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跋扈总裁想啃妻 > 第一章

跋扈总裁想啃妻 第一章

作者 : 金晶
    【第一章】

    一大早醒来,黄思然打了一个哈欠,准备要起床,腰上被一只手臂给抓住了,她的脸上落下一吻,“宝贝,去哪里?”

    “做早饭。”

    “今天星期六。”

    “嗯?”

    “不要做早饭了。”

    黄思然张口就想说,每日三餐是最基本,但还没等她说什么,她惊呼一声,睡意全没,瞌睡虫遇上了色虫,全部吓没了。

    “柏瑞……”本来想骂他的,结果一开口,她的声音软软的,好像在撒娇。

    他从身后抱住她,薄唇吻着她的后颈,她闷哼出声,张嘴道:“一大早,你发什么情!”

    “谁让妳这么香,这么甜。”让他欲罢不能。

    “你滚开啦。”

    ……

    良久之后,她懒散地清醒过来,他被她推开,一脸的无奈,“宝贝,妳没有爽到吗?”

    “爽你的头,现在几点了?”自从搬到楼上跟他睡一张床之后,她的生活变得都不正常了。

    他看了看时间,“快九点半了。”

    “起床了!”

    柏瑞神清气爽地起床了,反观她,懒洋洋的,没活力,她打了哈欠,也跟着去洗漱,等她下楼的时候,他已经烧好了水,倒在杯子里,端给她,“妳想吃什么?”

    “吃你的头!”她没好气地说。

    他却一脸的不好意思,“想吃哪里的头?”

    她的脸爆红,跟她讲不正经的话,她一脚踢过去,不理他,快速地煮了两碗面。

    吃完面,他开始催她,“我们去约会。”

    她不理他,他哄着她,“我们今天去外面吃中饭,逛街,看电影……”

    “没兴趣。”

    “那妳对什么有兴趣?”

    “一个人睡觉。”

    柏瑞一头汗,知道今天早上拖着她不让她起来,她生气了,自己惹的祸,自己得收拾了,“然然,我错了,妳不要生气,好不好?”

    “呵。”她冷笑。

    柏瑞不要脸地抱住她,“然然,以后再也不会了,我发誓。”

    在外头虎虎生威的他在她面前就跟小白兔一样,委屈地坐在了沙发上,她径自不理他,一个人做事,最后他可怜兮兮,一副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惨兮兮的样子去二楼书房工作了。而黄思然似有所觉地抬头看了看空了的位置,唇角翘了翘。

    男人就该好好打压。

    以为上了她的床,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呵!她说不要就是不要,还当她口是心非?虽然跟他做还蛮舒服的,但是她可不喜欢被他掌控,谁也别想掌控她。

    快到十一点了,鉴于他们早饭吃得太迟了,午饭推迟到十二点半,她做好了杂事,就给她种的花花草草浇浇水,她瞇着眼睛,望着碧蓝的天空,享受着好天气。

    叮!门铃响起,她放下浇花器,走出阳台,走过去开门,她打开门,意外地看到了外面打扮惊艳的彭思月。

    彭思月心情很复杂,她偷偷关注柏瑞很久了,她对他一见钟情,这个男人要外貌有外貌,要有内涵有内涵,她觉得,在这个圈子里,最能配上她的人就是他了,她要他。

    可他是一个工作狂人,每天都是工作,她用尽办法参加他可能会出现的聚会,也只是偶然见过他一两回。

    一两回不可能让他对她有印象,她努力想营造出巧遇,可是鉴于他总是不出现,她只好主动送上门,她打听过他住哪里,因为不是这里的住户不能随意进入。

    她专门拜托了一个住在这里的朋友带她进来,到时候只要装作找错门,迷路,趁机找机会跟他搭讪,如果可以最好是能进他的家门……

    她想着怎么营造一个美好的见面场景,但是,她绝对没想过,她会在这里遇到黄思然。

    “妳怎么会在这里!”彭思月眼睛里闪现着要吃人的怒火。

    黄思然挑了挑眉,“这句话该是我问妳才对。”

    彭思月摇了摇头,“妳住这里?妳不回家住就是住在这里?妳哪里来的钱?妳住的起这里?”

    黄思然想笑,“我住这里啊。”

    彭思月确定自己没有走错,这里是柏瑞的住处,难道是她走错了地方?

    “是谁?”一道人影从楼梯上缓缓地走下。

    彭思月看过去,看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男人徐徐而来,她脑袋的血液瞬间炸开了,黄思然和柏瑞?怎么可能!

    “介绍一下,这一位是我的男朋友,柏瑞。”黄思然火上浇油地说。

    彭思月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看着柏瑞走近,一手搂住黄思然的腰,亲昵地站在一起,她瞬间失去了理智,“黄思然,妳故意的,妳故意的!”她突然发疯地大喊,跑过去,伸出五指,狠狠地往黄思然的脸上挥去。

    啪!

    黄思然的脸上留下了五指印,彭思月跟疯了一样,“妳知道我喜欢他,妳勾引他,妳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跟妳妈妈一样……”

    “闭嘴!”柏瑞冷冷地道。

    彭思月不敢相信地看着他,他正心疼地护着黄思然,小心地看着她脸上的伤痕,“疼不疼?我陪妳去医院。”

    “柏瑞……”彭思月轻轻地喊着他的名字。

    “我没有打女人的习惯,但是妳敢碰我的女人,我照打不误。”柏瑞冷声道,自责自己在场的情况下居然还让彭思月打到了黄思然,紧紧地将黄思然拥在怀里,他通知了楼下的保全上来赶人。

    “你到底知不知道她是谁!”彭思月尖叫。

    “黄思然,我女朋友。”

    “她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她知道我喜欢你,她接近你是有目的的。”彭思月看着柏瑞一脸的淡然,根本不把她的话放在心上,她心中慌乱,“她根本不在乎你。”

    这句话让他神色微动,他冰冷地注视着她,“妳有病,妳喜欢我,我又不喜欢妳。”

    “柏瑞,你还听不懂吗?”彭思月哭了出来,“她是为了报复我家,报复我爸妈和我,才会接近妳,因为她恨我一家人!”

    柏瑞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你们家怎么样跟我无关,跟我有关的是黄思然。”

    “因为我喜欢你,所以她抢走你!”

    “问题是我不喜欢妳,我喜欢她。”

    彭思月快要受不了了,她大喊大叫:“她不喜欢你,你不明白吗?”

    “妳是黄思然?”柏瑞讽刺地笑了笑,“她喜欢不喜欢我,跟我喜欢她有关系吗?她不喜欢我,我也照旧喜欢她。”

    彭思月看着柏瑞,这哪里还是她认识的那一个男人,“你被她灌了迷魂汤吗?你疯了!她骗了你的感情……”

    “她爱骗就骗关妳什么事。”他连人都是她的了,什么都是她的了,他才不会在乎。

    “你没脑子吗?你有病啊,她利用你,你还……”

    在彭思月大哭大叫的时候,保全上来了,柏瑞连忙让他们送彭思月赶出去,“请不要让不相关的人员随便进出。”

    保全面面相觑,连忙将看起来像神经病的彭思月拦住,出于对住户的保护,赶紧将彭思月给拉出去。彭思月一直不配合,他们只好蛮力地拉着她出去,被拉得老远,还能听到她在说:“她是个骗子骗子……”

    在柏瑞怀里的黄思然被他紧紧地护着,她闷闷地说:“你松开我,我快不能呼吸了。”

    柏瑞一惊,赶紧放开她,看着她脸上的指痕,气的脸都发黑了,应该送那个疯女人去警局!“疼不疼,宝贝?”

    她静静地看着他,“不疼。”

    “我们先上药。”

    “柏瑞。”

    “嗯。”他心不在焉地拉着她回屋,关上门,一边叮嘱她,“以后开门小心点,像这种神经病,别开门。”

    “柏瑞。”

    “嗯。”他推着她去沙发上坐好,又跑去找医药箱,两分钟后,抱着医药箱回来了,“我们上药先,不如直接去医院?”

    “柏瑞。”

    他终于看向了她,“怎么了?”

    “我们分手吧。”

    咚,他手里的医药箱掉在了地上,他担忧的脸上出现了龟裂,“妳说什么?”

    “我们分手吧。”

    他静了两秒,“妳在跟我开玩笑?”

    黄思然的脸上出现了不耐烦,“我们分手!”

    “我没有怀疑妳,然而,妳要因为别人跟我分手?”彭思月说的话,他一个字也没信,就算是真的又怎么样,他对黄思然的感情是认真的。

    “对,分手。”

    柏瑞在人前从来都是强硬的人,只有在她面前,他顺着她,宠着她、纵着她,结果她居然说要分手!

    他冷下脸,“黄思然,分手之后,我绝对不会跟妳复合。”

    她抽了抽唇角,他脑子有病。

    她看着他,“彭思月没说错,我就是利用你,我知道她喜欢你,我就是想看她痛苦的样子,我就是要睡了她喜欢的男人,现在她发现了,那就这样,因为我一点也不喜欢你。”

    感情吗?他是一个不错的男人,但是她没有感情,她确实是为了利用他来打击彭思月,现在利用完了,现在也该散了。

    她站起来,一把推开他,“好聚好散。”

    说不喜欢就不喜欢?今天早上还抱在一起睡觉的人,转眼说不喜欢了,他神色泛冷。

    他不信,但他也不纵容她。

    柏瑞握紧了拳头,“妳今天要是从这里离开了,妳以后都不要再来找我。”

    她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上楼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她的东西并不多,整理好东西,转身就下了楼。经过他身边时,一个眼神也没给他,好像今天早上才跟他**的那个人,不是她。

    啪的一声,门关上了,柏瑞怔怔地站在那里。

    他,这是被抛弃了?

    他不信,他盯着门,认真地看着,也许下一秒,黄思然就会淘气地推开门,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笑着说一切是逗着他玩的。

    但……

    没有。

    三个月后。

    柏瑞冷着脸走进别墅,今天是好友宋争鸣生日,几个好友说来聚一聚,他是最后一个到的。

    傅冠看到他进来,笑着说:“你总算来了。”

    “嗯。”柏瑞坐下来,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随后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往宋争鸣身上一丢,“生日快乐。”

    宋争鸣接了过来,打开一看,是手表,“不是我说你啊,你也太没意思了,每年都送手表。”

    一旁的温宴看了一眼,“是没什么意思,不如送给我?”

    “滚!”宋争鸣赶紧藏好,虽然柏瑞没意思,可送的表价值不菲,每一支都有收藏价值。

    傅冠淡淡地问:“怎么了?脾气这么大。”

    柏瑞依旧没说话,径自喝闷酒。

    “我知道,还不是小嫂子跑了。”宋争鸣占着今天自己生日,说话直接,“刚分手的那几天,他还跟我说,哼,就是过来求着他和好,他也不会答应复合,结果要死不活的是他自己,哈哈哈。”

    宋争鸣今天格外的嚣张,开心到拍桌子,柏瑞扯了扯唇,“我说过这话?”

    彷佛知道柏瑞会不认账,宋争鸣拉着温宴,“阿宴,你说,他有没有说过?”

    温宴推了推眼镜,低声道:“两个月前,你跟我说,争鸣生日带她一起来。”

    “哈哈!”宋争鸣笑趴到桌子上。

    柏瑞深吸一口气,无视他们几个损友,默默地喝酒。

    宋争鸣踢了踢桌脚,“我听说最近他艳福不浅,前女友一去不回头,可是那一位彭家千金一直追着他跑。”

    “怎么样,你喜欢那一位彭家千金?”傅冠看过去,笑着问。

    “不喜欢。”柏瑞立刻否认。

    宋争鸣嘿嘿地笑着,“那你喜欢谁?”

    温宴笑了一声,低声一句,“明知故问。”

    柏瑞继续冷着脸,彷佛没有听见他们的话,径自喝酒。他喜欢谁?他喜欢那个没心没肺,说分手就分手,走的一乾二净,什么都不留下,好像从来没有在他的生命中留下来过痕迹的黄思然?一想到她,他的牙磨了磨。

    几个男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话,柏瑞人在心不在,最后被宋争鸣给踢走了,“走走走,一副弃夫的样子,真是太伤眼了。”

    傅冠没喝多少酒,他开车送柏瑞回去,“既然放不下,干嘛不去追回来?”

    柏瑞冷漠地说:“她跟丢垃圾一样丢了我,我还回去追她?全天下就她一个女人了?”

    傅冠冷静地思考了一下,“假设全天下就她一个女人的话,她一定不会看上你。”毕竟选择太多了。

    柏瑞直接绿了脸,傅冠笑吟吟地说:“真的不追回来?”

    “不追!”

    “我前几天遇到她,她跟一个男人在一起,两人有说有笑的,男人看起来和她差不多大,可能是是同年龄更有话题吧,毕竟你比她大六岁,也算是老男人了。”

    车子停在柏瑞的楼下,傅冠对好友挥挥手,柏瑞推开车门,又转回头,“是她找你说和的?”

    傅冠一愣,随即也学着和宋争鸣一样大笑,“活该你失恋。”说完,他开着车离开了。

    柏瑞站在路边,冷峻的脸在月光之下,刚才那一瞬间,他是真的以为黄思然找傅冠传话,或者让他吃醋?呵呵,她太小看他了,不就是分手吗?

    他,一点也不后悔。

    分手就分手,谁怕谁。

    谁离了谁,还能活不下去吗?

    他,就只是不甘心而已。

    不甘心她说分手就分手的干脆和潇洒,他转过身往公寓走去,一手插在裤袋里,冷笑一声,“谁回头,谁就是猪头!”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跋扈总裁想啃妻最新章节 | 跋扈总裁想啃妻全文阅读 | 跋扈总裁想啃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