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卿心倾心 > 第二章

卿心倾心 第二章

作者 : 玫瑰
    【第二章】

    东经133.30度,北纬7.30度,地处西南太平洋密克罗尼西亚群岛,一个新兴独立,仅两百八十六平方公里的国家——帕劳共和国。

    帕劳共和国在菲律宾五百英哩处,是由六个分离的小岛群组合而成,共有三百五十个岛屿,从最北到最南范围长达四百英哩海域,最大的岛群是由两百个岛屿组成的帕劳群岛,其中只有八座岛屿有人居住,而首府可洛就位于其中的第二大岛巴贝尔塔布岛的南边,再往南边就是延伸了二十英哩的洛克群岛,这一串迤逦于太平洋上的闪亮珍珠,堪称地球上硕果仅存的重要宝藏,也是多数人梦寐以求的游乐天堂,尚未被污染破坏的人间仙境。

    飞往素有西南太平洋绿色翡翠之称的帕劳,尽入江晨曦眼底的是一丛丛有如绿色花椰菜的蕈形岛屿,窗外尽是碧海蓝天,沙白水清,沉积已久的压力与阴霾顿时烟消云散了。

    抵达后,他们经由事先联络好的专车接往饭店,整齐的街道、热情的卡那卡族风情,再加上沿路独特椰林的衬托,让整个城市充满着活力与异国浪漫的气息。

    才刚踏上陆地,吹着暖呼呼的和风,闻着微咸的空气,江晨曦便已觉得值回票价,浑身舒畅。

    “登记好了。”长濑佑介走了过来,脸上仍是挂着笑容,一副让人无法对他生气的好好先生模样。

    江晨曦暗骂着自己,从一开始,她便知道他是伴游先生了不是吗?她又怎么能去介意他自愿做这行?

    想通了之后,她脸上找不到先前隐隐藏着的轻视与鄙夷,变得和善了些,微笑的跟着饭店人员,大方的任由他拉着她的手,一前一后的上了电梯,满怀期待的进到顶楼的总统套房。

    顶楼就仅仅这么一间房,雪白的墙壁、家俱,四面全是整片的落地窗,房间全部打通没有隔间,透过窗户向远眺望,能见到绝佳的自然风光,以及散布群岛上错落有致、融入自然景观中的美丽旅馆。

    但最让他们惊喜的却是在阳台花丛中的露天按摩浴池,简直就是所有人的梦想。

    长濑佑介轻笑着在房里走了一圈,白衣白裤的他那清新的气质与这房间倒是挺相配的,仿佛所有的一切是为他而设计。

    他笑道:“要是能在这住上一年,让我少十年寿命也甘愿。”

    江晨曦这才终于发自内心的笑了,他总是能说出她心底的想法。

    “这个地方连国旗都比他处浪漫。”他看着窗外飘扬的旗帜,“太平洋上的一轮明月。”

    江晨曦发出银铃似的愉悦笑声,她几乎忘了有多久不曾这样由衷的漾起笑容了。

    “我想先洗个澡,晚上我们再到外面去吧。”

    在飞机上坐了几个小时,不习惯久坐的她全身骨头都快散了,只想先去冲个凉,休息一会儿。

    “也好。”他没有意见,反正他也想把这片景色画下来。

    她取了衣物,准备好要去冲个澡,这才愕然发现浴室是四面的磨砂玻璃,虽是雾面,不至于看得一清二楚,但站在里面还是依稀可见,她不禁微微发着愣,踌躇着究竟该不该进去。

    长濑佑介见状咧开了嘴,爽朗的哈哈大笑,宽阔的套房内回荡着他无心机的笑声,亦感染了她。

    “你笑什么啦?”她微嗔,可唇边仍是噙着一抹笑,变得毫无说服力。

    “你放心去洗吧。”他向来是不会踰矩的。

    她转念一想:也对,他的工作让他不知道看过了多少女人的胴体,说不定早看到不想看了,她又何必担心这点?

    不知怎么地,她却突然觉得胸口有些闷,心底很不是滋味,连忙甩甩头,走进了浴室,褪尽衣衫,打开了水龙头,让温水自头淋下……

    夕阳西下,晚霞余晖,想不到帕劳的黄昏竟是如此的璀璨诱人,别具妩媚风情,加上令人垂涎三尺的丰盛海鲜大餐,能让人纵情的大快朵颐,长濑佑介感觉仿佛置身人间仙境。

    他将剥好的整盘虾肉挪给她,眼一眯,朝她微微一笑,又低下头心满意足的夹了一个生蚝吃,才又继续替她将蟹肉剔出。

    江晨曦看着眼前孩子气的他,不禁问道:“你到底几岁?”她明明就跟凉子说不要太年轻的。

    “三十。”长濑佑介连忙咽下甫塞进口中的生蚝,灌了口啤酒才回答。

    “你有三十岁?!”她愕然瞪大了眼,险些被美食噎死,她还以为他只比她大个两岁左右。

    他开心的笑着,嘴边的酒窝更显得可爱,看起来就像是大男孩般,“以你们台湾人的算法,我都三十二罗!”

    “你怎么会知道我们台湾人怎么算?”江晨曦噘着小嘴。

    人到了国外度假,被浪漫慵懒的气氛传染,她也不似平日那般的严肃了,语气中颇有调情的意味而不自知。

    “我当然知道,我妈就是台湾人。”长濑佑介理所当然的回答着,将剥去了壳的蟹脚递至她唇边,“好吃喔!来,啊——”

    “那你会说中文吗?”语毕,她咬下了蟹脚上的肉,品尝鲜美的滋味与细嫩的口感。

    “会啊,只是在日本没人可以跟我说。”这句话长濑佑介已经是用中文说了,字正腔圆,发音准确,无可挑剔。

    就只为了这么一个简单的原因,江晨曦顿觉有份亲切感,到了嘴边的话也自动转换成中文,“那我们还是别说日文了。”

    长濑佑介笑弯了眸子,用湿纸巾擦了擦手,“好,那我就说中文,只是如果有错,你可别笑我。”

    “放心,我不会那么恶劣的。”她也笑了。

    “其实我一直都觉得中文很美,尤其是中国人说的语助词,好像每一句话都带着情绪。”他笑开了嘴,“当然,最好听的是女孩子的说话声,每句话都像是在跟情人撒娇。”

    “是呀!”她眼中闪耀着熠熠光芒,或许是因为喝了两大杯的生啤酒,或许是因为海滨酒吧微风轻拂,或许是因为夏夜星子明亮闪烁,或许是因为她好像拥有了被爱的感觉……

    长濑佑介含笑看着她因酒意而微红的粉腮,心中一阵悸动,情不自禁的伸出了手,爱宠的轻捏了捏她的脸颊。

    不知怎么搞的,在日本若有人敢对她毛手毛脚,江晨曦肯定跳脚一巴掌还以颜色,但今日她却只是娇睨了他一眼没有拒绝,眉梢眼角充满了妩媚的风情,煞是诱人。

    此时他才觉得自己有些唐突,不好意思的缩回手,但又捏了块炒得香辣的大蛤肉喂她,“啊——”

    她听话的张了嘴吃,顿觉这样的举动太过亲昵与挑逗,一张脸发烫发红,嘴里的蛤肉不知该吞下还是吐出来才好,又好像两样都不对……

    长濑佑介轻轻的笑着,低低的笑声很好听,黑白分明的细眼半眯着,倒像是不觉得这样的举动有何造次般,自己也捏了块蛤肉塞进嘴里,献宝似的说:“你看,我就说好吃吧!”

    其实他哪会不懂?只是若要说什么反倒有些矫情。

    江晨曦看着他如孩子般的吸吮着手指上的酱汁,想到他将她的口水吃下,一张小脸霎时热烘烘地,胸口有些暖意,还有些不知名的甜蜜,脉搏也跳动得更急促。

    长濑佑介笑咪咪的看着她,“你还想吃什么?”

    “不……不用了,我饱了。”她被他看得羞赧的低下头,目光游移不定,不敢与他互视。

    他的大手蓦地又凑近了她的唇边,人也坐近了些,阳刚的气息弥漫在她身畔,令她不禁有些心慌意乱,一颗心怦怦、怦怦……越跳越快,也越跳越大声,一双手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着,她匆忙的捧起了啤酒喝,想掩饰她的不安,但杯里早已饮尽不留半滴,她尴尬的放下杯子,手指互绞着藉以掩饰,可胸口却仿佛有些什么叛离了,渐渐飞向了他。

    “晨曦……”他在她耳边低喃着。

    她的目光闪烁着,声音有些颤抖,“你……你坐过去一点,这样好热……”

    他轻轻的笑着,又是一股暖气呵在她脸颊,他伸出了拇指抚过她的唇边,“沾上酱汁了。”

    “呃?”江晨曦有些错愕,还有些尴尬,窘迫的干笑着。

    自己竟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误认他是有什么不轨的企图。

    长濑佑介扬起个纯真的笑。

    江晨曦愣愣的看着他,世界恍若静止不动,地球忘记了运转,而她屏住了呼吸,只感觉到越来越大声的心跳,怦怦、怦怦……

    长濑佑介心头一阵怦然,静静的睇着她出尘的容颜,轻轻的靠了上去,在她额际印下一个淡淡的吻。

    她像是被闪电击中,全身倏地头了下,脑袋也不灵光了,咽了咽口水,傻呼呼的看着他。

    “我也吃得好饱喔!”他大大的笑开了嘴,宠爱的揉揉她的头建议道:“我们去运动一下吧。”

    闻言,江晨曦的小脑袋瓜子马上想歪,一张小脸立刻炸得红透,结结巴巴的说:“你……你……”

    他不用服务得这么周全吧?

    虽说她找伴游,可也不代表他得做些“什么”嘛!

    长濑佑介只是笑,亲昵的轻拧了拧她的下巴,迳自招来侍者结帐,拉起她的手与他的手指交握,漫步在沙滩上。

    静静的走了良久,江晨曦的手始终被他温暖的大手紧紧的握着,而她也没想过要挣脱。

    远离了人烟喧嚣,他褪下了外套放在雪白的沙滩上让她坐下,自个儿平躺在她身侧,望着天空上的一弯月亮,新月倒映在清澈的海面,倒也别有一番韵味。

    夏夜凉风袭人,轻轻吹拂在身上,顿时暑气全消,江晨曦抱膝而坐,微偏着头看向一旁的树丛,一股香气弥漫在空气中,手掌大的花瓣让她目不转睛。

    他悄悄的站起身走去,摘了一朵白花回来,轻轻坐在她身后,让她倚靠上他的胸膛,将白花插在她的耳鬓上,细声低喃道:“一直到现在,我才知道什么叫『人比花娇』。”

    这些话听在江晨曦耳里感觉很甜蜜,她的声音也放柔了许多,有些向情人撒娇的味道,“这是什么花?”

    “栀子花。”

    江晨曦不禁莞尔,“原来这就是栀子花。”她只在书中读过这种花的美丽,却无缘见到。

    看来“行万里路胜读万卷书”此言不假。

    长濑佑介轻搂着她,下巴靠在她的颈边,与她脸贴着脸,咕哝道:“我们别回日本了,就在这儿住一辈子吧。”

    她笑了,举起了手抚上他的耳,拨弄着他的耳垂,脸上神情妩媚动人,娇嗲的笑声让人为之一悸。

    请他伴游一生,这个价码她可付不起。

    她不过小康出身,现今拥有的一切都是她劳心劳力的成果,全是靠她的双手挣来的,她没本钱逍遥太久。

    长濑佑介也笑了,“好吧,你就当我痴人说梦。”

    天天住在这,只怕到时他们还嫌闷,又想去别国玩了。

    两人静静坐了一会儿,她贴着他的胸膛躺靠在他身上,嘴角噙着一抹欢欣的笑意,整颗心都是满溢的。

    一阵暖风徐徐吹来,吹乱了她的一头细发,他伸出了手轻轻的替她拨开,将它塞至耳后。

    江晨曦转身凝视着他载满柔情的双眼,突然她冲动的揽住了他的颈项,

    待他慢慢平缓了呼吸,他才松开了手温柔的看着她,在她额上轻轻的吻了下后他伸出手,她微微一笑将手摆上,两只手紧紧的交握,漫步走回饭店。

    大概是因为紧绷了三年的心终于松懈下来,虽然一整天好像都没做什么,江晨曦却觉得自己全身骨头都快散掉了,累得不得了。

    回到饭店,她昏昏沉沉的换上了睡衣便倒进被窝,抱着枕头,毫无防备的睡着了。

    长濑佑介洗好了澡,身上只穿了件短裤,擦着湿发走出浴室,见到的便是她像安琪儿的睡容。

    他不禁微微一笑,坐到床沿,轻轻在她额上印下一个吻,替睡衣布料少得离谱的她盖上薄被,以免她着凉生病。“晚安。”

    “嗯……”她细细的呢喃出声,不知道在说什么。

    他笑着再吻了吻她的额,迳自取了枕头想到沙发上窝一晚,人还没站起便被她拉了回去。

    “你要去哪?”她睡眼惺忪,口齿不清的问着,模样很是慵懒,但又别有一番独特的韵味。

    “我去睡沙发。”

    “为什么要去睡沙发?来这陪我嘛……还是……你想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

    他好笑的瞅着整个人斜躺、正好把一张床很平均的分成两个三角形的她,“我想你大概不想和人分享这张床。”

    她努力睁着大眼,一脸无辜的看着他,“有吗?”

    “有。”他噙着笑意。

    “那我什么都分一半给你,你别丢下我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好不好?”她讨好似的道。

    不想再一个人了,寂寞的感觉好可怕,她不喜欢那样,她也喜欢热闹啊,她不要再一个人孤孤单单了……

    他吻了吻她的颊,温柔的顺着她的发轻摸,安抚道:“好,我在这里陪你,你乖乖的睡喔。”

    她微噘着嘴,掀开被子,整个人往旁边挪了挪,打打空出来的床位大方的说:“喏!这边给你。”

    他轻轻一笑,将湿了的毛巾搁在床头柜上,将枕头调整到他习惯的高度后,毫不客气的钻进被窝中,与她分享柔软舒服的床。

    “我来陪你了,你快睡觉吧。”

    “嗯……”

    躺下才一会儿工夫,向来好眠的他意识开始有些涣散,再过三十秒他就能睡得像头死猪一样。

    朦朦胧胧中,他怀中好似多了只无尾熊紧紧的攀附着他,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卿心倾心最新章节 | 卿心倾心全文阅读 | 卿心倾心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