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欺负纯真 > 第三章

欺负纯真 第三章

作者 : 庭妍
    【第二章】

    “你对康绍崎的印象不错?”

    隐忍了多天,当严母煮了几道拿手的家常菜,特地打电话邀甄纯真过来用餐时,严励忍到用完餐,趁甄纯真帮严母端出葡萄奇异果汁要给坐在客厅的严父时,算准她经过身旁的时间故意一问。

    “啊?什么?”

    甄纯真的眼神专注于手上九分满的果汁,注意着不让它倾倒或是在摇晃中泼洒出来,听到严励沙哑而低沉的嗓音,一时之间充满迷惑。

    严励不耐地挑眉,眼神锐利灼亮而且笔直地望进她的眼里,看到她毫无掩饰的清澈大眼中满满的疑惑,顿时哑口,转身就走向楼上书房。

    “等一下……”甄纯真轻声唤他,但他只用宽阔的背对着她。

    她面带微笑地把果汁放在严父面前的玻璃桌几上,并巧妙地把严父爱喝的咖啡移远一点,“干爹,新鲜现榨,干妈请您十分钟内喝完哦!”

    严父轻轻点头,有咖啡瘾的他最近健检发现骨质有疏松倾向,偏又戒不了咖啡,严母只好逼他每晚必喝一杯果汁补充营养素。

    甄纯真又走进厨房,严母已榨好两杯胡萝卜橘子汁,“来,你跟严励都爱上网,一人一杯,保护眼睛、消除疲劳。”

    “严励不在客厅。”

    “肯定又躲进书房里了,纯真,干妈清洗一下,可以麻烦你拿上去给他吗?干妈只相信你,你一定要想办法让不爱蔬果的他喝掉。”

    “好。”甄纯真一手一杯,慢慢步上楼梯。

    书房的门微微露出一条细缝,因为严励知道她会上楼来,方便让她不用开门就可以端果汁进来。

    “又是胡萝卜?我不想喝。”

    听到她的脚步声,算准开门时间,严励从容地把视线移开电脑萤幕,轻转椅背,坐在电脑椅上转了九十度看着甄纯真手中的橘红色果汁,轻拧眉心。

    “这是干妈的爱心果汁,你要喝完,对身体很好的。”她鼓励地笑道。

    他面无表情,脚跟在地面一转,座位又旋回电脑萤幕前,冷冷地吐出五个字。“你帮我喝完。”

    “不行啦!我答应干妈了,你一定要喝完我才能交差。”

    “我不喜欢胡萝卜的味道。”从小被逼着喝了很多的蔬果汁,不喜爱蔬果的他长大了仍然是不喜欢,明知对身体有益,但他就是不想喝。

    “干妈榨的很营养也很好喝,比市面上的健康多了。”甄纯真轻啜了一口,含在嘴里用味蕾细细感受几秒后才缓缓咽下,“她有加柠檬跟果糖,酸酸甜甜的,口感不错,而且这次的果糖甜味比较重,一定是怕你不喝才多加了一些,干妈对你真的是用心良苦。”

    她把一杯胡萝卜橘子汁放在电脑桌前,双眸晶亮、兴高采烈地不断在严励耳边说着,完全没有注意到两人靠得很近。

    他一个转头动作,眼神直视着她,她发现他深邃的黑眸里有她的小小缩影,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两个人的脸靠得好近。

    她忍不住屏住了呼吸,因为她闻到了他的发香,还有他身上的阳刚气味。

    她的心脏扑通扑通直跳,小脸红红的,感到口干舌燥,忍不住举杯啜了一口胡萝卜橘子汁。

    “真的那么好喝?”他看着她粉嫩的樱红唇瓣,水嫩的光泽十分诱人。

    以为她的推销奏效了,甄纯真开心地浅笑着,“真的很好喝,不信的话,我再喝一口给你看。”她大方地喝了一口,扬起笑颜,把他的那一杯端起来拿给他,“你也喝喝看。”

    “你这一杯看起来似乎比较好喝。”他看着已喝了一半的果汁。

    “都一样,干妈是一起榨的再分倒成两杯。”她把右手原封未动的那一杯移近他面前。

    “不,你这杯比较好喝。”他单手扣住她的左手,她只感受到他掌心的热度,整个耳廓都漫上了嫣红。

    “你的不是这一杯……”她羞着颊,声音小而微抖,心情无法平静。

    “我就是要喝这一杯。”

    当着她的面,他就着她喝过的杯沿,印上他的唇,轻慢地喝了一小口。

    她的心里充满震撼,僵硬得不知所措,完全愣在当场,无法动弹。

    他……他他他……喝过她刚才喝的地方……

    这这这这这……这是……间接接吻……

    天!

    甄纯真手一松,杯子从她手中松脱,就在快与地面接触时,严励动作迅捷地接住,杯里的果汁连一丁点都没有溢出来。

    “我……对不起!我差点就……”她头垂得低低的,好自责。

    幸好她掉下的是自己喝了一半的果汁,也被他中途拦截成功了,不然摔破杯子惹来楼下干妈的关注,她会觉得自己罪孽深重的。

    “这一杯……我放在这里。”她放在电脑桌旁,白嫩的小手轻颤着,温婉的口气也轻颤着。

    “你吓到了?”她就像一张白纸,毫无污点,让他想要在她身上、心上,烙印下只属于他的印记。

    “你……你要喝的话,两杯都喝完,我没关系。”

    她羞涩的美态让他心动。“如果说……我想喝你喝过的呢?你这杯也喝一些,我就会负责全部喝完。”

    他……他是说真的?还是只是无聊地想要戏弄她?

    甄纯真微微喘气,心跳得好快,完全停不下来。

    “你不是说我妈希望我喝完?”

    她想硬着头皮去做,但是他的眼神太过灼热,太过黑亮,而且一瞬也不瞬地直盯着她的每一个举动,让她完全丧失了勇气。

    她觉得压迫感好重……她想离开!

    “你不喝的话,我就不喝,你就无法对我妈交差。”

    她好想立刻化身为土拨鼠,当场挖个地洞遁逃!

    “我不是不想喝,而是觉得你喝过的……”他停了几秒,注意着她的反应。

    她暂时停止呼吸,两个耳朵严阵以待,不愿错过他嘴里的任何一个字。

    “特、别、好、喝。”他慢条斯理地强调道,磁哑的声音像美妙的音符在她心头兴奋地跳跃着。

    甄纯真全身悸颤,羞容满面,轻轻瞟了他一眼,发现他的黑眸锁走她,她羞得又赶快把眼神调开。

    严励发现,她真的很纯真,是个很容易害羞的小东西!

    难怪他的好友康绍崎会发现到她的美,会想要追求她……

    追求?!

    心头像被揍了一拳似地,他感到不爽至极。

    不,他不容许!

    “你到底做不做?”他意味深长地看着她那张红嫩的丽颜,声音微沉。他生气了?甄纯真慌了。

    “我还有事要忙,不想为了一杯果汁浪费时间,数到三,我就不喝了。”甄纯真愣了愣,像被一道雷劈中。

    甄纯真慌了、急了,忙着拿起果汁喝了满满一口,因为喝得又快又急,反而呛到了,忍不住剧烈地咳了好几声。

    严励眼底闪过一丝歉意,快得没有让她发现。

    “不甘愿喝就说一声。”他吐出口的话十分冷淡。

    “不……咳咳……”呛到的气管让她十分难受,咳得眼角带泪。

    她不是不甘愿喝……真的不是!

    严励拿了一盒面纸给她后就把视线调回,专心于电脑前。

    甄纯真好气自己把事情搞砸了……呜……

    面纸抽了一张又一张,她脸上的泪却一直没有干。

    一会儿,他轻叹一口气,又一会儿,他再长叹一口气。

    她觉得莫名其妙,还是一径地啜泣拭泪。

    他一句话也没有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把两杯剩余的果汁都灌下肚,然后交到她手上,“你不要哭了,可以去交差了。”

    她满脸燥热,表情有些呆愣,胸口的心脏跳得愈来愈快。

    “我先声明,我今天没有欺负你。”

    没有吗?明明就有!甄纯真想要回嘴,却因为他突然凑上前的超大俊颜而心跳加快。

    “你这样子……连我妈都会怀疑你被我欺负了。”他审视着她的容颜,看得非常专注仔细。

    哇哇哇!她脸上有没有痘痘?有没有斑点?毛细孔今天有没有粗大痕迹?

    甄纯真紧张极了,全身发热。

    “不……不会的!”她手上拿着两只空的玻璃杯,硬是横隔在两人之间。

    “我觉得会。”严励的声音更沙哑了,顺手取走她手中的两个玻璃杯放到一旁,眼神充满了以往未见的热切。

    她真的长大了……

    也许,是她常常在身边团团转,他才没有特别注意到她的不一样……

    她的肌肤吹弹可破,而且白里透红、非常细致!

    而且从她的眼底,他可以清楚看到她对他的倾慕……

    也许他该做些什么,才能保证她的心会悬在他身上,而不被旁人乘虚而入。尤其该严防的,是康绍崎!

    她意识到他的脸愈来愈接近,他的唇也愈来愈靠近,却完全没有办法动。

    他顺利地在她的唇上……轻轻一点!

    他……他他他……

    他夺走了她的初吻!

    甄纯真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蒙在被子里,又兴奋又収气地叫着。

    她的初吻耶!居然只有一秒钟而已,居然这么简简单单地就没了……

    看偶像剧时,男主角对女主角深情的一吻起码也有一分钟之久,是她的六十倍耶!

    啊!还她的初吻来……

    啊!赔偿她的六十倍啦!

    甄纯真在被子里哀号大叫了老半天,才因为快要被闷死而一脸是汗地从被子里逃出来。好热……

    她走进浴室里洗脸,拿毛巾擦拭脸上、颈上的水滴,抬起头看着镜子里反射的自己。

    她的脸蛋红通通的,不知是因为蒙在被子里太燥热居多,还是因为想着他的吻而羞红?

    她的手轻抚着自己连唇痕都没有的水嫩樱唇,回想着他印上时的感觉。

    他的唇也是软的,但是他的气息好烫……

    好羞人,好羞人!

    别再想了,别再想了!

    她两手用冷水泼湿快要冒烟的小脸,轻拍嫣丽娇红的双颊,不断地想要冷却自己,可是,满脑子都是他的吻……

    他是喜欢她才吻她的吗?心坎被喜悦与兴奋塞得满满的。

    哇!这算是两情相悦吗?不再是她一厢情愿,他有回应了……他不想惹她哭了,他在意她的泪……他也是喜欢她的,是吗?天哪!她好想洒小花,她好想大笑,她好想跳舞。

    甄纯真在房间里东转西绕,满心雀跃。

    甄纯真到严家的次数,从原本的两周一次,到一周一次,甚至最近两、三天就到严家去跟着严母一起学做家常料理、学打养生蔬果汁,她还拿了一本小笔记,转过身趁严母不注意的时候随手把严励的嗜好给记下来,然后顺理成章地留下来跟严家人一起享用晚餐。

    甚至晚餐后严母还特别要求她跟着严励在书层里写功课,规走严励必须教导她不会的部分,然后两人一起读书直到父亲来接她回家为止。

    跟严励接触的机会愈多,她对他心仪的情况愈是严重。

    她觉得自己整颗心已经悬在他身上,飞到他身上了!

    两人相处的时间愈长,肢体接触就愈是频繁,她的脸天天泛红,她的心时常乱蹦乱跳。

    她的手腕被他抓过、握过,他遗留在她雪白肌肤上的热度仿佛仍会烫着她的心!

    他深邃而灼热的视线打从那一吻之后,常常会胶着在她的身上,让她防不胜防,常常一个转身、一个抬头,在发现到他热烈的眼神时,会因为心慌意乱而吓了一跳,忍不住靶到羞涩不已,嫩腮娇红,芳心悸悸。

    他教她功课时,有时两人会靠得很近,她感受得到他的体温,她嗅闻得到他的体香,她脑子里的理智就好像被烧成水蒸气般蒸发得一点都不剩,让她心口怦怦直跳,因为这亲密的氛围而满身满心羞涩、难为情,功课早就被她抛到九霄云外了。

    严励当然也发现自己对她的影响力,他感到很骄傲,很满意,很高兴!

    她非常在意他,他很清楚。因为,她愈在乎,就会愈心急,也就愈容易动作笨拙,而且笨拙得好可爱。

    是了,可爱!她很单纯,单纯得让人一目了然,单纯得好可爱。

    他喜欢她的单纯,喜欢她的天真,喜欢她因为他而脸红的娇美神情。

    冷不住,他扬起唇,微微地笑了。

    “纯真,这几题给你练习,我要验收一下最近我教你的成果。”他在空白纸上列出几题试题,然后放在她的位置前,手指轻碰她的手背一下。

    甄纯真才刚做完全部功课,感受到他灼热且粗糙的指腹,心口一颤,小脸立刻窜上红晕。

    “记住,错一题,我就要处罚。”他刻意靠在她耳畔说话,热气吹着她的耳根,热度一路蔓延到她的脖子上,从耳朵经过脸部到颈项全都一片通红。

    “处……处罚?”她支吾着把话说完,轻咬红唇,微微害怕。

    “对!”

    “你……会打我?”

    “不,我不打女人。”他摇头。

    “你要怎么处罚我?”

    “你全对就不用想我要怎么处罚你了,反正,我会用独特的方式处罚你就对了。”

    独……独独独……独特的方式……

    不会打她,那会怎么罚她?

    是会吻她吗?像上次那样的吻吗?还是更深入、更长时间的吻?

    甄纯真满脑子胡思乱想,完全不受控制。

    严励又好气又好笑地注意着她羞容满面的小脸,还有她一会儿摇头,一会儿支着下巴,一会儿又双手不断挥舞的动作。

    他用膝盖猜也知道她在想一些限制级的,只是以她这种幼稚班的程度,可能一个超过一分钟的吻她就会晕倒了。

    不过,她真是可爱到不行,想象力丰富啊!他莞尔,看了一下时间,她已经发呆十分钟之久了,他必须给她时间限制。

    “纯真,快点动笔,计时开始,二十分钟后交卷。”

    “啊?你说什么?”

    “快点写,剩十九分五十六秒……”他一脸严峻地注视着她。

    天哪!她的压力好大……

    甄纯真不敢马虎,赶快动笔看题计算。

    严励从容自在地注视着她屏气凝神的侧颜,还有她已从黄毛丫头变成娉婷少女的窈窕轻盈体态。

    她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檐蕾,保有女孩的纯真与少女的娇美。

    他在静待时机,他很想亲手摘下这朵娇丽的檐蕾!

    “二十分钟到!”他看了一眼电脑上的时间,冷峻的声音响起,大手立刻伸过去,把她还没写完的试题收走。

    十秒钟后,他批改完毕,她有写的都对,但有几题来不及写的。

    甄纯真的眼眸失去光采,双肩垮下。“再给我一点时间,我快写完了。”她抬起清澈美眸,眼睫毛轻轻眨动,苦苦央求。

    他的俊颜是铁青的,“当你碰到大考时,时间到就会收卷,就算你会写,时间内没完成就是错。”

    她知道,她清楚,但……今天是他的抽考,不是大考啊!

    她的话到了嘴边,一看到他难看的脸色,又胆小地吞回去了。

    “我要处罚你。”他一字一句清晰地说,表情十分神秘。

    她愁着眉、苦着脸,不敢想象他的处罚是什么,但绝不会是她所想的那些让她脸红心跳的事。

    “纯真,你愿意接受处罚吗?”

    她心脏一缩,不敢说不,也不敢说愿意,贝齿紧咬着下唇,沉默着。

    “纯真!”声音一沉,威严立现。

    她怕得双肩一缩,双膝一颤,赶快把眼睛给闭上,白着脸,宛如等待执行死刑的囚犯。

    莫名地,他的怒气上涌。

    她就这么怕他、这么不相信他吗?

    他说不会打她就是不会打她!

    一个动作,她的后脑被他捧住,她惊呼睁眼,他立即把她的小嘴封住,

    “我……我要去上厕所!”她选择尿遁,而他也没有强留。

    失去他怀温的那一瞬间,她好失落,但为了怕他有更进一步的动作,她还是选择毫不优雅地落荒而逃了。

    严励没有阻止她,因为,此时此刻,他也需要新鲜空气,他也需要冷静一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欺负纯真最新章节 | 欺负纯真全文阅读 | 欺负纯真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