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问爱不爱? 第二章

作者 : 果丽

【第二章】

夏安杰只比单乐雅与陈妈早五分钟进到老爹的小餐馆里,他预想着雄爸与黑猫婶的儿子两人都无法成功达成约会目的,倒是没想到陈妈会半路杀出,成功地将人拉到这里来。

但她的直接,是建立在“你没有拒绝陈妈,若你拒绝了陈妈,今天我就不必坐在这里承受这些困扰”。

她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这一切全是陈佑霖的错,若他今天不答应这个约会,这时候她也不会被长辈强拉着过来面对他。

她这是在怪他。

陈佑霖的笑容僵在脸上,如何也料想不到她会这么直接的表达她的不满,

这下子他真的尴尬了,因为他完全无法反驳她的话,这个约会确实是他这方单方面订定的。

但即便尴尬,他仍是不想轻易放弃这次的机会。

“对不起,这是我的错。”他略显僵硬的说,试着找寻扭转这完全尴尬的窘境,“我诚心的向你道歉,可我真心的想与你做朋友,可以吗?”

出社会几年了,他明白现在的女性多半喜欢懂得认错的男人,即使无法立刻消气原谅他,但看在他已低头认错的份上,至少都会给面子的不再强硬拒绝请求,这是一般人都会有的表现,他相信她也会这么做的。

“你不是我的朋友。”再一次的,轻柔的声嗓化为锋利的刀剑,毫不留情的刺向他。

这一回她刻意的提高了音量,让拉长着耳朵的人都能听见她说了什么。

她丝毫不留情的话语,重伤了陈佑霖,他听见旁人抽气的声音,那是对他的同情,却也是让他无法再试着使力挣扎的源头。

他被拒绝得十分彻底,明白再逞强留在原地,只是让自己更没面子,所以现在他能做的,只有颓丧的起身离座,默默的离开餐馆。

柜台里的老爹见人走了,原本准备好的两份餐点打算收起一份来,但这时却看见了夏安杰起身移动了位置,他来到了陈佑霖刚离开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旁人的抽气声再次响起,认为他挑了个最糟糕的时刻去坐在一个最糟糕的位置上。

刚才一个被“洗脸”的下场,他没看见吗?

这新来的善良邻居平时看来乖巧又安静,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的狠角色,拒绝别人可是一点也不留情的。

没有冷冰冰的杀气,没有不文雅的字句,她只用了最轻柔且平缓的声音明确的表达了她的个人意愿,拒绝了变相的相亲,达成效果完全百分之百。

“我听说了。”夏安杰扬着微笑,看着眼前仍是面无表情的女人。

刚才他一来到老爹的店里,老爹不等他点餐,便开始不断地向他报告这两个星期来街头巷尾发生的大小事情,其中又以单乐雅救了陈妈的事情成为了重点主题。

她无疑成为这条街上最热门的话题。

单乐雅望着夏安杰,旁人忍不住屏息等待着,好奇她是否将会用更犀利直接的字句针对他。

白皙的小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她晶亮的眼眸里却不是什么也没有。

她并非用着生疏陌生的眼神看着他,她的眼底写着了然,她明白他指的听说是指什么事情。

不就是“陈妈效应”。

“他们吓到你了吗?”

“你的口气听起来像是也曾经历过类似的状况?”单乐雅话一说完,老爹正好将陈妈刚点的餐送上了桌。

“那小子走人了,他的餐就给你了,你知道在我店里不准浪费食物的。”

“遵命。”

老爹回到柜台里之后,夏安杰这才回应了单乐雅刚才说的话。

“我三年前刚搬来这里,遇上跟你差不多的情况。”

难怪他会说大家很热情。

“这样的情况会持续多久?”她一点也不好奇他当时的情况如何,也不管是否与哪个邻人介绍的女孩看对了眼,她只想知道大家这样热情的状况会持续多久时间。

“三个月左右吧。”

夏安杰的答案让单乐雅忍不住地挑动了一下眉头。

难得那淡定的神情有了变化,即便微小,仍是教他觉得有趣。

“怎么?在考虑搬家了是吗?”

这句话夏安杰原只是随口问出的,但在他发现她认真思考的眸光之后,他立即补充说道:“放心,依你刚才的表现,我想你不用忍耐三个月的时间,你大概再拒绝个两回,所有人就不会再来烦你了。”

单乐雅有些意外,她发现他居然能立即明白她眼神里所表达的情绪,这通常是得与她熟稔的人才能办到,但这一点他们之间是不成立的。

或许是他观察他人的能力直觉比一般人强烈一些吧,她想。

“怎么?不相信吗?”他看见了她那不以为然的眼神。

一个星期之后,单乐雅在小巷口碰见了夏安杰。

“这个位置还不错。”她走到他身旁突然说出这句话。

“嗯?”夏安杰一脸疑惑。

这是她第一回主动对着他开口说话,但他却没能听懂她想表达的意思。

单乐雅露出了如同以往的浅笑,唯一不同的是这微笑里不是空白的,不是想要敷衍任何想要敷衍的问题,这个微笑里透出了她真正的好心情。

“你可以在这里摆个算命摊,生意肯定很不错。”她指着右手边的骑楼前,“桌子我可以免费提供给你。”

这下子夏安杰终于明白她在说些什么,她居然是在与他开玩笑。

两人上回最后一次见面是在老爹的餐馆里,他仍记得那一天彼此间的对话内容。

“希望你那两回的拒绝没有伤到任何人的心,但我想这是不可能的事。”肯定是一回伤得要比一回重,才能让那群热情的邻居们不再烦着她。

单乐雅敛起唇角的微笑,虽然又开始安静了起来,但水润的眸底透着晶亮的光芒,这表示她的好心情仍持续着。

夏安杰看着她身上那OL的装扮问:“刚下班?”

她轻点了一下头。

“我要去老爹那吃晚餐,一起吗?”他随意的问着,不想让她误会这是在向她提出约会的请求,因为这真的不是。

单乐雅再一次的点头。

她喜欢他用着纯粹的表情及纯粹的态度对待她,而不是像其他男人总是带着不纯粹的心思试图接近她。

他们并肩的一起向前进,他知道她原就是安静不多话的个性,但今天她心情好,所以他决定多找点话与她说说。

以前的老同学,现在的新邻居,总是不能太过生疏不是?

“现在在哪工作?”

单乐雅侧过小脸看了他一眼,就在他以为她不想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她那总是轻柔的声音缓缓的飘进了他的耳里。

她说出了一家公司名称,那是一家台湾知名的食品公司,但夏安杰没料到她竟是那家公司里的员工,因为公司最近刚结束了一件委托案件,正是与那家公司有关系。

他是控八控控人力中介公司的一员,可这家公司所中介的并不是真正的人力,而是专门查办雇主所委托的特殊或困难的案件,而最近他们甫刚完成追查一件谋杀案件,雇主正是她的老板。

“你家老板女儿被谋杀的事情,新闻不断地报导,这会造成你工作上的困扰吗?”虽然事件已经落幕了,但像苍蝇的记者仍是想要做深入的陆续报导,时时守在公司的周遭。

“不会。”

夏安杰点了头,表示明白。

很快的,他们一同进入了老爹的小餐馆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敢问爱不爱?最新章节 | 敢问爱不爱?全文阅读 | 敢问爱不爱?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