奈地问:“你到底是怎麽了?”

    芊芊嘴一噘。“你还敢问?!”

    卓之枫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我不问行吗?”

    芊芊的小嘴嘟得更高。“人家……人家又有了啦!”

    “嗄?”

    差不多有半分钟的时间,卓之枫只是呆呆的看著芊芊,满脸的茫然;而後骤然间,他惊叫一声跳离开她身上摔到地上去,好像她是一只刺猬,而且刚刚她把所有的刺都插在他身上了似的。

    “你……你……你说……说什麽?”

    芊芊慢慢坐了起来,苦著脸说:“我已经两个月没来了啦!”

    卓之枫顿时傻眼。

    “你看,都是你,都是你啦!”

    卓之枫很艰辛的吞下一口唾沫。

    “怎……怎麽会?我……我都有戴……”

    芊芊哼了哼。“是、是,你都有戴,可是『他』老是忘了戴呀!”

    “啊?!”卓之枫呆住了,片刻後,他才嘟嚷道:“难不成我戴绿帽子还不够,竟然还要替你的情夫养孩子?真是苍天没眼啊!我是……”

    他话还没说完,芊芊已经笑骂著K过来了。

    “讨厌啦!你还敢说这种话?!”

    “为什麽不敢?”卓之枫双手抱著脑袋任她K。“本来就是事实啊!明明就不是我的孩子,是『他』的孩子嘛!”

    “你还说?还说?”芊芊一面叫一面更用力的猛K。

    “喂、喂!你想谋杀亲夫啊?”

    “是啊、是啊!我想谋杀亲夫,好让我情夫住进来呀!”

    “呜呜……就知道你变心了!”卓之枫从护住脑袋的两条手臂中露出脸来哭给她看。

    芊芊立刻收手,——的学起茶壶来,还是景德镇的高级陶瓷喔!“是咩、是咩!变心又怎麽样?我就是喜欢那个专爱欺负我的酷哥,怎麽样?不服气是不是?不服气你就比他酷给我看啊!”

    卓之枫凝眼注视她片刻,最後还是摇头。

    “不要,你会先把我给分尸了!”

    “嘿嘿!”芊芊得意洋洋。“算你聪明。”

    卓之枫慢慢起身,而後把手掌平放在她小肮上。

    “真的有了?”

    “八成没错。”

    卓之枫沉默了一下。

    “明天早上我先陪你去检查,之後再去上班。”

    “OK!”

    卓之枫揽住她。“如果真的有了……”

    芊芊耸耸肩。“生-!”

    卓之枫抱住她的手紧了紧。“对不起。”

    “算了,有了就有了咩!以後小心一点就是了。”

    卓之枫又安静了一会儿。

    “芊芊……”

    “嗯?”

    “这三个多星期来的每个晚上,你都跑到哪里去了?我打回来的电话没一次有人接的。”

    “我啊!在想办法让我们能早点回去啊!”

    卓之枫皱起眉头,同时把她推离开一点,好对上她的眼。

    “你又想干什麽了?”

    “刚刚才说的不是吗?想办法让我们能早点回去啊!”

    “可是……”

    “老公,你不会是不相信我吧?”

    “不是,可是……”

    “不是就行了,反正你看著好了,嘿嘿!顶多一个月,那个家伙就会主动来求你了。”

    ☆☆☆☆☆

    不用一个月,一天就够了!

    雷斯特回来的翌日,海重文的电话和过去那三个多星期一样,在中午前不久就来报到了。

    “蓝道公司,您好。”

    “芊芊。”

    “咦?海总?”芊芊往雷斯特那头瞄了一下,後者似有所觉地看过来。“不是叫你不要再找我了吗?”

    “为什麽?”海重文抗议。“你前天的说法我有认真的在思考,可是,你总要给我一点时间啊!”

    芊芊故意很夸张的叹了一气。“好吧!至少他刚回来的这几天不要,你都不知道,他到南部这一趟已经很累了,不但一回来就发飙,而且,一听到我们跟你们公司的合约连开始都还没开始,他更是火大,我看他的耐性差不多已经到极限了,所以拜托你,不要害我好不好?”

    “……那要多久?”

    “我怎么知道!”芊芊对朝她走过来的雷斯特露出微笑。“我想,大概是他想回美国又回不去,所以很生气吧!”

    “为什麽回不去?”

    “因为你们公司的合约还没拿到啊!”

    “原来是这样……”海重文沉吟片刻。“好,那明天开始,我就和你们公司的业务部联络,请他们尽快……”

    芊芊起身让雷斯特坐在她的位子上,“不要!”然後自己再坐上他的大腿。

    “咦?”海重文愣住了。“为什麽?”

    “你一直不肯和蓝道公司讨论合约的事,肯定是因为和蓝道公司签约对你们没有好处,那我当然不愿意你……”

    “不!不是,不是因为那样。”海重文连忙解释道。“其实和蓝道公司签约对我们公司来讲是最好的,所以……”

    “那你过去为什麽一直不肯和蓝道谈?”

    “……我不是不想和蓝道谈,而是不想和你们总经理谈。”

    “又是一个假公济私的家伙!”芊芊不觉小声地咕哝抱怨。“好吧!那既然对你们公司也有利,那你就尽快把这桩合约处理掉,到时候,我们总经理就可以回美国了。”

    “那你……”

    “当然,我也会把一切都告诉你,OK?”

    “OK!”

    一放下电话,芊芊就得意的抱住雷斯特的脖子。

    “大功告成,说,你打算怎麽奖励我?”

    绿眸闪烁著比以往任何时刻都翠绿的色彩,还带著浓浓的笑意,他故意想了一下。

    “那……这次就算平手好了。”

    “哪是啊!”她是死不认输的代表性人物。“我本来就没输嘛!”

    “是、是、是,你没输、你没输!”雷斯特包容地附和,同时温柔地抚著她的小肮。

    芊芊把手覆在他的手上。“结果你还是很高兴吧?”

    雷斯特笑了。“不晓得为什麽,一想到这里头是我的孩子,我就忍不住骄傲起来了。”

    芊芊哼了哼。“是喔!你们男人当然可以很轻松的这麽说,反正辛苦的是我们女人嘛!”

    缓缓的,雷斯特俯首感激地吻住了她的唇。

    “老婆,我爱你。”

    ☆☆☆☆☆

    天地变色也没有这麽快吧?

    前後不超过三天,海重文便从一个满怀希望的男人,莫名其妙的坠落到无望的深渊中了!

    在一连串密集的商讨研究後,蓝道和流远的合约终於成立,合约一签好,海重文便故示大方的对雷斯特说:“这样你可以回美国了吧?”

    雷斯特和芊芊相视一笑,而後伸出手来和海重文握了一下。

    “没错,谢谢你,我终於可以回美国和孩子相聚了。”

    只想到终於解决一个大麻烦的海重文,并没有注意到雷斯特只提到孩子,而没有提到妻子。

    “那么,你打算什麽时候回去?”

    雷斯特沉吟了一下。

    “大概再半个月吧!只要美国派人来接手就可以了。”

    “太好了!”海重文忍不住笑了。“那我先祝你一路顺风了。”

    好了,只要这个大麻烦一滚蛋,剩下那个应该是小问题才对。

    两天後,芊芊第一次主动打电话给海重文。

    “海总?”

    “咦?芊芊,是你?”

    “是啊!海总,很意外吧?”

    “是,真的很意外,但是更高兴。”海重文笑得合不拢嘴。“有什麽事吗?”

    “我答应你的事,我想履行了。”

    “你是说?”

    “我要告诉你一切,同时,我也要把我丈夫正式介绍给你。”

    “真的?”海重文高兴的从办公椅上跳起来。“什麽时候?”要把丈夫介绍给他的意思,应该是要他替她解决这个麻烦吧?

    这个简单!

    “明天是星期六,我想请你到我家吃午饭,可以吧?”

    到她家?!

    天哪!终於进展到她家了。

    “可以、可以!”

    “那就这麽决定-!”

    可是,就算是打死他,他也不会想到,当他准时来到芊芊告诉他的地址一按电铃之後,来开门的人竟然是雷斯特,而且,雷斯特还穿著一身轻松的便服,老天!他甚至是笑咪咪的呢!

    这是怎麽一回事?

    “你来了,来,请进、请进!”

    已经不知道该怎麽反应的海重文茫然的被雷斯特拉进去,经过庭院,一进入屋子,他就听到芊芊的叫声。

    “老公,你到底帮我买酱油了没有啊?”

    “买了、买了!”

    海重文张著大嘴,看著雷斯特抓著酱油跑进厨房里。

    “哪!傍你,还要多久啊?人家客人都到了喔!”

    “快了、快了,这个菜炒好了就行了,哪!先把菜统统给我端出去吧!”

    然後,海重文就看著雷斯特跑进跑出的把菜端出来,碗筷什麽的都摆好了,最後,芊芊终於端著肉丝炒芥兰菜出现了。

    “来,海总,赶快坐下来,菜要趁热吃才好吃喔!”她笑咪咪的招呼著。“啊!对了,差点忘了,来,我给你们正式介绍一下……”说著,她扯来雷斯特亲密的挽著他的手臂。

    “我老公,雷斯特-卡德莱,中文名字是卓之枫,我们结婚八年了,有一对双胞胎儿女,现在呢……”她拍拍肚子嘿嘿直笑。“好像有点给他不太小心,所以又有啦!”

    海重文完全呆住了。

    “那个……很不好意思,”芊芊瞄了雷斯特一下。“我们刚到台湾时,大概是太无聊了,所以我就抓著我老公陪我玩一场外遇游戏,因此呢,我们只有在家里是夫妻,可一踏出大门,就只剩下上司、属下的关系而已了。”

    她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发。“我想,我们是有点玩过头了吧!我拚命要跟他赌他绝对不可能让我陪他上床,不可能让我真的变成他的情妇,结果一直都是我在输,可是,我越输就越不甘心,总想一定要让他低头一次才行,於是就不肯喊停,直到碰上你……”

    耸耸肩,她又说:“老实说,我原本并不想这样整你的,如果你对我没有任何痴心妄想,我一定会老老实实的跟你作朋友的。但你不是,你自私又自负,所以,我忍不住要你尝尝失败的滋味,让你了解一下,这个世界不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的。”

    “抱歉、抱歉,”卓之枫在芊芊说完後,就忙著接下去。“我老婆有时候就是稍微顽皮了点,我也拿她没辙,希望你能多多包涵。”

    海重文愣愣地注视著卓之枫。

    “可是你现在……在公司……怎麽……”

    虽然话说得支离破碎的,但芊芊立刻明白他的困惑了。

    “你应该听说过吧?断掌的人个性是相当极端的,我老公两手都断掌哟!还有啊!我老公是双子座的,也有人说,双子座的人是双重人格喔!所以啊!他有非常温和亲切的一面,也有非常冷酷无情,甚至是邪恶暴戾的一面;有时候你可以欺负他到死,他都不会作任何反抗,可要是不小心惹火了他呀……”

    她心有馀悸地颤了颤。“他就会变得很恐怖,恐怖到让人心里发抖!就是这样,所以他在家里是这样,在公司里是那样,因为他对公事一向很认真的。而且,这回又为了配合我的游戏规则,所以,他才特意让自己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

    卓之枫无可奈何地轻叹。“没有办法啊!你的个性我很了解,虽然你嘴里说得轻描淡写,但实际上要的可不只那些吧?其实,你真正想要的是邪恶的紧张刺激,所以,我就只好给你邪恶的紧张刺激,而另一方面,你想主宰一切,我就反过来主宰你,虽然你没说,但我知道你想要品尝一下无力反抗的恐怖感、想要那种在被压迫中挣扎的快感——平日是你吃定了我,现在换我吃定了你,你不就是要这样吗?”

    海重文很仔细地聆听著,同时来来回回的打量那对可恶的夫妻,可没想到在听到後来,却越听越恐怖。

    天哪!这个女人是变态吗?

    然後,他就换上另一副不敢领教的表情,直到听完为止。接著,他似乎很努力的在消化刚刚听到的“故事”,费了好一会儿工夫後,他的脸色才开始有了其他变化。

    “我想……”他慢条斯理地说。“这场游戏最大的赢家应该只有一个人吧?”

    当仁不让的,芊芊立刻猛指著自己,海重文看得连生气都不晓得该怎么气了。

    “没错,你是最大的赢家,你不但耍了我,还耍了你老公,甚至耍了全公司和所有认识你的人……”

    芊芊顿时眉开眼笑的拚命点头,嘴里无声的说著:厉害吧?厉害吧?

    海重文不由得重重地叹了口气。“我希望从今以後再也不用看见你了!”

    芊芊的笑容霎时僵住了,随即抗议地大叫,“你说话好毒喔!”

    海重文轻轻一哼。“有你毒吗?”

    “ㄟ~~”芊芊歪著脑袋想了想。“好像没有耶!”

    海重文苦笑地朝卓之枫点点头。

    “老实说,我很同情你。”

    卓之枫眨了眨眼。“这样说起来嘛……好像我也应该同情我自己一下哩!或者……”

    “嗯?”

    “我让给你吧!”

    “咦?不要!”

    “可是你不是一直很想要吗?”

    “现在不敢想了!”

    “喂!你不是胆小表吧?”

    “原本不是,但一碰上她就是!”

    “伤脑筋,那我要把她丢给谁呢?”

    一只大脚无声无息地往卓之枫的**上飞了过去。

    “我先把你踢出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七年之痒最新章节 | 七年之痒全文阅读 | 七年之痒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