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夫人别想逃 > 第三章

夫人别想逃 第三章

作者 : 月岚
    所谓想到头都想破了还想不出来,就是指褚月遥现在的情况。

    青罗茶于她,其实仅有淡薄的印象,她知道那茶的品质算是中等茶叶,不是顶级得足以进贡皇帝,但在一般普通人家里倒也算上等货色。

    所以青罗茶在富甲一方的褚家里,自然是被排拒在外的茶叶,但是若要提起双方的关连嘛……

    过去,在褚道商还未发迹、只能在云州老家的乡下地方做着小买卖时,这青罗茶在褚家可是专用来招待贵客的上品,连自家人都舍不得喝。

    而且,因为褚道商老爱大肆炫耀,说自家有个漂亮女儿,所以常教她替客人端茶,这习惯至今未曾变过。

    即使在现在,褚家已有专用伺候倒茶的小婢女了,褚道商一样喜欢教女儿端茶上桌,同贵客聊上几句。

    如果说,韩傲与这青罗茶有关,那么……

    这是指韩傲以前曾在云州跟褚家做过生意,上褚家喝过她端上的青罗茶吗?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褚月遥一张小脸忍不住垮了下来。

    这她怎么会记得?

    与爹爹做过生意的人多不胜数,她又从来没去记,而且她不喜欢让爹爹拿去当炫耀的工具,因此每回送过茶、招呼客人几声后,她就借故逃回房,根本就没认真去跟客人们应对过。

    在这种情况下,教她怎么想得起韩傲呀?

    死命地想想想,褚月遥缩在床边,细致的五官全皱在了一块儿。

    “还想不起来?都半天过去了。”韩傲自房门走进,往她身旁一坐,随手自桌旁的小盘上挑起点心,便往她口中送。

    “你怪我?”褚月遥闻到勾人的香味,顺口便将点心一口吞入。

    空腹了大半天,她还真饿了。

    本能的需求令褚月遥暂时撇下韩傲的恶行,她现在只想弄清楚两人之间究竟有什么牵连。

    说来也可笑,她明明就该趁着刚才韩傲不在身边,想办法逃走才是,却困在这房内想着她与韩傲的关系。

    其实不管她想得出来、想不出来,她都是韩傲的女人了,这身子早是韩傲的,真相如何,反倒变成次要的事了。

    可是……她就是想知道真相啊!

    她不懂韩傲到底为什么抢她、又一副与褚家有过节的样子,而且她明明想死、又拼命激怒他,韩傲却不似一般盗匪,大刀一挥宰了她,或是把她丢给其他兄弟享乐。

    他是真的把她当成自己的女人在看待,不只是说说而已。

    这行为……真的很奇怪,可偏偏这男人打死不说原因。

    眉头深锁地往韩傲白了一眼,褚月遥驳道:“你忘了我家做什么的吗?”

    “大商人。”韩傲应道。

    “那你应该知道进过我家门的客人多到数不清,我怎么记得住?”褚月遥没好气道:“是男人就干脆一点,直接告诉我答案,你到底什么时候遇过我,跟我家又有什么关系?”

    “瞧你对我半点印象也没有,就算我说了,你也是一句不认得。”韩傲没肯妥协。

    “从头到尾都是你没说清楚好不好!你不说怎知我想不起来?”褚月遥忍不住发飙了。

    韩傲是在质疑她的记忆力吗?

    如果她对韩傲来说,重要到可以教韩傲当众抢花轿,那她怎么会把韩傲忘记?

    “我是没说清楚,但我给了你不少提示。”韩傲露出不以为然的表情,喂着点心的动作倒是没停过。

    “什么提示?你不过说了句青罗茶!你知不知道到我家喝过青罗茶的人有多少啊!”褚月遥恼火地反驳。

    “是吗?”韩傲冷声睨了褚月遥一眼,举手到她面前,晃了两下指尖夹着的小点心,沉道:“那么上你家喝过青罗茶,送过你现在吃的落花糕的客人,有几个?”

    “咦……”经韩傲一提,褚月遥才发现,打从刚才到现在,韩傲不知道喂她吃掉几个落花糕了。

    这落花糕,是以自然掉落的大朵白花花蜜熬煮成酱,再裹入糕点里,虽然风味特别,但由于这些白花并不是什么特别的花种,野林里随处可见,因此常是路边小贩入林采集、再制成落花糕叫卖,客人也都是普通老百姓。

    它不似金桃饼或杏酥糕,是富贵人家才吃得起的上等糕饼,反倒相当普通,所以几乎没人拿它当称头的礼物送人。

    可事实上,褚月遥最爱吃的,便是这落花糕。

    怎么说她都是普通老百姓出身,虽然后来爹爹发了迹,买卖做得大,令她跟着变成了富商千金,但她自小到大最爱的,依旧是落花糕。

    不过知道这事的,应该也只有从前居住的老家云州白桃村的街坊邻居才是。

    至于在爹爹开始做生意后,还送过这东西上门的人……

    “你……”褚月遥眨了下眼,刚才那一瞬间,似乎有个身影在她的脑海里飞逝而过。

    她定神往韩傲仔细地打量着,自眉至眼、由额至唇,一一细看,试图找出自己的回忆,只是……印象依旧是模糊的。

    她肯定有客人曾送过她落花糕,却怎么也想不起来那客人生得什么模样。

    “还是想不到?”韩傲的语气有些不耐。

    端起酒碗灌了一大口,韩傲挑眉应道:“你真够无情,连未婚夫都忘得一干二净。”

    这个提示够明显了吧?如果说这样褚月遥还想不起来,教人情何以堪?

    “未婚夫?”褚月遥瞬间秀眉一蹙,没先去回想,脾气倒来了。

    “你还敢提起这事!我明明与路放天有婚约,就要进他家门、拜堂成亲了,要不是你带人来抢,我怎么会在这里与你扯这些说不清的话!”褚月遥气呼呼地指着韩傲骂道:“你做了这些缺德事,我还没跟你算帐,你居然还敢自称是我未婚夫?我的未婚夫是路放天,才不是你!”

    若不是韩傲,她应该有个圆满的春宵,可不是被迫强夺!

    “什么路放天!你是我的女人!”韩傲一听见路放天便皱眉,一个翻身,他连手边的碗打翻了也没去顾,紧紧地压住了褚月遥吼叫起来。

    他分明是褚月遥的未婚夫,这女人不记得他也就罢了,居然还把另一个男人的名字一直挂在嘴上,教他怎能吞得下这口气?

    “路放天是爹替我订的好夫婿!”褚月遥感觉到手腕发疼起来,昨夜被绑着求欢的疼痛尚未消退,这男人竟然还好意思发火!

    “好一句你爹替你订的好夫婿!要论婚约、比先来后到,我还在路放天之前!”韩傲咬牙切齿地咆哮道:“你十四岁那年,家中客人上门,送了你满盒的落花糕,当时你爹问你嫁这个人可好,你还点了头!别跟我说你把这事全忘了!”

    原本,他是想让褚月遥自己想起来的。

    无论她对他记得多少,他总是藏着些许希望。

    可褚月遥却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反驳他!

    “你说!记得还是不记得!”韩傲掐住褚月遥的手腕吼道。

    “你、你是……”听着那确切的时间、地点,还有足以佐证的落花糕,褚月遥突然身子微僵。

    很快地,一抹稍纵即逝的形影浮现在她的脑海里,只是这回,她牢牢地抓住了。

    记忆一点一滴地浮现,让褚月遥对于韩傲的脸越感熟悉,只是此刻在眼前的凶恶模样,却与她印象中的样子不太相同。

    但是,这个深邃的轮廓、黑得透光的瞳仁……

    “啊!”微惊的轻叫声自褚月遥的唇间迸出。

    有的!在几年前,爹爹急欲为她找个好人家,因此只要有年岁差不多的人,就会叫她出来问问,看她觉得嫁给这人好不好。

    就这样让爹爹烦了两个多月之后的某日,一位上过两、三次门的客人再度前来,送上一整盒的落花糕给她,而爹爹也毫不例外地再度问她,嫁给这人好不好?

    当时她只记得,这男人与她谈过几次话,语气都是既规矩又认真,也从来不踰矩,甚至打听到她的真正喜好,刻意上门送礼,这表示他是真对她用过心吧!

    比起先前上门的那些男人,光看她外表就垂涎三尺的样子,感觉好上许多。

    如果她这回不答应,看爹那副急着嫁女儿的样子,难保哪天不会突然把她随便送出门去。

    与其面对一个没感情又不认得的男人,她不如就选了眼前这个起码还对她费过心思的男人吧!

    因此,她点了头。

    只是……在印象里,爹爹从来没跟她提过,说他真把亲事订下了,也没说过她与韩傲有过婚约啊!

    而且,她会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的主因,是因为爹爹曾说过,这个送过她落花糕的客人,早就已经……

    “你、你不是死了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夫人别想逃最新章节 | 夫人别想逃全文阅读 | 夫人别想逃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