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捻心格格 > 第一章

捻心格格 第一章

作者 : 叶霓
    【第一章】

    “阿玛,我是芷宁,您在里面吗?”清喻王府的芷宁格格轻叩王爷书斋的门扉,启唇轻问。

    “进来。”勒莫丹阳扯开嘴,笑得和蔼。

    “阿玛,我听额娘说您明儿一早要去佛山祝祷,让芷宁儿跟您一块儿去,好不好?”

    纤丽可人的勒莫芷宁一进书房,便对着阿玛轻言轻语,甜美的笑容直让勒莫丹阳看得开怀。

    “阿玛可不是去玩的。”他捻须笑说。

    “我也不是想玩,只是心想已有三年没去佛山进香,所以想和阿玛一块儿去上炷香。”她偷偷吐吐舌头,可见这话说来多心虚。

    “哈……你那点儿心眼,还想欺瞒我?”

    勒莫丹阳摇摇头,脸上尽是对女儿的怜惜与疼爱。虽说在芷宁之前尚有一女,但芷宁的善解人意让他想不偏心都难。

    “阿玛……”她一跺脚,露出小女儿娇柔嗔怨的一面。

    “我说芷宁,阿玛不是不让你去,只是怕你这一出门会遇上危险啊。”他轻叹不已。

    “我会有什么危险?”她不解地微蹙眉心。

    “还不是那些乱党?”

    勒莫丹阳揉揉眉宇。刚刚他就是为了这些为非做歹的乱党伤神不已,只好把自己关在书房思量对策。

    “您放心,我从不去招惹他们,相信那些汉人也不会对女儿怎么样的。”她单纯天真的笑说。

    “傻丫头!”他又一次摇头,神色蓦然一黯。

    想想自从五年前他灭了“明教”后,那些乱党曾销声匿迹了一、两年,但这几年似乎又死灰复燃,甚至比以前更猖獗。

    看来他们这次是有备而来。他之所以上佛山,也是想求菩萨保佑他们府邸大大小小的平安罢了。

    “难道我说错了?”她扬起一双柳眉,困惑地问道。

    “你虽没说错,但那些人哪会考虑这些,只要是我们满人,他们谁都看不惯。”勒莫丹阳仔细向女儿解释。

    “是这样吗?”她偏着脑袋、脸上仍带着不解。

    同样都是人,关内关外就差这么多吗?

    虽然他们来自关外,可现在天下太平、百姓生活安逸,可要比他们汉人统治时还安定,为何那些汉人还要计较这些?

    “你还小,许多事不懂的,听话就好。”勒莫丹阳走向她,轻拍了下她的细肩,“如果真想出府去玩,你可去豫王府看戏野炊,听说他们那儿每年都有这种节目。”

    “我不去。”她一口就拒绝了。

    “怎么,你以前不是很喜欢去吗?”他惊奇地眯起眸,笑看宝贝女儿一脸嗔怒样。

    “还不是那个德潞。”她噘起小嘴儿。

    “哦,那小子怎么了?”德潞长相俊帅,可是不少格格、郡主眼中的丈夫人选,这丫头居然还不识好歹地挑剔人呢。

    “每次我一去豫王府,他便缠着人家。”她不依地说。

    “这很好啊。如果他能成为我的女婿,我绝不会说第二句话。”他对德潞可是满意极了。

    不在于德潞有张不凡的面貌,更在于他的能力。以二十七岁之余便成为政务大臣,又为皇上好友,谁不想巴结拉拢呢?

    “阿玛……”芷宁小脚一跺,“您若喜欢他,您去嫁他嘛,人家决计不嫁。”

    “为什么?他人品才情样样好,你不喜欢他总有个道理吧?”勒莫丹阳这下可就更好奇了,“我说宝贝女儿呀!懊不会……你喜欢的人是天上之龙——皇上?”

    可皇上眼底就只有那位唯一养在后宫的女子,看来芷宁要单相思了。

    “您又胡思乱想。皇上已有美眷,两人亲密又恩爱,我就算想也没我插身的份,我不会做这种白日梦。”芷宁坦率地表示。

    “那么你的意中人是……”

    “女儿哪有什么意中人?您又乱猜疑了。”她睨了阿玛一眼。

    坦白说,她也不知为什么,总觉得内心深处有个影子在,她就好像合该嫁给这个影儿,只是这影儿还没出现罢了。

    她会等,等着他现身……

    只是……真有这人吗?

    “你这孩子,真不知道你脑子在转些什么。没有意中人,终身大事合该是让父母作主的。”勒莫王爷大叹时代是不是变了。自从洋人进城后,带来了不少西方文化,使得现在年轻人在择偶上都比他们以往有主见多了。

    “阿玛,人家还没要嫁人啦!您净说这些,我不来了。”芷宁抿紧唇,忍不住刃念了几句。

    “好好,我不说了。不过你明天不能跟我去佛山,懂吗?”勒莫丹阳重新坐回椅上,目光调回桌上的卷牍。

    “好嘛!不去就不去。那您忙,我出去了。”芷宁说不动父亲,只好死了心,福身退下。

    走出书斋,芷宁的奴婢小缘立即上前问道:“怎么样?王爷同意了吗?”

    芷宁摇摇头,无奈地逸出一声叹息。“阿玛不准。看来我的愿望是行不通了。”她一张犹似六月粉荷的嫣容微微一黯。

    “我就说王爷不会同意的。其实王爷会这么顾虑也对,现在外头那么乱,哪个千金小姐出门不是保镳随护着?”小缘本就这么猜测,是格格不信邪,硬是要上书斋赌一赌运气。

    “嗯……或许是吧。看来我不死心都不行了。”芷宁潜意识里尚有份冲动,就是想去佛山瞧瞧。

    听说那儿有不少稀有药草可供她研究药理,不去采点儿回来她就是不死心。这感觉仿似着了魔,让她抹也抹不去。

    但她并没有将心底的感觉说出来,否则凭小缘那嘴碎的个性,定又会在她耳旁唠唠叨叨,让她不胜其烦。

    “这样吧,明儿个小缘陪您去看戏,您说好不好?”其实爱看戏的是小缘。

    “也好。我们这就回去吧。”芷宁柔荑一扬,足蹬高鞋,纤腰款摆地离开。

    但谁也猜不透她此刻小小的脑子里所转的心思……

    “禀王爷,前面就是佛山了,要不要我派人将山路都围堵起来?”

    清喻王府一行护卫随着勒莫王爷出府上山,就在佛山口时,护卫长为安全起见,上前询问是否暂时封山。

    “不,佛山乃众百姓常年祭拜之处,若为我一人封山太自私了,我想菩萨也会不高兴的。”勒莫王爷捻须道。

    “可是……您不怕乱党……”

    “我们人数众多,还怕那些人吗?再防可就会笑掉人大牙了。别罗唆,走”他下令起轿。

    于是一行人便沿着山路走,越过彩云瀑布时,只见两边山崖有数名黑衣人潜伏在暗处。

    从高处俯望而下,其中一人那双仅露在外的一双眼激射出灼然利光,他双拳紧抓着腰间长剑,连带着他的心、他的眼,他的人全都表现出势必成功的坚决!

    不能失败——绝不能失败!

    石磊在心底不断地提醒自己,就算是死,也绝不能放过勒莫丹阳那老贼!

    于是他把握时机,单手一举做了个暗号。

    电光石火间,一批黑衣人立即由山头急速往下跳跃——

    杀——

    勒莫丹阳闻声,掀开轿帘一瞧,见此情况忽地张大眼,猛地提气由轿顶冲飞而上,抽拔长剑,全力应付。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犀利的剑光赫地从他右侧直飞而来,速度之快有若闪电,急如流星!

    勒莫丹阳一个弯腰,躲开那道逼人剑气,再来个飞鹤转身,反将剑气击回。只见白光漫漫、利光腾腾,石磊一个疏忽,未料到他有这般能耐,恍神之下利剑便由他左肩插入!

    他眯起双眸,为怕这利刃碍事,竟不顾自己的性命霍然将已达骨髓深处的长剑用力一拔,顷刻间鲜血从伤口飞溅出来,石磊亦由喉中喷出一股腥甜!

    可他却毫无迟滞地飞拔上天,再度甩动手中的软剑直逼勒莫丹阳的脑门。

    就在剑尖离勒莫丹阳的额头不及一寸的刹那,他的利刃霍然被一道强劲的内力弹开,他手骨一拗,反伤及内腑,使原本的伤口更是血流如注!

    落地之际,他立即以长剑点地,借力翻身而起,抱着必死之决心再次向勒莫丹阳过近。

    然而这次勒莫丹阳身边已多了好几个武艺不凡的高手,对石磊而言,想要取勒莫丹阳的性命更是难上加难了。

    难道“恶有恶报”这句话已不适用在现今这个年代,祸害真正可遗千年吗?

    还是老天今天真要绝了他石磊的性命?

    “教主,您先逃,我来帮您顶着。”徐玉眼看大事不妙,立即挡在石磊面前,但求能留住教主的一命。

    “不,你先离开,明教就交给你了。”石磊与徐玉背抵着背,已气虚力乏的他仍强使出最后一丝气力。

    “不,您赶紧逃,别把命留在这儿。”徐玉提高警觉,急切地说。

    “我不走,今天我非得要与这老贼同归于尽,你快闪——”

    石磊一个回身,反手击向徐玉的背部,将他推离了这个危险战场,瞬间全身已涌上剑气,卷起满地风沙,直接砍向勒莫丹阳!

    无奈勒莫丹阳身旁保镳众多,十来人急涌而上,一一化开他身上的剑气,一鼓作气地将石磊逼下悬崖!

    就在石磊翻身落谷的当口,他仍不甘心的瞪大眼直盯着勒莫丹阳!勒莫丹阳见了心下一惊,心中不解自己何时得罪过这么样的一个人?

    为何这人眼底的恨意会这么的强烈?

    可惜呀可惜,好个不畏死又武艺高强的年轻人,就这么断送了一条命……

    “王爷,您没事吧?”此时,王府护卫立即趋上前问道。

    “没事。我真不明白这些乱党怎么老是无孔不入呢?”勒莫丹阳大叹。

    “这人死得好!王爷,您受了惊,是否要打道回府?”护卫又道。

    勒莫丹阳举起手阻止,“不了。既来之则安之,要来的避也避不过。我们继续上山吧。””

    “可轿子已毁,王爷是要……”

    “无妨,我可以用走的。吩咐下去,即刻起程。”勒莫丹阳挥开衣袂,大步便往山上而行。

    然而行进间,他脑海里仍不时出现刚才那位年轻人那双怀着千万不甘的眼神——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捻心格格最新章节 | 捻心格格全文阅读 | 捻心格格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