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讨厌你 > 第二章

讨厌你 第二章

作者 : 安祖缇
    【第二章】

    “于威不见了?”章佩筑在那瞬间脑子空白了一下下。

    “我找了好久都找不到她,呜呜呜……”

    “好,筱英……”章佩筑试图让陈筱英先冷静下来。“你先别哭,告诉老师,你现人在哪?”

    “我……”陈筱英东张西望,“我也不知道。”

    “你看看四周,有什么东西?”

    陈筱英观看四周,“有一个很大的圆圈……是花,是花做成的圆圈。”

    “花做成的圆圈吗?”

    “那在二楼。”一旁的左镇垣插嘴,“二楼的花艺展览,从那边的楼梯上去,左转到底,右手边就是了。”他指向东边的楼梯。

    章佩筑看了他一眼,点下头。

    “好,筱英,你在那别动,老师过去接你。”

    “老师,那于威怎么办?”

    “老师也会去找于威的,不用担心,我先去接你。”

    “好。”

    挂了电话后,章佩筑边往楼梯移动,边再拨电话给赖伊薇,告知任于威不见一事,请她通知其他老师帮忙找人。

    她一路快跑,而左镇垣也跟在她后边。

    他们很快地找到了陈筱英。

    陈筱英一看到章佩筑就哭着投进她怀里。

    “别哭,走,我们先回去跟其他同学集合。”

    “好。”陈筱英抹了抹眼泪,跟着老师往另一端走去。

    “你们都穿制服的吗?”左镇垣问。“我去转转看,看能不能找到人。”

    “这位先生,刚谢谢你了,学生我们自己会找。”

    “多一个帮手有什么不好?”左镇垣不解。

    “谢谢,不用了。”

    对这个不请自来的男人,章佩筑带有提防之意的婉拒。

    “不老师,你是不是以为我是坏人?”左镇垣拍着胸脯道,“我绝不是坏人。”

    章佩筑给他一个敷衍的冰冷微笑,牵着章佩筑的手继续往前走。

    来到目前正在参观的年画展览区,章佩筑把陈筱英交给带队的老师,并偷偷询问任于威寻找的情况如何。

    带队老师摇头,“赖老师跟宋老师去找了,还没听到消息。”

    “好,那我也去找,其他学生麻烦你了。”

    “没问题。”带队老师好奇看着一直跟在章佩筑身边的左镇垣。“这位是……”

    “我也是来帮忙找学生的。”左镇垣朝带队老师点了下头。

    “没有,他不是,我不认识他。”章佩筑摆了下手后就往楼梯走。

    她要上楼时,左镇垣忽然一把扯住她。

    “你干嘛?”

    “她如果是自己乱逛的话,那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但若是被诱拐,我觉得我们可以去找找停车场苞出入口方向。”

    “诱拐?”这可怕的名词让章佩筑悚然一惊。

    “很有可能不是?”他拽着她下楼。

    “我们得快点,免得坏人把她带走了。”

    “谢谢你的建议,我……”

    “如果你不信我的话,没关系,我自己去找就好,穿着学生制服嘛,只是怕会不会被换过衣服了,那脸只有你认得出来。”

    他越说,章佩筑越担心害怕,勉强点了下头,“那我们分头找。”

    “不行,你没听说警察行动都要两人一组吗?万一遇到坏人,你有办法对抗?”

    这真是个好问题。

    他高头大马的,身高约莫超过一九0,壮得像头熊,一般人光是看到他的体型就要心生恐惧了,绝对是非常具有威吓的作用。

    但她对他不安心,所以不想让他跟在身边。

    “好了,别想了,”左镇垣用力一拉她的手,“走了!”

    不由分说,就带着她冲下楼梯。

    他似乎对美术馆的内部配置如数家珍,这里仿佛他家厨房似的,径直走往大门,跑向停车场,没有任何犹豫。

    因为是假日,停车场车不少,几组人正优闲地走着,有的像是要准备开车离开,也有的人刚到。

    “你从那边找,每辆车都要看一下,我从这边。”左镇垣指示。

    指挥权突然就落到他手上,让章佩筑觉得不太舒服,但是这个时候也只能照做了。

    “于威是长头发,绑一条三股辫,发型跟『冰雪奇缘』的艾莎一样,你知道艾莎吗?”章佩筑叙述了一下任于威的发型好方便他找人。

    “我知道。”

    “她很瘦,跟我差不多,身高一百三十出头,还有……还有她的脸颊有一颗痣,跟杨丞琳一样,不过她的是在左颊。”

    “了解。”左镇垣比了一个OK的手势,两人分往两边开始寻人。

    搜寻了一遍,没有找到人。

    “前面还有停车场,我们过去那边。”左镇垣指向建筑物的对面。

    “如果不是开车呢?”

    “你有可能带着诱拐的小孩搭公车或捷运?”

    章佩筑想想有理。

    “好,我们去另一边的停车场。”

    两人快跑向另一边的停车场,出了入口时,左镇垣突然停步了。

    章佩筑纳闷地回头看他,只见他转过身去,拦住了一对夫妇。

    那对夫妇手上抱着一个小孩,戴着帽子,看穿着应是男生,貌似睡着了。

    “不好意思,”左镇垣对那对夫妇道,“你们的东西掉了。”他从口袋拿出一个玩具车,“应该是这个小弟弟的?”

    “噢,这不是我们的。”太太摇头。

    “真的吗?可是我看到是从小弟弟的手上掉下来的。”左镇垣推推丈夫怀中的男孩,“弟弟,是不是你的车?”

    “就跟你说不是了。”丈夫推开他。

    “弟弟!”左镇垣硬把趴在男方肩膀上的男孩头转过来,“是不是你的玩具车?”

    只见那个男童双目紧闭,睡得非常沉,被人硬转也没张眼。

    “喂,你这人在干嘛?不要吵醒他!”

    “不老师!”左镇垣大喊,“你看这个小男孩你认不认识,他脸颊上有一颗痣。”

    章佩筑闻言心头一沉,飞快跑过来。

    发现情况不对,丈夫突然把小孩往左镇垣怀里丢,拔腿就跑。

    “给你。”左镇垣将孩子塞给章佩筑,转身去追那对夫妇。

    章佩筑慌忙接好,但因为自己太过瘦小接不住,抱着孩子一起坐在地上。

    孩子头上的鸭舌帽掉落,露出剪得像狗啃的短发,左颊有一颗明显的黑痣。

    “任于威!”章佩筑惊恐的摇她两下,见她没反应,连忙探她的鼻息。“还好还有呼吸!”

    她猜任于威可能被打迷药了,连忙拨了电话给一一九派救护车过来,再打电话给赖伊薇,告知找到任于威了。

    不远处传来打架的声响,她转过头去,惊见那两个歹徒已经被左镇垣打倒在地,他正抽开牛仔裤上的腰带,要把男人的手往后绑起,另一个女人则是被他的长腿压制着,无法起身逃跑。

    她看得傻了,直到左镇垣唤她才醒过来。

    “你有没有报警?”

    报警?

    她只记得要叫救护车却忘了该报警。

    “我现在马上报警。”章佩筑连忙打了一一0。

    说明状况跟地点之后,她再次转头关注他的情况。

    他已经把男人的手绑好了,接着撕开T恤,撕了一长条下来当成绳子也把女人的手绑起来。

    “好了。”他起身拍掉手上的灰尘,一脚还踩在男人身上,怕他逃跑了。

    章佩筑注意到那两个人身上都有挂彩,倒是左镇垣连个擦伤都没有。

    “她怎样?”左镇垣朗声问,“那个小女生。”

    “她昏迷了,可能是被下了迷药。”

    “喂!”左镇垣踢了踢脚下的两个人,“你们对她做了什么?”

    那两人本来怎么都不肯说,后来左镇垣踢得重了,才承认是用迷药撒在手帕上,捂住了任于威的口鼻,将她迷昏,然后换了衣服剪掉头发,佯装成小男生带走。

    “要带去哪?”左镇垣又问。

    “卖、卖掉。”男人被踢得疼,话说得结结巴巴。“雏、雏妓……”

    “是不是人啊?”左镇垣一火,又朝两人多踹了好几下。

    他每一下都踢得结结实实,瞧得人心惊胆跳,怕把人给踢死了,章佩筑连忙出声帼。

    “你下手轻一点,万一死了,就变你杀人了。”

    “这种人死有余辜。”

    章佩筑微微敛目,顿了一会儿才又道:“说不定他们有巢穴,死了就找不到了。”

    他露出恍然大悟的模样,“说得也对。”

    “章老师!”一男一女匆匆跑过来,是赖伊薇跟曾博桂。

    “于威!”赖伊薇蹲下来,心急地看着昏迷的任于威。“她怎么了?”

    “被下了药,我已经叫救护车了。”

    像是在回应章佩筑的话,救护车的鸣笛声响起,当车子来到他们身边时,警车也到了。

    犯人被警察带走,任于威被送至医院,章佩筑打电话通知家长告知情况,稍后与左镇垣一起到警局作笔录说明。

    “谢谢你们见义勇为。”警察局长与他们一一握手。

    “没什么没什么。”左镇垣爽朗的笑道。

    章佩筑默默的站在一旁,脸上没什么表情。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讨厌你最新章节 | 讨厌你全文阅读 | 讨厌你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