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上司的呛秘书 > 第六章

上司的呛秘书 第六章

作者 : 夏罂
    【第四章】

    她真的好累,洗完澡倒在床上就马上睡着了。

    隔天被闹钟吵醒,古湘月按掉闹钟,从床上爬起来站到地上,就感到身体仍在隐隐作痛。

    虽然说……虽然说她也不是只有不舒服,想到昨晚在办公室发生的一切,古湘月还是觉得无比疯狂,她不知道方慕翊到底在想什么,只会一直说我要你,什么我要你成为我的女人,害她越来越无力抗拒,真讨厌!

    古湘月梳洗完之后,准备上班,想到方慕翊说晚上要一起吃饭,她挑了一件粉紫色的垂坠感针织洋装,让自己看起来秀丽可人,又穿上最近才买的新款马靴,然后才出门上班。

    好吧,她必须承认她很喜欢方慕翊那带着欣赏思念甚至是喜欢的炙热眼神,她的确希望自己的装扮可以从方慕翊的眼神中得到赞赏。

    一走进办公室,古湘月就发现气氛不太对,大家都拿着杂志好热烈地在讨论什么。

    放下包包,古湘月好奇地问旁边的女同事,“有什么好玩的新闻吗?”

    “组长,你还不知道喔?”女同事睁大眼睛说:“这本杂志说方经理是大武集团的小开耶,而且他的未婚妻还是万山集团总裁的独生女喔!”什么?古湘月大吃一惊,方慕翊是大武集团的小开,还有未婚妻?

    未、婚、妻?昨晚口口声声要自己当他的女人,还硬是占有她身体的男人居然有未婚妻?

    古湘月一把抢过了杂志开始阅读,原来这篇文章主要是在介绍万山集团总裁的独生女李舒娟,说她接掌了万山集团下最大的化妆品公司,不久前还在纽约参加时尚派对,接着有一张她在纽约参加时尚派对的照片,身旁的人明明就是方慕翊,介绍中也写,她身旁就是大武集团总裁的三公子方慕翊,还附上方慕翊的学经历,都跟古湘月记忆中一样。

    可恶的男人,古湘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瞬间有想哭的冲动,她对两人的关系其实也还没下什么决心,只是、只是……昨天晚上她真的以为方慕翊对她是真心的,结果还是男人想夺走女人身体的甜言蜜语而已。

    说什么在美国有重要的事,结果不就是去跟未婚妻约会而已吗?古湘月深呼吸了一下,挤出笑脸说:“很令人意外的大新闻!”

    “就是啊!”同事接过杂志又兴冲冲地阅读了起来。

    古湘月镇定地开了电脑,努力告诉自己要冷静,这么轻易就上男人的当,这么轻易就把自己给了他,结果,方慕翊只是在玩弄她!

    古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事实,强烈的偾怒和酸楚的情绪在脑中纷乱地翻涌,古湘月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自处,她决定不再多想,好好认真地工作。

    她真的开始认真工作,完全没在注意周遭,就连方慕翊走进来上班都没发现。

    方慕翊一来公司就觉得怪怪的,今天女同事怎么好像比之前更喜欢叮着他看?就连男同事都好像在他背后窃窃私语些什么?唔……可能是因为他已经快三个礼拜没来上班,大家太想念自己了吧?

    方慕翊毕竟已经三个星期没来上班,有很多工作得处理,实在无心管办公室大家对他的窃窃私语,何况他在经理室里,也听不到什么。

    一边工作,方慕翊一边心想,昨天他拜托辛图帮他去法国餐厅订位,为了以备不时之需,还请辛图帮他订了饭店的套房。

    方慕翊的心情愉快,思考着要在吃晚餐时把自己心意好好地跟古湘月讲清楚,确定两人的关系。对了,先告诉她自己订了一家法国餐厅,她应该会喜欢吧?万一不喜欢,还可以赶快改订别的餐厅。

    古湘月难以置信地看着电脑突然冒出来的MSN窗,是方慕翊传来的,“还记得昨晚说好要一起吃晚餐的事吧?今晚我订了法国餐厅,你喜欢吗?”还附上一个大大的笑脸。

    什么?这个禽兽!他真的以为自己是当情妇的料吗?古湘月偾怒地想,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让方慕翊以为自己会心甘情愿、当他的情妇?“今晚我没空。”她只是淡淡地传了这几个字回去。

    “昨晚不是说好了?你晚上有什么事?还是你不喜欢法国餐厅?”

    “反正我没空就是了!”古湘月不想再被他扰乱,打完这句话,她不管之后是否会有其它同事想找她,就注销了MSN专心工作。

    方慕翊呆在座位上不明所以,古湘月为什么要这么冷淡地拒绝他?昨晚明明都讲好了,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尽避昨晚发生的事跟他原本计画的完全都不同,但进展却让他很满意,他计画今晚跟古湘月表白心意之后,一切都会有很完美的结果,没想到居然受到她这么冷淡的对待。难道她今天突然变得讨厌他了?会有这种事吗?还是她对自己昨天有点强硬的作法感到生气?毕竟她原本还是处女……

    方慕翊原本就知道古湘月一定是第一次,本来打算今天好好关心她,好好表白自己心意的,她到底为什么要这样狠心拒绝?

    唔……会不会是不好意思?方慕翊从没对女人认真过,也不太了解女人心,便干脆随便找了个解释,一边心想,MSN上讲不清楚,古湘月又注销了,可能是想专心工作吧?

    自己等下班时再抓住她好好谈一谈好了,要这个工作狂在上班时间跟自己详谈,想也知道不可首泛,方慕翊也只好自我安慰了一番,并开始专心工作了起来。

    六点钟一到,古湘月就开始收东西,桌上的电话分机却响了起来,想也知道会是谁打的,但周遭的同事都还在,她不可能不接电话。

    “资讯组古湘月。”

    “古小姐,我有说你可以下班吗?”

    “是,经理。请问我可以下班了吗?”

    “不可以,请你进来经理室一下!”

    “是,经理。”古湘月压抑着怒气,站起来走进了经理室。

    “古小姐,麻烦你将门关上。”方慕翊说。

    古湘月既愤怒又不爽,但看经理室玻璃窗的窗帘是打开的,可以清楚看到办公室,她应该不必担心方慕翊会对她做什么,门关上也好,有隔音,她若想骂他就可以不必客气。

    关上门,古湘月转过身间:“请间经理有什么事吗?”

    “湘月,你为什么不能跟我一起吃晚餐?”方慕翊深情款款地看着她。

    古湘月气得发抖,他竟然还敢这样叫她?还敢这样问她?“方先生,我不知道自己有什么义务必须陪你吃晚餐。”

    “我特地订了最高级的豪华法国餐厅,我有话想对你说。”方慕翊尽可能很有诚意地说:“昨天晚上我没把话说清楚……”

    “方先生,请你忘了昨天晚上的事。”古湘月压抑怒气恶狠狠地说:“昨晚的事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也不想再去怪任何人,但请你在约我的时候,也想一想你的未婚妻好吗?”

    方慕翊真的呆住了,他从来没想到古湘月会知道他未婚妻的事,他错愕地说:“你怎么知道我有未婚妻的事?”

    古湘月觉得自己几乎快压抑不住怒气了,其实她本来真的还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希望杂志上的报导是一场误会,但现在方慕翊亲口承认了,看样子杂志上所有的报导都是真的。

    她以为自己会爆发的只有怒气,但随着她的怒吼奔流出来的却是眼泪,“方慕翊,你真的够了!杂志都报导出来了,你以为自己是大武集团的小开,就可以这样随意地玩弄-

    别人吗?我告诉你,我不是那种任你玩弄的人!”

    转过身古湘月拉开门就想离开,却听到方慕翊在她背后大喊:“站住!我还没准你下班!”古湘月头也不回地说:“你开除我好了,我不在乎|”

    冲回自己的座位,古湘月已经不管那些还没下班的同事看到她哭着从经理室冲出来会怎么想,她抓起包包就想冲出办公室,但手却被人给一把抓住,“湘月,拜托你听我解释!”

    转头她看到方慕翊焦急的脸,不禁又气又急地说:“方慕翊!请你放手,你不要脸,我还要做人!”方慕翊一楞,才发现周遭还有十来位尚未下班的同事都张大嘴惊愕地看着他们两个人。

    他的手一松,古湘月就头也不回地冲出去了。

    方慕翊呆站在原地,过了好一会儿,他回过神间:“有人知道杂志上面有关于我的报导内容吗?”马上就有个同事拿了一本杂志翻开有他跟李舒娟的报导的那一页给他看。

    方慕翊看着这篇报导,手不禁颠抖了起来,古湘月显然看到这篇报导,以为他之前去美国都是去约会,以为他昨晚说的都是满篇谎言只不过是想玩弄她的身体,天啊!方慕翊真的不敢想象古湘月有多伤心,连他都想哭了!

    该死!他伤了她的心,看她刚刚哭成那样,一定心都碎了!

    自己怎么会完全没注意到杂志上有这篇报导,怎么完全没人通知他这件事?李舒娟干嘛非得在这个时候接手那个化妆品公司不可?

    这段时间他去美国,就请求父母同意他跟李舒娟解除婚约,好不容易在不断苦苦哀求,之后,父母同意了他跟李舒娟解除婚约的事,父亲也答应近期内处理好美国公司的工作之后,会回台湾找万山集团的总裁,当然也就是李舒娟的父亲李邦石将解除婚约的事谈妥。

    方慕翊本来打算回到台湾之后,就约古湘月吃饭好好把这件事解释清楚,没想到昨天下午刚回到台湾,想见古湘月忍不住跑来公司,一看到她,他就冲昏了头,原本以为今天再解释也不迟,没想到一切都迟了!

    当初方原铭想跟万山集团联姻时,方慕翊的大哥方慕琉跟二哥方慕凌都一口拒绝,而方慕翊那时却觉得无所谓,女人他根本不放心上,而且自己因为不喜欢在集团工作,对毫无贡献,而李舒娟花名在外是有名的,看来她也不可能对老公或婚姻认真,结婚大概也是假象,如果联姻可以为大武集团带来莫大的利益,方慕翊觉得无所谓。

    那时他不知道,自己会遇到一个让他忍不住一头栽进去的女人。

    站在原地发呆了好一段时间,方慕翊回过神来,发现周遭同事都走光了。

    不行,他得去跟古湘月解释清楚才行,不能让她误会自己是虚情假意想欺骗她的感情,不能让她以为自己满口谎言只是想得到她的身体,自己是真心的,真心的想要她一辈子都当自己的女人,一定得去解释清楚!

    方慕翊匆匆离开办公室,开车前往古湘月的住处,但周五的下班时分,路上塞车严重,一路走走停停,半夜只需要半小时的车程,方慕翊却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到。

    走到古湘月居住大楼的警卫室,方慕翊跟警卫说:“我找古湘月小姐,我是方慕翊。”

    “稍等一下。”警卫拿起对讲机,过了一会他说:“古湘月小姐,有一位方先生找你。”过了一会儿,警卫转头对他说:“古小姐说她不认识什么方先生!”

    方慕翔很急,伸长手一把抢过对讲机急急地说:“湘月,拜托你听我解释!”他真的很怕古湘月已经挂上对讲机了。

    “没什么好解释的。”古湘月冷冷的声音从话筒那一头传过来。

    “拜托你听我说!这次我去美国就是去请我父母同意我跟我未婚妻解除婚约,你一定要相信我!”

    “我就是太相信你了,才会让一切发展到这个地步,我已经受够了。”古湘月的声音不但冷淡,而起听起来很疲惫。

    想到今天一整天古湘月在看到报导之后的心情,方慕翊真的很难过,他很急切地说:“求求你,湘月,我从来没有求过任何人,求求你给我十分钟让我解释,只要十分钟就好。”

    古湘月沉默了好一段时间,然后说:“如果你星期一就辞职,离开这家公司,我就给你十分钟。”

    方慕翔一愣,古湘月要他离开那家公司?是希望自己从她的生活跟工作中消失吗?凭他的专业,找工作对方慕翊来说不是什么问题,虽然他本来蛮喜欢这家公司的,但都无所谓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让古湘月听他解释。

    “我答应你。”方慕翊急切地说:“不用等到星期一,我晚一点就打电话向总经理辞职,然后就回公司收东西马上离开,这样可以吗?”

    “你把话筒交给别卫。”古湘月冷冷地说。

    方慕翊把话筒交给警卫,过了一会儿,警卫示意他上楼。

    古湘月在房间里,脑袋一片混乱,她真的很想摆脱方慕翊的纠缠,她不知道这个身家少说数十亿又已经有未婚妻的男人为什么要这样苦苦地纠缠她,她现在只希望方慕翊赶快从自己的人生中消失。

    说什么去美国是去请父母同意他跟未婚妻解除婚约,明明还跟未婚妻一起去参加什么时尚派对,说谎不打草稿,大烂人!

    门铃响了,古湘月打开了门,方慕翔走了进来。

    “十分钟计时开始,请说。”古湘月冷冷地说。

    方慕翊急切地说:“湘月,我对你是真心的,这一次我去美国,就是去跟我父母详谈,请他们同意我解除婚约,我真的没想到杂志会刊出那些事来。

    “你明明就跟她去纽约参加什么时尚派对不是吗?”

    “一到美国,还来不及跟我父母详谈,他们就要我先去纽约跟我未婚妻会合,陪她去参加一些派对,我只好先过去,之后才回波士顿跟我父母详谈,也是因为这样,所以花的时间比我原本预计的还长。湘月,我本来就打算把这些事跟你说清楚的,我是真的想要……”

    “那你昨晚来办公室找我,为什么不先把这些事说清楚?”

    “我一看到你就情不自禁,那是因为我太想要你了……”

    “你根本只是觊觎我的肉体而已,不要再演戏了!方先生,你的身家上亿,请你不要玩弄我这个平凡的女人,也不要以为我是个平凡的女人,就可以任凭你玩弄!”古湘月怒气冲冲地说。

    “湘月,我没有要玩弄你的意思!”

    “方先生,请你放尊重一点,你没有资格直呼我的名字。”方慕翊深呼吸了几口气,然后说:“古小姐,请你相信我,相信我对你是真心的。”

    “很抱歉,方先生,我不相信。”古湘月抬头看了一下时钟,“十分钟到了,不送,请你遵守承诺离开。”方慕翊看了一下时间,他还有很多话想讲,他很想慢慢说服古湘月,但他不能不遵守承诺,否则古湘月更不可能相信他了。

    “那我走了。”方慕翊无奈地打开门离开。

    方慕翊才刚走,古湘月就忍不住扑倒在床上哭了起来,她多希望刚刚方慕翊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可是她怎么可能相信他?

    长得那么帅的大企业的第二代小开口口声声说对她是真心的,鬼才相信!而且昨晚这个男人还像禽兽般不顾一切地占有她……古湘月越哭越伤心了!

    该死的男人,他居然让自己真的动情了!扑倒在床上,当古湘月发现自己怎么都止不住眼泪时,她才发现自己原来真的已经对方慕翊动情了,只是现在她却发现一切都是谎言,自己怎么可以这样毫无防备地让方慕翊偷走自己的心、占有自己的身体?

    可恨,可恨的方慕翊!罢刚居然还敢装出那种深情款款而且仿佛很伤心的眼神?他的演技未免太好了,自己就是这样才上当的,被他那老是看起来深情款款的炙热眼神给骗了!

    可恶,臭男人、坏男人!一连两天,古湘月除了哭了睡,睡醒哭,快饿昏时随便煮点泡面吃以外,什么事都没办法做!

    不行,等到星期一起床时,一定就得忘了他,一定要做到!星期天晚上古湘月在哭到快睡着前暗自对自己发誓,明天一起来就不要再想方慕翊,不要再想被他拥在怀里的感觉,不要再想被他占有时的那些细节……把一切都忘掉!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上司的呛秘书最新章节 | 上司的呛秘书全文阅读 | 上司的呛秘书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