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上司的呛秘书 > 第五章

上司的呛秘书 第五章

作者 : 夏罂
    【第三章】

    古湘月真的没想到,接下来的两个星期,方慕翊居然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星期一古湘月才刚到公司,就被总经理叫去,说方慕翊在总公司有事要处理,最近不会进公司,他交代由古湘月暂时代理他的职位,所有相关工作都由古湘月全权处理跟决定。

    可以代理经理的职务,古湘月其实很兴奋,但是方慕翊居然不说一句话就这样消失,在发生了那样的事之后,他不觉得自己有点过份吗?

    虽然说这年头接个吻摸摸胸部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但是这些对古湘月来说都是第一次耶!

    没办法,古湘月也只能拼命工作来发泄心中那股闷气!

    没想到在她埋首工作时,两个星期真的就在不知不觉中流逝了!方慕翊完全没有任何消息,中间古湘月曾经跟总经理问过一次,总经理淡淡地说,总公司请方慕翊去美国处理一些事,什么时候回来他也不清楚。

    可恶的男人,不来公司也就算了,还跑去美国?搞什么嘛!

    虽然不爽,不过总算还有个好处,因为卓定才自从那次古湘月突然离开之后,不但没对她死心,还一天到晚打电话来约她,而古湘月正好有最好的借口推托约会,因为代理经理职务真的让她忙翻了!

    资讯组组长的工作要做、经理的工作也得做,尽避古湘月工作效率惊人,还是得每天加班到八九点,根本没办法休息!

    转眼又快周末了,家中老爸打电话来要古湘月回家,古湘月算算自己已经一个多月没回家了,便答应了。

    周五一直加班到深夜,周六早上一起来,古湘月就背起包包搭火车回中部了。

    一走出火车站,迎面而来的热气吓了古湘月一跳,都九月了耶!台中怎么还这么热啊?

    搭公车回到家时才十一点多,古湘月的父亲跟妹妹都还在豆浆摊忙。

    “姐!你回来了?”妹妹古湘玫看到她的出现露出惊喜的表情。

    “对啊!”古湘月放下包包说:“我也来帮忙收摊吧。”

    古湘月的父亲古永福看到大女儿也露出慈祥的微笑,然后说:“那豆浆摊交给你们,我赶在市场收市前去买一些东西。”

    “好啊!爸您放心去吧。”古湘月一边说着,一边卷起了袖子开始忙了起来。

    古湘月的母亲早逝,父亲古永福靠着卖豆浆将她和妹妹抚养长大,还好古湘月很争气很会念书,父亲对她的表现很满意,妹妹古湘玫现在还在念高中,成绩也很优异。

    她们家已经在这边卖豆浆卖了十几年了,虽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生意,但也算是远近驰名的豆浆摊,而古湘月和妹妹古湘玫更是两个赫赫有名的“豆浆西施”。

    “啊!湘月,你回来了喔?豆浆还有吗?”突然来了个熟客,古湘月赶紧先停下收摊的动作。

    “王伯伯,您太晚来了啦!不过豆浆还有一碗,我盛给您。”古湘月带着笑意说。

    “我还要馒头夹蛋。”邻居王伯伯很愉快在位置上坐了下来,古湘月先盛了一碗豆浆端过去,王伯伯马上喝了一口说:“哇!豆浆西施端来的豆浆特别好喝!”

    “王伯伯,您很讨厌耶!”古湘玫在一旁抱怨说:“姐姐端的豆浆就好喝,我端的就不好喝喔?”

    “好喝啊,都好喝!你们姐妹都是大美女,别吃醋啦!”王伯伯呵呵地笑得好开心。

    有两位漂亮的美女伺候,也难怪这豆浆摊的生意总是好得没话说!

    将近十二点时,终于送走了全部的客人,将豆浆摊的东西收好洗好,古湘月翻冰箱找出一些食材,煮好了一桌午餐,这时父亲也买完菜回来,一家人开心地吃起了午餐。

    “湘月的手艺还是一样好。”古永福很满意地说。

    “那当然。”湘玫开心地说:“我是吃姐姐煮的饭长大的呢。”

    “真是难为湘月了,从国小一年级开始,不但早上五点起来帮忙卖豆浆,放学还得忙着煮午餐、晚餐、还得照顾妹妹,都是因为你们的妈妈太早离开……”古永福看着大女儿说:“湘月越大越漂亮,越来越像你妈妈了……”情不自禁地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

    古湘月想起在她幼稚园大班时就过世的母亲,也不禁难过了起来。

    “爸!您在干嘛啦?姐难得回来,您应该要开心才对,哭什么啦?”古湘玫不满地说,母亲太早过世了,那时她才一岁,根本毫无印象,对她来说,姐才是从小辛苦照顾她长大的人,母亲只不过是陈旧照片里的一个美女,姐更像她的母亲,因此古湘玫根本没办法体会父亲跟姐对于亡母的思念之情。

    “对、对!”古永福克制住情绪,露出了笑容,“难得湘月回来,咱们应该开开心心的,怎么样?湘月最近工作还顺利吧?组长工作还习惯吗?”

    “还不错!一切都很好,我很喜欢组长的工作,最近我们经理不在,我还代理经理的职务。”古湘月也克制住情绪,微笑地回答。

    “代理经理的职务,那接下来是不是有机会升上经理?”

    “说不定喔!”古湘月愉快地说,她的工作表现一直非常受称赞,要升上经理并非不可能的事。

    “那有意中人没有?有的话要带回来给爸爸看看。”古永福满怀期望地说,大女儿从小就很乖,放学永远都是回家做家事、念书、照顾妹妹,从国小一路念到硕士都乖到不行,古永福真担心她一直为这个家牺牲,都忘了要追求自己的幸福。

    听到意中人这三个字,古湘月真的不知道她脑中为什么会马上浮现方慕翊的帅脸,不觉就飞红了脸,有点结巴地说:“没、没有,还没遇到什么对象。”

    “真的吗?”古湘玫心直口快地说:“姐你脸红了喔!”

    “是麻婆豆腐太辣了啦,你别胡说!”古湘月瞪了妹妹一眼!

    古永福突然松了一口气,感觉大女儿好像已经有意中人了,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但大女儿从小就很聪明,他相信大女儿会为她自己找个好对象的。

    说不定,要不了多久,他就可以牵着大女儿的手步上结婚礼堂,甚至接下来可能就有白白胖胖的孙子可以抱……

    “爸,您在笑什么?”古湘玫瞪了父亲一眼,“好恶心喔!”

    “哈哈!没有,我没在笑什么。”古永福定了定神,比起大女儿,小女儿更让他担心,这种大剌剌的个性嫁得出去吗?

    就这样,在家里待了两天,周日傍晚,古湘月依依不舍地离家回台北,虽然她喜欢回家,但她也喜欢工作,只是每次要离家都会让她感到万分不舍。

    星期一古湘月还是照常上班,方慕翊依然没出现,古湘月还是得代理经理的职务,就这样一直忙到晚上八九点,工作总算都告一段落,古湘月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工作很忙,但她很乐在其中,每当工作完成,她总是会有种说不出的充实感,让她觉得很愉快。

    真希望可以真的当上经理,古湘月心想,当上经理不但薪水可以三级跳,而且权限更是高了三倍都不止!堡作的充实感也更强,要是方慕翊真的一直不出现,说不定她真的有机会升上经理!

    该死的方慕翊到底在搞什么?古湘月发现自己陷入矛盾的心情,工作上,她希望方慕翊干脆不要回来,让她可以直接接掌经理的职位,心理上,她却总是挥不去脑中那张帅气的脸庞,还有看着她似笑非笑时的表情。

    他怎么可以在强吻她又对她做了那种事之后就不告而别?摆明了就是在玩弄她嘛!

    现在都已经迈向第三个星期了,他依然还在搞失踪,连一句交代都没有!

    一连几天,古湘月在忙碌的工作之余,越想越气,而她更发现自己会越想越气,是因为她越来越思念那该死的方慕翊!

    怎么可以这样把人家的心扰乱之后就消失无踪?怎么可以完全没问她的意愿就强吻她、乱摸她,却没留下半句交代就走人?自己可不是那种豪放女!

    都怪自己当初没有拼命抵抗,古湘月心想,都是因为自己没努力抵抗,才被那种男人有机可趁,恣意地吻她!以后,以后绝对不再让他那么做了,没错,就是这样!绝对不能再让方慕翊碰她,那个该死的**!

    在思念的苦涩中,古湘月对方慕翊和自己都越来越觉得生气了!

    星期四晚上九点多,整个办公室的人都走光了,古湘月却还是对着电脑加班,对于经理的工作,她越来越乐在其中,花了很多时间,她对很多系统的程序设计重新作了规划,也获得总经理跟客户的大力赞扬,古湘月非常开心,暗自下定决心要把那该死的方慕翊抛到脑后,全心投入工作。

    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古湘月回头一看,居然是方慕翊,她吓了好大一跳。

    方慕翊带着满脸的笑容走了进来,“你这工作狂果然还在加班。”

    古湘月按捺住狂跳不已的心,非常讽刺地说:“好久不见了,经理!真不知道我是因为谁不在才得每天加班的?”

    “我已经听说了。”方慕翊走到她身边说:“你这段时间工作非常认真,而且每天都加班,真是辛苦了,我会报请总经理,要他给你额外的绩效奖金。”

    “谢谢经理,托你消失那么久的福,我才能拿到额外的奖金。”古湘月冷冷地说。事实上,方慕翊站在她身边,让她感到无比的紧张,很久没看到方慕翊,她觉得他好像瘦了点,也许因为不是上班,他没穿西装,而是穿着黑色的V领横纹针织衫和深灰色小直筒休闲裤,这样的装扮让他看起出乎意料的帅气,甚至让古湘月觉得有点心跳加快。

    都已经晚上九点多了,这人跑来公司做什么?难道……是特地来找她的?

    方慕翊忽然从古湘月的背后一把搂住她,在她耳边说:“我不在,你很想我吗?”

    方慕翊温热的气息喷进古湘月的耳里,带来一阵麻痒,她挣脱了方慕翊的怀抱,从位置上跳起来瞪着方慕翊说:“经理,麻烦你放尊重一点!”

    方慕翊看着古湘月这个将近三个星期不见的女人,也许因为天气凉了,她今天穿着棉质的军装风立领连身洋装,扣子一直扣到脖子,窄裙的长度却只到大腿。

    有一点男性化风格的上衣设计却让古湘月看起来出乎意料的亮丽,裙子的长度非常引人遐思,天啊!他不在的时候,古湘月都打扮得这么撩人让办公室里的男同事养眼吗?可恶,他真不该离开这么久!

    古湘月知道方慕翊在打量她,不禁有点后悔自己今天穿了这么短的洋装,早知道今天这个大**会出现,她绝对会穿长裤来上班,都是因为最近秋装全面上市,这件洋装又充满设计感,她才会冲动买下又穿来上班……

    方慕翊突然抬起头来看着她,古湘月接触到他看起来深情款款又彷佛充满思念的眼神不禁一楞,下一秒钟,她就被方慕翊紧紧地搂在怀里,还来不及反应,他火热的唇就印了上来。

    古湘月忽然想起之前的决心,使尽全身的力气推开了他,“不准你再这么做了!”

    毫无防备之下又一次被猛然被推开,方慕翊不禁有些生气,这个女人真的知道这段时间里他有多想念她吗?

    方慕翊再一次抱住了她,这一次他有准备,古湘月不管怎么用力都无法挣脱他的怀抱。

    ……

    事后……

    “我去一下洗手间。”她说完,就赶紧冲进洗手间。

    什么要自己成为他的女人?一般不是应该先找家高级餐厅告白,再带自己去大饭店或汽车旅馆或回他住的地方慢慢进行吗?哪有人这样说上就上的?简直就是禽兽!

    走出洗手间,她看到方慕翊还站在她的办公桌前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古湘月又涨红了脸,看都不敢看他就说:“走吧!”

    坐在车上,古湘月觉得好疲倦,不由得闭上了眼睛休息,为了方慕翊的失踪,自己不但得连日加班不说,他一回来连身体都得这样被他折腾,真是太过份了!

    方慕翊又开了音乐,仍然是悠扬的爵士乐,她发现自己其实不讨厌这样的感觉,不讨厌方慕翊就在她身边的感觉,也不讨厌之前方慕翊在办公室里对她做的一切,但要说什么成为他的女人……就这样在他禽兽般的占有下就此属于他吗?她觉得不甘心!

    一路上方慕翊很体贴地没说话,让古湘月可以好好休息,回到她住的大楼前,方慕翊赶紧下车帮她开车门。

    “那我回去了,掰掰!”她赶紧说。

    “湘月……你喜欢吃什么料理?明天我订一家你喜欢的餐厅。”方慕翊赶紧说,一边靠过来想抱住她。

    “不要在外面碰我!”她瞪了他一眼,“我可不是那种女人!吃什么都可以啦,掰!”古湘月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进她住了大楼了,其实是,她真的很害怕又被方慕翊一把抱住,不知道又会发生什么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上司的呛秘书最新章节 | 上司的呛秘书全文阅读 | 上司的呛秘书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