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幸得君怜 > 第五章

幸得君怜 第五章

作者 : 阿潼
    【第五章】

    “啊……我的天呀!”刘静明不敢置信的看着脚下的灯影及人潮。

    消化了一开始的惊奇后,她一点都不害怕,因为他将她牢牢的护在怀中,他结实强壮的手臂紧紧的搂抱着她,她从没想过人也可以在空中飞翔。

    那奇妙的感觉,让她眼中闪着雀跃的兴奋,处在高处让她的视线一览无遗。

    街道巷弄中灯火通明,挤满赶集的人们,吵杂喧哗的叫买声,一切的一切都在他们脚下。

    “走吧!我们到妈祖庙去。”话毕,应嵘飞跃过一个又一个屋顶,夜风不断从他们身上抚过,让他们的衣衫在夜风中飞扬。

    不一会儿功夫,他们已经到了妈祖庙前的大空地,那儿也挤进了参拜的人群,应嵘无声无息的,抱着刘静明落在庙理前最粗大茂密的榕树上。

    他坐在结实的树干上,将她放坐在他大腿上,看着前方的人群,问着,“看到她了吗?”

    刘静明将手放在腰际搂着她的强壮手臂上,仔细的看着,许久后,她才在人群中看到铃铛的身影。

    “在那儿!”她指着站在庙门前、大香炉边的铃铛,对身后的男人道。

    应嵘看着她高兴的模样,心里忽然觉得不舒服起来——她一点儿都不像刚失身于他,不但没有伤心哭泣,更没有嚷着要他负责。

    不同于其它女子的反应,反而让他焦躁起来,皱着眉头,他伸手将她的身子转过来面对他。

    “怎么了?你为什么皱眉?”被他转过身,她抬眼就注意到他的表情,伸手轻揉着他的眉心,柔柔的问。

    她轻柔的语气,将他心中的焦躁稍稍抚平,她细滑的小手,也让他将眉头舒展开来。

    应嵘完全没发觉,刘静明对他的影响力有多大,她轻易的便能触动他的情绪。

    他伸手将她的手抓下,握在手中。“你不伤心吗?”为她的失贞。

    “为什么伤心?”她歪着头,被他没头没脑的问话弄迷糊了。

    “我夺去了你的清白,而你甚至不知道我是谁,不是吗?”

    刘静明脸儿微红,“对喔!你是谁?”是呀,她都还没问他叫什么名字,家住哪儿,是做什么的?

    他好笑的看着她,真不了解她对事情轻重的解释与看法。

    可他还是回答了她的问题。“我叫做应嵘。”

    他在她手心写下他的名字,接着道,“我住在皇闱街,有扇绛红大门的宅院。”说话的同时,他从怀中掏出了一只系着红绳,通体碧绿的龙纹玉如意。

    应嵘将玉如意交给刘静明,“如果要找我,就到那儿拿这个给守门的人看,就会有人领你去找我了。收好,别弄丢了。”

    那只龙纹玉如意是他出生时,先皇赐与他的,是非常珍贵的东西,见了它就代表见到他本人。

    刘静明接过玉如意,低头看了看,用手紧紧握住。“你……你不再……不再来找我了?”

    看来娇娃误会他的意思了。他将她低垂的头抬起,眼神直视她,“给你这个,是代表我重视你,也是预防万一——要是你临时要找我怎么办?”

    闻言,刘静明露出喜悦的笑容,看着他点了点头,表示了解他的用意。

    她一时倒没能想起,皇闱街住的都是贵族官吏,尤其绛红色更是代表身分的尊贵,与皇族有深厚的关联。

    “你的婢女信得过吗?可以让她知道我们的事吗?”应嵘问道。

    她想了想,“先不要让她知道,以后再说吧!”免得铃铛担心。

    “等一会儿,我会跟在你们后头,送你们回去。”他亲了亲她的脸颊。“还有,以后除非我陪着你,否则不准你再出来逛赶集了。”

    万一她又遇到像他这般孟浪的人,就不好了。

    刘静明为他交代的话,耸着肩,嘻嘻笑着。

    “别笑了,记住没?”他需要她的保证。

    她将红唇凑上,轻啄了下他的薄唇,轻轻低喃,“记住了!”

    本来已经睡下的刘静明,忽然在半夜被自己火热的梦给惊醒。

    她翻身下床,走到一旁的水盆前,用手掬起清凉的水,泼散在自己火烫汗湿的脸及颈项上,借以消除身上的高热。

    取了手巾,将脸上的水拭干,她不禁摇摇头,想将脑海中残留的旖旎画面摇出脑袋。

    她竟然会梦到昨日与应嵘之间……

    他们在对方的怀抱中,安稳的进入梦乡……

    从此之后,应嵘除非领了皇命出城办事,几乎每晚,都与刘静明在一起。

    自从拥有了刘静明以后,其它女人在他眼里,就如同路边野草,不值一顾,他自然而然的收敛了过去的放荡。

    虽然贪吃的猫儿不可能完全不偷腥,但是比起过去的滥情,那可是天差地远了呢!

    在应嵘心里,其它女人都是打发无聊的消遣玩物,他将刘静明视为唯一成亲的对象。

    不过碍于身分的差异,他烦恼着该如何解决他们之间的阻碍——毕竟他贵为皇室嫡亲,不能随意嫁娶,更不用说他中意的对象只是个平民百姓而己。

    而他又偏偏遇上个与众不同的刘静明,对婚事完全不热中,也不着急。

    她与往常一样,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过日子,甚至拒绝他的供给,坚持以刺绣挑花来过日子。

    在还未解决成亲的阻碍前,他也只得暂时由着她;反正等到他可以娶她的时候,就算她不想嫁,也由不得她了。

    很快的,从他们初识起,近一年的时光就这样过去了……

    【第六章】

    又到了杏花盛开的时节,眼中所及,皆是一抹抹轻红雪白。

    杏花先花后叶,含苞的红与绽开后的转白,让枝上满布深浅粉华,一树万蕊,枝上像被粉色轻烟笼罩似的,好不让人喜爱。

    “小姐,小姐!”

    铃铛叫了半天,都不见刘静明有反应,于是她扯着喉咙喊,“小姐——”

    刘静明欣赏着眼前美景,记忆悄悄的回到了从前,品味着她与应嵘之间奇妙的感情,故意不搭理铃铛的叫唤。

    可是没想到铃铛竟然会在她耳旁大吼,这下她想装作没听见都不行了。

    “难得今天偷个闲,不用待在屋里绣花,你就不能安安静静的乖乖坐在一边,欣赏眼前的美景吗?”她叹了口气,无奈的道。

    她领着铃铛在刘家后花园观赏盛开的杏花,故意挑午后、没有旁人的时候,好享受这半刻优闲。

    “人家又不是故意要打扰你的。”铃铛可委屈了。“小姐,你到底在想什么?都飘起毛毛雨了也不知道……如果你还不想回房,那我回去拿把纸伞可好?”

    她也不是故意出声打扰这安祥宁静的气氛,是天空中忽然下起毛毛细雨,虽然短时间内不会将衣衫打湿,不过现下还是初春时分,气候寒凉,因着下雨,更加添了湿寒,久了可是会让人生病的。

    看小姐的样子,怕是还想在园里待上一会儿,要是因为淋雨而受寒就不好了,所以她才出声告知小姐要去拿把伞来呀。

    刘静明确实没想这么多,没想到铃铛还比她来得细心呢!她点了点头,让铃铛回房去。“去吧!别着急,慢慢走。”

    其实从一开始飘雨她就知道了,这种蒙蒙细雨轻轻的落在脸上,她觉得很舒服呢!

    “我知道了!小姐,你别坐在石椅上了,到树下稍稍避一避。”本来石椅就冰冷,下了雨吸了潮气,坐久了对身子不好。

    “真是小避家婆,啰啰唆唆的……还不快去!”她笑着赶铃铛。

    “是是是。”铃铛脸上也漾着笑意,转身离去。

    铃铛离开后,刘静明虽然听了铃铛的话,从石椅上起身,但她却不是起身避雨,反而拎着裙子,往另一头种植着垂枝杏的小径走去。

    她缓缓的走着,不时欣赏着周遭绽放的美丽杏花。

    莲步轻移,她深深呼吸着空气中,被雨水淋湿的泥土香气与淡淡的花香,身边少了聒噪的铃铛,四周只剩下她轻轻的脚步声,寂静的就像是时光在此停留,也为眼前的美景留恋不己。

    微眯着眼,仰着头,她让视线中满布浓淡花影,陶醉在缤纷中。

    她没注意到不远处的身影,也没察觉到自己的身影完全落入他人的眼中——

    谢振青故意在下午,客人不多的时候,从刘家经营的酒楼回来。

    他偷得无人打扰的半日优闲,站在木丛深处,沉静自己烦乱的心,让自然的芬芳抚慰劳累的身体。

    这几年来他为了帮助姑母,放弃了自己读书的兴趣,转而从商,替刘家操持名下的数家饭馆酒楼。

    也许在外人眼中,他确实是做得很成功,让刘家声名大噪,只要提到吃的住的,莫不先提起刘家。

    可是在风光的背后,又有谁知道,他是费了多少心血与精神,才能做到这样的境地?他真的很希望,等表妹成亲后,能将刘家的事业交与她的夫婿,好卸下重任。

    他专心于宁静清新的气氛中,因此当他听到右侧传来细微的脚步声时,不自觉的回头一看——

    谢振青无法置信的睁大了眼睛,看着在细雨迷蒙,无尽的轻红银白中出现的美丽女子,她正俏生生的伫立在杏花树下。

    他将她的美丽轻掬在眼中,不敢出声也不敢稍有动作,生怕惊动了这如花仙般飘渺的女子。

    他一动也不动的站在原地,凝望着刘静明美丽的身影。

    直到刘静明转过身,打算往回走时,才被他的身影吓到,开口打破了眼下的寂静。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她全身戒备着,微微朝后退,准备一有个不对,好拔腿朝后跑。

    “你别怕,我不是坏人。”谢振青伸出一手,想阻止她跑走,急忙开口道。

    她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他——他说的根本就是废话,有哪个人会承认自己是坏人?

    “在下谢振青,刘家夫人是我姑母。”他连忙向她表明自己的身分,怕吓到佳人。

    听了他立即表明身分,刘静明紧绷的身子放松,心安了下来。

    原来他就是爹爹去世后,大娘从娘家带来的侄子……也难怪他们互不相识,从爹娘去世后,她就不曾到前屋去过。

    她知道这么多年来,刘家的三家酒楼饭馆都是交由他打理,据她所知,他将刘家的生意打理得很好,甚至比爹爹经营得还好。

    知道他不是乱七八糟的闲杂人等,她安下心来,点了点头,不愿意与他多有牵扯,免得无端招惹是非,于是她转过身子就打算离开这僻静的小径。

    谢振青眼看佳人转身离去,赶忙走上前两步,出声阻止,“请等一下!”

    刘静明疑惑的回头,不知道他为何唤住她。

    “请问小姐是?”他还不知道她是哪家姑娘、叫什么名字呢!他心中的悸动,让他无法放她就此离去。

    她能在后园出现,除了家里人,那就是家里的客人了。不过……他不记得最近有客人到家里来呀!

    “我应该跟着织云唤你一声表哥吧!不过,我还是称呼你谢公子好了。”刘静明噙着笑,说了意喻未明的话。

    谢振青想了想她说的话,被她搞迷糊了,“你是织云表妹的朋友?”只有这个可能。不过,如果是织云的朋友,他应该会见过才对呀。

    刘静明将他的疑惑看在眼底。原来在刘家,她的存在近乎于零……

    她不想再继续无意义的对话,直接道,“我是织云她爹妾室生的女儿,她同父异母的姊姊刘静明。”

    不等他的反应,她紧接着说,“不好意思,雨下大了,我没带伞,请容我先告退。”说完,她立时转身离去。

    “等——”他一时无法消化她的话,没来得及留住她,眼睁睁看着她的身影很快消失在浓密的林间。

    原来她就是从未谋面的刘家大小姐……她的美丽与高雅的气质,让他惊艳不已。

    因为这几年他听闻的,都是说她其貌不扬、粗鄙无礼,因此他从来不曾兴起见她一面的念头,甚至根本遗忘了刘家还有一个女儿。

    谢振青一直站在原地,呆望着她离去的方向。

    虽然眼前只有灿烂绽放的花儿,不复见依人踪影,但是在他的脑海中,却清晰的刻画着刘静明绝美、动人的美丽身影……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幸得君怜最新章节 | 幸得君怜全文阅读 | 幸得君怜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