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跋扈总裁想啃妻 > 第二章

跋扈总裁想啃妻 第二章

作者 : 金晶
    【第二章】

    “妈妈,我回来了。”穿着国中校服的黄思然笑颜如花地进来了,可往日迎接她的妈妈不在,只有佣人在。

    “太太和朋友在书房里。”

    “是陈阿姨吗?”

    “是的。”

    黄思然嘟着嘴,她不喜欢那位陈阿姨,不喜欢陈阿姨偶然看着妈妈时阴鸷的目光,看着爸爸时贪恋的神色,她怀疑陈阿姨偷偷暗恋她爸爸,不过也正常,她爸有钱又长得帅。

    她也不喜欢陈阿姨的女儿陈思月,她跟陈思月在同一所学校读书,她们的妈妈是好朋友,照理说她们也可以成为好朋友,但是黄思然不喜欢陈思月。

    陈思月常常在背后说她的坏话,她才不要跟陈思月做朋友。

    她踩着木质楼梯往上,走到书房,正要推开书房的时候,她听到里面争执声,她站在那里,犹豫地没有进去,小心翼翼地倾着脑袋,听到了她妈和陈阿姨的对话。

    “你看看你,至今没有给建良生一个儿子,建良的财产以后都没一个继承人。”是陈阿姨尖锐的声音。

    “阿美,你今天怎么了?我的身体不好,建良很早就知道了,而且你也知道的,我生了思然之后就没有办法再生小孩了。”

    “黄怡,你退位吧。”

    “阿美!”黄怡震惊地站起来,“你什么意思?我之前听到一些风言风语,难道你背着我勾搭建良?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你背叛我?”

    陈美听得笑了,画得精致妆容的脸冷冷一笑,“我跟他早在一起了,要不是你还有点用,早就把你给拉下去了。”

    要吐,现在他不用忍受你了。”

    “从一开始,你们就设计我?”黄怡身体颤抖着。

    “对,现在,我们也不用避讳你了,我和他恩爱这么多年,做了这么多年的地下夫妻,我是不可能再忍下去的。我告诉你,黄怡,你主动地离开,放弃这段婚姻,我们还能给你点钱让你体面离开,不然……黄家的产业都在建似?毕竟黄思然长得和建良不怎么像,更像你。”陈美享受地看着她脸上痛苦的神色,等了这么多年,她终于等到了。

    “你……为什么!我们不是好朋友吗?”黄怡那时候跟彭建良谈恋爱时,对彭建良的感情并不是很深,是陈美不断地说彭建良多好,再加上彭建良愿意入赘黄家,她才答应的,结果这一切都是别人的圈套?

    这个圈套是她最好的朋友设计的?

    看着面色苍白的黄怡,陈美哈哈大笑,“好朋友?你有钱,我穷,我们是好朋友?怎么可能做好朋友?就只有你这个傻子才以为我们是好朋友,我靠近你是因为想得到更多的好处,现在……你身上再也没有任何可以榨取的好处了。”

    黄怡头晕目眩,她想着这几年的事情,点点滴滴,她被自己的丈夫和朋友蒙在鼓里,被他们算计到这种地步,她颤抖着唇,“滚,你滚!”

    “我过来,是想要你知难而退,毕竟黄家现在只是一个空壳了,你爸妈前几年也去世了,对了,你还有一个妹妹,可你那个妹妹也是一个傻子,为了爱情嫁一个穷小子,没有人可以帮你,你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一无所有,你好好地收拾收拾,带着黄思然滚出去,不然轮到我们赶人了,那可就不好看了。”

    “他、他连思然也不认了?”黄怡似被抓住了脖颈,她仿佛无法呼吸似地摁着心脏。

    “当然,他又不差女儿,我给他凑了一个好字,够了。”

    “滚啊!”

    “哈哈哈……”

    陈美推开门,就看到站在门外的黄思然,平日纯真的黑眸里写满了仇恨,陈美被吓了一跳,但下一刻,她冷哼,“臭小表!”转身,婀娜多姿地离开了。

    黄思然腿似被灌了铅,她艰难地推开门,她走进去,一步一步,她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妈妈,她惊吓地大喊救命,“妈妈!妈妈,你怎么了?救命啊,来人啊……”

    那天,一切都在走马观灯,她浑浑噩噩地听着医生宣布了母亲的死亡,她看到奔过来的父亲,往日的父女情让她朝他伸出了一手,她轻轻地扯住他的衣袖,“爸爸。”

    “医生,我太太去世了?”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这种突发性病症,实在太危急了……”医生努力地跟着病患家属解释。

    “嗯。”

    她看到了她的父亲低下了头,在外人看起来悲伤的模样,但她看到了,那张本该慈爱的脸上勾出了一抹笑容,如释重负的笑容,指尖一疼,她松开了他的衣袖,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如果说,她之前对陈美的话还有怀疑的话,此刻,她相信了。

    她的父亲,是禽兽。

    毁了黄家,毁了她妈妈,毁了她的未来……

    这不是她的爸爸。

    不配做她的爸爸。

    “思然。”彭建良转头看着她。

    她望着他,突然视线变暗,他的头变成了蛇头,狠狠地张开嘴,露出锋利的毒牙,她浑身发冷地看着,蛇头猛然一动,朝她袭来,腥冷的味道令她绝望地闭上眼。

    妈妈,我来了。

    她被一道温暖的怀抱紧紧地抱住,像是妈妈的怀抱,她忍不住地哭泣,“妈妈、妈妈!”

    “思然乖,不哭,我在。”

    是妈妈的温暖,却不是妈妈的声音。

    她颤了颤眼,被泪水湿润的眼艰难地睁开,黑夜里,她看到了抱着自己的人。

    “柏瑞?”

    “我下楼倒水喝,你在房里尖叫。”柏瑞摸了摸她的头,“你作恶梦了,思然。”

    “不是恶梦。”黄思然闭上眼,“都是真的。”

    柏瑞脸上流露出心疼的神色,轻轻地拍着她的背部,“不怕不怕。”

    “柏瑞,你抱紧点。”

    “好。”他柔声应下。

    她身上都是汗水,一开始热,后来是冷,瑟瑟发抖的身子被他抱着,她才没有那么的冷,那么的疼,“我梦到我妈妈了。”

    “嗯。”

    “我很想她。”

    “然然,你要乖,要开心,不要让妈妈担心你。”他会代替她妈妈好好照顾她,陪着她,让她开心。

    她流出眼泪,埋在他的怀里,呜咽地小声地哭泣,慢慢地哭累了,在他的怀里睡着了。他小心地抱着她,现在她脆弱地就像一块随时要掉在地上的水晶,即将碎得四分五裂,他用力地抱住她,就怕自己一松手,她就消失了。

    他温柔地抱着她,一句一句地在她的耳边安抚她,“不怕不怕,我在,我一直都会在你身边……”

    梦中梦!

    黄思然猛然醒过来,她坐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外面的天已经亮了,她梦到了去世的母亲,梦到了那一段黑暗的真相,奇怪地梦到了柏瑞在她作恶梦时安抚她的场面,一环接一环,好像她还在柏瑞的身边。

    她伸手摸了摸床,只有她一个人的体温。

    都过去了。

    她将脸埋在了被子里,小声地哭着,她已经习惯一个人,作恶梦作到哭醒,再擦一擦眼泪继续睡。那一回是她作恶梦以来第一次有人抱着她,哄着她。后来每晚有人陪着她,她几乎没再作恶梦了。

    “黄思然,你不要这么脆弱。”她哑着嗓子跟自己说,他,不过是她故意钓来的男人,用来气彭思月的。

    但,人真的很脆弱,她伸手拿抱枕抱在怀里,不就是又回到了一个人的生活吗?怎么就不能习惯了,她顾着脸颊,含着泪,没一会,她爬了起来。

    彭思月比黄思然大了三岁,但是黄思然的生母黄怡是彭建良的第一个妻子,结婚一年后他们生了黄思然,而在黄思然还没出生前,彭建良早早就出轨了,跟陈美有了孩子陈思月,后来改名彭思月。

    同时,在黄思然出生的这一年,彭建良和外面的情人,也就是现在的妻子陈美有了一个儿子,只比黄思然小了五个月。

    彭建良算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但是他没有资本,和陈美两个人谋算了一番,盯上了陈美的好朋友,富家千金黄怡,黄怡哪里知道男人的话不能信,在跟彭建良在一起之后,掏心掏肺,什么都给彭建良。

    最后知道自己的丈夫和自己的朋友在一起,连孩子都这么大了,气得当场心肌保塞,死在手术台上。

    一直偷偷摸摸的陈美以及一对儿女顺利入住了彭家,靠着黄家起势的家底,飞快地将彭家产业发展起来,吞了不少黄家的产业,成了名门望族,彭家的电器产业当年几乎要垄断了整个台湾,号称电器大王。

    日新月异的新时代来临,彭家开始走下坡路,但依旧小有名气,还不至于完全落败。

    彭建良本来就打算将黄思然送出国,让她在外国别回来了,可没想到陈美说孩子这么小,还是不要送出去了,但黄思然很早就开始住校,所谓的家她几乎是能不回去就不回去,那里早已不是她的家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跋扈总裁想啃妻最新章节 | 跋扈总裁想啃妻全文阅读 | 跋扈总裁想啃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