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首富挑艳 > 第四章

首富挑艳 第四章

作者 : 芳妮
    他的头好痛……

    除了宿醉的胀痛之外,还伴随着一阵阵的抽痛。

    凤腾天皱着眉头坐起身,大手不自觉摸向疼痛处—怎么有这么大的一个肿包?

    奇怪了,他的头上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包?他明明跟大伙儿在甄香阁喝酒后就回家了,不记得有跟谁发生过冲突啊……

    “天儿,你醒了?”畲宝珠见儿子苏醒,端了杯热奶走到床沿,“快喝吧。”

    “娘?”乍见到母亲,凤腾天露出讶异的神色,但还是接过杯子,将热奶乖乖喝下肚。

    “你这孩子,昨晚又喝得烂醉如泥,这样子身体怎么受得了?别忘了你的身子可是娘费尽心思才拉拔大的,娘可不许你胡乱糟蹋。”畲宝珠一脸不悦的教训儿子。

    “我最温柔美丽的娘亲,孩儿知错了,您就别生气了,气坏了身子多划不来啊。”凤腾天起身轻搂着母亲。

    “你这孩子。”畲宝珠哪抵得过儿子的撒娇,一下子就投降了,“我真是拿你没辙。”

    “谁叫您有个这么聪明又俊俏的儿子呢。”凤腾天打趣道。

    “是啊,那我这个聪明又俊俏的儿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肯替娘讨门媳妇,生个白白胖胖的金孙呢?”畲宝珠期待的问。

    每当说到这个,凤腾天就想闪躲,于是他故意装没听到的转移话题,“娘,昨天是谁送我回来的?”

    “你、你都不记得了吗?”畲宝珠的眼神飘移了一下。

    “我只记得我喝了很多酒……但这头上的包是哪来的?我不记得我有撞到—”凤腾天蹙蹙眉,有个影子隐隐约约在脑中闪过。

    “你这孩子,喝得这么醉,回来跌倒撞到头都忘记了?还是两个家丁扶你回房的,以后不许你再这样喝酒了。”畲宝珠赶紧干扰儿子的思绪,佯斥道。

    “是吗?”凤腾天不是很确定的道。

    “总之,你现在已经是凤家的当家了,你可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放浪形骸,知道吗?”畲宝珠叮嘱。

    “放心,娘,您儿子我做事有分寸的。”凤腾天扯扯唇道。

    看着儿子健壮俊帅的模样,哪还有以前那副苍白虚弱的病容?畲宝珠满足的点点头道:“那就好,不要老让娘为你操心,看来也该找个妻子管管你了。”

    呃,怎么话题又绕回来了?凤腾天暗暗叫苦,起身将畲宝珠往房外推,“娘请先回房吧,您儿子要梳洗更衣了。”

    “每次说到这个你就想闪?你也老大不小了,你—欸—”畲宝珠话还没说完就被推出了房外。

    “等会儿见。”凤腾天朝一脸无奈的母亲笑着挥挥手,然后赶紧将房门关上。

    呼,这阵子娘逼婚的举动越来越频繁了,他几乎快要招架不住了。

    其实他明白,身为凤家唯一的香火,娶妻生子是人生必经之路,只是他一点都不想步上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成亲的姻缘路,他只想找到一个能跟随上他脚步,抓得住他的心的女人当他凤腾天的伴侣。

    所以虽然他表面风流不羁,实际上,任凭弱水三千,他却只想取一瓢饮,然而那一瓢,却还在虚无缥缈间。

    凤腾天嘲弄的扯了扯唇瓣,走向架在一旁的水盆,捧起水正准备洗脸时,粼粼的水光突然唤醒了他沉睡的记忆,那沐浴在月光下的绝美容颜瞬间跃上脑中,清楚得彷佛就在眼前似的。

    那个女人—没错,他昨晚曾经见过她,如梦似幻,但他确确实实触碰过她那丰润甜美的唇瓣和凝脂滑嫩的肌肤。

    虽然他昨晚醉意甚浓,但依稀记得伺候他的家丁将醉酒的他带到别院小憩,以免被娘知道他又出外饮酒作乐而训他一顿。

    后来呢?

    后来……他记得看到一个婢女鬼鬼祟祟的走进到别院的一个屋子里,所以他才会好奇的跟上前,等那个婢女离开后,他才探头察看,然后就撞见那副美女沐浴的画面了。

    她是谁?为什么会藏身在凤府的别院内?为什么他从来没听人提起她?到底是谁将她藏起来的?

    莫非……一股不安在体内骚动。

    该不会是父亲另辟他院,金屋藏娇吧?

    想到她或许会是父亲的女人,就让他不由自主的燃起浓浓的妒火。

    不行,他得再去见她,把一切疑问搞清楚、弄明白。

    凤腾天……这么久了,其实她一点都不期待再见到他。

    自从“娘”拉着她的手,愧疚的对她说对不起时,她就知道,自己跟凤腾天应该是不会再有任何关系了。

    一直到阿市婶将她安置在几乎荒废的别院,甚至叮咛她不可以走出这里时,她更明白自己被“抛弃”了。

    她不否认刚开始她也曾半夜偷哭,有过伤心寂寞的时候,但随着年龄渐长,她也慢慢习惯这种清幽的生活,若不是还存着跟妹妹孟乔聚首的想法,她或许会觉得就这样在这里终老也不错。

    可是,她平静的心湖却在凤腾天闯入的那一刻起了涟漪。

    不知道为什么,他那双充满魅惑的深邃黑眸、灼热浓烈的唇瓣,自昨晚之后便时刻干扰着她的心。

    他真的变了不少,原本带着稚气的病容,此刻却硬朗俊美而充满自信的丰采,很难想象当年他会是个气若游丝的重病者。

    或许,他真的是因为当初那门冲喜的婚事才好起来的,那么她也算是他的救命恩人喽?

    孟夏不自觉弯起了唇瓣—为自己可能有的“伟大”。

    “大孟姊,你在笑什么?”小蓝好奇的看着孟夏问。

    “呃—我、我有笑吗?”孟夏心虚的抿住唇。

    “是啊,我看得很清楚,你真的在笑耶。”奇怪了,这一整个早上,少奶奶都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不知道在想什么,常常想得出神。

    “是吗,可能是这本书太好看了,所以我才开心的笑了。”孟夏阖上书册,找了个借口带过。

    “可是我看你一直都在发呆,没有在看书啊。”小蓝直率的道。

    “呃,我那是在思考,不是发呆。”孟夏虽然尴尬,还是努力维持平稳的语气说道。

    “大孟姊,你是不是在想当家?”小蓝感兴趣的问。

    “胡、胡说。”孟夏不由自主的红了脸颊。

    “反正你们早就是夫妻了,就算被少爷看到什么,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啊。”她猜想孟夏是因为这样心神不宁,自作聪明的安慰着,反而让孟夏的脸颊更加烫红了。

    “他、他才没有看到什么。”她绝对不能让小蓝知道,他不但看到了,而且还吻了她……一想到那炽热的吻,孟夏的身体不由自主的燥热起来。

    “大孟姊,你讲话结巴了耶。”小蓝好笑的打趣。

    “那是因为我有点口渴了。”孟夏故作镇定的倒杯水喝了一口。

    “是喔。”小蓝也不管孟夏是真的口渴还是装作不在意,自顾自继续道:“大孟姊,当家真的很俊美对吧?我没说错吧?”

    孟夏微微扯唇,轻描淡写道:“他看起来很健康,跟以前很不一样。”

    “是啊,老夫人常常说当家现在就像个脱缰野马似的,放浪不羁,常出门花天酒地,都不赶快定下来娶妻生子。”小蓝滔滔不绝的讲着。

    放浪不羁、花天酒地……这两个形容词让孟夏的心不由自主的扯了下,有些烦闷。

    “不过要能够过这样的生活也得先有本钱才是,照我看,当家就是有本钱放浪形骸的那种人,大孟姊,你说是吧?”

    “所以他的生活过得很糜烂喽?”孟夏佯装随口问问。

    “呃,糜烂?跟朋友喝得醉茫茫才回来算不算?”小蓝侧头想了想。

    难怪,昨晚他也是醉醺醺的,浑身酒臭味,想必又是到哪个青楼逍遥了吧?孟夏的心莫名刺刺的,表情也僵硬了起来。

    奇怪,他怎样过生活关她什么事?就算他要三妻四妾、夜夜笙歌,和她这个“无名无实”的妻子也没有任何关系不是吗?

    “话说回来,大孟姊,你真的不觉得当家很俊吗?”小蓝追问。

    “我没感觉。”孟夏淡淡道。

    “是喔……”小蓝一脸可惜,“本来我还以为你们见到面一定会天雷勾动地火呢。”

    “你的想象力也未免太丰富了。”孟夏佯啐。

    “我真的以为你们是天造地设、天作之合的一对耶,男的俊,女的美,世间再也找不到像你们这么搭配的人了。”小蓝认真的道。

    “只有你会觉得这头银白色的发很美吧。”孟夏自嘲的用手抚着头巾。

    小蓝没有忽略孟夏脸上一闪而过的落寞,赶紧说道:“大孟姊的全部都很美的。”

    “谢谢你。”孟夏感谢的扯起了唇瓣。

    “我是真心的。”小蓝举起手做出发誓状。

    “所以我才谢谢你啊。”孟夏莞尔,拉起了小蓝的手。

    小蓝不好意思的笑笑,一脸开心。

    “对了,小蓝,你帮我转告夫人,说我想见她一面好吗?”孟夏道。

    “你要找夫人?”小蓝有点讶异,因为她从没听孟夏有过什么要求,而且别说见任何人了,自她伺候孟夏以来,也没看过老夫人踏进别院一步。

    “我有点事情想要跟老夫人商量。”孟夏轻声道。

    “大孟姊,你、你该不会是想要换掉我吧?”小蓝担忧的问。

    “傻丫头,你想太多了,我怎么可能这么做?”孟夏好笑的道。

    “呼,那我就放心了。”小蓝整个人松了口气,拍拍胸脯道:“好,我马上去找夫人说去。”

    不等孟夏回应,小蓝已经宛若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

    这丫头,真是急惊风。

    孟夏微笑的摇摇头,打开了书册,低头继续研读文章时,房门却又被缓缓推了开,一道伟岸的身影踏入,醇厚低沉的嗓声随即在寂静的房内响起—

    “你果然是真的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首富挑艳最新章节 | 首富挑艳全文阅读 | 首富挑艳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