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夫人别想逃 > 第二章

夫人别想逃 第二章

作者 : 月岚
    【第三章】

    “你这丫头果然特别。”

    不知是第几次了,打从回房之后,韩傲三不五时便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只不过,这话虽然是赞美,听在褚月遥耳中却是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因为她依然身处贼窝,有韩傲盯着,又自尽不得。

    所以她索性窝到床上,别过头去,完全不想理会韩傲。

    就当这男人疯了,只会自言自语吧!省得自己越在意他的言行,越被他耍着玩。

    如果真把他惹毛了,也许他会一刀赏她个痛快。

    这原是褚月遥的如意算盘,只不过韩傲的反应却不如她所预期。

    他跟着来到床边坐下,一把将褚月遥搂进怀里不说,甚至勾起她的发尾,往她粉颊上连搔了几下。

    “干什么啦!”褚月遥愤恨地对韩傲又踢又打。

    她抬起小腿,顺势对准韩傲的下半身踹去,想着能不能把他的命根子给断了后,免得他去糟蹋更多无辜的姑娘。

    “不痛不痒。”韩傲轻松闪过褚月遥的攻击,反手一抓,便将她的脚踝握在掌心,再顺道脱了她的鞋。

    既然她自动送上门,他自然乐意享受。

    也不管褚月遥如何挣扎,韩傲五指并用,开始在褚月遥的小脚上揉捏起来。

    滑嫩的肌肤摸起来既柔且软,还透着姑娘家特有的幽香,令韩傲勾起了得意的笑容。

    “本来我还以为你是在家从父、出嫁从夫的温驯小女人,不过……瞧你说自尽就拿刀,甚至一再惹毛我的举动……看来你果然是我喜欢的型。”就如同他所说,只要不撒野,性子烈些的女人,才合他胃口。

    “谁想讨你喜欢!”褚月遥不满地想抽回自己的脚。

    虽然韩傲确实捏得她很舒服,那恰到好处的力道着实令她微酸的小腿和缓了些,但是……

    说来说去,她会变成这样还不是韩傲这个恶人害的!现在是干嘛?收买她的心吗?免了!

    “个性大、脾气硬跟有胆识,可是两回事。”韩傲没搭理褚月遥的抗议,反正她是斗不过他的。

    看着她气呼呼、死命挣扎的表情,他仅是扬眉:“你这小泵娘,居然压得住一窝子山贼,教人想不对你另眼相看都不成。”

    语毕,韩傲突然松了双手,身躯却在瞬间欺近褚月遥,往她的红唇上亲了下。

    “你跟以前……差真多。”沉声吐出,虽是突兀,却也令韩傲少了几分掠夺的霸气。

    那一瞬间,渗入些许怀旧的语气里,着实多了几分柔情,就连声调都放软了点,而他搂着褚月遥的力道更是从强硬的夺取,变成了宛若对待心上人的轻揽。

    只不过,在褚月还对韩傲有着满心怨恨的情况下,他的这份转变自是不容易被褚月遥察觉的。

    但是,自他口中泄漏出来的话语,褚月遥却没漏听半个字。

    “你认得我?”狐疑的轻音自褚月遥的唇间迸发。

    刚才韩傲说过,她跟以前差了很多,这是表示他们之前就见过面吗?

    “富商褚道商的掌上明珠,在兰州这一带谁不认得?”韩傲瞟了眼褚月遥打探的眼神,只是耸耸肩,显然没打算吐露实情。

    “谁听你胡扯!说正经的!”褚月遥看出韩傲的敷衍,再度抡起没什么作用的粉拳往他胸膛上打去。

    韩傲这回可没打算等挨打,随手一捉,他一把将自己认定的小妻子往床上一压,便令两人瘫进被窝里。

    女人,是抢来享受,而不是抢来让自己受罪的。

    虽然说褚月遥对于他抱住她的行为,大概又会挣扎个半天……

    “你给我说清楚!你什么时候见过我的?”褚月遥出乎意料地没对韩傲搂抱的举动作出反应,她一心只想问个清楚明白。

    或许是因为心里惦着自己与韩傲过去是否有所牵连,又或许是因为昨夜已给韩傲吃干抹净了,所以此刻韩傲那厚实手掌与宽阔臂膀的挨近,对她来说似乎已不再是令她退缩的亲近。

    相反的,她倒是比较在意自己什么时候跟这个山贼头子有过往来了?

    “我的好夫人,你家是靠什么营生的?”韩傲不答反问。

    “从前……爹做的是南北货小买卖,现在……开的是酒楼跟布庄。”褚月遥好生奇怪地瞄了韩傲一眼,应道。

    不管是以前云州乡下老家的杂货铺子,或是转到兰州之后,靠着布庄和酒楼生意大大致富,这些行业都再正派不过,根本不会跟贼人扯上关系才是。

    “那就没错了。你不是常上你爹的布庄看布,偶尔还跟着你爹同上酒楼谈生意的贵客聊几句?”韩傲瞟了褚月遥一眼,应道。

    这些都是褚家平时可见的景象,也间接说明了褚家千金可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神秘千金。

    事实上,由于褚月遥生就漂亮的外貌,因此褚道商相当喜欢带着女儿四处炫耀,一方面也是让有生意往来的富商们,瞧瞧自己未出阁的女儿,好牵个姻绿。

    “你……这么说来,我们根本没见过、也完全不认识!”哼,说得好像他见过她,还很熟似的……结果只是个前来凑热闹看戏的乡民!

    记得昨夜韩傲强要她的时候,还嚷得可怕,一副爹爹欠了他多少恩情的模样,害她以为他们两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什么没见过?你不是给过我十五个铜钱跟两个馒头?”韩傲抬眼望向天花板,眼神却远得像在看望过去的景象。

    “馒头……你是庙口的乞丐?”褚月遥微愣,突然忆起去年初冬时的印象。

    那年天寒地冻,她劝服爹爹,教他积德行善,便在庙口乞丐群集处发起热馒头跟铜钱,好让他们过冬。

    记得那时她还特地亲自跟着去帮忙,没想到韩傲竟然就在里头。

    早知道她就不这么做了,发什么馒头嘛,好心反倒招来祸事。

    老天爷也太不长眼了吧?她出于好意,给乞丐们铜钱跟馒头过冬,却因此引来韩傲抢人……

    早知如此,她怎么也不会去庙口,更不会去管乞丐了,因为如果没有她发出去的铜钱跟馒头,也许韩傲去年冬天便饿死庙口了,哪来现在她身陷贼窝的窘境?

    果然是好心没好报……

    “你别弄错了。”韩傲突然出声打断,“我不是乞丐,是你误以为我是乞丐,硬往我手里塞馒头。”

    光瞧褚月遥懊悔的表情,韩傲也明白她在想什么。

    褚月遥八成在后悔,干嘛没事那么好心,居然还分他这个乞丐吃东西,没在去年就把他活活饿死,省得徒惹祸端。

    “我们去年是在庙口遇过,不过那是我打听到你在庙口发馒头,才过去晃两圈看看你,哪晓得你当我是乞丐。”韩傲淡声道。

    “你到庙口来看我?”褚月遥露出一脸诡异的表情。

    她与韩傲若是素不相识,韩傲为何要特地到庙口看她?兰州的富商之女又不只她一个人,美人更是多不胜数,韩傲为什么会……

    “你更早以前就认得我了是不是?”几经推测之后,褚月遥只得出这个结果。

    不过韩傲却是一点也不干脆地挑了挑眉,没吭声。

    “你……是男人就干脆地讲清楚!”褚月遥被韩傲总是回避话题的态度惹火了。

    “先是说得好像你在布庄跟酒楼瞧过我,可我又不认得你,再来又是我在庙口错认你为乞丐,最后又讲得好像我们早就认识……你到底是谁?我们到底在哪见过啦!”一团疑惑,令褚月遥越来越是混乱了。

    韩傲依然无视她的抱怨,视线一转,往她脸庞瞄了眼之后,他突然往那两瓣嫩红上吻去。

    这回的索吻,带些侵占,却又不似强夺,倒像要将褚月遥的所有意识,一次给吸纳殆尽,半些不留。

    在褚月遥几乎被他抽干力气之后,韩傲才松了唇,盯着她半晌,吐出一句宛若自言自语的回应——

    “青罗茶。”

    简短的三个字,没再多半声。

    “什么?”褚月遥仿佛是理所当然似地露出疑惑的表情。

    这是什么答案啊?

    青罗茶?这是茶的名字吧?可是,爹爹又没开过茶庄,怎么会跟茶扯上关系?

    “你自己慢慢想。”韩傲唇角微扬,却不再应答。

    翻身下床,他优闲地晃出了房门,直接把褚月遥留在了房里。

    他已经给过了提示,如果褚月遥真有意知道他们的过去,那就自己慢慢从“青罗茶”去找出答案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夫人别想逃最新章节 | 夫人别想逃全文阅读 | 夫人别想逃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