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福妻到 > 第五章

福妻到 第五章

作者 : 有容
    【第三章】

    离开家里后,刘福直奔和祁勋丰约吃午饭的地点。

    某人把那家馆子形容得像是没吃到就终生遗憾似的,她只希望真的吃到后不会遗憾终生。

    厚!到底在哪里啊?刘福看着一个个明显的指标,祁勋丰明明说得很清楚,为什么她找起来却像鬼打墙?早知道就不拒绝搭他的便车一块过来了。

    找着找着,她忽地眼前一亮︱太好了,终于找到了,就是这里。

    只是,这地方会不会太高级了?不是五星级大饭店,可感觉上更高档呢。

    和祁勋丰约的时间快到了,刘福虽然觉得自己一身轻便服装和人吃饭好像不太礼貌,却也没办法。根据以往的经验,祁勋丰知道她不喜受拘束,约吃饭的地方一向都是很一般的餐馆,所以她从来没有刻意打扮,谁知道这次会是在这种地方?

    一想到自己这身不合宜的服装,她也犹豫要不要进去,可是已经迟到了,想了想,还是硬着头皮前进,结果——

    “小姐,请问找人吗?”女服务生冷着脸把她挡在门外。

    “咦?不,我和朋友约在里头。”她说不出“用餐”两个字。

    “抱歉,你的服装不及格,不能进去。”

    刘福尴尬得脸都红了。“这样啊……”

    “本俱乐部规定,凡入内用餐者请着正式服装,难道你的朋友没有提醒你吗?还是你记错地点了?”女服务生的态度越来越不友善。

    刘福僵硬的一笑,退了出来,用手拍了拍红得发烫的脸。“呼……好丢脸好丢脸,服务生说话干么这样?”

    她注意了下出入的客人,发现还真的男人西装笔挺,女人个个衣着正式。回头再看了眼店名,咦,这里不就是上回她无意间听到秀秀她们看着美食名店杂志在讨论的,那家很有名的会员制俱乐部

    怪不得祁勋丰会叮咛她,把她自己认为最好看的衣服穿出来就对了。那时她只以为他在开玩笑,还凉凉的说“本人只打扮给男朋友看,男的朋友就算了”。

    更何况,她平时穿着就随兴,没有什么上得了台面的衣服。在美国妈妈帮她买的小礼服,她也都没带回来,想说台湾不比美国动不动有一堆大小宴会、聚餐,回来这里她不过是一家蛋糕坊的小老板,穿礼服给谁看?

    现在可好了,她身上穿的还是最随兴的牛仔裤和布鞋,因为她压根没想到祁勋丰会约她在这种地方吃饭,原本出门前她还盘算着吃完饭后可以搭捷运,去一家烘培器材坊看看有没有她要的材料和机器呢。

    她硬着头皮拿出手机,还没拨出,就见祁勋丰由俱乐部里走了出来。

    “刘福,你来了,怎么不进去?”

    刘福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小小声的说:“那个……这里得打扮得像只孔雀才会被放行,我这样不行的。”

    祁勋丰做了个了然于心的表情,然后扬眉说道:“刚刚我走出来的时候,听到门口的女服务生对另一个服务生说——真没水准,有没有搞错?穿成这样还想进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佣人来这里找主人呢。”说完后,他玩味的看着她,“那个『佣人』,不会就是指你吧?”

    刘福脸上稍褪的热潮又回来了,咬着牙说:“是啊,主人,回家吧。”这人是故意糗她的,明知道她尴尬极了还这样说。

    “这样就回家?”

    “要不然呢?”

    祁勋丰笑了出来。“想不想报仇?”

    刘福意会过来,他不会为了这种小事要让那个服务生掉差吧?不用这样吧,工作很难找的。“不用了,什么仇都要报那不是很累?不愉快的事我都是很阿快乐的忘了它,那个服务生态度是差了点,但……”

    “态度差已经是犯了服务业大忌了,该矫正。你是宁可她犯到你手上,还是哪天她又惹上别人掉了工作?”

    “唔,那要怎么矫正她?”刘福有点好奇。

    祁勋丰扬了扬墨黑的浓眉,低下头整了整袖子。“跟我来。”

    跟他去?去哪里啊?难不成他认识这俱乐部的高层,要去告人家一状?还是说,他要去找人警告她?不会吧……

    刘福脑海中浮现一堆答案,越想越离谱,越想越无厘头。她如入无人之境的“神游”,一旁男人带她进了哪里、和什么人说了话,她完全没在注意。

    “……衣服就这件,鞋子拿我刚才说的那双。”看了一眼仍未回神的女人,祁勋丰再度叫唤,“刘福?刘福?”

    刘福叹了口气,心里还在千回百转,祁勋丰看起来就是那种企业高层或老板级的人物,这种人多半是“杀人不见血”……不,是有“杀人于无形”的高超手段,他不会真的和那服务生卯上了吧?太恐怖了……

    “喂!刘福小姐!”祁勋丰加大音量,他唤她不下五声了,这丫头怎么回事,自好久之前就迳自沉默,问她什么也不回答,他只好替她拿主意。

    “啊?什么?”刘福回过神,看了他一眼,“你、你在叫我吗?”

    祁勋丰无奈的看着她。

    “咦?这是哪里?”她怎会置身在一个奇怪的地方,身边还围着几个上上下下打量她的人?这里是什么奴隶拍卖会场吗?

    那些穿着制服的女人,看她的眼神像是在传统市场买猪肉的妇女,指挥着肉贩切下肉,这块不要、那边太肥、皮上的毛要拔干净……

    别怀疑,她正是那块很有改善空间的猪肉!

    可她是什么时候走进来的?

    “你真的很爱发呆……算了,这样也好,我做决定总比还得花时间说服你有效率得多。”

    说服?什么事她会反对吗?不然为什么还得说服她?“你还没回答我,这里是哪里?”她感觉有人在她脖子上围了条围巾,然后开始将她的头发打湿。

    “一个神秘的地方。”

    “祁勋丰!”

    他扬眉,多说了几句,“一个据说能化腐朽为神奇,让丑女变美女、美女变仙女的地方。”拿了本杂志,他向她挥了挥手就去到一旁。“待会儿见。”

    “喂!你……”

    刘福拿他没辙,只好乖乖再待了几个小时,又是烫发又是化妆,还有做指甲、换衣服……好几个女人服侍她一个,真像女王。她不习惯、很不习惯,但是感觉不坏,偶尔为之还挺新鲜的。

    当一切就序,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刘福吓了一跳。而当她走出房间,来到祁勋丰面前时,他同样也吃了一惊。

    眼前女子松绾着波浪长发,薄施淡妆的脸蛋让五官更显立体,一身苹果绿的缎带洋装则显得她肤白清丽。

    是因为发型烘托出她的心型脸?或是妆容让她小巧的脸蛋更显立体?抑或是那身时尚洋装太适合她?刘福整个人都在发亮了,令人目不暇给,无法移开视线。

    刘福有点紧张,但很开心。“看到孔雀了厚?我要不要表演一下孔雀开屏?”

    祁勋丰笑了出来,“刘福,这真像你会说的话。不必表演孔雀开屏,不过灰姑娘难得变公主,拍张照吧。”他拿出手机说。

    不否认初初抬起头的那一眼,他是怔住了,他是知道刘福可以更美,却没想到只不过是稍加打扮、薄施淡妆,她就有这样惊人的改变,清秀的小家碧玉摇身一变成大家闺秀。

    刘福笑得腼 ,搞怪地掩饰自己的害羞。“我需要摆什么奇怪的姿势吗?”

    “随便你,你想倒立我也不反对。”

    刘福笑了出来,一声“喀嚓”,他抓住了她的笑容。

    “喂,我还没摆好姿势啦!”

    “这一张的笑容我很喜欢。”

    算了,他喜欢就好。刘福走向他,小声的说:“喂,这就是你说的报仇?当外在变强,内心也会变得固若金汤?”她好像可以稍稍理解整形者的心态了。

    祁勋丰一面签着老板递来的帐单说:“那服务生的态度还没被矫正呢。”

    “那个啊?我现在很开心,已经不想计较了。”真的,她这个人不记恨,恨来恨去,不开心的是自己,干么要这样为难自己?

    祁勋丰手一摊。“随便你,不过折腾了那么久,也该饿了吧?去吃饭。”

    “嗯。”步出华丽的沙龙店大门,刘福真诚的说:“祁勋丰,我有点遗憾你到现在才出现,有你这样的朋友真好。这样说也许很恶心,却是我的真心话。”

    祁勋丰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然后抬高手举掌道:“Give me five!”

    刘福笑着张手回击他的手一下。

    两人再度回到原来的那家俱乐部,刘福所经之处总会引人侧目。一个人回头、两个人回头……当然也包含先前那个不友善的女服务生。

    看到对方,祁勋丰很难不想到他凑巧听见的那些羞辱刘福的话,有人是个秉性纯良的笨丫头,他可不是。

    他故意撞掉刘福手上的小提包,就见服务生忙过来献殷勤。

    服务生捡起地上的包包奉还,刘福回以一个浅笑。“谢谢。”

    服务生嘴甜的说:“小姐气质真好。”

    “如果每个服务生都像你这么会说话该有多好。中午时她来找我用餐,还被人以服装不合格的理由给赶出去,说她像来这里找主人的女佣呢。”

    女服务生一怔,偷觑了一眼刘福,神情明显顿悟,然后便低下头,一张脸红得通透。

    “可惜不知道是哪个服务生说的,让我知道非告诉俱乐部经理不可。”他又道。

    女服务生吓死了,几乎是狼狈的落荒而逃。

    “祁勋丰,你……”刘福忍不住觉得好笑。

    “我这人很记恨的。”

    她真的笑了出来,手大方地挽上他的臂弯。“谢谢你的记恨。”她会记得这一刻的感动。从小到大,除了家人外,好像没有人这样替她出头过,虽然对那服务生是残忍了点,可是有朋友挺的感觉真好。

    刘福偷眼看了下祁勋丰,由这角度望去,侧着脸的他五官更显深邃,眉目俊朗、气宇轩昂,她的朋友有一张很好看的俊美脸蛋。

    是因为友谊的升温吧?她认为这张脸是她看过最帅气的脸了。

    而他不只是她的第一个异性朋友,也是最要好的朋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福妻到最新章节 | 福妻到全文阅读 | 福妻到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