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一世瓶安 > 楔子 是报恩还是报仇?

一世瓶安 楔子 是报恩还是报仇?

作者 : 千寻
    章瑜婷甫踏入永安宫,数道目光咻地集中在她身上,凌迟似的让她不得不把头压得再低、更低、又低,只盼地上能出现个大坑,好让她能钻进去。

    她理解自己为何遭受这等待遇,只是……她还是好想喊无辜吶。

    新帝登基,百官奉承,除了大拍马屁之外,最好的讨好方法便是选秀!

    所谓食色性也,皇帝也是如此,御膳房是天下厨艺高者汇集处,不愁满足不了皇帝胃肠,而另一种欲望,自然要透过选秀来满足。

    可谁知大臣们的马屁拍到马腿上,当年先帝会从一堆皇子中挑选埃王继位,便是因为他一心朝政、为国为民,于女色不上心,如今福王登基,面对选秀的提议,亦是义正词严拒绝,一通大道理把臣子们训得抬不起头。

    后宫四巨头——皇后、贵妃、淑妃、贤妃闻言得意非凡,直道陛下宁缺毋滥,女人只挑最好,不将就其次,换言之她们就是最好的。

    然而,她们的得意只维持半个月,在皇帝拒绝选秀后的第十五天,钦点京城下辖县城七品县令章政华的女儿章瑜婷进宫。

    这件事的重点在于“钦点”。

    遥想当年,先帝要把她们送进福王府,当时还是福王的皇帝大力反对,甚至扬言只想娶个同心人,若非长辈死逼活逼,让他把人迎回家,她们哪得此番泼天富贵?

    多年过去,皇帝身边再没添过新人,想来是没觅得同心人,于是她们打算四女一男,欢欢喜喜过一生,不吵不闹、平和安祥,共同打造大宁王朝最平静和谐的后宫。

    没想到,如今皇帝竟然钦点一名女子入宫,还是个对他毫无帮助的、小小的、七品官之女?再回想起当初皇帝那番同心人的言论,她们不禁想,难道……章氏就是皇帝的同心人?

    皇帝对她们四人都是按时点卯,一视同仁,不偏心谁、不厚爱谁,若她们耍些手段争宠,皇帝反而不来,所以更没人敢谋算,后宫一片祥和。

    可倘若推论属实,皇帝必然会宠章氏,后宫平衡即将被打破……这情况怎能不令她们心惊胆颤、危机感升起?

    皇后等人怀抱着的心思章瑜婷不知道,她暗暗磨牙,终于走到众女跟前,盈盈下拜。

    她冤、她怨,皇帝选妃怎就选到她头上?

    她身分低微、不擅争宠,进宫于她不是康庄大道而是死路一条,皇帝脑子被驴踢了吗?窈窕淑女满街跑,怎就选到她头上。

    绞尽脑汁,她怎么都想不出,自己怎就摊上这破事儿,章瑜婷在接下圣旨那刻,只有一个念头——皇帝疯了!

    “抬头。”皇后口气焦躁,不安全描绘在脸上。

    “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个狐媚子。”贵妃冷笑。

    章瑜婷忍不住颤抖,想起传言年少时的皇后曾当街将几个纵马狂奔的纨裤踹飞。

    她、死定了!咬牙紧牙关,她对自己发誓,若让她知道谁是主导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她一定会、肯定会、绝对会……让他断子绝孙!

    强忍满腹杀人的怒意,她深吸气、挂起微笑,对上四个美……呃、熟女?

    哇哇哇!后宫娘娘都这么福态……是特意挑选,以彰显嫁入皇家“福泽深厚”吗?她们每一位至少是两个她的分量。

    在这种情况下,不必搞心机,只要一个脚滑、将她压在身下,就能制造意外亡故事件。

    章瑜婷为四位娘娘的身形感到意外时,四位娘娘也把她整个人打量了一遍,不约而同的跟自己的身材做比较。

    想当年,她们刚进王府时也是纤弱如柳,可这些年在宫中养尊处优,又无须争宠,身形自然就难以维持了。

    妳胖、我胖、大家一起胖,既然皇帝不介意她们的身形如何,她们为何要刁难自己的嘴?后宫生活已经够无聊,连吃都要被限制,日子还过不过了?

    但是长期以来四位娘娘认为理所当然、无关紧要的事,在看见章瑜婷这刻,突然变得极为要紧,让她们产生了庞大的、强烈的危机意识。

    “那还叫腰吗?轻轻一捏就断了,肯定是个没福分的。”贵妃批评。

    贤妃不屑,“我十六岁进王府时也长这样儿,她很快就会跟我们一样。”

    会吗?淑妃腹诽,人家才十五岁,瞧瞧那眉眼鼻唇,美得教人惊艳,看看人家白里透红的皮肤,看看人家玲珑纤细的腰肢和长腿……别说皇帝,连她看着心脏都怦怦跳得厉害。

    人家一弯眸就能把人心给勾了呀!如果她是皇帝,肯定从月初到月尾都要窝在章氏床边,哪还有多余的精力留给她们?

    淑妃哭丧着脸,后悔中午啃掉一整只水晶肘子。

    “年纪轻轻倒是好手段,竟勾得皇帝魂不守舍。”皇后火气上窜,口气凌厉。

    “也不知打哪儿来的狐媚子,也敢秽乱后宫。”贵妃与皇后沆瀣一气。

    章瑜婷用力闭眼,默数到三,压下到嘴边的话语。

    “哑巴吗?皇后娘娘问妳话呢。”贵妃朱唇微翘,连手打狐狸精,感觉挺爽。

    章瑜婷轻咬嫩唇,满脸委屈,看得淑妃好心疼,怎么可以欺负孩子啊?

    她双手放在额头、一揖到地,嗓音带着卑微与哽咽,“禀娘娘,妾身不曾见过皇上。”不曾见过,何来的勾引?千年大冤狱啊……

    “没见过?怎么可能?”贵妃拉抬音量。“妳敢发誓?”

    她立刻举手赌咒,“倘若妾身见过皇上,必教妾身五雷轰顶。”

    “既然如此,为何皇上钦点妳入宫?”贤妃哑哑的烟嗓打开,声音里带着几分慵懒。

    “许是……”她当然不敢说皇帝疯了,只能说:“许是弄错人,皇上想要的女子或许并非妾身。”说完,她不管不顾往地上一趴,哀求道:“妾身恳求皇后娘娘帮忙。”

    她和皇后很熟吗?见第一面就敢求帮忙,胆子是啥做的?

    淑妃一边想,一边悄悄看一眼皇后身边的大宫女孔雀。

    皇后的爹是威武侯,听封号就晓得是战场上顶刮刮的人物,想当年入王府,娘家别的没准备,却准备了麻雀、杜鹃、孔雀、锦雉四个陪嫁丫头,旁的本事如何不知,但那身武功冠绝后宫,威武侯府是担心皇后被欺负吶。

    果然,孔雀右脚微抬,只待皇后哼一声,章瑜婷就会被踹飞出永安宫。

    没想到皇后反应出人意料,重哼一声后道:“说说!”

    “倘若真是弄错人,恳求皇后娘娘别将错就错,令妾身归家……”她越说越小声,越说越委屈,越说越可怜,当她乐意入宫吗?一点都不!

    瞬地,皇后心平气和,看样子这丫头还真是无辜的。

    皇后目光扫过贤妃、淑妃和贵妃,三人齐齐点头。

    这丫头威胁性太大,若能送出宫,绝对是免除心中大患吶。

    见牌搭子都点了头,皇后道:“行,倘若弄错,本宫……”

    话还没说完呢,皇帝自外走入,扬声道:“没弄错,朕要的就是章氏女。”

    啥?没弄错?章氏竟敢欺骗本宫!

    暴躁皇后的暴躁玉足蠢蠢欲动,当街踹人的冲动兴起,比起当年,如今她的玉腿结实许多,更加有劲。

    不过忍了忍火气,皇后领着其他人起身见礼,章瑜婷自然也跟着起身,趁机偷瞄一眼那罪魁祸首,然而这一眼让她觉得她死定了……外面晴空万里,她却如被五雷轰顶!

    “是你?”章瑜婷惊声尖叫。

    “是我。”皇帝春风得意。

    “为什么?”她的嘴角在发抖、手指在发抖,是中风前兆。

    “受人点滴,涌泉相报。”他眉尾扬起,嘴角勾起,喜气洋洋。

    听闻两人对话,各种精彩表情在四位娘娘脸上出现,错愕、愤怒、惊讶皆有,皇后身边的孔雀掐紧手指,心中开始设想着一百种最新、最呛、最靓的杀人法。

    章瑜婷回过神来,很想揪住皇帝的衣襟,狠狠摇晃,怒吼“把你的泉水收回去,本人不稀罕”,可她啥都不能做,只能立在原地,傻傻地听自己被封为瑜嫔,看着皇后眼里冒出两团火星,傻傻地低下头,让两滴泪水坠入白玉地板。

    为什么啊?现在她还能不能让始作俑者断子绝孙?

    怀揣着满腹对皇帝的怨念,章瑜婷被领到她日后的居所——长春宫。

    长春宫是后宫最偏远的宫殿,章瑜婷抬起头,看着匾额上头的三个字,金漆已经被风雨给洗掉,斑驳得很可怜的门扇上有白蚁蛀过的痕迹,反应着她未来数十年的无尽凄凉。

    章瑜婷郑重考虑着,倘若她转身疾奔、一路哭求到皇帝跟前,能不能让皇帝改变对恩人的报恩方式?

    呜……她想要回去嫁给四师兄啦!

    在叹过、哭过、怨过、怒过之后,她看一眼脚下道路,鹅卵石铺就的小路上风刮、尘起、叶落,展现无边的萧瑟、无际的落寞、无穷的哀愁……

    飞扬的头发模糊她的视线,她试着鼓励自己乐观的同时,一只不知名的、没有家教的大鸟从天空飞过,顺道拉了一泡湿屎,啪哒贴在她额头中央。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一世瓶安最新章节 | 一世瓶安全文阅读 | 一世瓶安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