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无良恶霸 > 第七章

无良恶霸 第七章

作者 : 艾林
    站在狻猊楼的屋脊上,悠仁定定看着下面浓烟密布的楼府,清冷的笑容在她娇嫩的脸庞上浮现。

    天空的阴云低低地飘动,与楼下的烟雾像是融为一体。

    站在高处的她,一眼便找到从小院窜出的几个身影,她挥动桔色手帕,将他们引向此时无人看守的东侧小门。

    黑浓的烟帮了大忙,在烟雾里,训练有素的护院们,乱了阵脚。

    她一夜未睡,等的就是此刻。

    昨夜里她找到楼府的上风处,偷偷焚烧湿茅草,带水的茅草焖烧一夜,产生大量烟雾,当护院首领发现情况不对,为时已晚,楼府的东侧廊道,早被浓烟团团围住。

    上天也很帮忙,在此期间,没有一丝风,浓厚的烟聚拢在一起,犹如一道道墙,干扰着楼家人的视线。

    几声马儿嘶鸣随着烟雾飘上楼头,悠仁听了又是一笑。马厩里的牲口受惊了,大概正从她偷偷打开的门洞里没命地往外狂奔。

    楼下已乱成一团。

    “快拉住,别让那头牛踩着我。”

    “你是谁?”

    “都住手!”

    “别打了,我是厨房的下人。”

    嗯,很好,事情发展的确往她预期的方向走。

    悠仁最后瞄了眼东侧小门,躲躲闪闪的几条人影,已靠近门边,浓烟一卷,影像模糊起来,虽然看不见最后的结果,但她想那些人应该已经逃出生天。

    胸中大石落地。

    仰头望天,她呆呆地看着天际,看着前方咸阳城在阴云中灰扑扑的街道。

    心中突然一阵悲凉袭上,她想起了家人,她的爹娘、她的手足,还有服侍她十二年的丫鬟珠儿。

    为什么一夕之间她会失去所有的亲人?

    她爹是不是个好官她不知道,她只知爹在朝为官这些年,年年都得到嘉奖,有一年,圣上还曾御赐她家一幅“福”字,这是至高无上的殊荣。

    但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啊!新皇即位后,朝廷势力大洗牌,他爹不再被重用,更甚者,两年前,因为一个小小的疏失,她爹官位不仅不保,甚至还被判满门抄斩,事前并无半点征兆,出事那日,她和小白还在骊山踏青,沈家人及时在半路找到她,并把她藏起来,她才逃过一劫。

    眼睛酸酸的,下面的烟真是呛人,害她想哭。

    她揉了揉酸痛的脖子,神情凄凉而忧伤。

    在人生惨痛的变故下,她选择坚强,咬牙挺住,不让小白和沈家人为她担忧。

    可是心中还是有压不住的恐惧,她的人生才刚开始,就要在躲藏中度过,她还必须改名换姓,背着沉重的伤口,孤苦的在茫茫人海中走下去。

    从此没人知道她曾经是诸葛家的二小姐。

    垂下美目,悠仁看了看脚下,彷佛不见底的虚空。

    失去庇护和家人,活下去真的好难、好难。

    身着豪迈的翻领胡服,楼定业执着马鞭,悄然无声地来到狻猊楼前,他微微抬眼,在厚重的浓烟与铅云中,迅速锁定屋脊上那抹摇摇欲坠的身影。

    就是这人儿,在他出门时将楼府内外搅得一团乱,他上了楼靠近她,双眸失去神采的她兀自想着心事,根本没注意到有人靠近。

    她此刻娇弱得如同被风吹散的花瓣,犹如孤魂的身影立即勾动他的情绪,彷佛是巨石堵在胸口,浓浓的不舍和怜惜为此而引发。

    到底历经过多艰困的遭遇?是谁将倔气傲骨的她伤成这样子?她武装着自己内心脆弱不堪,逞强到让人心痛。

    霎时之间,楼定业相当愤怒,怪自己没有察觉到她倔强外表下的深刻伤痕。

    好想给她最坚定的守护,不害怕她满身的利刺会伤得他千疮百孔。

    好想亲吻那些遍布她身上的伤,用尽他全力让那些伤口痊愈,让她不再痛不再流血,不再站在这样的高处,一脸的惶恐。

    活在他羽翼保护之下。

    他曾经问自己数次,该拿她怎么办?如今他心中已有答案,随心而为,这才是他楼定业的行事作风。

    “因为做了不可饶恕的事,就想自我了断吗?一点也不像你会做的事。”他以戏谑的口吻道。他知道,以她的脾气,越是激她,她就越是勇敢,但即使知道她不会轻生,他全身还是紧绷着,他不能冒险,让她做出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事。

    恶霸回来了悠仁愕然,带着沉重的心情回眸看他。

    晦暗的光线里,他犹如一尊高大的石像,稳稳矗立,他黑沉的影子像是长长的翅膀,牢固地伸展在她的左右。

    他逐渐靠近,她第一次想将他看个仔细。

    他有着比一般汉民更为白皙的肤色,楼家前代当家主母是异族人的传闻,在楼定业身上得到了印证。身体里的异族血统,令他有着轮廓深刻的五官,出色高挺的鼻梁。

    带着英气的眉毛斜飞,眉头低低往眼窝的方向压着,狠劲十足的狭长眼睛与之相衬,显得格外乖张暴戾。

    高壮的身形,足足高出她两个脑袋,合身的胡服和嵌玉束带衬得他气宇轩昂,在这离天很近的地方,他好似背负着苍穹的巨人。

    忽然间,久违的泪水无声地滑落。

    她竟当着他的面掉泪

    太糟了!

    她为何在看着他时,生起软弱的情绪?难道是那一夜梦里的拥抱影响了她?

    “你站住,不许过来。”她伸出手臂,拒绝他的靠近。“等我一会,就等我一会。”她急遽地蹲下身子,抱住自己,拼命地吸气,想要把泪逼回去。

    “悠仁,何苦强撑?你可以到我这里哭。”他笔直地看向她,眼睛里温柔的光芒在阴云中彷佛熠熠生辉。

    “我没哭!”她强压住情绪,站了起来,挂上冷淡的表情,眼角泪痕犹未消失却已武装起自己。

    好倔强的个性啊。楼定业不由得在心中叹息。

    “为什么想要救那些人?”知道一时间卸除不掉她的心防,从手下口中了解事情始末的楼定业转而问道。

    “想给你难看。”悠仁故意说。

    “是吗?”修长指头抚着下巴,他意味深长地说:“纵使你把楼府里外熏得如此,可惜你还是棋差一着。”

    “我不这么认为。”粗略算算,那些人离开楼府半个时辰了,这会大概早已出了咸阳城。

    楼定业朝她伸出巨掌,意图很明显。他要先带她离开屋顶,其他的事,稍后再追究。

    悠仁看了看他的手掌,觉得别扭,于是闪身越过他,顺着来时的小木梯爬下。

    “爷儿。”两人从狻猊楼下来,楼秀已在楼门外等候了。

    楼定业横在悠仁面前,睇着她漂亮的乌发道:“楼秀,去把人带上来。”

    轻轻倒抽一口气,她双手紧握,雪白小脸僵硬地板起来。他要她见什么人?

    一会工夫,从牢房里逃走的几人被带到她眼前。

    “怎么可能”悠仁怒瞪楼定业,丝毫不怕用这种态度会激怒他而让自己丢了小命。

    “他们逃出楼府又如何?咸阳城也是我的地盘。”没有人能轻易逃出他的手掌心。

    “该死的恶霸!”见被她所救的人身上又添新伤,她怒气攻心,抡起拳头,如雨点般落在楼定业胸口发泄,“太过分了!”

    这些人并没有犯错,这男人怎么可以这么做,即使他们有罪,也不该由他来惩处!

    定定的站在原地,看着怀里气急败坏的人儿,楼定业无声地叹口气。她乱挥的小拳头,对他来说,只是给他抓痒而已。

    “把人都带回牢房。”他一边握住她的小手,一边命人把那几人押走。

    听到这声命令,悠仁不再叫喊,她仰起头,恶狠狠地瞪着他。

    适才发狂的发泄后,她的头发乱了,柔顺发丝散开,衬在她娇俏的颊边,楼定业觉得怒气让她看起来益发美丽。

    他低头凝视着她,一瞬也不瞬。这样的她多么的生气蓬勃,他喜欢看着这样的她,至少不会让他感到心痛,愠色点染她的红唇。

    见到他深幽的眼神,悠仁红了双颊,勉强定下心神,勇气十足道:“既然你要关押他们,那我理应一起。这件事从头至尾都是我一人所为,在上风处点烧茅草,叫他们挖掘地道,找出逃亡路线,都是我在主导。”

    气定神闲地点点头,楼定业意味深长地说:“我不关你那是因为我已有了其他决定。”

    “杀了我?”她口气恶劣地哼问。她才不怕……

    “不,我要娶你,悠仁。你将是楼家的当家主母。”他这一句话,犹如惊雷,炸得所有人都头晕目眩。

    这就是他在狻猊楼的屋顶上做出的决定。

    他要保护她,最名正言顺的方式就是让她成为他的妻。

    天地在摇晃?她耳朵里轰隆隆作响……悠仁呆若木鸡地望着楼定业,无法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他在说什么?这是在开哪门子的玩笑?

    半晌,静悄悄的周遭开始骚动起来,抽气声此起彼落,楼家仆从们也为这个消息感到震惊。

    “我没听清楚……”悠仁嚅动唇瓣道。

    “我要娶你,悠仁。让你披上嫁衣,做我楼定业的女人,为我生儿育女。”他拧着眉,铿锵有力地再说一遍。他要娶她,一旦冠上楼姓,他不信,从此谁还敢伤她分毫?

    “娶我”她简直难以置信,细弱的声音变得尖锐。

    “不要再问!”他有些恼火了,他想娶她这件事有这么不可思议吗?“这事我已经决定,我会给你时间准备,但不许说『不』。”

    老天爷!恶霸疯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无良恶霸最新章节 | 无良恶霸全文阅读 | 无良恶霸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