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问爱不爱? 第一章

作者 : 果丽

【第一章】

美丽的事物总是特别吸引他人目光,美丽的女人也是。

没有精巧艳丽的时尚打扮,只有简单的勾花针织衫搭配贴身长裤,脂粉未施的素净小脸,淡然且平静,乍看有些冷漠的距离感,却也同时完全突显了她出众的恬静高雅的气质。

在这小小的餐馆里,有半数人的目光不断地落在最内角的位置上,好奇及欣赏的视线全落到女子身上。彷佛习惯成为了众人焦点,在她身上看不见任何局促感,她只是安静且优雅的继续用餐。

夏安杰一进入餐馆便看见了她,因为特殊的工作关系,他习惯随时随地观察周身的人事物,以排除任何可能突发的状况及危险。

“老爹,给我一份今日套餐。”他站在柜台前,目光十分直接地直落在女子身上。

被称为老爹的老板笑着对夏安杰说:“她是新邻居,搬来还不到一个月,住在巷口第三间的五楼。”

“还有呢?”夏安杰也笑着。

老爹的年纪足以当他父亲了,两个儿子长期在外地工作,为了排遣寂寞,他与妻子在巷子里开了间不起眼的小餐馆,煮出令客人满意的食物是他个人的兴趣,八卦邻居则是消遣。

“没有了。”会来到他这家小餐馆用餐的,都是住在附近的邻居们,这漂亮的女孩来过几回,但她非常的安静,她上个月搬来的消息,还是住在她楼下的陈妈告诉他的。

“嗯?”

“她很安静,试着跟她说话,她也只会『嗯』、『好的』、『谢谢』这几句话,虽然是个有礼貌的孩子,却无法自在的跟她多说些话,所以她家里有什么人,而她又是做什么的,我到目前为止都没能问出来。”他活了大半辈子,什么人都见过,那女孩不是冷漠,她是太过淡定,缺少了年轻人该有的热情,说白了是个慢热的孩子,很慢、很慢的那一种。

“还会对你回应就很不错了,那表示她喜欢你。”夏安杰在老爹将他的特餐放到柜台上时这么说。

“你认识她?”老爹眼底透出一股好奇的亮光。

附近街坊邻居都对这位新来的漂亮邻居很好奇,但至今还没有人真正的认识她,所有的好奇心到现在仍无法得到一丝丝的满足。

“嗯哼。”夏安杰没有正面回答老爹的问题,但那表情却是写着:当然认识。

他拿走了他的餐点,立即远离柜台,不让老爹有机会多问些什么,坏心的加重老爹的好奇心,却是不给机会再发问。

夏安杰朝着单乐雅的方向走去,低头用餐的她听见了脚步声接近,接着一双男性的鞋缓缓进入她的视线之中,本以为来者是打算在隔壁的空桌用餐,没想到那人却把放着餐点的托盘往她的桌面放。

她先是看着眼前与她一模一样的餐点,心底同时思索着如何将即将入座的陌生人赶到隔壁空桌去,不管他是想推销任何东西还是搭讪。

“嗨。”

对面的空位如预期中地被占据了,男人的声音响起,单乐雅抬起小脸,不打算佯装没听见,因为她得将人打发,才不会让他影响自己的食欲。

她看了男人的脸,赶人的话没如预期的说出口,因为他不算是陌生人。

夏安杰,她记得这个名字,也记得他的长相。

原以为的陌生人竟是旧识,虽然感到些许讶异,但单乐雅仍是维持着表面的平静,没将真正的心思写在脸上。

“好久不见,单乐雅。”夏安杰帅气的脸庞扬起了灿烂的笑容。

他们曾经是同班过一年的高中同学,虽然那已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但这些年里他没巧遇过任何老同学,她是目前唯一的一个,所以他很难不感到惊讶。

是啊,好久不见。

这一般人基于礼貌会回应的话,但单乐雅却没将这句话说出口,她只是面无表情的看了夏安杰一眼,接着继续吃着她的晚餐。

这样的表现近乎无礼,因为她连一点客套的表面功夫也不愿意给出,这样的情况一般人都会感到不悦的,可夏安杰并不是一般人。

虽然同班一年他们之间的对话从来没有超过五个字以上,但这样的情况并非针对他个人,甚至有半数的同学压根儿没跟她说过半句话。她是个美人,也是个怪人,这一点是同学们一致认同的。

只不过夏安杰却从没用过怪人这个字眼看待过她,她只是个个性慢熟、慢热又惜字如金的人,她只不过是酷了一点,真正的怪人,他见识的可不少,但绝对不是像她这样的。

况且她并没有开口问他是谁,更没请他到隔壁空桌去,那表示她也认得他这个老同学。

她这样的冷态度跟从前在学校里一样不变,他倒是挺开心出了校园之后,她并没有让社会的现实去改变她原本的性格,这是非常难得的,也表示她日子过得还不错,并不需要向现实低头去强迫自己修改原有的性格。

“谢谢你还认得我这个同学,而且你的个性都没变,真好。”夏安杰灿烂的笑容不变。

单乐雅仍是低着头用餐,但他说的话,她全听进了耳里。

她当然记得他。

当大家一样是十六岁的年纪,他偏偏长得比别人高大结实,运动神经与他的身材一样的好。他是个天生的运动员,老天爷甚至还给了他一张帅气的俊脸,学校里有半数以上的女同学都迷他,他太让人印象深刻了,即便是十多年后的现在,他帅气的脸庞不变,只是增添更阳刚的男人味,存在感依旧强烈,若没失智,这辈子想忘记有他这号人物存在,着实有些困难。

而他也像从前一样,并未对于她持续的沉默而发脾气,仍是保持着愉悦的笑容,他甚至拿起了自己的饮料杯朝着她的轻轻碰撞,做出了干杯庆祝的动作来。

他说:“恭喜你。”

一句恭喜让单乐雅忍不住抬眼再望向他,虽然她仍是面无表情,但晶莹水亮的美眸微微地闪动了一下。

他的语气是真诚不含一丝嘲讽,这让她不得不花点心思去看待他。

她开启了记忆,而他的笑容与开朗的个性,开始与她堆放在记忆中的重叠着。他也没变,仍是个人人都能相处的大方个性,是个很难让人讨厌的类型。

是的,从前她就不讨厌这个同学,但也没喜欢他,他就只是个刚好同班的帅气男生而已。

现在,她也不讨厌他,可也没喜欢他,他就只是个刚好跟她同桌吃饭的男人而已。

夏安杰注意到她进食的速度不快,也极少发出声响,这表示她整个人并非呈现放空状态下,她其实正注意着周遭环境的变化,并不完全无视他的存在。

他继续说话,即便她不回应也没关系,因为他猜想她一直是听着的。

“老爹说你住在巷口第三间的五楼。”夏安杰伸出右手指了指柜台内的位置,而她的视线果真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证明了他的猜想。

她的注意力果然有在他身上。

“老爹跟他太太在这里住了快三十年了,他们人很好,附近的邻居们也好,只是有时候热情了一些,喜欢问些问题,没有恶意的。”

闻言,单乐雅又不由自主的看了柜台内的老爹一眼,然后再看着眼前的男人一眼。

跟她说这些做什么?

单乐雅很快便明白夏安杰为何要对她说出那些话来了。

这一区全是老旧公寓社区,邻居们大半都是居住在此超过十年以上,所以大家不仅熟稔,甚至感情要好。

再所以,日常生活中的大小事,大伙自然地互通有无,是十分常见的情况,而她是新搬来的邻居,新鲜的新面孔,因此毫不意外的成为众人的“有无”。

早上她出门上班,路上总是会碰见年纪较大的邻居试着找她搭话,一句、两句都不嫌多,相同的情况也是天天发生在她下班回家途中的时间里。

许多问题即便她不愿意回答,也会尽量用浅浅的微笑将问题默默地带过,但总是会碰上较缠人的邻居,在看见她露出无声微笑之后,仍是继续搭话或问问题,这时候她便会应个声表示回应,可她所发出的声音基本不超出三个字以上。

连续一个星期下来,邻居们在相互交流讯息之后,这才发现他们对她的认识根本仍处于她姓什么,叫什么,其余的全是零。

这让半数已经处于退休年龄的邻居们对她更感好奇了。

所以他们开始注意她的出入状况,因为住在这条街上除了夏安杰之外,她是另一个让邻居们无法了解个人及家庭状况的唯二。前者虽然经常长期在外出差工作,但众人明白他是个好相处又善良的人;而后者,目前却无人能肯定她是否与前者拥有相同善良本质。虽然一切只是出自于本能好奇,可大家仍是一致的想找出这答案来。

然而这答案在一个星期之后便出现了,还是让大伙相同满意的答案。

陈妈,对单乐雅相当好奇的邻居之一,她在离家三个路口前过马路不慎跌倒,起因是被一台闯红灯的摩托车吓着。

闯红灯的摩托车早已经连车尾都看不见了,但陈妈仍跌坐在斑马线上,几名行经的路人并没有立即朝她伸出援手。

“站得起来吗?”

轻柔的声音传入陈妈的耳里。

单乐雅弯着腰站在她的右侧,那正好是来车的方向,单雅乐这是打算为她暂时阻挡来车,以免绿灯亮起,其他车辆没看见路上还有人,而发生更重大的意外。

“我不知道,因为我右脚好痛。”陈妈摇着头,脸上露出疼痛的表情。

单乐雅没有勉强扶着陈妈起身,而是立即拿出手机叫了救护车。

陈妈扭伤了脚,单乐雅一路陪着她到医院,再一路送她回家。

这件事情到了隔天,几乎所有熟识的邻居们都知道了,一早她出门上班,街口早餐店老板还特地请她吃了丰盛的早餐,她想付钱,老板娘如何也不肯收。

“小雅,你长得那么漂亮,有没有男朋友呢?”老板娘在第三回退回单乐雅递出的钞票时,顺道将问题说了出口。

单乐雅看着老板娘,没有回答问题,一样露出浅浅的微笑。

她没忘记昨天老板娘还生疏的喊着她单小姐,今天一早,她立即变身小雅了,所有碰见她的邻居们对她加倍和善亲切,她当然明白这是“陈妈效应”。

“哎呀,你别总是害羞笑着,我们这一区的老邻居个个都是热情的老好人,大家都很喜欢你,你也别不好意思,有空就跟大家多聊聊天。”

单乐雅轻点了一下头,表示听见了她的话。

老板娘见她开始移动脚步,明白她这是要离开上班去了,便又赶紧不容她拒绝的塞了个三明治到她手里。

“这个给你,休息时间就吃掉,你这样瘦巴巴的实在不行,可别学电视那些明星为了爱美,把胃都饿坏了。”

“谢谢。”单乐雅在早餐店里待了三十分钟,最终只吐了这两个字,而这两个字等同了再见。

她希望这样的“陈妈效应”不会持续太久的好,她不是个热情的人,面对众人的热情,只会成为她的压力。

单乐雅发现自己太天真了,天真的以为她只要继续用着生疏的浅笑去除任何她不想回应的话语,那么再多的热情,都会教她给浇息,“陈妈效应”很快便会消退。

错了,她真的错了。

“陈妈效应”比她所预想的来得热情,而过分的热情对她来说等同可怕这个词。

她家的门铃开始会响起,即便白天里她出门上班去,回家也总是能在门口前看见热情的邻居留下的爱心食物及叮咛小字条。

他们人很好,如同夏安杰所说的,也完全没恶意,但这一点若除去总是想为她作媒这点,她会更加认同。

她能猜想因为她总是独自一个人进出,邻居们自然推测出她单身的可能,也不管她个人意愿,一迳地开始为她介绍交往对象。

住在同条街上不论是谁,只要家里有适婚年龄的儿子,全被父母亲推到单乐雅面前。

再好的邻居,为了想得到善良的未来媳妇,也能争得脸红脖子粗。

“你儿子今天为何没去上班?”住在街头的雄爸大嗓门地质问着眼前住在街尾的黑猫婶。

“你儿子不是准备调到合肥长驻?”黑猫婶也不甘示弱的大声喊了回去。

夏安杰一走入巷子里看见的,便是两位邻居长辈相互瞪视着彼此,接着他听见两人异口同声的说——

“我儿子今天要跟小雅约会。”

明白对方打着与自己相同的心思,一阵唇枪舌剑的争吵便展开来了。

夏安杰没有劝着他们和气,反倒是大方地站在他们身旁聆听着他们争吵的内容。

他离开家不过两个星期,单乐雅居然成了街头巷尾的人气女王了,真有她的。

最后两个长辈吵得没结果,倒是一致的望向一旁的夏安杰。

“小夏,你说,小雅会喜欢他儿子还是我儿子?”两人异口同声向他问道。

“呃……”这要他怎么回答呢?

一个是科技宅男,除了工作,看电脑的时间肯定比看女人长,另一个长得净净白白,虽然为人讨喜,但就他看来,性向应该早已经转变,只是家人还不知道罢了。

要他说,先不管这两人是不是真的对单乐雅有兴趣,直觉告诉他,她对这两个都不会有兴趣,但他该说实话吗?

“我是男人,问我不准啦,这个问题也该是问她本人才知道,不然我们在这里猜来猜去也只是『我们』的猜测,我们没有一个人是她。”夏安杰决定不得罪两位长辈,这问题该由单乐雅自行解决,说不定他的直觉也有出错的时候,世事无绝对。

“小夏说的也对,这问题应该要问问小雅本人。”

“那我们也别吵了,大家各凭本事。”

是啊,各凭本事,如果他们有的话。夏安杰在心底补上这句话。

结果,那一天,雄爸与黑猫婶的儿子在单乐雅下班前便守在她家门口,只可惜她下了班,就教守在巷口的陈妈给拉走了,他们谁也没约到女主角。

“小雅肚子饿了吧?走,陪陈妈去老爹那里吃晚餐。”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敢问爱不爱?最新章节 | 敢问爱不爱?全文阅读 | 敢问爱不爱?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