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七年之痒 > 第五章

七年之痒 第五章

作者 : 古灵
    是你逼我,

    使出不法的手段,

    绞尽脑汁,

    为爱赴汤蹈火,

    受尽折磨,

    也在所不惜。

    农历年过後的几张大笔金额的合约,再一次证实了雷斯特高超的企业管理能力,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他就把这家烂到没人要的公司提升为一家稳定成长的企业机构。

    如今,只要再拿到两张长期合约——长江实业和流远建设的三年长约,雷斯特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事实上,长江实业已经进行到拟定合约条文的阶段了,但是,流远建设却是大麻烦,因为他们的总经理,也就是董事长的独子,是个很龟毛的男人,他很精明能干,但真的很龟毛,也很臭屁,呃……搞不好这就是他能成功的原因呢!

    “向小姐,”盯著窗外晴空许久的雷斯特突然出声了。“今天晚上的宴会你陪我出席吧!”

    “咦?宴会?”芊芊很惊讶,因为雷斯特自上任以来,从未出席过任何交际应酬,他认为那是浪费时间的活动。

    “你可以提早两个钟头回去换衣服,”雷斯特似乎依然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最好打扮得高雅一点,如果我得到的情报没错的话,今天晚上,我们要与之周旋的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芊芊想了想。“你是在说流远建设的总经理海重文吗?”

    “没错,”雷斯特将高背椅缓缓地转回来面对著芊芊。“听说他年轻我两岁,却已经有能力独自支撑整间公司的经营,相当有经营手腕,而且很有女人缘,唯一的毛病是因为事业的成功,所以显得很傲慢自大、独断独行……”

    芊芊闻言,不觉噗哧一笑,令雷斯特皱起眉头。

    “你笑什麽?”

    “你刚刚是在说你自己吧?”

    雷斯特哼了哼。

    “不对,不是在说你自己,”芊芊实在忍不住要火上加油一下。“如果是在说你自己的话,应该是非常傲慢自大、独断独行,还有狂妄霸道、阴险狡诈、冷酷无情、野蛮跋扈……”

    “你有完没完啊?”雷斯特怒叱。

    “完了、完了!”芊芊幸灾乐祸地嘿嘿笑著。“不过,总经理啊!听起来,你们两个好像很有得拚喔!人家说,王见王,死棋!这样你怎麽拿得到他的合约呢?难不成你要低头了?”

    雷斯特横睨她一眼。“你认为可能吗?”

    “这个嘛……”芊芊真的很认真的给他想了一下。“嗯……应该是不太可能啦!要你低头,不如叫你去死还快一点。不过,那个也很难讲喔!般不好你和他谈呀谈的,脑筋忽然间不小心给他小小的爬带一下,然後你就莫名其妙的低头了也说不定。”

    “少白痴了,这种事能爬带吗?”雷斯特轻蔑地冷哼。“我要是低头的话,就更签不到他的合约了。”

    “为什麽?”

    雷斯特沉默了一下。“因为他和我一样,不会把约签给那种随随便便就低头的肉脚。”他不太情愿地这麽回答。

    芊芊立刻胜利的哈了一声。“我就说吧、我就说吧!我就说你们很像吧!”

    雷斯特没有再说什麽,只是若有所思地凝视著她。

    芊芊不解地低头看看自己,再摸摸头发。“怎麽了?我身上有什麽不对吗?”

    雷斯特轻轻蹙眉。“也许……今天晚上你不要去比较好。”

    芊芊愣了愣。“为什麽?”

    雷斯特静默了,片刻後,他才突然起身来到她的办公桌旁,轻轻抬起她的下巴,大拇指在她唇上轻轻刷过。

    “听说他很有女人缘,但是眼界非常高,直到现在都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让他动心。你说他跟我很像,那麽,也许他看女人的眼光也跟我一样,而我是完全没有那个意思要和别人分享我的情妇,Understand?”

    一听,芊芊的脸色立刻非常难看的沉了下去。

    不说不气,一说她就想冒火,这个男人真是宇宙超级霹雳无敌卑鄙!

    这几个月来,他使尽所有最肮脏卑鄙的手段来逼迫她,她则用尽所有的智慧精力和女性的气魄去对抗他,结果,却总是被他一次又一次的吃得连骨头都不剩,害她只好回家去欺负老公出气,到头来,最倒楣的竟然是她的亲亲老公,但越是这样,她越不想认输!

    至少要有一次吧?

    至少要有一次让他跪在她面前俯首称臣吧?

    “不让我去吗?”那她就偏要去!“那你要带谁去?江美琪吗?”

    她的口气很平和,甚至有点满不在乎的味道,但是,雷斯特却慢慢地眯起双眼,攫住她下巴的手也跟著僵硬起来。

    “她是公关经理,陪我去参加交际应酬是她的职责。”

    “说的也是,”芊芊满嘴的赞同。“那就叫她陪你去吧!”

    探索的眼神盯在她脸上片刻,雷斯特低著嗓音警告道:“你不会想害公司的哪位男性员工被炒鱿鱼吧?”

    芊芊倏地甜甜一笑。“那当然,人家又不是你,哪会那麽自私!”

    雷斯特又凝住她好一会儿,这才放开手。“很好,那你就帮我通知江经理一下,宴会六点半开始,她可以早点回去准备,六点我会开车去接她。”

    “那你呢?你不需要回去换衣服吗?”

    “四点我会先回去洗澡换衣服。”雷斯特慢慢地走回自己的办公桌後坐下。“至于你呢!还有很多工作要处理,所以,还是得按时待下班喔!”

    “那当然,”芊芊依旧笑咪咪的。“准五点半下班,对吧?”

    “对。”他总觉得芊芊的笑容很诡异,但他实在又想不出她能搞什麽鬼,五点半才赶回家去化妆、换衣服,应该是来不及的,不是吗?

    “你今天就早点回家去等你老公吧!”

    ☆☆☆☆☆

    又不是白痴,谁要赶回家去化妆、换衣服啊!除了晚礼服之外,套房里什麽都有,不是吗?

    所以,雷斯特一离开办公室,芊芊转个身就跑进套房里冲浴、挽发、化妆,然后打电话叫服饰公司把她订作的晚礼服送到公司来,鞋子可以下班後再去买,这样应该就来得及赴宴了。

    其实,当她一收到邀请函时,她就在猜测,雷斯特会不会为了海重文而决定参加这个宴会?为了以防万一,她才特地去订作了晚礼服,却没想到,雷斯特虽然真的决定参加宴会了,结果竟不是带她去。

    不过,没关系,多得是人想带她去,譬如长江实业的公关经理李崇景,只要一通电话,他就会立刻踢开副经理飞车赶来接驾了。

    男人就是这样,只要对方够漂亮、够迷人,管她是不是已婚,先上了再说。钓得上,证明他有本事、有魅力;追不上,理所当然,没什麽好懊恼的,留下-个美好回忆也不错。

    於是,六点二十分,芊芊挽著李崇景的手臂进入宴客主厅,顿时引来众人的侧目,因为经过刻意打扮後的芊芊显得既美丽又迷人,那精致纤巧的五官,宛如陶瓷般的白皙肌肤,那高高挽起的如云黑发,不经意掉落的发丝荡漾在曲线完美的颈项上,修长动人的娇躯裹著性感的黑丝绒晚礼服,既有清纯无邪的气质,又有成熟动人的风韵。

    她美得教人叹息!

    随著得意又骄傲的李崇景,芊芊一一向先到的宾客们打招呼。这是一家私人俱乐部的宴会大厅,四周尚隔有数间休息室,此刻几乎全都聚满了人,不过,芊芊还是一眼就找到了海重文,虽然她从来没有见过他。

    老实说,他真的和雷斯特相当有得拚呢!同样英俊出众、同样颀长优雅、同样气势慑人、同样自负傲慢,这两个人……真的超像的呢!

    或许芊芊不是这场宴会中最美的女人,但她肯定是最吸引人的女人,所以,她刚一出现,海重文就盯上她了。

    他是被她那股特殊魅力所吸引的。

    既温柔又倔强强悍,既清纯又成熟妩媚,因为矛盾,所以特殊,因为特殊,所以吸引人。

    他从来没有为任何女人动过心,但此刻,当他往那个女人靠近时,他竟然有种心跳加速的感觉,这真是令他感到既讶异、又新奇。虽然她手上戴著结婚戒指,但他不在乎,她身边那个男人根本配不上她。

    只有他才有资格站在她的身边!

    但是,当他看到她也注意到他、当他恍悟她在对他微笑、当他似乎可以闻到她身上的香味、当他几乎一伸手就可以碰到她时,一个高大的身影蓦然强硬地插进两人之间。

    他险些当场发飙!

    “你怎麽来了?”

    他听到挡在他前面的男人这麽问,而且口气相当不客气,甚至还蕴含著隐忍不发的怒意。

    “李经理需要一个伴,所以我就陪他来-!”

    原来她身边的男人不是她丈夫!

    “是吗?”背对著他的男人冷冷一哼,继而朝伴随在他身边的女人命令道:“江经理,请你和李经理沟通一下,签完约之後,双方要如何为彼此今後三年的合作庆祝一下。等谈妥後,就由你陪李经理继续参加这个晚宴,明白吗?”

    “明白了,总经理。”老板的话不能不听,所以,即使再不甘愿,江美琪也只能叹息著和李崇景到一旁去“谈公事”了。

    於是,海重文眼看著那个口气傲慢的男人侧过身子伴在美丽女人的身边,并强行将她往角落边带去,而他环绕在她腰际的手臂更是强而有力的宣示著他的独占欲。

    难道这个傲慢的男人才是她的丈夫?

    “总经理,这样不对吧?我是李经理的伴,而江经理才是你的伴吧?”

    “既然你也来了,而且,你又是我的秘书兼情妇,那麽,就应该由你来陪伴我参加这个宴会才对,至於那两个公关经理,就让他们两个同行凑在一块儿去谈谈公关问题吧!”

    What?他的情妇?!

    不可能!

    虽然他们是用耳语交谈,但别有居心地紧跟在他们身後的海重文也勉强听清楚了他们的谈话,但这一听,就完全把他给听傻了。

    那麽特殊有味道的女人怎麽可能是情妇?

    而且还是红杏出墙!

    不,一定有哪里搞错了,或者是……她有无法言喻的苦衷?

    说不定……说不定她是被迫嫁给她老公的,也说不定她老公早就葛屁了,而她仅是舍不得拿掉结婚戒指罢了;更说不定她根本没结婚,那枚结婚戒指只是用来挡住一些无聊追求者的手段而已。

    也或许此刻的她正陷入某种卑鄙无耻的陷阱中,逼得她不得不做出违背自己心意的事,而事实上,她正等人去拯救她呢!

    对!一定是这样,一定是这样没错!

    可怜第一次坠入情网的男人幻想力太丰富了,兀自“陶醉”在自己的“幻想”当中,没有意识到自已已经跟对方跟得太紧,险些贴到对方的背上去,所以,当对方一到角落里转过身来时,他差点给他撞了上去。

    “对不起,请问有事吗?”雷斯特一手护著芊芊,一手挡住海重文。

    “呃……”海重文慌乱了两秒,旋即定过神来。“我……我是海重文,请问两位是?”

    不管雷斯特心里是怎麽想的,但他表面上却是古井不生波、处变不惊,完全没有任何异样神情。

    “雷斯特-卡德莱,这位是我的秘书向芊芊小姐。”

    海重文的两颗眼睛蓦然睁大。“美国蓝道集团台北分公司总经理?”

    雷斯特傲然颔首。“流远建设总经理?”

    海重文深深地注视雷斯特一下,而後伸出手来。“看样子,我们彼此都对对方不陌生吧?”

    雷斯特也伸出手来。“好像是。”

    两只同样自信有力的手交握了一下,随即放开,海重文立刻转头朝芊芊送去一个迷人的笑容。

    “向小姐,很高兴认识你,待会儿是不是有荣幸和你跳支舞呢?”

    芊芊马上回以更动人的微笑,谁知道,她才刚张嘴要回答,雷斯特便抢前一步先开了口。

    “很抱歉,今天向小姐的脚有点痛,恐怕不太方便跳舞。”

    “这样啊……”海重文似乎很失望。“真遗憾,向小姐,那你最好坐下来休息吧?”

    “是啊!”芊芊似笑非笑地瞅著雷斯特。“老板说我脚痛,那我只好坐下来休息-,不过呢!坐下来也有很多有趣的事可做喔,譬如聊聊天什麽的,你说是吧?海总。”

    海重文双眼一亮。“当然、当然,我……”

    “不必麻烦海总了,向小姐爱怎麽聊,我都会陪她,至於海总嘛……”雷斯特冷冷地望著海重文的背後。“他当然不能丢下自己的女伴不管,这是最基本的礼貌,不是吗?”

    海重文刚一皱眉,手臂便被一双惹人厌的蛇样物给纠缠住了。

    “重文,原来你在这儿呀!我找了你老半天呢!”

    海重文实在很想当场掐死这个恶心的女人,但是,为了不想让芊芊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他只好暂时打消这个主意。

    回去再掐死她吧!

    好笑地看著海重文不甘不愿地被那个蛇样的女人又拉又扯地拖走,芊芊不禁喃喃道:“真同情他,被那种女人缠上可不大好玩呢!”

    雷斯特没有出声,只是面无表情地斜睨著她。

    芊芊则耸耸肩,若无其事地仰首望著天花板上那盏绚丽的艺术灯。

    “啊!今天的月亮真美,星星也很耀眼呢!”

    雷斯特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你喔!最好给我安分一点,不要惹出什麽麻烦来,否则我可能会被迫得先行带你离开,那麽,我今天来的目的便等於全被你给破坏了!”

    芊芊皱皱鼻子。“喂、喂!自己不行,也不要怪到别人头上来喔!”

    雷斯特的睑色蓦地沉下。“反正你给我乖一点就是了,听到了没有?”

    一听到那熟悉的僵硬腔调,芊芊便知道雷斯特是真的生气了,而且正极力压抑著怒气。她不由得吐了吐舌头,同时乖乖地微俯脑袋以示臣服。

    “是,老大。”

    她并不是不知轻重的人,任何时候,她都可以摆开阵势来和他对战一场,可是在这种有关正经事的时刻,她还是会以公事为优先。哪像那个某某人,老是假公济私,一点原则都没有!

    雷斯特这才满意地缓下脸色。“好,那麽现在我们就去找江经理他们吧!既然来了,就要好好把握机会,看能不能和所有相关人物打个招呼,之後再来讨论该如何摆平海重文那个自大狂。”

    自大狂?

    他自己也是吧?

    “是,大王!”

    雷斯特皱眉。

    “不要闹了!”

    “是,陛下!”

    雷斯特抿了抿唇,而後不再理会她揶揄的眼光,搂著她就走。

    “老总……”

    “什麽?”

    “那个海总一直盯著我看耶!”

    正忙著游目寻找属下公关经理的雷斯特下颚倏地一紧。

    “你怎麽知道?你也在盯著他看吗?”

    “废话,我们今天不就是为了他才来的吗?”

    “是我,不是我们,所以,你要吃就吃,招呼随便打打就行了,至於那个人根本不必去理会,懂吗?”雷斯特冷声道。

    “懂了、懂了。”芊芊微笑著收回视线。“反正我已经确定那个海总明天一定会来公司找我,这样就可以了。”

    雷斯特的脚步遽然停住,压抑的目光扫出去又扫回来。

    “你想现在就回去吗?”

    芊芊立刻举双手投降。

    “不要啦,人家什麽都还没吃到,肚子饿死了啦!”

    “那你……”

    “好嘛、好嘛!我坐下来吃东西总可以了吧?”

    “这还差不多。”雷斯特咕哝著,拐个方向往自助餐台那边走去。“先去端食物吧!”

    “……咦?他还在看我耶!”

    雷斯特陡然一个大回转,抓著芊芊就往出口大步走去。

    “喂、喂!不是要去拿食物吗?”

    “……”

    “怎……怎麽这样?人家真的饿了耶!”

    “……”

    “好啦、好啦!人家一个字都不会再说了啦!”

    “……”

    “那你到底要人家怎麽样嘛?”

    “……”

    “雷斯特!”

    “……”

    “雷斯……”

    Bye-bye,芊芊!

    ☆☆☆☆☆

    芊芊猜错了!

    海重文翌日并没有去找她,因为海重文知道有雷斯特在一旁虎视眈眈的护航,就算他去找上一百万次也不会有任何进展的,所以……

    芊芊一手忙著记下行事重点,一手抓起电话。

    “蓝道公司,您好。”

    “请问是向芊芊小姐吗?”

    流利书写的手蓦地停顿住。

    “我是,请问哪位?”

    “海重文。”

    “咦?”芊芊反射性地往埋头批公文的雷斯特那边看过去。“是海总啊!您要找我们总经理吗?”

    雷斯特猛然抬头瞪过来,芊芊耸耸肩收回视线。

    “不,我是找你的,向小姐。”

    “找我?”芊芊拿笔搔了搔发际。“请问有什麽事吗?”

    雷斯特立刻起身快步逼近。

    “我想请问向小姐中午有空吗?我能不能请你去吃顿午餐?”

    “午餐啊……”芊芊看著雷斯特**一歪就坐上了她的办公桌,严厉的双目狠狠的盯住她。“为什麽?”

    “坦白说,向小姐,我是想跟你进一步多认识一点。”

    “这样啊……”芊芊拉下视线,注视著手上的结婚戒指。“可是这样恐怕不太好吧?也许你不知道,我已经结过婚了喔!”

    “我知道,不过,法律并没有规定结过婚之後就不能交朋友吧?”

    “嗯!说得也是。”

    话刚落,她的下巴立刻被雷斯特攫住,并粗鲁地抬起来对上他如鹰般尖锐的双眼。

    “但是,我可能走不开喔!”

    对方沉默了几秒。

    “是因为你们总经理吗?”

    芊芊对著雷斯特很用力的眨了好几下眼睛,看起来实在很滑稽。

    “对。”

    这次对方沉默得更久。

    “你是他的女人吗?”这叫单刀直入,速战速决!

    芊芊顿时愣住了。

    我咧~~他刚刚说什麽?

    “很抱歉,我听到他说的话了,你是……他的情妇,对吧?你……是不是有什麽困难?”白话一点就是被逼的。

    “困难?”

    芊芊的脸形突然变得很奇怪,那种想笑又不能笑的感觉很不客气的扭曲了她的五官,雷斯特不由得困惑地放下手,询问地注视著她。

    “那个……呃!应该算……咳咳……有吧!”就是她老是没办法让她面前的这个家伙向她低头。

    “我能帮得上忙吗?”海重文小心翼翼地问。

    “帮忙?”芊芊有趣地眨了眨眼,旋即双眉一挑。“唔……说不定可以喔!”

    狡诈的微笑悄然爬上她的脸,雷斯特则睑色一沉,立刻警告性地瞪了瞪眼,芊芊不觉笑得更愉快了。

    “向小姐请尽避开口,无论是什麽样的困难,我一定会帮到底!”

    芊芊淡然一哂。“无条件吗?”应该没有这麽好康的事吧?

    “当然,我只希望向小姐能明白我的诚意。”

    芊芊轻蔑地撇了撇嘴。“什麽诚意?”

    “希望能和向小姐做朋友的诚意。”

    芊芊撇开眼,装作没看到雷斯特教她尽快结束的手势。

    “你是说,你对我绝对没有除了朋友以外的企图?”

    “呃!当然。”至少现在没有,也得先做得成朋友才能有进一步的企图吧?“不过,如果你跟你先生那边有什麽麻烦,我也愿意帮你的忙。”

    就知道是这样!

    “那个……以後再说吧!”这家伙果然没安好心眼,讲那麽多废话,到头来还不是居心不良。嘿嘿!这样也好,这样就算要他当休闲活动玩玩也不会有什麽良心不安了,反正是他自找的咩!

    一想到这里,她不由得开心地笑了起来,同时用力拍开雷斯特正准备要按掉电话的手。

    “好吧!那中午我会尽量抽空和你见个面,OK?”她赶紧垂下眼睑,不打算让那张可能非常恐怖的脸吓到自己。“可以,我会在那儿等你……好,那就这样-!掰掰。”

    她放下电话,眼睛还是盯著桌上的行事历,“我……呃……咳咳!已经约好了,所以……”说著,她的双手突然变得非常忙碌。“我想,我最好赶紧把这些工作处理好。”

    说完,她就缩著脖子等待火山爆发,却没想到等了老半天,脖子都等酸了,雷斯特依然毫无动静,她又不敢偷看他到底是不是已经气到脸发黑了,只能拚命吞口水。

    搞不好他已经脑血管爆裂中风了呢!

    骤然间,雷斯特呼一下回转身,掀起的一阵风差点把她吹出办公室。他一背对她,她才敢偷偷瞄去一眼,看他活像僵尸似的回到座位坐下,狠狠地一把抓起文件来看。

    恐怕那些文件都要重打了!

    芊芊暗忖著咽了一口唾沫,而後再瞄一眼,然後吐吐舌头,同时偷偷地在桌子底下比出一个小小的胜利手势。

    嘿嘿!小胜一局。

    ☆☆☆☆☆

    当然,她不会认为雷斯特会这麽简单就让她得分,毕竟那个恶魔总经理不是麽好惹的。所以,自她陪同海重文进入饭店餐厅,在海重文特别预定的桌位坐定後,她的两只眼睛就开始一左一右的探察起来。

    他会来!

    他一定会来,而且,他不会故意表现得好像巧遇似的,而是光明正大的插拨进来,不但让他们没戏好唱,还会顺便秀一些尖酸刻薄的讽刺话,让海重文尴尬到不行!

    肯定是这样没错……

    哇你咧~~又猜错了!

    芊芊不敢相信地望著雷斯特亲热的搂著江美琪坐到侧前方不远的那一桌,甚至连往她这边瞄一下都没有,他只有一个小到唯有她这个有心人才会注意到的微小动作,让她知道他是故意的,而且,他知道她正在用眼光凌迟残杀他。

    他有意无意地比回一个胜利手势。

    她要宰了他!

    “你怎麽了?这个沙拉有那麽难吃吗?”海重文关心地问。谨守用餐礼仪,正在专心吃龙虾的他并没有注意到有什麽特别的人出现,只是,当他偶然抬眼一看,居然瞧见她一副吃到屎的大便脸,不觉懊恼不已。

    怎麽这麽衰?这还是他千挑万选,好不容易才决定的餐厅呢!真的如此不合她的胃口吗?

    “不,很新鲜,很好吃……”芊芊猛然嘎吱一声咬下新鲜的小黄瓜。“非常好吃!”她咬牙切齿地说。

    他竟然敢亲她?!

    虽然只是脸颊,但是……

    他竟然敢亲她?!

    嘎吱、呱吱、嘎吱、呱吱……

    海重文不安地瞄瞄左右狐疑的视线。也许东西真的很好吃、也许蔬菜真的很新鲜,甚至那个千岛沙拉酱也是一流的,但是……有需要吃得那麽大声好表示她吃得有多愉快吗?

    嘎吱、呱吱、嘎吱、呱吱……

    他真是不想活了!

    嘎吱、呱吱、嘎吱、呱吱……

    她要叫魔鬼终结者来把他终结掉!

    嘎吱、呱吱、嘎吱、呱吱……

    她要把他从硬碟里直接删除掉!

    嘎吱、呱吱、嘎吱、呱吱……

    她要……

    “呃……你不吃牛排吗?今天的牛排看起来很不错呢!”海重文指指她的主菜T骨牛排,非常“好心”的提醒她。

    “好!”

    可是,她一开始吃牛排後,海重文立刻後悔建议她吃牛排了。

    她居然用手抓起来啃!

    海重文的脑袋垂得更低了,心想,也许他以後最好不要再出现在这家餐厅比较好吧!

    或许这就是雷斯特和海重文在相似之中最大的不同点,一向自负傲慢的海重文从来不曾在人前做过任何失体面的事,所以,他无法忍受丝毫异样的视线;而雷斯特虽然同样自负傲慢,但若是为了心爱的妻子,他甚至可以自己践踏自己的自尊。

    所以,这餐饭吃下来的结果是宾主尽“慌”,餐後甜点冰品都还没端上来,双方就都急著走人了,特别是海重文,他羞愧到最後仍没有发现令他陷入这种窘境的真正罪魁祸首。

    不过话又说回来,结果还是要怪他自己吧?谁教他觊觎人家的情妇呢!

    芊芊回到办公主後,至少又过了二十分钟,雷斯特才姗姗出现,而且还一副悠然惬意的神情,看得芊芊猛抓狂!

    在经过她的办公桌前时,他还特地停了一下。

    “其实你并不需要那麽急著回来的,”他慢条斯理地告诉她。“而且,以后我也不会再刻意要求你勉强来陪我了,反正如果你没空,还是有人很有空,也很乐意来陪我,不是吗?”

    瞪著那修长的背影,芊芊险些咬碎满口牙,如果她有装假牙,肯定会拿出来砸他!

    姓雷的斯特,你死定了!

    ☆☆☆☆☆

    卓之枫躲在浴室里已经将近一个钟头了。

    虽然他洗澡只花了十五分钟左右,但当他刚围上浴巾,正想出去的时候,一听到门外乒乒乓乓一阵乱响,他当机立断决定,现在绝对不是出现在老婆面前的好时机。

    除非他不想活了!

    他最好再稍微等一下比较好,他很肯定地这麽认为,问题是……

    要等到什么时候呀?

    乒乒乓乓的声音一直不曾间断过太久,甚至还不断夹杂了一些★#%&*☆#&★%¥……唉!女人在发飙的时候实在是太可怕了!

    如果依据往常的经验来判断的话,也许他今天晚上最好睡在浴室里比较安全吧?虽然睡在外面的床上会舒服一点,可那样就好像睡在侏罗纪公园里一样恐怖,那还不如睡在硬邦邦的浴白来得保险一些。

    砰锵!

    “卓之枫,你给我出来!”

    哦!上帝,连自愿做乌龟都不行吗?

    “卓之枫,你聋了还是死了?”

    呜呜……他到底做错什么了?他不是一直都很听她的话的吗?

    “姓卓的,如果你再不给我出来的话,你这辈子就不要出来了!”

    对喔!也许这样比较好喔!

    “卓~~之~~枫~~”

    完了!完了!在唱卡门的歌剧了!

    父亲大人、母亲大人,请恕孩儿不孝,先走一步了!

    祷告完毕,卓之枫再深吸了好几口气,才抱著必死的决心猛然拉开浴室的门旋即又关上……

    砰!

    锵!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应该是岳母最喜欢的陶器。

    “卓之枫,你是乌龟不成?干嘛又给我缩回去了?”

    他是乌龟没错啊!怎麽她现在才知道吗?

    “卓之枫,信不信我拿斧头来把门给劈了?!”

    当然不信,家里又没斧头。

    “嘿嘿!卓之枫,信不信我把你的电脑给砸了?”

    啥米?

    连考虑的时间都省略了,卓之枫立刻打开门冲了出去,还差点被门槛给绊了一跤。

    “且慢,娘子,万万不可!”踉踉跄跄的还没站稳,他就高举双手惶急地大叫。

    芊芊同样高举双手,不同的是,她的手上抓著一台超薄笔记型电脑,脸上则是一副“厂你死”的恐怖表情。

    “啊!娘子,有话好说,等一下我们再来喊价,那个……麻烦你先放下来好不好?”

    芊芊仰头往上看了一下,随即又落下脸来。

    “啊!相公,这个东西是废物,丢了也罢!”

    “NO、NO、NO!娘子此言差矣!”卓之枫也很正经的猛摇头。“那个东西比为夫的性命还重要,你尽可以把为夫的命给丢了,就是不能丢了那个东东啊!”

    “好,那拿你的命来换。”

    “OK!没问题,”卓之枫很阿莎力地挺起胸脯往前站一步。“来吧!娘子,命一条在这里,不过……先欠著好吗?等我活够了再给你好吗?”

    芊芊不屑地哈了一声。“哪有那麽好康的事!”

    “可是……”卓之枫的两只眼往上瞄去。“你的手不酸吗?”

    “废话,当然酸得要死,所以我最好现在……”芊芊说著,摆出准备姿势。“就把它给……”

    “慢!”卓之枫惊叫著冲过来“救驾”,“不要哇~~老婆!”不过,他的动作却不是抢救电脑的姿势,而是暧昧地一把抱住芊芊的纤腰。“不要啦!老婆,所有重要的资料都在里头,要是你砸了它,我连切腹自杀谢罪都不够。”

    芊芊哼了哼。“那关我屁事啊!”她慢慢放下手来,因为手真的酸了。

    卓之枫忙空出一手去接过来,并顺势放到地上去。

    “是、是,不关你的事,可是攸关你家小妹妹的终身大事啊!”

    芊芊不禁噗哧失笑一声,忙又吞回去并板起脸来。“你老是来这一套。”

    “因为你最吃这一套嘛!”卓之枫涎著笑脸说。“老婆,不要生气了好不好?哪!我就在这儿,要杀要剐、要炖要煮,要煎要炒都随你了,不过,记得帮我留下骷髅一副作纪念,不要连骨头也给我拿去熬汤了,这可是原版的,不是盗拷的喔!要是我再亲手签上大名,那可就更有价值-!”

    看他一脸正经,说得煞有其事的样子,就算她再想发飙,所有的气啊火的,也早就全躲起来偷笑了。

    “你真的很不要脸,你知道吗?”

    “知道啊!你亲手训练出来的咩!”

    “不要脸到几近於无耻了。”

    “嗯——”卓之枫又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是有这种趋势没错。”

    “这辈子没见过比你更不要脸的人了!”

    “谢谢,”卓之枫很谦虚地说。“全靠老婆的提拔。”

    芊芊突然爆笑出来。“真是被你打败了!那个海重文要是有你一半不要脸,今天他就不会那麽尴尬难堪了。”

    卓之枫倏地睁大了双眼。“你说什麽?”

    “呃?”芊芊愣了愣,随即惊呼一声。“啊?没什麽、没什麽,我没有说什麽,如果你有听到什麽,全都是耳背听错了,OK?”

    卓之枫眨眨眼。“是吗?”

    芊芊重重地点头。“没错!”

    卓之枫耸耸肩,“听错了就听错了。”而後放开她在床上坐下。“对了,我刚回来的时候,恰好接到爸爸的电话。”

    芊芊忙跟著坐下。“爸爸有说什麽吗?”

    “也没什麽,就是问我还要多久。”

    “那你怎麽回答?”

    “这个嘛……”卓之枫摸著下巴沉吟道:“很难讲,这最後一道难关也是最麻烦的一道关卡,如果说只是业务上的问题,就比较简单了,问题是,不但牵扯到私人问题,而且还有点复杂,这个就……”

    “要不要我帮忙?”

    芊芊好心地问,偶尔也想善尽一下妻子辅佐的职责,目的当然是要提醒老公他娶到一个多么伟大的女人,应该时时刻刻感怀老天的恩德才对,谁知道卓之枫立刻不知好歹地拒绝了。

    “拜托,千万不要!”

    “什麽嘛,人家好心要帮你的说。”芊芊一听,不由得不满地噘起了嘴。“为什麽不要?”

    卓之枫皱起眉心,随即觑她一眼,而後把**稍微移开了些。

    “因为……”想想,这样好像还不太保险,他索性起身站到浴室门边去。“呃……那个因为你……咳咳!你只会越帮越忙而已。”话落,随即一溜烟地窜进浴室里,“砰!”一声关上门躲起来。

    他在里头趴在门上窃听著门外的动静,可是居然什麽都没有,没有摔东西的砰砰锵锵声音,也没有芊芊破口大骂的声音,在心里一阵忐忑不安中,他觉得实在有点诡异。

    不会是气晕了吧?

    “卓之枫!”高分贝嗓门的尖叫声突然从门缝里钻了进来。“你给我出来,我要亲手掐死你!卓之枫,你给我出来!”

    果然不是!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七年之痒最新章节 | 七年之痒全文阅读 | 七年之痒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