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福妻到 > 第六章

福妻到 第六章

作者 : 有容
    会员制的俱乐部格局与众不同,这里有开放式的餐厅,也有较为隐密的包厢。不同于一般包厢仅仅只是桌椅的摆设,提供客人用餐空间,它还设有小型舞池供客人娱乐。

    这顿饭虽由中午延到晚上,刘福一样吃得很开心,食物好吃、酒好喝,友情更美!

    今天太开心了,几乎不喝酒的她多喝了一些红酒,身体暖了、心里也暖。耳边的轻音乐是华尔滋呢,好浪漫……

    刘福看着舞池中央,想象自己在其中跳舞。

    在美国,无论是同侪或家庭间都常有Party,每个人也大概都会跳舞。可她不爱热情奔放的迪斯科、恰恰、吉鲁巴,独爱旋律优美、姿态优雅的华尔滋,所以,她舞跳得不错。

    “要跳舞吗?”祁勋丰沉默了会突然问。

    刘福毫不掩饰自己的惊喜,“可以吗?”

    他点头,拉着她的手步入舞池。“上次无意间看到你跳舞,跳得很不错。”

    “那一次啊……可不可以请你洗掉你的记忆重来?”她糗毙了!

    “那也得你这次跳得比上一次好啊。乱删记忆是很危险的,你不知道吗?”

    刘福失笑,脸凑近他的,近到祁勋丰都可以闻到她唇膏上淡淡的玫瑰香气。“我、要、雪、耻!”她说。

    有一瞬间,只有一瞬间,祁勋丰感觉心脏的位置有股热流滑过,麻麻的,有些痒,可他搔不到。正因为搔不到,又好像无妨,他选择不去探究。

    就定位置后,刘福把手交到祁勋丰手中,随着音乐翩然起舞。华尔滋没有过度高低起伏的热力弦律,只有绵长悠远的音符,两人步伐轻进缓退,配合着彼此移动,一二三、二二三……

    “你的舞确实跳得不错。”

    “你也不错。”刘福笑了,酒精开始在她体内发酵,她感觉脚步像在飘,连心也快飞起来了。

    “为什么喜欢跳华尔滋?”他学舞无关个人喜好,纯綷是因为交际需要,就像学骑马、学高尔夫是一样的。

    “唔,为什么喜欢啊?旋律好听,不过度奔放也不沉闷,而且无论步伐怎么移动、身子如何旋转再旋转,两人的手都不会分开。这就有如缘分,只要有缘,冥冥中总有一条线是系着彼此,无论离得多远或几经风波,两个人最终还是会在一起……华尔滋,我戏称为缘分之舞。”这么一大段自我注解,她似乎是第一次告诉别人呢。

    祁勋丰看着她,心里浮起异样的情绪,黑眸微眯起来。“这样的缘分之舞,你常和别人跳?”这句话是有点语意不明了,为什么会这么问,连他自己都不明白。

    “常跳啊。”噢,他的手劲怎么突然变重?她的手被握得有点痛了。“人和人的缘分有好多种,友谊、爱情、亲情……教我跳舞的老师就是女的,舞会我也都找女生跳,你还是第一个和我跳华尔滋的男生喔。”咦?他手劲又变轻了?

    “为什么都只和女生跳?”华尔滋可是很容易舞出“化学变化”的,她不知道吗?

    刘福没回答,倒是想起了一个笑话。“我在美国念书的时候,有些同学以为我是蕾丝边。”奇怪?怎么他的手劲又重了些?

    其实在美国,她异性缘不错,可是为了防止男生追她又出事,她干脆任由谣言满天飞。反正在国外同性之爱没什么大不了,大部分的人都会选择尊重。

    “你是吗?”声音异常冰冷,像是刻意要掩饰什么。

    刘福感觉她的手被握得好紧,他今天怎么了?是因为喝太多了吗?她的脚也从方才的轻飘飘,到现在已有点虚软了呢。

    她目光迷蒙的看着他。“喂,我是不是有点醉了?怎么好像快站不住脚?”

    “到旁边喝些水,休息一下吧。”他扶着她步出舞池,舞池旁有舒适的沙发。

    刘福靠着他的肩坐下,稍作休息。“头有点晕晕的呢……真对不起啊,乐极生悲,给你添麻烦了。”

    “不会,我今天也玩得很开心。”因为很想和她聚聚而约她吃饭,因为无法忍受她被欺负而替她小小出了口气,因为想和她跳舞而跳舞……

    这一天,他过得很开心,不必耍心机,不必勉强自己,无关任何的利益,纯綷因为高兴而去做。他好像好久没这样只为自己开心而过了。

    “虽然有点没礼貌,可是我稍微躺一下就好,可以吗?”灰姑娘改造游戏是很好玩,可说真的,任由人摆布一下午是很累的事,尤其是她这种没当过贵妇的平民,整个过程不懂得享受,反而紧张兮兮,几个小时下来,自然累坏了。

    现在她酒足饭饱,脑袋昏昏正是好眠时,即使知道和人约会时想睡觉是件很夸张的事,但正因为是他,她才敢这样带点随性的任性。

    “好。”他任由她斜靠在自己肩上。

    “祁勋丰,让我躺个十分钟就好,如果我睡着了,记得叫醒我。若等到服务生来被看到,那我又糗大了。”

    “好。”他一说完,她真的睡着了。

    祁勋丰看着刘福,见她还真的毫无防备说睡就睡,不禁莞尔。即使是朋友,他到底还是个男人啊,她就这么相信他?就只因为她认定他是她的哥儿们、好朋友?

    然而,真的只是好朋友吗?

    情谊深厚的朋友,简称好友。

    古有刎颈之交,也有为朋友两肋插刀的,而现代人的友谊,不必用如此血腥的画面去呈现,就是胃要够大些。

    祁勋丰自从和刘福成为固定班底的饭友,然后再晋升为好友后,便三不五时得陪着她去当“商业间谍”,到一些报章杂志推廌或网路票选、亲朋好友口耳相传的西点名店去朝圣。

    他是个大忙人,刘福也不遑多让,因此有充裕时间凑在一块去品尝别人手艺的时候,当然得一次多点几种,结果通常就是他们一次点了六、七种口味的蛋糕。

    刘福为了保持味蕾的敏感度,每块蛋糕都只浅尝一口,然后就喝水,再试下一种。

    只被挖了一小口,剩下的蛋糕怎么办?谁跟着去,谁就得善后喽。

    因此每一次,祁勋丰都吃得脸色发青,频频有孕妇才能体会的呕吐感受。在这种时候,他最怕的是遇到蛋糕大放送,买一送一,那他真的会吐出来。

    这天,好不容易完成任务由某家蛋糕店走出来,按照惯例,两人会走走路,消化方才快速累积的热量。

    见祁勋丰的脸色很臭,刘福忍不住的笑出来。“喂,你的表情很好笑欸,不过是吃个蛋糕,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刚从卫生不佳的厕所走出来。”

    祁勋丰苦笑。他吃得太多了,打个嗝,草莓的味道还久久不散。“以后这种『间谍行动』我还是少参加好了。”听说还有网路推荐店是以草莓为主要商品,草莓派、草莓蛋糕、草莓慕司、草莓布蕾……他想起来就觉得恐怖。

    还在抱怨?刘福又笑了。“早叫你不要来的。”

    祁勋丰哼了声。难得有多几个小时可以休息,要是他以往的习惯,一定回家睡大觉,可认识刘福之后,他觉得她身上有种让人情绪平稳、真实放松的特质,所以喜欢待在她身边,在她身边没有压力,还有人分享生活点滴,明明说的都只是些生活上的小事,他也能听得津津有味,有时还能搭上话。

    他凉凉的开口,“我不来,谁帮你吃完蛋糕?”

    “大不了包回去喽。”

    “包回去?然后呢?到时候还不是我这个活动厨余桶得消化掉。”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以前的他胃口没那么大,但认识她之后,他才发觉自己是很有潜能的。起因就在于她每次看到吃不完的东西总会皱着眉说“好可惜喔,吃不完得丢掉”,然后,他就会自动自发的又开始吃,解决那些要丢掉的食物。

    然后,她就会对他甜甜的一笑说“有你真好”……

    结论出来了,她的笑容就是他成为厨余桶的罪魁祸首!

    刘福笑了出来,拉了拉他的袖子撒娇,“不要这样咩,好朋友做什么用的?”

    “为了好友的『前程』,我得身先士卒,躺在康庄大道前的碎石黄土路上?”

    她噗哧一笑。“好啦,我补偿你嘛,明天晚上请你到之前你也说好吃的那家『You』吃饭。”

    又是那家挂羊头卖狗肉的店?那是一家距离刘福住处不会太远的馆子,走平民风的刘福对它难得的执着。名字叫“You”,装潢却很“西餐”,他以为卖的是西式料理,结果竟是一家和风创意料理餐厅,没有牛排、浓汤,倒是有生鱼片、蒲烧鳗。

    令人讶异的是它水准出奇的高,不过价格也不便宜就是。

    “外加两罐麒麟牌啤酒。”他要求。

    “一罐我的。”

    “两罐都是我的。某人一沾酒就狂睡,我没有忘记上次的教训。喝酒?想都别想!”上一回在俱乐部里,她靠在他肩上说要小眯一下,要他十分钟后叫她,怎知她居然狂睡了近六个小时叫都叫不醒,最后才在他公寓的客房醒来。

    他高度怀疑她是不是酒精过敏的体质,而且“殷监不远”,他更没忘记自己扛着她走出俱乐部时,众人投掷在他身上的狐疑眼光,那可是他人生中的奇耻大辱!

    “这样可是你的损失,哪天你心情糟想大醉一场的话,就没人陪你喝了。”

    “没有那么一天,我只在心情好的时候喝酒。”

    “那么你心情好的时候、我却不能陪你干杯,不也是挺遗憾的?”

    他扬起眉,没跟她说他心情好、志得意满的时候,多的是想锦上添花陪他喝酒的人。“我信得过的人不多,真的心情好到可以让我喝醉时,大不了你再送我回家。”

    刘福笑了,红唇微微噘起。“真的只有我可以让你信任吗?”

    “目前为止,只有你。”他在再好的友人、公事上再信任的部属面前,也没办法完全没有防备,甚至松懈到醉酒的状况,连他自己也无法理解为何对她这么信任?尤其在几年前被他深爱的女人背叛后……

    “真希望那天赶快来。”

    “为什么?想看我酒品好不好?醉后有没有什么怪癖吗?”人一喝醉就原形毕露,他就见识过不少难看的例子。

    “才不是。因为总觉得你是个……有点压抑的人。”

    “有点压抑?”

    这间蛋糕店距离他们要去的夜市还有一段路,既然是散步,刘福选择带祁勋丰走小巷弄。但路灯不多的小巷光线没那么充足,她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你在我面前还算自在吧?开心的时候会笑,不痛快也会板着脸。可是有一次秘书小姐请特休,我替你送吃的到你公司警卫室,正巧看到你在门口下了车,威风凛凛的走在一群很有来头的人之前,那时的你冷着脸,像是完全没有情绪,可偶尔几个眼神,却又是充满防备。”

    他谨慎小心的眼神,莫名的让她心疼。

    “你在我面前和在公司似乎是两个样,如果不是天性压抑,大可不必如此。感觉上你的好心情就像是有一定的额度,你怕太开心,好心情会很快用光。愉快的时候太少,却还得有所防备……如果哪天你真的能喝得大醉,除了信任我之外,也是真正放下心结、打从心里开心了吧?”

    祁勋丰一愣。这丫头为什么能够这样看穿他?好像头一次有人如此了解他……

    他讨厌被看透,那会让他彷佛赤身**的站在别人面前,他只想遮掩、只想防备,但只有她,被她看穿的同时他竟有一种无所谓的感觉

    他的深藏不露在她眼里,居然是如此容易被看穿?

    其实,与其说刘福目光锐利,不如说她在他身上花了心思——对于只是朋友的他。

    又打了嗝,草莓味仍重得令他皱眉。“味道真可怕。”

    刘福一怔,“什么?”

    “刚刚有一块蛋糕里有草莓,真可怕。”

    她又一顿,想起他的怪癖好,就不知道草莓这种长得可口又好吃的水果到底是哪里惹到他?“为什么这么不喜欢吃草莓?你是不喜欢它的味道呢?还是口感?”又不是榴莲、黄金果这类气味、口感特殊的水果,一般人即使不喜欢草莓,应该也不至于讨厌才是,就他这个怪咖!

    “我以前最爱吃的水果是草莓。”

    刘福眨着一双大眼,十分诧异。“这叫物极必反吗?”

    “大概五、六年前吧,有一次我得了重感冒,什么都吃不下,冰箱却还剩不少我和朋友特地去采的草莓。”

    “你还会和朋友去采草莓”

    “很讶异?”

    “是啊,还满想看你走在草莓园的样子,应该很像合成图。”

    其实也不是他爱采,如果可以选择,他宁可到生鲜超商买了直接享用,省得还得开好几个小时的车去花钱采果。偏偏,有人喜欢采果的乐趣,而那时的他只要那个人开心,也会很开心……

    想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有点意外自己愿意提起这件事。这对他而言一向是个禁忌,因为提到这些往事,他就不得不想起某个女人。

    不堪回首的爱恨往事,像是间零乱不知如何着手整理,却又处理不掉的房子,他只能尘封它。有朝一日当他愿意打开面对时,那就表示困扰他的因素不在了。

    爱与恨如何能弭平?如何能云淡风轻?只有当另一份感情出现,曾经的伤害才得以得到安抚。

    另一份感情……祁勋丰越想心跳得越快,一双黑眸定定的看着刘福。

    原来如此。

    “干么这样看我?”

    他有些狼狈的别开眼,深呼吸后才接续原话题,说道:“我爱吃草莓,冰箱又正好还剩不少,于是就以它为主食狂吃,然后也不知是胃有问题还是感冒病毒发作,我狂吐再狂吐,口鼻间都是草莓的味道,从那之后,我就对草莓敬谢不敏。”

    “就、就这样?”刘福感到不可思议。

    “这样就让最爱的水果和我缘尽了,你还要怎样?”

    她撇了撇唇,兀自嘀咕,“你千万不要在生病的时候叫秘书小姐来买我的蛋糕。”

    他看她一眼,刘福她……难道不曾疑惑两人间的情谊,就朋友而言已太超过了吗?

    他们彼此是不是都把“朋友”角色当成护身符,忽略了情感上的变化,对自己说谎?那么在他渐渐发现,且接受了这样的变化同时,她呢?

    祁勋丰在心底一叹,知道自己不必抱指望。他一向是敏锐的人,总能在蛛丝马迹中嗅出人和人之间的心思转变,像他这样的人尚且在这件事上反应慢半拍,能期望迟钝的刘福有超出预期的表现吗?

    他低唤着她的名,“刘福。”

    “啊?”两人并肩行走,她低头注意到他们的影子在地上拉得长长的。

    “你喜欢的是女人吗?”记得之前他就问过这问题,可被她闪开了,以往能任由她打马虎眼,这回他要一个清楚的答案。

    刘福怔了怔,然后笑出来。“不是。”

    “你有情人吗?或什么未婚夫、指腹为婚的对象?”

    他今天好怪,怎么都问这种奇怪的问题?可刘福还是回答,“没有。”

    他更不解了,也就是说,当初她所说的“不可以喜欢她”,是因为有别的理由?

    她反问:“干么这样问?”有点莫名其妙。

    以祁勋丰对刘福的了解,她不是那种会无故放话叫男人不准喜欢她的人,那么,她当初这么说的理由是什么?思索了一下,他说:“你难道不知道,异性要谈友谊,彼此的情人是最大杀手吗?”

    刘福想到最近正夯的偶像剧剧情。“唔……好像是欸。”只是,这和她是不是蕾丝边有什么关系?

    啧,想这么多干么?反正有祁勋丰这样的朋友她很开心,有了他,她即使没人追也没关系。感情的事她早看破了,衰星就衰星,只要对他而言她不是衰星就好了。

    “刘福你……有没有什么事瞒着我?”

    刘福心虚的低下头,庆幸现在是走在昏暗的小巷。“……没有啊。”

    祁勋丰看了她一眼,了然于胸的笑了。

    当初有点小私心的隐瞒一些事,刘福是有点心虚,虽然觉得祁勋丰即使知道她当初说的那个故事衰星主角就是她,也不会影响他们的友谊,可是要她承认,她还是缺了一些勇气。

    再给她一点时间吧,老天爷,求求 让他们的友谊可以持续下去。她希望他能平平安安、永保安康,如此一来,再隔一阵子她一定有勇气告诉他……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福妻到最新章节 | 福妻到全文阅读 | 福妻到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