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首富挑艳 > 第五章

首富挑艳 第五章

作者 : 芳妮
    【第三章】

    孟夏愕然的抬头望向站在门口的凤腾天,下意识整了整头巾。

    “你、你怎么可以随便闯入别人的房里?还不快点出去。”孟夏佯装镇定道。

    “我是凤府的当家,这整个凤家家业都是我的,怎么能说是我闯入别人的房里呢?”凤腾天嘻皮笑脸的走向她,在她身旁坐了下来,一双黑眸直直瞅着她不放。

    “既然你不出去,那我出去。”孟夏放下书册,起身便欲离开。

    “等等!”凤腾天站起身攫住她的手腕,将她拉向自己的怀中。

    “啊—”孟夏惊呼一声,随即撞到一副坚硬的胸膛,心脏不由自主卜通卜通的快速跳动。

    “放开我。”她挣扎着。

    “我不放。”凤腾天一手揽住她的腰,让彼此更加贴近。

    感受到她的柔软与香气,昨晚的回忆瞬间被勾起,让他的下腹部不安分的骚动起来,这是他第一次这么强烈的被一个女人吸引,如此的情不自禁。

    “你到底想做什么?如果只是闲着无聊想调戏人,那你找错对象了。”孟夏不喜欢因他而心跳加速的自己,却又无法克制。

    “如果我说,我对你一见钟情了呢?”他凝视着她,黑色的眸子燃烧着热切的光芒。

    “一见钟情”他的告白让她的心一突,脸颊臊红了起来。

    “很奇怪吗?其实我也觉得很奇怪。”凤腾天自嘲的笑了笑,“我凤腾天还是第一次这样被感情冲昏脑袋,做出这种连我都觉得荒谬的傻事。”

    “你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一定是搞错了。”孟夏慌张的垂下长睫,回避他那双让她心跳加速的瞳眸。

    “不,我从来没像现在这么笃定过,你就是我要的女人。”凤腾天坚定的道。

    “你知道我是谁吗?”孟夏咬咬下唇问。

    “我不管你是谁,我只知道我要你。”他认真的看着孟夏,毫不迟疑的回答。

    小蓝说的果然没错,凤腾天是个多么出色俊美的男人啊,被这样的一个男人深情凝视着,有多少女人可以抗拒得了呢?

    孟夏可以感受到自己内心的悸动与澎湃,但一想到他“精采”的生活就又却步了。

    “你总是这么唐突吗?你用这种招数骗了多少女人?”她提醒自己不要被诱惑。

    凤腾天英俊的脸上闪过抹受伤的神色,“我要怎样才能让你相信我?”

    “原本你可以很简单就拥有我的,是你放弃了。”孟夏低喃。

    “这话是什么意思?”凤腾天困惑的问。

    “没什么,凤当家,你还是请回吧。”趁他不注意之际,孟夏抽回了手,将身子自他怀中移开。

    “至少让我解开心中的疑惑吧?”凤腾天不放弃的道。

    “什么疑惑?”孟夏刻意放淡语气。

    “为什么你会藏身在别院?为什么我从来没见过你,也未曾听任何人提起过你?”凤腾天抛出一连串的问题。

    “所以你根本不知道我是谁。”孟夏的眸闪过抹凄楚,苦笑了下。她很明白,自己是个一直被遗忘的人呵。

    “你的话让我感觉到,我似乎应该要知道你是谁?”凤腾天更不解了。

    孟夏摇摇头道:“我只是个无足轻重之人,不值得你费心。”

    “那么,你是我父亲安置在这里的吗?”凤腾天最担心的就是这件事,忍不住脱口问出。

    孟夏错愕的望向凤腾天,白皙的脸颊因为微愠而微微泛红,“你是在暗示我是你爹爹金屋藏娇的小妾吗?”

    “是吗?”凤腾天屏息等待答案。

    孟夏的答案就是给他狠狠的一巴掌,清脆的巴掌声让彼此都怔愣了住。

    “对不起,但是,你未免太污辱人了。”孟夏回过神,冷凝着脸色。

    本以为他会勃然大怒,没想到凤腾天却开心的大笑出声,“你不用道歉,我反而要谢谢你。”

    他出乎意料之外的举动让她讶异,她从没看过被打巴掌还向对方道谢的。

    “你让我松了口气,更能放大胆子追求你了。”凤腾天道。

    “你、你真是个怪人。”面对这样厚脸皮的男人,孟夏真不知道该如何应付。

    “可能是因为我以前体弱多病,只能躺在床上羡慕其他人可以想跑就跑、想跳就跳吧,所以等我恢复健康之后,就暗暗发誓,想做的事情绝对不耽搁,要做就做。”凤腾天的思绪飘回了过往那段被病痛折磨的日子。

    他英俊脸庞上浮现的惆怅让孟夏心疼,但她很快甩开那种不该有的感觉道:“我很遗憾你有过那种童年,但是,如果你是想藉此让我同情你的话,那你只是在白费唇舌。”

    “哈哈哈,你真是个冰山美人。”凤腾天不以为忤的笑道:“但我一定会让你为我融化。”

    “你—”他的坚持与自信让孟夏无言以对。

    “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凤腾天问。

    孟夏抿紧唇瓣不回答。

    “好,那我去问问我娘,为什么别院会藏了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仙子。”凤腾天转身举步。

    “慢着。”孟夏喊住凤腾天,“你不要去问。”她不想让他知道,她就是那个被他打入冷宫的冲喜新娘。

    “为什么?”凤腾天困惑的看着她。

    “因为……反正你若惊动了老夫人,我就马上离开这里。”孟夏道。

    “既然如此,那你就告诉我吧,你的名字是?”看样子她有她不想让人知道的苦衷?

    孟夏咬咬下唇,无奈的嘟囔道:“大孟。”

    “大孟?哪个孟?”凤腾天追问。

    孟夏瞟了他一眼,不甘愿的道:“孟姜女的孟。”

    “大孟啊……”凤腾天感到趣味的不停咀嚼着她的名字,“大孟、大孟—”

    “够了,你请回吧。”她不想让他发现,他每喊一次她的名字,都会让她一阵悸动。

    “大孟,我会再来的。”凤腾天凝视着她的目光充满感情。

    “不用,你可以不用再来了。”孟夏急忙道。

    凤腾天看着她微微一笑,突然一个箭步上前又将她揽回怀中,迅速的轻啄了下她的唇瓣,然后在孟夏反应过来之前放开她,笑道:“我会忍耐到下次见面的,大孟,记得想我。”

    他朝她眨眨眼,潇洒的弯身行礼后才跨步离开。

    愣愣的看着凤腾天高大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孟夏良久才自他带来的震撼中回神,举起手轻触还残留着他的温度的唇瓣。

    这就是凤腾天的魅力吗?

    她的心,不听话的小鹿乱撞起来。

    其实,他并不是一个容易对女人动心的男人,应该说也从没有哪个女人能令他动心。

    那为什么他对在别院的她却总有种莫名的牵挂?

    他不否认她长得很美,不是庸俗的那种美艳,而是一种隔绝于世、清新脱尘的秀丽,而且他一直有种说不上的感觉,好像他们之间早在“上辈子”就已经相遇相识,那是种无法解释的悸动,让他不由自主的往别院跑—就像现在。

    凤腾天放轻脚步,走进别院的长廊,正好看到一个沐浴在月光下的身影蹲在草丛前,双手捧着不知是什么的东西轻声低语着。

    他悄悄举步靠近,竖起耳朵倾听着。

    “侬今葬汝心凄楚,他日葬侬知是谁?虽然我们只有数面之缘,不过你好好安息,下辈子不要再投胎当畜牲了。”听她语带哽咽,触动了他心底某种情绪。

    只见她将手上捧着的小鸟尸体放入挖好的洞中,然后一把一把的抓起沙土将尸体掩埋,最后在坟上放着摘下的新鲜花瓣,怔怔的看着新坟垂泪。

    夜晚的凉风拂动她略显轻薄的衣衫,让他心头涌上无限的怜惜。

    “大孟。”他忍不住轻唤出声。

    孟夏的身子僵了僵,迅速起身想往屋内跑。

    “等等。”他一把攫住她的手腕,将她拉入怀中。

    “你想干么?”她甩开他,低垂着头背对他。

    “你哭了?”

    “不关你的事。”她吸吸鼻子。

    “当然有关。”他扳回她的身子,捧起她的脸,深深凝视着她红肿的双眸,“我会心疼。”她落寞的嗓音与孤寂的身影,在在都让他心中涌起深切的疼惜。

    或许,正因为如此,他才莫名地无法自拔,心里总是牵挂着她,放不下她。

    他英俊黑眸中有着真切的关爱,让孟夏的心升起一股酸酸的感觉,不知道有多久了,除了陪伴着她的小蓝外,没人关心过她。

    不过,她会有现在的处境,他不正是始作俑者吗?

    “你还来干么?”理好情绪,她恢复了冷淡。

    “因为想见你。”看见她坚强外表下脆弱的一面,让他有股想要一辈子保护她、呵护她的欲望。

    “可是我不想见你。”她板起脸,沉声道。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期待见到我的。”他漾起笑容保证。

    “不会有那一天的。”孟夏甩甩衣袖,转身离开。

    “你会的。”凤腾天朝她的背影大喊。

    闻言,孟夏顿了顿身子,而后加快脚步“逃离”他。

    凤腾天将视线自她离开的方向移到庭园中的小小新坟。

    想起她纤细敏锐的情感,还有那孤单的身影,凤腾天心头不禁一拧紧。

    为什么她会独自一个人待在别院,还不让他去问个清楚?

    她就像一团迷雾,让人忍不住想一窥究竟。

    这个女人真的勾起了他的兴趣,让他的追求欲望更加强烈了。

    “阿市婶,有件事情我想问问你。”凤腾天喊住从身边经过的阿市。

    “少爷—不,当家,您请问。”阿市在凤腾天面前站定身子,欣慰的看着他微笑。

    谁都想不到当年那个病恹恹的苍白少年,此刻竟会变成这么健壮挺拔的男人。

    “那个……”凤腾天想了想,缓缓开口道:“阿市婶,我们凤府上上下下有哪些人,你应该都很清楚吧?”

    “那当然,要进凤府做事的,都得先让我审核,觉得没问题才能入府。”阿市自信的拍拍胸脯。

    “是吗?那如果不在凤府内,而在凤府外的别院呢?有没有可能会有你不知道的事情?”凤腾天试探的问。

    “那怎么可能?只要是和凤府有关的事,不管什么我都一清二楚,不可能发生这种事,等等—当家,您该不会是觉得阿市我偷懒怠惰吧?”阿市紧张的问。

    “阿市婶,你别担心,我只是好奇凤府这么大,会不会有我们没顾到的地方,毕竟现在是我当家了,我得完全掌握状况才行。”凤腾天找了个借口解释自己的行为。

    “原来如此。”阿市松了口气,又恢复了笑容,“当家请放心,阿市会尽到管家职责的。”

    “阿市婶,你是我娘的陪嫁丫鬟,从小就一直照顾着我,就好像我另一个娘一样,我当然放心。”凤腾天扯了扯唇。

    “当家,您这样说,阿市怎么敢当,阿市最大的心愿就是看到您娶妻生子,只要您能替凤府开枝散叶,阿市就死而无憾了,相信老爷和夫人也是这样期盼着。”阿市感慨的道。

    欸,阿市跟他娘一样,老是把话题转到这上面去,凤腾天暗暗翻翻白眼,不过现在他倒不排斥这个话题,“或许,你们的希望很快就会实现了呢。”

    “当家?”凤腾天难得的正面回应,让阿市讶异的瞠圆了眼。

    “怎么?我说了什么吗?”阿市婶那像见到鬼的表情让他有种想要笑的冲动。

    “少爷,您终于长大了,阿市婶我真的替老爷夫人感到欣慰啊。”阿市感动得热泪盈眶,急忙道:“我马上禀告夫人去,夫人可是早就拟好人选名单,全都是名门贵族的千金呢。”

    “慢着。”凤腾天阻止阿市要离开的动作。

    “当家?”阿市止住脚步等他说话。

    “我的妻子人选我自己会决定。”凤腾天扯扯唇道。

    “呃,您已经有了中意的人选吗?”阿市好奇的问。

    凤腾天神秘的笑了笑,“等时机成熟时,我自然会说,在此之前,你什么都不要跟我娘说。”

    “阿市遵命。”阿市屈身应道。

    “嗯。”凤腾天点点头,转身走了几步,又顿住身形,装作不经意的提起话题,“对了,靠近东郊的别院好像闲置很久了,是不是该找人去清理清理?”

    阿市的表情明显僵硬了下,呐呐道:“别、别院吗?”

    “是啊,别院。”凤腾天观察着她的神情。

    “当家放心,虽然别院闲置着,但我一直都有命人去打扫。”阿市强自镇定道。

    “那就好,说不定哪天我会想在那边设置个书斋。”凤腾天缓缓道。

    “呃,那个别院过于偏僻阴暗,光线不好,不是很适合设置书斋,再加上秽气太重,所以才会闲置迄今。”阿市想要打消凤腾天的念头。

    “是吗?那我倒是需要好好考虑一下。”凤腾天弯起唇角,微微一笑,将手负在身后,转身离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首富挑艳最新章节 | 首富挑艳全文阅读 | 首富挑艳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