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捻心格格 > 第二章

捻心格格 第二章

作者 : 叶霓
    石磊浑身又疼又酸,肩胛处更有股被烈火烧灼的痛楚……

    老天,他是怎么了?除了五年前得知爹爹惨死的心痛外,他就没有这么疼过了。

    “呃——”突然,一种极冰凉的东西覆上他的伤处,使他低哼了声!

    “别动。你伤得很重,差一点便扯断经脉,你只要乖乖不动,我保证一定可以痊愈的。”

    一个柔软的嗓音在石磊的耳畔响起,仿似能安抚他已如死灰的心,更让他紧绷了五年的神经顿时获得释放。难道这就是死亡的好处?或是他陷入弥留的幻觉?

    他死了吗?那不是可以见到爹?不过他已无颜见他老人家,贼人明明就在眼前,他却取不了他的性命,还真无能呀!

    勒莫丹阳的武功不弱,再加上他身旁的随护众多,甚至还有数名从武林收买的养士,他们明教人手单薄的确难以致胜。

    他早该明白这个问题,制止手下的行动,但他非但没制止,反而一心为报仇陡然动手,造成数名弟子的伤亡,这不全是他的错吗?

    石磊的神志虽昏昏沉沉,但脑子并未休息,心老是纠缠在这个问题上盘旋不去,蓦然一股强大的压力,让他猛地一声狂吼——

    “啊——”他陡然坐起,却看见眼前正为他包扎伤口的女子!

    “你又乱动了。差点功亏一篑。”

    芷宁温柔吐语,对他咧嘴笑了笑后,又缓缓扶他躺下,并为他的盯视而小脸微微泛红。

    这男人虽然满脸血渍,但不难看出眉目俊朗、器宇深沉,还带着股逼人英气,犹如日出朝霞。

    她几乎是头一次看见这么帅挺却又落拓的男人,不过这些也更加深了他与生俱来的狂野气势。

    “你……你是谁?”是天上仙子吗?

    这么说来,死亡的世界可要比活着惬意多了。

    “我?”

    芷宁为了这趟出游,刻意隐瞒了府里的人。此刻她身上穿着平民装束,应该不会有人认得出她就是清喻王府的芷宁格格。

    “别管我了。你快躺下吧,等我替你包扎好,你再问话。”她弯起唇角,对他嫣然一笑,这温柔可人的一笑又深深烙在石磊的心灵深处。

    “我……我还没死吗?”他俊脸上出现了几丝疑问。

    “你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能活着已是庆幸了。你快躺下吧,手臂上的布条得扎紧点才能止血。”她轻声细语地对他笑说。

    石磊闻言心神一动,但仍冷眉冷眼地凝睇着她,刻意佯装出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

    毕竟这女人太神秘,一个姑娘家怎会跑到这种地方?在还没弄清楚她的意图与身分之前,他还是得小心点。

    “你怎么会伤得这么重呢,与人结仇吗?”

    当芷宁乔装打扮后来到此地时已不见阿玛的行踪,所以没瞧见早一刻所发生的厮杀场面。

    而她之所以会在出现在山谷,因缘际会救了他,也是巧合吧!

    她一向对医理很有兴趣,所以一听说在佛山山谷中有“紫蓟草”这种神奇药草,说什么也要来寻寻看。

    传闻“紫蓟草”有起死回生的功效,一般人都拿它当仙丹,所以她不信邪地想要找到它,带回府研究。

    没想到紫蓟草没找着,却让她救了这个男人。

    “这不关你的事,我想我是该走了。”说着,石磊便要硬撑起身子,那固执的模样还真是让芷宁不知如何是好。

    “你这个人怎么搞的?都已经伤成这样了,你还要逞强!再这样下去你定会倒在半路上的。”芷宁就事论事地说。

    她不希望自己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他救醒,而他却是这么不爱惜自己的性命。

    “我说了,我的事不用你管,更不需要你假惺惺,我可以走的。”他不是不想休息,而是不能休息。现在明教弟子一定为他的生死不明而急坏了。

    “喂,你这个人怎么这样?”

    芷宁噘着小嘴,一双灵灿大眼直凝着他那深沉的目光,向来心思细腻的她敏感的察觉出这男人心底似乎有很强烈的仇恨。

    石磊眉一挑,抖落一阵讽意十足的笑声,“难不成你救了我一命,就是想从我身上得到某些好处?”

    “你!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芷宁完全不能理解他为什么那么偏激。她救他纯粹是因为恻隐之心,他怎么可以这么误会她呢?

    “我不用你多事。”石磊口气更糟。

    “我只是希望你能再多躺会儿。如果你坚持要离开,我也无话可说。”芷宁蹙起眉头,望着整张脸不见一丝友善的他。

    她实在无法想象这男人究竟是和谁结仇了,为何有着满腹无处可发的怨和恼?

    石磊沉冷地瞪了她一眼,嘴角冷酷地扯动了下,“你的恩情我记得,也希望我们会有再相遇的机会。”

    他一手压着伤处,咬着牙要站起来,却没想到这一扯动,才知道他伤着的地方不只是肩头,就连大腿也有严重的骨折!

    他眼底突然烧起愤炽的怒火,沉着声低吼道:“我究竟是怎么搞的?简直就成了废人了!”

    “你怎么了?又哪儿不舒服了?”

    芷宁着急地查看他的伤口,却被他狠狠地一手挥开,冷着嗓道:“你这个女人别碰我——”

    “你……你这是做什么?知不知道这样是很危险的?”

    她虽有点儿怕他,却又不愿看他任性地伤害自己,于是抓住他的肩膊,制止他狂乱的晃动,“别再挣扎了,我好不容易才把你伤口的血止住,你能不能成熟点儿?”

    芷宁被这个男人多变的情绪弄得全乱了。她心乱、情绪更乱,真不知道这世上还会有像他这么脾气古怪的男人!

    石磊乍听此语,立即停止动作,抬眼望着她,“你说什么?”

    不够成熟?

    他真的是头一次听见外人这么形容他!

    自从家逢变故后,他不但心变了,处事态度也变了,堂里兄弟见了他个个不敢说笑嬉闹,只因为他给他们过于老成沉重的感觉。

    可这小泵娘就这么一句话,打破了旁人对他死寂的个性所下的断言……想想,他不禁感到有趣起来。

    “我……”顿觉自己话说得过火的芷宁立刻撇开脸,不敢看向这男人瞬也不瞬盯住她的犀利眼神。

    “你还认为我哪儿不好,尽避说。”石磊微扯嘴角,眼神带着炽烫的火焰烧灼着她的身心。

    “是我……是我说错话了。我只是不喜欢你这种莽撞的举动,这样只会伤了自己而已。”她咬了咬下唇,偷觑着他。

    石磊这才仔细探究她的容貌。这女子长得妍美不俗、秀雅迷人,说起话来也有条不紊,尤其是害臊时欲语还休的模样更是给人一种无法抗拒的诱惑,是个道地道地的美人胚子。

    再看看她的穿着,一身布衣裙裤,可她的气质这般不凡,一点儿也没有村姑的味道。

    “我的死活与你无关吧?”他好笑的反问。

    芷宁瞠大眸子,小嘴一噘,娇斥道:“你怎么说这种话?你的死活虽与我无关,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该保重啊!”

    “话虽没错,但在下已无父母家人,空留这个臭皮囊又能干什么呢?”石磊眯起眸,益发觉得她可疑。听她说话的方式,肯定是念过书的。

    “保家卫国,总比你死在这山谷里要值得多了吧?”

    芷宁并不是个喜欢与人争论的女子,只是这男人的狂妄傲气逼得她非得与他争出个是非来。

    “保家卫国?”他双眉一扬,笑得深沉难懂,“这个国家不属于我们汉人的,要我为它流血流汗,免了吧。”

    石磊忍住伤口的疼痛与大腿的挫伤,扶着岩壁咬牙站起。

    “喂,你真要走?”芷宁连忙扶住他,而这回他没再推开她。

    “我不能不走,就怕——”他噤了口。总不能告诉她,他担心自己一失踪,教里群龙无首,不知弟兄们会做出什么不智之举吧?

    不过有徐玉在,他可稍稍放心,因为他的话众弟兄倒能信服,而且他也有足够的智能领导他们。

    “怕什么?”芷宁不解地问。

    “干嘛?对我那么有兴趣?”石磊对上她的灿眸,浅笑道:“若非我现在浑身是伤,我会好好回馈你。”

    “回馈?”她如星的目光变得更迷离了。

    他摇摇头,笑她的单纯。随即他话锋一转,“对了,你住在这附近吗?我可以派人答谢你。”

    “不……不用了……”芷宁一脸尴尬,“救了你算是缘分。如果我没来这儿,也不可能遇上你。”

    “那么我还是要谢谢你了。”石磊再凝眸看了她一眼,便一手按着伤口忍着疼一拐一拐地远离她的眼前。

    芷宁不放心地追上去几步,又放弃地停下步子。她想,这男人个性太强硬,绝不可能听她的话的。

    摇摇头,她只好继续专心找着“紫蓟草”,可为何她的心却不如来时那般清逸,那男人的影子居然会浅漾在她心中?

    后悔的是,她居然不知道他的名字……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捻心格格最新章节 | 捻心格格全文阅读 | 捻心格格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