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讨厌你 > 第一章

讨厌你 第一章

作者 : 安祖缇
    【第一章】

    “老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你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吗?”章佩筑拉着小男孩的手温声问道。

    “我不应该拉陈筱英的椅子害她摔倒。”小男孩扁着嘴,泫然欲泣。

    “你知道,跌在地上是很痛的,万一摔到尾椎骨,很可能痛到站不起来,如果是你被同学这样恶作剧,一定也会很不开心吧?”

    “嗯。”

    “那以后不要再犯了。”

    “好,谢谢老师。”

    “记得要跟陈筱英道歉喔。”

    “我会的。”

    章佩筑温柔笑笑,“回去教室吧。”

    小男孩点头后,迅速跟陪他来教师办公室的同学跑开了。

    “章老师说话总是这么温柔呢。”坐在章佩筑旁边办公桌的体育老师任中勋笑道,眼神隐隐散发着爱恋之意。

    章老师个子小小的,目测不满一六○,人也瘦瘦的,皮肤白皙得跟豆腐一样,五官精致、气质文雅,讲话轻声细语,与她共事两年了,从没见过她大声说话,顶多板起小脸,不过她的长相虽文弱,一旦眼神放冷却莫名让人从心里感到畏惧,真是一名奇特的女孩。

    “他们年纪还小,我不想太严厉。”章佩筑边整理下堂课的教材边回应。

    “现在的孩子精得像鬼一样,太凶说不定就回家告状,隔天家长就跑来学校骂人了。”五年八班的导师宋竹芯摇头叹气。“现在老师真难当。”

    “我小时候,老师说的话跟圣旨一样,家长都不敢不听,现在老师一点地位都没有。”担任音乐老师已经有二十六个年头的朱秀颖一脸无奈。

    “在我小时候,老师的言行举止都充满让人不准反抗的权威。”章佩筑将课本在桌上轻敲了两下,好让边缘整齐。“所以那些老师就算做错事也不道歉。”

    “欸?”众人有些讶异的看着她。

    这是在指责老师的意思吗?

    “不过还好我们学校的老师不会这样。”她微笑起身。“我去上课了。”

    上课钟声在她离开办公室时敲响。

    “我也该去上课了。”大伙纷纷拿起教具离开。

    放学后,由于这日她为值班老师,故过了六点才能离开学校回家。

    走到学校附近的公车站牌,此时是一般公司的下班时间,等车的人不少。

    她拿起手机阅览暑假时要去进修的课程内容。

    过了约莫十分钟,公车来了,她温吞吞的排在人龙后头,不疾不徐,也不急着抢在前头上车。

    排在她前方的是一名人高马大的男子,壮硕的体格足以完全遮挡娇小的她的视线。

    那人上车之后就停住不动了,手在口袋里翻找着东西。

    章佩筑瞟了他一眼,拿起电子票卡在感应机器上“哔”了声,走到后面空位站着。

    所有的乘客都就定位了,那个人还在掏口袋。

    “我没有零钱。”那个男人说。“只有一千。”

    “你没有票卡吗?”

    “忘记带了。”

    “那……你要不要去找家商店换零钱啊?”司机面有难色道,“搭乘下一班吧。”

    “这附近哪里有商店可以换零钱的?”男人问。

    “这个嘛……”司机左看右瞧,“你找个路人问问吧,这附近我不熟。”

    “噢。”男人收起钱包准备下车时,突然有只白皙瘦长的小手伸过来,在零钱箱内丢了零钱。

    “我帮你付了。”柔细的女声道,“找个地方站吧。”

    松了口气的司机赶忙踩油门转动方向盘驱车上路。

    男人有些诧异地转头望向帮他一把的女子,只见她的高度大概只到他肩膀,体型瘦小,面容娟秀,小小的脸蛋不及巴掌大,最引人注意的是她的肌肤白皙得像纸,没有什么血色,唇色又很淡,没擦口红,看起来有点苍白。

    男人站来她旁边,道谢,“我等等下车去换钱给你。”

    “不用。”章佩筑淡声道,“没多少钱。”

    况且两人的下车站又不见得相同。

    “我出门时忘了带卡,钱包内也没有零钱。”

    章佩筑微微点了下头,没出声回应。

    她只是举手之劳,并没有打算找个人陪她聊天,她干脆把手机拿起来继续看研习的内容,好让那男人识趣的住嘴。

    可惜那男人并不是个懂看眼色的。

    “我叫左镇垣,你好。”他朝她举起手。

    那手跟蒲扇一样大,相比之下,章佩筑的手大概只有他的掌心大。

    章佩筑长睫轻颤了下,迟疑了一会儿方抬手回握,不过是敷衍的轻握一下指尖就放开了。

    “你叫什么名字?”左镇垣热络的问。

    “不方便。”

    “你叫不方便?真是特别的名字。”

    身后隐约有窃笑声传来,但左镇垣不以为意。

    章佩筑面无表情,继续看她的手机。

    “你在看什么?”左镇垣凑过脸来,“教师研习?你是老师?”

    章佩筑有点后悔自己不该多事了,谁知这男人如此聒噪烦人,而且……讨人厌。

    “嗯。”

    “真巧,我也是老师,不过是开道馆的。”

    小脸忍耐着不要发出不耐烦的叹气声。

    “你该不会是在那间国小当老师吧?”左镇垣指着刚经过的那间小学。

    “不是。”章佩筑说谎。“我到站了,再见。”

    她决定换辆公车搭乘。

    “这么快?”男人帮她按了下车铃。

    敷衍的弯了下嘴角,眼神毫无笑意的章佩筑在公车停妥后下车。

    公车内的男人朝站牌前的她挥手,她假装没看见,目光盯着站牌资讯。

    下一班车还要十五分钟,考虑现在是交通最壅塞的时间,若是塞车的话,不晓得要等多久。

    轻叹了口气,她低头继续浏览研习资讯。

    回到家,章佩筑发现门口脚踏垫上有一双陌生的黑色包头鞋,她眉头一皱,心头有不祥的预感。

    她脱了鞋放在大门旁边的鞋柜内,开了门,眼前就是小巧的客厅。

    这是两房一厅,约莫二十坪的小房子,就她跟奶奶两个人一起住。

    客厅里已经摆放了刚煮好的晚餐,早就接到电话晓得她在回来路上的章奶奶刚盛了饭过来。

    而在客厅,还有一个客人。

    那是她姑姑,今年五十八岁,几年前离婚,带着一子一女住在隔壁的县市,小孩目前在外地读大学了,偶尔会过来串门子。

    章佩筑不太喜欢姑姑,小时候,姑姑几乎不跟她们往来,就算奶奶辛苦的一天做两份工赚微薄薪水,她也没帮忙过,在金钱上有困难想跟她借钱时,她也总是以家里吃穿用度紧迫,不肯出手协助。

    当时她年幼,不知究竟,后来才知道,姑丈其实还满有钱的,房子好几间,明明没有抚养奶奶跟她,也把她们报请扶养以减税,也因为这样,章佩筑与奶奶无法申请清寒补助,日子过得苦哈哈的,学杂费跟午餐费用老是迟缴。

    姑姑离婚时,章佩筑也考上了教职,生活终于变得较有余裕,至少,偶尔想吃块蛋糕解馋,也不用只能看着橱窗流口水了。

    就在那时,姑姑主动来找奶奶,好像过去那近乎遗弃的行为从未发生过。

    奶奶疼女儿,不计较,但章佩筑心上却很难没有疙瘩。

    她觉得自己是个记仇的人,曾让她难堪的事情,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佩筑回来啦。”姑姑一脸热络的笑。

    “姑姑。”章佩筑嗓音清淡如水,不冷不热。

    “快来吃饭。”章奶奶手上的饭碗朝她扬了扬。

    “我去换件衣服。”

    章佩筑走进房间,把去学校穿的洋装换成轻松的家常服,额上浏海用小鲨鱼夹夹到耳上。

    “……对啊,我就是觉得是个人才,所以才想要介绍给佩筑认识啊。”

    一出房门,章佩筑就听到姑姑的推销。

    现在是怎样?又要叫她去相亲吗?

    姑姑是典型无事不登三宝殿,她好几次来都是为了推她直销的东西,奶奶为了女儿的业绩着想,每次来每次买,还好奶奶头脑算清楚,一次大概花个一两千,也不敢买太多,毕竟现在生活费用都是孙女赚的,她拿出来花的都是孙女给的零用钱。

    章佩筑每个月给奶奶一万二的家用跟五千块的零用钱,剩下的钱则是付房租跟存起来以备不时之需。

    历经早期的辛苦日子,所以奶奶用钱很省,几年下来也存了不少,都是用章佩筑的名义存的。

    除了推直销,姑姑还很喜欢帮她找相亲对象,身为国小老师的她,要找到相亲对象并不难,而那些人几乎也都是姑姑靠直销认识的。

    章佩筑不喜欢姑姑,自然也就不喜欢她介绍的对象。

    但碍于奶奶,相亲饭仍不得不去吃,只是吃完之后,没一个有下文。

    与相亲对象吃饭时,她态度总是冷冷淡淡的,从不主动开口说话,回话跟挤牙膏没两样,问一句才答一句,十分简短,再迟钝的人也清楚她对自己没兴趣,即便一开始对她有好感,吃完饭就摸摸鼻子没再连络。

    坐来奶奶的身边,章佩筑拿起饭碗。

    “佩筑,你姑姑说有个好对象要介绍给你认识,你这个礼拜天没有排事情吧?”章奶奶问。

    “我要带学生去美术馆。”

    “这么不巧?那下星期天可以吧?”姑姑不是这么轻易就会放弃的。

    “有研习营的活动。”

    “星期六呢?”

    “研习营有两天。”章佩筑夹了块鸡肉放到奶奶碗里。

    “那你直接说,你什么时候有空吧?”姑姑语气微带不爽。

    “我得回学校时看行事历。”

    “你自己身上没行事历吗?”姑姑不信。

    “平常不带回家的。”

    “好,那你明天看完之后跟我说,哪个周末有空。”姑姑想了一下又道:“只是吃一顿饭的时间,应该乔得出来吧?”

    “我再回复你。”

    “欸,妈。”姑姑转而对母亲抱怨,“你看佩筑年纪也老大不小了,对自己的婚事毫不关心,让我这个做姑姑的操白了头发呢。”

    介绍对象给我,也不过是想拉拢那些直销客户的感情吧。

    章佩筑默默在心里吐槽。

    “是啊,佩筑,奶奶也很担心你一直没对象的事。”说着,章奶奶忍不住老调重弹,“你学校里没有喜欢的男老师吗?”

    “没有。”章佩筑毫不加考虑就摇头。“都结婚了。”

    其实有几个单身,像体育老师任中勋就单身,但她不想说这么多,替自己制造麻烦。

    “所以妈你看啦,”姑姑立刻找到重点,“要不是还有我这个做姑姑的,谁来关心咱们佩筑的婚事啊。”

    “是、是啊。”章奶奶笑得尴尬,不时偷看章佩筑的表情,就怕她不开心。

    “我觉得呢,这女人最怕老,一定要好好保养,保养得年轻,相亲成功的机率才会高。”姑姑拿出公司最新出的保养品。“这罐给佩筑用刚好。它能紧致拉皮美白……”

    “我已经够白了。”章佩筑忍不住回嘴。

    这项事实,谁也无法反驳,姑姑顿时尴尬了一下下。

    “呃……还有紧致拉皮……”

    “我才二十八岁。”

    “你虽然才二十八岁,但你看看,嘴角有细纹了,眼睛一笑也有细纹,现在不赶快保养就会变皱纹了,要是被人家以为快四十了,那不是很丢脸吗?”

    你才有细纹,你全家都有细纹。

    章佩筑在心里不爽咆哮,表面若无其事。

    “好啦好啦,我买。”章奶奶怕女儿越说越离谱,赶忙安抚她。“多少钱?”

    “本来要两千四的,自家人打八折,去零头,一千九就好。”

    “我等等拿钱给你,先吃饭吧。”

    今日又顺利推销出去一瓶精华液的姑姑总算开心的端起饭碗就食。

    相亲的事,章佩筑本想假装忘记,拖到姑姑也忘记,但没想到她翌日晚上就来追问行程,章佩筑又拖了两天,发现这个拖延战术对姑姑是无效的,于是又想干脆长痛不如短痛算了,但已经撒的谎当然不能翻盘,就约了下个月的第一个星期六,并指定了离家两站的简餐店,这样她可以吃完饭后,顺便去后面的图书馆借书。

    周日,章佩筑与老师们带着三年级的学生来到美术馆参观。

    边听着解说员的讲解,她边注意学生动向,就怕有顽皮鬼趁老师不注意跑去别的地方,甚至偷跑出美术馆。

    “老师,我想去厕所。”陈筱英跟任于葳跑来章佩筑面前要求道。

    章佩筑看了一下周围,确定前往厕所的指示牌。

    “厕所在那边,要赶快回来喔。”

    “好。”

    陈筱英与任于葳手牵着手跑向厕所。

    直到她们身影消失在转弯处,章佩筑才转回头来看着解说员正在讲解的画作。

    那是一幅抽象画,章佩筑本身对艺术方面没什么心得,完全看不出解说员说明的涵义,不过她喜欢画作的配色,很明亮,就像夏天的向日葵,透着活泼与朝气。

    “好,现在往我的右手边移动,那边是年画特区……”

    解说员带着学生往右边走。

    章佩筑催促几个落单的学生跟上,困惑的频频望向厕所方向。

    都快十分钟了,怎么还没回来?

    她对同事赖伊薇以不惊动他人的音量道:“陈筱英她们去上厕所还没回来,我去看看。”

    “好。”

    走进女生厕所,章佩筑朗声喊,“陈筱英?任于葳?”

    喊了好一会儿没人回应。

    她紧张的询问一位在洗手的女子,“请问你有看到两个小学生吗?大概这么高,穿着浅蓝色上衣跟灰色背心裙的制服。”

    女子摇头,“没看见。”

    章佩筑顿时急了。

    这两个孩子该不会自己跑去玩了吧?

    她迅速在每一间厕所门敲击,“陈筱英?任于葳?”

    厕所只有一间有人,回应的声音很明显是大人的。

    她慌忙拿出手机打给赖伊薇,“陈筱英跟任于葳没在这边的厕所,我再去其他厕所找找看。”

    很有可能因为厕所客满了,所以两人跑去找其他厕所也不一定。

    “好,如果还是没看到,马上打给我,我也来帮忙找。”

    切断通话后,章佩筑手机握在手中,从一旁的楼梯飞快下楼。

    厕所的位置每层楼并不一样,章佩筑寻了一会儿,找到厕所方向的指示牌,飞快的跑过去。

    在弯过转角时,差点与一名带着孩子的男人相撞。

    “抱歉。”匆匆道歉,她闪过对方,奔向女子厕所。

    “不老师。”

    有人在她后头喊着。

    再弯过一个转角,总算看到粉红色门扉的女子厕所了。

    “不老师。”

    在她踏入厕所的刹那,有人拉住她。

    她满怀期待的回头,希望是不见的陈筱英或任于葳其中一个。

    可占满她所有视线的是一个似曾相识的男人。

    “什么事?”

    “不老师,好久不见。”

    章佩筑心想,你哪位啊?

    况且“不老师”是谁?

    “你认错人了。”

    章佩筑推开他的手挣脱箝制。

    “我没认错,我认识的女生中没有像你这么白的。”

    “不好意思,我有急事,有事以后再说。”不要在这个紧急时候烦她。

    “是什么事?”

    章佩筑有些烦躁的直接转头踏入厕所。

    “陈筱英,任于葳,在的话回我一声。”

    她喊了好几声,确定每一间厕所的情况,而那个男人还在门口等她。

    她出来时,男人问,“你在找人吗?我帮你。”

    “不用。”

    “陈筱英跟任于葳是不是?”

    “谢谢你,不用了。”

    她离开厕所,前方有一个女子跟小孩貌似在等人。

    男人走过去道:“我陪这个不老师找一下她的学生,等找到人,再手机连络看你们在哪。”

    原来这个男人已经当爸爸了。

    但他说的话倒是提醒了章佩筑。

    她迅速拿起手机,搜寻陈筱英的电话。

    虽然学校禁止学生带手机上学,不过今天是美术馆参观日,她们极有可能带手机出门。

    班上有手机的学生号码她都有记录在通讯录上,调出了联络资讯,翻找了一下,找着了陈筱英的。

    她迅速按下通话。

    手机通了,可是没有人接,在进入语音信箱时,章佩筑改找了任于葳的。

    任于葳的手机直接进入语音信箱,于是她再拨了陈筱英的。

    这回响了约五六声,总算通了。

    “陈筱英,你在哪里?”章佩筑对着手机大喊。

    “老师……”陈筱英的哭声传来,“于葳不见了,我上完厕所出来她就不见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讨厌你最新章节 | 讨厌你全文阅读 | 讨厌你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