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欺负纯真 > 第四章

欺负纯真 第四章

作者 : 庭妍
    【第三章】

    好羞、好羞、好羞……

    他像一头大野狼般不停吃着她的小嘴,不顾她的抗拒,执意要将她的小嘴吃个够本……

    这种羞死人的梦,甄纯真已经作了整整一个月!

    所以,她足足一个多月都没有踏进严家一步!

    她不知道要用什么脸去面对严励,不知道见到他时该有什么表情、该对他说什么……

    她不可能无动于衷,她不可能若无其事,她根本就装不来!

    与其被严母发觉他们之间的暧昧暗流,她不如少去严家走动,以防尴尬。

    只是,一个多月后,严母亲自打电话给她,表示要帮严父庆生,希望她能够一起参加。

    甄纯真不好意思拒绝,也不是真的想要拒绝,她只是还不能对严励那个深入的吻释怀而已……

    他为什么要这样吻她?就只是一个处罚而已吗?

    那晚,她以尿遁为由逃离他身边,再以疲倦为由逃回家,连跟他告别也没有,他会不会记恨?

    他究竟在不在乎她?

    会这样激狂地吻她,他是第一个,在她生命中,也可能会是确后一个。

    他的那个吻充满了好多她害怕的情愫……他究竟是怎样看待她的?

    她捉摸不透他的心思,所以,她会慌,她会怕,她想陷入爱里,又怕自己自作多情。

    她可以爱他吗?

    她想要深深地爱一回,无怨无尤地爱一回!

    她可以吗?

    谁能够给她一个答案?

    严父的庆生会这晩,严母一大早就去买新鲜食材,一整个早上跟下午都在厨房里忙碌着,准备一桌丰盛又营养的菜色,完全不输给大饭店的主厨或是办桌的总铺师,严母还浪漫地在餐桌上摆上她亲手插的插花,以白色玛格丽特、紫色绣球花、粉色玫瑰搭配出高雅大方的色调,赏心悦目。

    甄纯真穿着一袭白色荷叶雪纺搭小碎花蛋糕裙,假两件式设计的小洋装穿在她窈窕有致的身段上,显得浪漫而甜美,她在胸前别上附赠的橘红色蔷薇胸花,更增添几许自信优雅。

    她一走进严家,就把手上的养气人蔘礼盒交给坐在客厅沙发上、一派悠闲的严父。“生日快乐,干爹。”

    严父微微笑着,“人来就好,不用带礼物。”

    “应该的……喝鸡精对身体很好,希望干爹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甄纯真笑容娇甜,眼神只敢定在严父脸上,一直忽略坐在严父旁边,会让她小脸微红、心跳加快、全身不自在的严励。

    严励一双眼眸炯炯地看着她,当然也发现到她的眼神会错开他、故意不看他。

    不明所以地,他感到心里很闷,神情不禁浮现了薄怒与不耐。

    只是一个吻而已,她就一个多月不想见他?

    那以后……当他对她做出更多亲密举止的时候,她是不是就一辈子不敢登门造访了?

    说实在的,那一个吻,让他对她产生更多的渴望……

    他不会永远只满足于一个小小的吻而已!

    她太容易害羞,也太容易退缩,他知道自己不能操之过急,可……天杀的!她真的是已经磨光他的耐性了。

    当严母打算为严父庆生时,便立刻热络地打电话要她过来,而她也爽快地答应了。换作是他打给她,她可能会推三阻四的……

    一想到是这样的情况,他的脸色又沉了几分。

    他……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好像把她当成仇人似地,就这么讨厌见到她吗?

    甄纯真自知不该让一些乱七八糟的情绪左右自己的理智,可是,她真的很在乎他,在乎到她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他一个小小的皱眉,一个轻轻的収息,都会让她胡思乱想好久好久……

    他是气她厚脸皮地来参加他们家的庆生会吗?还是……气她太久没来了呢?

    甄纯真没有时间问严励,也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问他……

    唉!也不算是大庭广众啦!但有严父在场,脸皮薄的她什么少女心事都只能往心里深处搁。

    她不确定他的心意,当然,也不敢太剖析自己的感情。

    万一,她只是一厢情愿,那不就粮大了?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她会心碎而死的……

    “好了好了,可以去洗手准备吃饭了……纯真,你来了?太好了,我还在想你若不来,我要亲自去你家带你来了!”严母一脸笑意地看着愈来愈美丽的甄纯真。

    “干妈……”甄纯真撒娇地甜腻一叫。

    “大家快移动,吃吃我忙了一整天的料理吧!”严母笑道,拉着甄纯真的手往餐厅走去,身后的严父只是轻松地笑了笑,严励尾随在最后。

    温暖的家,温馨的气氛,色香味俱全的料理,令人食指大动的美食,柔和的水晶吊灯……面对严家人,甄纯真有种自己恍如是其中一分子的错觉。

    当然,她自知自己不是。

    除非……有一种可能,可以让她永远成为这个家的一分子!

    她的眼神默默瞥向低头扒饭的严励,在他抬头夹菜时,赶紧把脉脉含情的眼神收回来,垂颈掩饰脸上的羞红。

    严母热情地帮她夹菜,喜欢看她吃下那一刹那眼里那抹赞叹不已的真挚眸采,那是任何人都无法假装出来的,却是严母最感骄傲的一刻。

    甄纯真则是特别注意,严励如果多夹了哪一道菜,她事后就会悄悄轻问严母制作过程,然后默默地记在心里。

    他喜欢吃红、黄甜椒,却会掠过青椒不吃;他喜欢吃鲜蒸鲸鱼,却不吃小鱼干……好矛盾的感觉,却又有点好笑,她为自己的新发现感到雀跃。

    严母也帮严父夹菜,并且特别强调哪几道菜为了他的身体健康着想,要他多吃一些,夫妻间的互动虽然没有年轻时的热情甜腻,却有着平凡中的恬淡温暖。

    她好羡慕……

    假装不经意地瞥向严励,正好被他迎来的黑眸捕捉住,让她当场背脊一僵,耳根泛红,窘得赶紧低头吃着碗里的食物。

    一顿饭下来,严母也发现到不一样的地方——

    严励对甄纯真感兴趣了,那抹猎捕的神采就像当年他父亲对她一样……

    甄纯真脸上有抹掩饰不了的娇羞,他们之间肯定有了什么,才会有这种暧昧的氛围环伺。

    严母唇角扬起神秘且静观其变的浅笑。如果甄纯真能赶快叫她一声妈,而不只是干妈,那她最开心了!

    毕竟甄纯真是她从小看到大的,她们之间绝对不会有婆媳问题。

    只希望,自己的儿子够睿智,迟早有一天会让她如愿以偿地拥有甄纯真这个好媳妇。

    只能这么希望了!

    “你……你怎么把我拉进你房间里……”

    饭后,吃完水果之后,严母陪着严父在住家附近散步走动,笑着说“饭后百步走,健康跟着我”,而他们肯走不会只走百步,因为他们兴致高昂,而且屋外有微风送爽,他们起码要散步半小时以上。

    在他们出门后,严励就抓住甄纯真的手,拉她进他的房间。

    她……不想跟他单独相处,因为她会想起那个吻——至今,那个吻仍让她心头小鹿乱窜,无法不去在意。

    “为什么躲我这么久?”

    “我……我哪有在躲?”他怎么会知情?是她不懂得隐藏思绪被他发现,还是他也有在注意着她?

    “我是忙……”她努力编织借口。

    “忙什么?”

    “呃……就忙……”一时之间,她脑子里一片空白。

    “瞎忙一通!”他毫不客气地批评。

    又来了!他就是喜欢造口业……就是喜欢以骂她为乐!

    “你过来。”她离门口太近,离他太远,他的心里不太爽。

    他眉头皱得像蜿蜒的螟蚣,好难看,也好有压迫感。

    “不用了,我站这里就好。”

    万一他有什么危险动作,她要逃也比较快。

    有一瞬间,他有股冲动,想要冲到她面前紧紧地抱住她,看她还怎么逃避,怎么躲开。

    但想归想,他还是迅速收拾差点失控的烦躁感,深吸一口气,压抑下那股快要失控、无法理性驾驭的感觉。

    甄纯真神情腼腆,眼神不敢对上他,但她很清楚,他在看着她,他的眼神好灼热,比酷夏还要高温,宛如要在她身上烧出两个洞。

    她不敢抬起眼眸,不敢与他直视,她的眼神只敢左顾右盼,最后看着地上。“我……我怕干妈回来找不到我……我先下楼好了……”

    “你不是喜欢我吗?为什么不敢看我?”

    他……他知道了?!

    女儿家的心事被心仪的对象直接道破,她耳根迅速烧烫起来,心口一热,狂速跳跃着深深的依恋节拍,不由自主地看向门板。

    在她有动作之前,他已经迅如黑豹地来到她面前,高大挺拔的身躯靠在她身旁的门板上,顺势地让半合的门板关上。

    他身上辐射过来的热度让她情难自禁地心跳加速,她忍不住屏住呼息,就是不想闻从他身上传来的男性阳刚气味,愈闻,只会愈刺激她。

    她怕,怕自己的心跳会愈跳愈快,快到无法掌握,快到像要心脏病发似地……

    她的脸涨得愈来愈红,而且神情愈来愈痛苦。

    严励感到不对劲,气愤地托起她的下巴,“真蠢!呼吸!”

    又骂她了……

    她感到委屈,也吓了一跳,脚下往后踉跄,差点跌倒。

    他早就料想到了,顺手一扶,把她拉进他的怀里。

    她那红艳娇嫩的红唇,在今晚初看到时,他就想做一件事了——

    他的唇重重地盖上她的,

    她恍然惊醒,急急推开他, “不可以!”

    面红耳赤的她,浑身像被火焰烫过似地,没有一处不红不热。

    严励并没有生气,反而觉得她推开得正是时候,再继续下去,连他都不保证自己有足够的自制力。

    “我……我不会告诉干爹干妈……这件事我们都不……不要说……”

    甄纯真感觉得到自己的小脸红辣辣地一片烫红,她鼓足勇敢,虽然吞吞吐吐,却顺利表达了她的意思。

    严励微挑起眉,眼里闪过一丝莞尔的芒彩。

    她很努力地让自己镇走,却无法完全冷静,无法不泄漏出她的惊慌与她的羞涩。

    他为什么一直看着她却不说话?

    她不清楚他的心意,猜不透他的想法,而他灼热的视线只是让她愈来愈紧张,愈来愈心颤。

    他对她……就是有着强烈的影响力。

    就在她以为他不会答应而心跳加快、呼吸急促、双手颤抖之际,他说话了。

    “可以。”

    他的视线一直紧盯着她的脸,知道她紧张得快要到极限了才慢慢开口,让她的小脸莫名地持续烫热着。甄纯真努力地稳住颤抖的手,却稳不住狂跳的心。

    “不过……”他把尾音拖得好长好长。

    她情难自禁地屏气凝神。

    “毕业后,我会搬出去租房子学习独立,我要你有空就来找我。”

    她惊讶得星眸圆睁,眼神看起来好无辜、好可爱。

    “你从我妈那里应该知道我很多事,我不爱吃青菜,搬出去更容易营养不良,我要你负责让我营养均衡。”

    “啊?”她震惊地大叫一声。

    她私底下记住他的点点滴滴这件事被他发现了?

    天哪!她的脸好红、好热、好烫,好像快要烧起来了……

    他直勾勾地注视着她,唇角从似笑非笑到忍不住爽朗地笑了。

    他的笑容,好俊美!

    她的心跳仿佛正在冲刺的选手,一下子就冲上高点!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欺负纯真最新章节 | 欺负纯真全文阅读 | 欺负纯真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