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无良恶霸 > 第六章

无良恶霸 第六章

作者 : 艾林
    【第三章】

    秋阳穿过层层桃枝和窗纸,照在悠仁的床上,蜷缩的身子受到光线的打扰而倏然坐起。

    啊!她作了什么梦?醒来的她捧着粉嫩的双颊,胸口塞满怅然和失落,彷佛失去保护自己的重要支柱与屏障。

    梦里的情景回归她的脑袋。

    她怎么可以梦见她跟恶霸在……噢,天哪!

    一个可怕的梦最后却演变得那么荒唐。她在他的怀里、止住泪,还不知羞地倚着他汲取温暖。

    天哪!她一定是在楼府里住太久,才会作这种奇怪的梦。

    懊恼地跳下床,仅着素白中衣的她坐在圆凳上,一回头,正好瞧见铜镜里自个儿惺忪的样子。

    “见鬼!”她好像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

    急匆匆来到铜镜前,仔细一瞧,镜中的秀颈上,点点吻痕就这样刺眼地印着,藏都藏不住。

    那难道不完全是梦?昨夜那人就真的在她房里而他除了留下这些吻痕,并没有趁机强占了她。

    梦中的悸动与现实的情景交错,到底哪个才是真的?

    为什么心脏在不停地鼓噪?如果对他的依赖和悸动源自于梦乡,那为什么清醒的她还会心跳失序?仍为留下的吻痕久久不能平静?

    “悠仁姑娘,你起身了吗?”门外传来楼秀恭敬的问话。

    把纷乱的思绪都收起,她清清嗓子,应了一声。

    “你们快进去服侍姑娘盥洗着装。”伴随楼秀话音一落,四个丫鬟推门鱼贯而入,放下她们手里捧着的华丽衣衫和翠玉头饰,着手帮她梳洗。

    一顿饭的工夫,悠仁脸上抹了水粉,唇上点染胭脂,一身桔色底绣盘枝纹的彩衣,衬得她贵气又典雅。

    仔细审视着镜中的自己,她忍不住叹了口气。家中未遭横祸前,这是她平日的装束……想到家变,神色颓唐地黯淡几分。

    视线往下,她又瞧见颈上的淡痕,不由得气结。那恶霸真是无礼讨厌,吻在那种地方,根本是在毁她名节。

    她不得不动手调了些水粉,遮盖住颈上的痕迹,心中却生起些奇怪情绪,心底酥痒又充满期待。

    收拾妥当,四个丫鬟悄声退了出去,楼秀在房外花厅中道:“姑娘,爷儿让我带话给你,他出门巡视商队,大约四、五天就回来。”

    “与我无关。”冷腔冷调的回答。

    “姑娘,这些衣物和头饰都是爷儿亲自为你挑的。”

    内室里这回没有反应。好难讨好的姑娘啊……

    楼秀心里轻叹,继续说道:“爷儿说,看姑娘的模样与谈吐,定是出身大富或是官宦之家,平日应就是如此盛装,穿其他衣裳实是委屈了姑娘。”

    面对镜子坐着的悠仁,从镜中看到自个儿脸上的惊愕。

    恶霸对她好用心!

    “请姑娘移步花厅。”楼秀接着请求。

    没想过自己会因楼定业心绪起伏这么大,悠仁瞪大眼睛盯着镜中双颊飞红,微带羞意的女子。她都快不认识自己了!

    好半晌她才答道:“你走吧,我想去院子散步,你不用管我。”她快喘不过气了,亟需到外面透透气。

    “谨遵姑娘吩咐,不过,请姑娘一会还是看看花厅内的东西。小的退下了。”

    门外一串脚步声逐渐远去。

    悠仁愣愣的思忖着。她什么时候成了楼府的主子了?每个下人,包括总管都对她这般照顾?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楼定业他……她不敢再往深处想,她起身出了内室,离开前瞄了眼花厅中的东西,眼睛不由得瞪得老大。

    好个楼定业,一大早就送她一箱箱金银首饰和来自异域的琉璃器物。桌上的宝瓶里,则盛满产自波斯的香露。

    把这些东西换成银两,说不定能养活咸阳城所有百姓一整年。

    烦死了、烦死了!他到底想干什么?悠仁不耐烦地甩门而去。

    趁着阳光大好,她为了转换心情,像只彩色斑斓的蝴蝶,在楼府的园中慢慢地晃悠。

    在楼府里,她尚能自由行动。楼府如同铜墙铁壁的守备,她不可能突破,压根不用对她进行“特殊”的关照,而她自己也不打算跑,跑出去,没有沈家的接应,情况会更危险。

    她四处张望,西边有一处人工湖,碧水连天,还不错;南边有片树林,清幽宁静;北边有巍峨的高楼,再过去有……咦?好像是牢房耶。

    楼府西北边的犄零地带里,有座小院,小院外有几个异族壮汉把守。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踏向前,打算进牢内看看。以楼定业毒辣的性格,这个牢房里绝对不会是空的。

    还没踏进院门,她就被深目高鼻的巨人给拦住。

    “你们敢拦我?”她摆出官家千金的架子,大声喝道。

    异族护院们,你看我我看你,根本不懂她在说什么,挡住她去路的动作一点也没变。

    原来这些人听不懂中原话。悠仁寻思。恶霸可真是厉害,别说一般人家,就是官宦之家,也不见得养得起异族奴才。

    既然听不懂,她多费唇舌也无用,身子一转,她假装离开,趁异族奴仆没注意她之际,便溜到院子的后方。

    沿着院落的墙壁,她来到一堵石墙前,石墙看来已有些岁月,上面都是斑驳的痕迹。

    “我娘、我妹子,我……要……”石墙内隐约传来哽咽的说话声。

    声音时大时小,悠仁攀着墙壁,仔细寻找着声音的源头,好不容易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一个气孔。

    将左眼贴近气孔,她看见一间阴暗的牢房。关押着几个人,当中有老有少,个个脸上、身上都有新旧不一的鞭伤血口。

    其中一个咳着血的少年道:“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省省力气吧,这都是命。我已经在这里待了四年,那个恶霸就是要慢慢折磨我们,直到我们咽下最后一口气。”

    “要我如何甘心?楼家强占我家田产,硬拗那田产本来就是他的产业,见我不服,就命人把我关在这里,唉,不知我在外面的儿女怎么样了?”另一中年人悲愤地说。

    牢房内叹息声四起,正当他们自怜自艾时,墙外传来一道声音。

    “你们想出去吗?”悠仁对着气孔道。她不能让恶霸胡作非为,害这些人。

    “咦”牢内众人都大吃一惊。

    “想离开这里吗?”没听见回答,她又问了遍。

    但众人都不敢应声。

    “都傻了吗?”她是好心,但口气却很不客气,一时间让人很犹疑该不该相信她。

    “姑娘……”

    “想出去,就从现在开始,朝我所在的位置挖出一条地道。”她方才踩了踩脚下的泥土,发现很是松软,只要用一天半的时间就能轻松挖出条地道来。

    “姑娘,你在耍我们吗?就算出得了这个牢房,楼府又是要怎么出去?”真正把守森严的是楼府啊!

    “只要你们按着我规定的时间挖出地道来,我自会给你们指出一条离开楼府的路。”她脑中已有了相当周密的计划。

    所有人都沉默。

    “我来挖、我来挖。”浑身带伤的少年决定试试,从草席上爬起,扑在墙内与悠仁相对的位置上,徒手挖泥。

    若不离开这里,也是死路一条,那倒不如冒险一试。

    “很好!明日午时,你们一定要从地道中出来,看向府中最高的那座楼,以桔旗为令,我自会带你们出去。”午时正是楼府上下用饭之际,也是守备略微松动之时。

    “你为什么要救我们?”有人怀疑她的目的。

    “我希望你们逃出去后,能到金城县的沈家钱庄,告诉掌柜:悠仁平安。”她救人又可送出消息,何乐而不为?沈家大哥和大嫂若知道她在楼家平安,也可放下一半的心。

    交代好一切,悠仁转身离开这座小院。若能和沈家人联系上,就能离开这里。思及此,激动的情绪令她双手发抖。

    她唯一要担心的是楼定业会不会半途回府。

    但愿上天站在她这一边。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无良恶霸最新章节 | 无良恶霸全文阅读 | 无良恶霸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