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卿心倾心 > 第一章

卿心倾心 第一章

作者 : 玫瑰
    【第一章】

    二十五岁的江晨曦是一个很理智的女人,太了解自己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

    她要做一个女强人。

    从小到大,她都不似一般女性娇弱,就算受了伤也不掉一滴泪,只会自己站起来擦药包扎。这样的她独立自主,抛开一切传统对女人的束缚枷锁,朝着自己的目标前进,创造她的一片天空。

    想当然耳,专心一意投入工作的她没有知心伴侣。

    她并不是反对爱情,而是她很有自知之明,了解她永远都不会是个甘心为家庭牺牲奉献的贤妻良母,遂干脆放弃了,宁可一个人逍遥自在、无拘无束的过日子。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想得到什么就得拿东西来换,以物易物,十分公平。

    在爱情与事业中她选择了后者,自当付出所拥有的宽阔胸膛做代价。

    江晨曦在家里休息了两天,听听音乐、看看杂志,肚子饿了便打电话叫外卖,倒也惬意舒服。

    只是还是会寂寞,尤其是想度假找不到伴时。

    换上了宽松的服装,江晨曦直奔日本好友的办公室内,开门见山便道:“凉子,帮我找个伴游先生。”

    闻言,长濑凉子气结,“小姐,我这是五星级酒店的公关部,不是星期五餐厅!”

    江晨曦似是在抱怨,叨叨絮絮的说着:“我跟你说,我这几天去找了一堆旅行社,本来想出去度个假,休息一下。谁知道那些行程都要结伴才能成行,我又不想跟一堆不认识的人凑成一团出国赶鸭子,所以我只好来拜托神通广大的凉子,就当做件好事,帮我找个伴陪我去度假,以免年底统计过劳死名单时又多了一个。”

    “那你去交个男朋友不就得了?”长濑凉子翻了翻白眼,“才二十五岁,又不是长得比别人丑,更没缺只胳臂少条腿,也没满脸麻子,何必要我介绍?”

    “唉!哪那么容易找?”江晨曦当然知道自己外在条件不差,“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工作忙起来一个月不见人影也是常有的事,怎么交男朋友?不被人当成感情骗子就不错了。”

    长濑凉子沉吟了一会儿,“你打算去哪?几天?”

    光听她所说的话,江晨曦也知道她答应了,连忙把皮包中一叠她看中的旅游简介搁在她面前,“五天四夜,不跟团,纯度假。”

    “帕劳?我以为你这种人会想去欧洲。”长濑凉子颇感诧异。

    “你不觉得那个地方很美吗?”江晨曦笑了,“想象一下,划着独木舟,从红树林到美丽的珊瑚礁,探访幽渺的洞穴,然后潜入水母湖,穿梭在无人小岛之间自由浮潜,看着七彩的鱼在身边游着,还有透明无瑕的水母……整个人宛如置身于原始乐假画面。”

    “好吧,好吧,我同意,这些照片看起来是挺美的。”长濑凉子也笑了,她说的画面的确很吸引人。

    “后天早上出发。”江晨曦的一颗心已经飞到了浪漫的西南太平洋群岛,享受着蓝天白云和轻风的吹拂了。

    “你人还没去,魂先去了!”她啐道。

    “我只怕人回来,魂不回来。”江晨曦只是笑,简单扬起的一个弧形,让她整个人看来更加动人。

    长濑凉子白了她一眼,“好吧,我帮你找人便是,条件开来吧。”

    江晨曦侧着头,很认真的想了想,“年约三十岁,不要太年轻的小表,相貌清秀干净,但得斯文体贴,懂得生活情趣。”

    “收到。后天机上验收,包君满意。”

    江晨曦欢呼着,眉飞色舞的掏出支票簿,在上面豪爽的写下了数字后签好名字递给她,“麻烦你罗!”

    “长濑先生……”

    长濑佑介为难的看着跪下请求的男子,终于打破一个多小时的沉默开口了,却还是相同的一句,“对不起……”

    “长濑先生,求求您……”男子已经有哭音出现了。

    “我已经连续画了十七本了,就算答应你,我也画不出东西了啊!”长濑佑介拒绝不了,遂转过身不看他以免自己又心软。

    天!同样的画面停格了三个小时,长濑佑介不就是不,而那名男子也从威胁、利诱到乞求。

    “呜……长濑先生……”男子抱住他的腿。

    “画不出来就是画不出来!”长濑佑介很为难的拧起了眉,斯文清秀的脸有些扭曲,“你再跪三天,我也不能答应你嘛!”

    “怎么回事?”甫进门的长濑凉子站在玄关,好奇的问。

    “长濑小姐,呜……”

    “我哥不肯画?”长濑凉子一看清楚跪行至她面前、涕泪满脸的人,便大约猜出来了。

    长濑佑介朝妹妹挤眉弄眼的做着小动作,拜托她帮忙送客。

    他实在是受够了!画不出来就是画不出来,为什么非要他画不可?

    他们每次就凭恃着他心肠软,又哭又求的教他不忍拒绝,只好再勉为其难答应,然后,又陷入水深火热的生活中。

    “长濑小姐,呜……社长说,如果没得到长濑先生的签名同意,我就不用去上班了,呜……”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我跟我哥谈谈好吗?”长濑凉子也只能先打发他了。

    那男子忙不迭的拜托数十次才终于离开了。

    目送他离去后,长濑凉子转身对着她哥哥笑道:“哥,我看你干脆就答应铃木先生算了,省得他每天都来这儿哭哭啼啼,爸妈也吓得躲到夏威夷不敢回家。”

    长濑佑介睨她一眼,吐出了四个字,“画不出来。”

    没错,他就是近三年窜起的当红画家。由于酷爱美食与绘画,便将他的私房菜一道道的画进了漫画中,原本只是玩票性质,没想到因此而红透半边天,最后连原来美术系教授的工作都辞了。

    不过现在可好了,画了十七本,他会煮的全画完了,出版社还要他画番外篇、外一章,或是什么鬼全国大赛……再画个五本、十本出来乘胜追击,他怎么画?

    “那就不要画了。”长濑凉子贼兮兮的笑了笑,“反正他每次都说会被炒鱿鱼,也没见他真被炒掉。”

    “也对。”长濑佑介终于漾出了笑,露出可爱的小虎牙,眼睛也笑眯了,整个人散发着年轻的气息,外表完全不似已过三十岁的年纪。

    “所以啦,你就学爸妈那样躲起来,暂时让他们找不到人不就行了?”

    长濑佑介很认真的想了一会儿,“嗯,那我该躲去哪儿好?”

    长濑凉子的眼珠骨碌碌的转呀转的,将江晨曦告诉她的那套原封不动的搬了出来。

    “哥,你想象一下喔,在有着蓝天白云的西南太平洋群岛与美丽佳人划着独木舟,从红树林到美丽的珊瑚礁,探访幽渺的洞穴……然后一起潜入水母湖,穿梭在无人烟的小岛之间浮潜,看着七彩鱼和水母在你们身边游着……”

    “有没有好吃的?”长濑佑介顿时眼睛为之一亮。

    “有!当然有!”长濑凉子连眼睛都笑弯了,自皮包内取出江晨曦交给她的旅游简介,“后天出发,五天四夜,而且——免费!”

    万里无云的晴朗好天气,江晨曦身着简单舒适的碎花洋装,脚上穿着一双平底凉鞋,拖着一个装满夏衫的行李,美丽的小脸满布着欢欣,唇边挂着浅浅的笑,如愿的踏上了飞机,循着空姐的指引走向她的座位。

    不知道凉子介绍的男伴会是什么样子?

    她正在猜想着,一个坐在走道边位子的男子站了起来,朝着她笑,“江小姐,我是凉子介绍的人,我叫长濑佑介,她给我看过你的照片。”

    江晨曦大略打量了他一下。

    凉子倒没骗她,这个人约二十七、八岁,态度有礼和善,模样挺斯文俊逸,与她开出的条件大致符合。

    他大概有一百八十公分高,身材适中,不胖也不太瘦。

    她最怕那种皮包骨的男人了,令人觉得没安全感,好像若有什么事,还得她上前保护才行。

    他的轮廓不特别的深,细长的脸有些白;眉毛亦不特别的浓,令她觉得少了份男人的霸气;单眼皮的细眸黑白分明,清澈无比;一管鼻子虽挺,却不是很高;噙着笑的唇稍嫌太薄,五官分开来看不很突出,但组合起来却散发着一股独特的魅力,那种味道很难言语,简单的说,就是他头上仿佛有着光环——纯真无邪的天使光环。

    怪怪!这种人怎么会甘愿成为伴游?日本真是一个让人很难了解的民族。

    她轻轻的笑了,“不用客气,请坐。”

    长濑佑介也正打量着她。

    无庸置疑,她的确很漂亮,是个标准的美人胚子。

    及肩的黑直发干净柔顺,自然的塞在耳后;白皙的瓜子脸,尖尖的下巴,有些古典美人的味道;英气十足的眉毛浓且密,明亮水灿的大眼睛眼角微向上挑有着掩不住的妩媚;高而挺的鼻子很漂亮,上了淡粉色口红的唇轻轻抿着,透露出她的独立与自信。

    她的身高约莫一百六十五公分,肌肤白嫩,身材高挑纤瘦,比例也很完美,窄窄的肩、细细的柳腰、一双细长的腿,仅穿着简单的洋装却亮眼无比。

    横看竖看,她都是个美人。

    但最让人眼睛发亮为之神魂颠倒的,倒不是她的美貌,而是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优雅与自信。

    老实说,他最怕的便是时刻刻都要人关心呵护的林黛玉了,幸好江晨曦不是那种女人,否则这趟逃离旅行也玩得不痛快。

    他帮她将随身行李搁上了行李架,让她坐在窗边的位子,这才坐下。

    飞机经过了一段滑行后加速冲刺,升上了天空,穿过如雾的薄云,平稳的飞行着。

    两人比邻而坐,却都碍于陌生而没有出声交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说第一句,顿时气氛有些尴尬。

    直到空姐开始分送餐点,两人异口同声的要了威士忌,这才相视而笑,打开了话匣子。

    江晨曦首先开口道:“浅尝点酒可以放松身心。”

    “嗯。”长濑佑介亦表赞同,“一些些的晕眩,活络了热血挺舒服的,若此时能再放个蓝调音乐就更棒了。”

    他说的正巧是江晨曦的最爱。

    “嗯,最好能有本书,诗集或古典文学。”

    长濑佑介轻轻的笑着,露出整齐雪白的牙齿,魅力十足。“我倒希望能有块画布,那就太完美了。”

    “你会画画?”江晨曦有些诧异,原来现在伴游的素质如此之高,不单是得表相诱人,还需要有些别的才华。

    他谦虚的笑道:“会一些皮毛,但只是抒发情绪而已,称不上什么好作品。”

    她赞赏的看着他,对他的满意又多了几分,她向来颇欣赏有才华的男人。

    “我倒是没什么绘画天分,从小成绩最差的就是美术,幸好联考不考美术。”她自嘲的笑道,然后端起酒杯轻啜着。

    长濑佑介温柔的望着她美丽的侧脸,不知怎么的便冲口而出道:“改天我帮你画一张画。”

    江晨曦扬起嘴角,“好呀。”

    “可惜我只带了一盒色笔。”他有些苦恼。

    本来只是纯粹度假,想逃离工作,才带了简单的彩色铅笔与素描簿,用以画下帕劳的景色留念。此刻他倒觉得有些惋惜,若家里那套用惯的工具带出门,他就能好好将她美丽的倩影捕捉下来了。

    “除了绘画你还会什么?”她开始觉得有些意思了。

    那些钱换这样的男人相伴,值得!

    “嗯……”他很认真的思索了一会儿,依旧谦虚的道:“就只会弹简单的曲子、煮点东西而已,好像也没别的长处。”

    长濑佑介所谓“简单的曲子”,亦是常人所不能及的程度了,不少人惊艳于他的琴音,三番两次想拜他为师,可他自认不是个好老师怎么都不肯收。

    而他口中的“煮点东西”,更是具有大师级的手艺,让在五星级饭店当主厨的朋友们皆羞惭不已。

    “看样子,你倒是多才多艺嘛!”她细长的十指交叉,偏着头看他,掩不住好奇的问:“你……怎么会想要做这行?”

    “好玩,兴趣。”长濑佑介倒也老实的回答,他起头真的只是因为觉得好玩,便试着画漫画,就知无心插柳柳成荫。

    江晨曦却误会了,突然后悔自己没事问这句话做什么,这让她对他的印象大打折扣。

    伴游竟能当成兴趣?!

    这个男人的脑袋都装些什么东西?难道坊间越来越泛滥的特种行业工作者,都只是为了好玩?!

    唉,真是世风日下。

    她戴上了耳机,闭上双眼歇息,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不再与他交谈。

    而长赖佑介以为她累了,也不吵她,不知道哪来的冲动,拿出了他的色笔与素描本,轻巧的舞动着手掌,专注的画下她美丽的容颜,一笔一笔的烙印上了他的脑海,也烙印上了他的心……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卿心倾心最新章节 | 卿心倾心全文阅读 | 卿心倾心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