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千金酿酒 > 第九章 玉妆公主的打算

千金酿酒 第九章 玉妆公主的打算

作者 : 寄秋
    “还没到吗?”

    一张铺着虎皮的雕花白玉如意榻上,坐了一位雍容华贵的老妇人,她十指纤细,戴着甲套,每个手指头都套上价值不菲的戒指,有羊脂玉的,镶各色宝石的。

    屋内富贵华丽,奢华致极,放眼一看,摆设尽是世间少有,连青花瓷瓶里插的花都是罕见珍品,一株价值连城。

    可是处在这金碧辉煌的宫殿里,老妇人找不到一丝欢快,每个正在走动的人都像迟暮老人,静得不发出一丝声响,让人有种正在等死的感觉,没有所谓活人的生气。

    她活太久了,久到忘了深宫寂寞的滋味,这座金子打的金丝笼子囚禁了女人的一生,她的青春、美貌与魂魄。

    “就快到了,在路上,听说王爷旧疾复发,因此耽搁了一下。”一名上了年纪的女官声音平缓的说道。

    一听这话,犹可见年轻时风华的太皇太后喉间一紧,甚为紧张的追问:“什么旧疾?为何哀家不知情?你们这些个好吃懒做的硕鼠,这么大的事居然瞒着我!”

    “皇姑祖母别动怒,小心您的金躯玉体。还不是前太子余孽造的孽,前些日子表舅舅奉

    命围剿,谁知对方顽强抵抗,表舅舅的人死伤不少。”可惜没把人杀死,要不西夏就少了一份威胁。

    坐在太皇太后跟前的女子长得明艳健美,大大的眼睛像草原上的星星,眨动时明亮璀璨,一头乌黑秀发如最丰盈的黑土地,闪着生命的热气,丰厚的唇诱人润泽。

    乍看之下她像本朝人,有着精致的五官,但仔细一看,肤色略深,眼神张狂,浅棕色的眼眸十分灵动,转动间竟有股野性的倨傲,睥睨着世间一切。

    她是西夏公主玉妆,今年十七岁,为人热情大方,是先前太皇太后想给段玉聿赐婚的对象。

    在西夏,女人是一种财产,可以转让,父死子继,弟娶兄嫂比比皆是,伦理对他们而言不值一提,只有最原始的男人和女人。他们也没有婚前守贞这回事,互相看上眼了便狂欢一场,事后若无其事的各自走开。

    所以让她与“表舅舅”成婚一点也不违和,在她看来那是个雄鹰一般的男人,她就要最强的那个。

    至于太皇太后这里,她对玉妆公主的生母有愧,加上玉妆公主也在她膝下养了多年,秉持着肥水不落外人田的道理才做主赐婚,想着两个她最喜欢的小辈在一起就觉得欢欢喜喜,孩子们早点开枝散叶才是真孝顺。

    “你这丫头消息倒是灵通,连长乐王遇剌都晓得,看来哀家是老了,什么都管不动了。”看似在抱怨,太皇太后其实是在敲打玉妆公主,让她一个外邦公主别在宫里瞎打听,这不是她该知道的事。

    上了年纪的太皇太后对于政治还是有一定的敏锐度,并非行将就木。她的一生经历过三次改朝换代,也是从腥风血雨走过来的,因此她更清楚祸从口出的危险性。

    虽然她把玉妆公主当子小辈疼爱,但还是没忘记玉妆公主的身分。当初和亲的对象本来应该是她时女儿,可她舍不得,便由娘家郑国公府的嫡女代之,封以公主名号远嫁西夏。

    为此,她一直觉得对不起娘家人,这才对郑国公府特别宽待,同时也爱屋及乌,将玉妆公主纳入她的羽翼下,一入京便养在她宫里,朝夕相处下也处出几分感情。

    玉妆公主不笨,反应极快的挽住太皇太后的手娇嗔。“人家也是意外得知的,上个月不是有西夏使臣前来朝贡吗?人家去看了一下,席间有人谈论,便听了一耳朵。”

    “以后可不许了,后宫不可干政,我们妇道人家呀,安分的相夫教子就好,别管男人在外头干了什么,那些事我们管不着,也不能管,知道了吗?”打打杀杀的事让男人去干,女人家只管貌美如花的等着。

    当年她还是妃子时,也是不干涉任何事,任由皇后去蹦跶,结果皇后自个儿作死,不仅太子的地位被娘家人拖累,自己也被废了,幽禁冷宫,这便是女人强出头的下场。若是有耐心多等上几年,别急着上位,皇位还不是太子的。

    偏偏皇后心思重,什么都要掌控在手中,担心皇上更宠爱她,因此先一步下手,免得为人作嫁,大权旁落他人,结果聪明反被聪明误,倒是让她有了今日的地位。

    “皇姑祖母,您这话就说错了,在我们西夏,女人能上马拉弓射雕,也能和男人一样掌权,立下汗马功劳。我们西夏是有能者居之,不分男女。”玉妆公主言下之意是女子也能称王,其野心可见一斑。

    太皇太后唇边的笑意一淡,端起西湖龙井轻饮一口。“玉妆,莫忘了你现在不是在西夏,若是无意外的话,你将会在本朝出嫁,一朝为人妇便不是西夏人,夫唱妇随,归于宗族。”

    玉妆公主想说她是睿智的西夏公主,才不是愚蠢至极的天朝人,但这些话她不能诉诸于口。“皇姑祖母,难道嫁了人就不能围场授猎,骑马奔驰了吗?那做人多闷呀!”

    还是他们西夏好,不用守酸儒八股的老规矩,爱做什么就做什么,谁有实力谁当家做主,一代女王也当得起。

    玉妆公主念念不忘自幼出生的草原,因为风俗、地域的不同,她没有以夫为天的温驯,反而跃跃欲试,野心勃勃,想将天下最勇猛的男子收为己有,以美貌和才识征服他,任凭她驱使。

    “呵……去皇家猎场打猎还是可行的,不过次数不可频繁,以你的身分日后必入显贵之门,高门大户的人家可不比寻常百姓,由不得你犯一点错,一失足成千古恨。”太皇太后提醒玉妆公主要谨言慎行,不能有旁的心思。

    自个儿养大的孩子自个儿清楚,是个心气高的,虽说是逗乐的好伙伴,可狼性未除,没看紧些会闯出祸事。

    “皇姑祖母,玉妆的婚事不是已经定了吗?表舅舅很好,我愿意成为长乐王妃。”一旦握有王府实权,她便能调兵遣将,助她西夏扩充领地。

    亲王府的卫兵配制是两万精兵,因是皇叔的缘故,又多加一万精兵,因此段玉聿的封地上共有三万精兵。

    但事实上人数不只这些,段玉聿的封地甚广,又邻近边疆诸国,三万精兵根本不够用,所以他私底下另有军队若干。这种事其他藩王也在做,心照不宣罢了,大家都心里有数,不宣之于口,增兵是必然的趋势。

    只是有人心大了,增了三五万私兵还嫌少,暗地里继续征兵增加兵源,藏在荒山野岭里暗暗操练,买马囤粮,调高赋税,严然成为一方土皇帝,这才让皇上内心生出隐忧,兴起削藩的念头,他不能容许他人生异心。

    太皇太后的神情一顿,有点高深莫测。“这事咱们先不提,等人回来了再说,哀家不会委屈你的。”

    “可是他带人回京了,这不是给我难看吗!正妃未过门,先弄些不三不四的女人,皇姑祖母,您容忍得下烟视媚行的祸水不成?”玉妆公主脸上的不悦明显可见,但她相信长乐王见过她后定然会对其他女子失去兴趣,当今世上少有人美貌胜过她的。

    自视甚高的玉妆公主以出色的美貌自傲,常年在宫里的她也只与后宫嫔妃走动,最美的女人都被皇上收在宫中了,她与她们比较自是常理,她认为那些所谓的美女都太苍白了,弱不禁风,不如草原女子健美,笑容开朗。

    嫔妃当中她唯一讨厌的是天生媚骨的宜贵妃,那人太假、太做作了,却又美得让她无话可说,她真是恨死那人了。

    “玉妆,未见到人之前不能妄下论断,你就是口快,性子直,不懂得收敛,这一点要好好改一改,不然日后嫁了人会非常吃亏。”没那么湾弯绕绕的心眼倒是好的,就是怕心性养歪了。

    当初太皇太后看上玉妆公主的原因是她心直口快,不擅隐藏真性子,稍微有点历练的人都能一眼将她看穿,所以许配给自个儿一肚子坏水的儿子正好,他制得住她。

    如今看来是她想差了,玉妆公主不是没心机,而是不到时候,于她无利的事她懒得谋算,除非对她大有利处。

    闻言,玉妆公主惑魅的猫眼一闪,“皇姑祖母不疼玉妆了!您亲下的懿旨都能被一把火烧了,那我与表舅舅的婚事是不是得就此算了?您这是欺负玉妆呀!没把人家当自己人看。”

    懿旨被烧,太皇太后也着实恼了几日,可是一想到儿子那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她气过也就释然了,母子俩哪是对头,还能结仇不成?不娶玉妆就不娶,外甥孙女再亲,能亲得过自家亲儿吗?

    太皇太后自然是站在段玉聿这边。

    不近女色二十四载的小儿子突然说有了准王妃,她哪还记得赐婚这档子事,欣喜若狂的想见儿子信中的小人儿,只要他肯传宗接代,和女人亲近,她便是吃斋念佛也值得了。

    “疼、都疼,可鞭长莫及,哀家也拿他没辙,这小子打小就不是个听话的孩子,长大更不服管束,哀家年岁大了,有心无力,你也别怪哀家护短,若是这事不成了,哀家定会为你挑一门好亲,让你风风光光的出嫁。”一百二十抬嫁妆够她扬眉吐气了,一个异族公主,如此体面足够了。

    “若玉妆只要长乐王呢?”原本她是抱着可有可无的心态,一方藩王算是配得上她王族公主的身分,如今却是誓在必得,只有她不要的人,没有她得不到的,任谁都不能扫了她的颜面。

    太皇太后轻抬眼皮,睐了玉妆公主一眼,“那就看你的本事了,谁当哀家的儿媳,哀家都不在意,只要那孽子点头,你或是其他人又有什么关系,哀家只等着抱孙。”

    她是真的不在乎,以儿子在皇室的崇高辈分,他娶谁都不合宜,越是高门的贵女对他越是百害而无一利,京城里的水深得很,谁和谁不是姻亲,一娶了名门贵女便会和某方势力扯上关系,日后若受了牵连,那是百口莫辩。

    反倒是平民百姓引不起太大的水花,没有背景和靠山,反而不引人注目,猜忌和防备也会少一些。

    “皇姑祖母这么说,玉妆就安心了,在此谢过皇姑祖母,日后玉妆成了您媳妇,就要改口喊母后了。”玉妆公主双目闪着莹光,无比自信,彷佛段玉聿已是她囊中之物。

    太皇太后挥挥手让她退下,想着许久未见的儿子,心里既欢喜又惆怅。

    “娟子,你说玉妆会不会对那丫头下毒手?”玉妆那草原民族的凶性,下手不留情。

    一定会。一旁的中年女官晴娟在心里回答。“太皇太后还信不得长乐王吗?他一向护食,他的东西别人绝对抢不走,何况是他亲口说的准王妃,谁敢伸手谁自尝苦果。”

    龙之逆鳞,触之即死。

    “也对,我老是低估他,忘了他不再是当年十来岁的小子,在他的治理下,他的封地倒没出过事。”其他人的封地或多或少会传出一些暴动或酷吏压迫等事情,喧闹过一阵。

    “娘娘您是关心则乱,慈母一心为儿,长乐王会感念在怀的。”心乱了难免着急,想得多了。

    “也许吧!聿儿一日不成亲,哀家就一日放不下心。哀家活到这把年纪,还不是为他撑着。”武帝过世了,亲生的先帝也殁了,她与皇上不亲,若非一个“孝”字压着,宗室又要不平静了。

    晴娟笑着安慰太皇太后,“儿孙自有儿孙福,娘娘用不着多想,船到桥头自然直,您瞧王爷不把人带来给您看了,您还担心好事不能成双?如民间百姓所言,老婆、儿子、热炕头,人家热和得很。”

    太皇太后一听,乐呵呵的笑了起来。“说得有理,赏,大赏!娟子,你真是哀家的可人儿。”

    “谢娘娘赏。”晴娟一福身,答谢赏赐。

    “你再跟哀家谈谈他们走到哪儿了……”

    太皇太后是寂寞的,有些话只能跟长伴多年的女官说,她们一个兴奋得像年轻了三十岁,诉说着儿子年少时的情景,一个冷静敦厚,安静地微笑听着,不时回个一、两句。

    两人面上出现的欢喜不是假的,期待着段玉聿的归来,扳着指头数日子,苦恼时间过太慢。

    得知伤亡人数,玉妆公主大怒。“这就是你们给本公主的东西!”

    “公主息怒,勿伤了尊贵身子,好好保重自己。”一名蒙着面纱的西夏侍女小声地劝慰。

    “本公主怎么息怒?六十七名西夏勇士出去,回来却不足七名,还个个身上带伤,你们要本公主如何向父王交代?”一具具的尸体几乎死无全尸,腰斩的、缺腿少胳臂的,肢离破碎。

    “公主,不是我们的错,而是对方太强了,早有防备,我们的人不敌……”幸存的手下巴图心有犹悸,他尚未从一片血色记忆中回过神,心里还惊惧着当日的屠杀。

    夏和若的马车出了城门便和段玉聿的五百亲兵会合,加上周公公带来的侍卫一百名,一共六百名。如此浩浩荡荡的一队车马,除非是不长眼的盗匪和山贼,谁敢靠近三里以内,冲天的血气足以将人冲晕。

    “借口、借口,全是借口!本公主有要你对付长乐王吗?本公主只是要你们除掉一个女人而已,你们连个女人也应付不了。”简直丢西夏的人脸面,一点小小的事也办不好。

    “那个女人一直跟长乐王在一起,我们找不到机会下手。”最后逼不得已才铤而走险。

    “难道他们连吃饭、睡觉都寸步不离?蹲个茅坑还同个坑?”不可能黏得那么紧,一定有空隙。

    差不多,巴图在心里回答。

    “长乐王将她保护得密不通风,出入有八名精锐侍卫陪同,而且四周还有我们看不见的暗卫,一旦轻举妄动便会立即被发现,而且瞬间绞杀。”说到“瞬间绞杀”时,他壮硕如山的身子明显抖了一下。

    “绞杀?”听到这两个字,玉妆公主美眸一眯。

    “是的,单方面的绞杀,我们的人马分成三次伏击,只有最后一次逃出几个,其余的都没活下,有的连惨叫声也没有发出就断气了。”

    “真这么厉害?”她悄悄带到天朝的三百勇士都是父王精心挑选的,即便做不到以一敌十,最起码一次杀三、五人不在话下,她看过他们动手,的确是族中万中选一的勇士。

    “公主,您没看过长乐王身边人的狠厉,他们的身材不如我们壮硕,力气也比我们小,可是胜在身手刁钻,出刀诡异,动作奇快,还没看见他们出手,脖子上就多了一条细丝。”

    先是细如发丝的伤口,而后大量喷出血,捂都捂不住。

    “真有其事?”长乐王不是游戏人间的浪荡子?

    “是的,公主。”千真万确。

    “看来是本公主错怪你们了,错估了长乐王的实力,他的人竟然能打败我们西夏勇士。”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段玉聿领军攻陷四大番国时,因西夏识时务,早早献城投降,又送玉妆公主来当人质,在那几场几乎全面覆灭的战役中,只有西夏有幸从战火中逃出生天,并未受波及。

    其他数国濒临灭国边缘,大城遭到摧毁,草原子民十不存三,纷纷逃向荒境,十年内怕是无法恢复原状,想再兴兵南下十分困难,他们的壮丁在那场战争死绝大半。

    那时已被送出国的玉妆公主并未亲眼见到如此惨烈的状况,不知多少人的血染红百里大地,听说了这回事,却不相信单凭一名不足弱冠的少年能力战群雄,认为肯定是夸大其词,为了这场胜仗,塑造出一位英雄人物罢了。

    没多久,玉妆公主来到天朝,那时候她还是七、八岁的孩童,等她真的见到段玉聿本人时,他已是名满京城的浪荡子,除了不嫖外他什么都干过,像是火烧知名青楼玉真楼、一夜豪赌赌倒了三个赌坊,或是在酒楼里与人斗酒,赢得酒状元之名。

    总而言之,就是个横行霸道的王爷,不怕闹事,就怕事情闹得不够大,后来一干权贵子弟都被他打过了,他才认定此处再无趣事,带着数百亲兵回封地。

    一去多年,鲜少回京,段玉聿对玉妆公主而言只是一个听说,因此她从未放在心上,也没那心思得知他是否如传闻那般神勇,直到太皇太后赐婚。

    “公主,想要那女子死并不容易,防守得太严密了,我们的人一靠近就会被发现。”根本近不了身。

    “他们离京城还有多远?”觉得事事不顺,玉妆公主有点烦躁,她吐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

    “两天车程。”预估。

    只能是预估,因为段玉聿的车队实在走得太慢了,依正常行进,约半个月便能抵达京城,段玉聿却带着佳人边走边玩,有时看见路边风景不错还停下野炊,打打野鸡、兔子,架起架子烤肉。

    这般走走停停,足足走了一个月,难怪太皇太后急了,频频询问人到哪,不会出事了吧。

    “好,让他们顺利进京,你们给本公t守在长乐£府周遭伺机而动,务必要让那名女子进不了宫。”她绝不容许那人与太皇太后碰面,长乐王妃唯有她才能当。

    “是。”巴图将手臂横过胸前。

    “还有,查清楚长乐王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是游手好闲、斗鸡走狗的浪荡子,还是天纵奇才、战无不胜的沙场杀神。”她必须弄明白才好走下一步。

    “属下遵命。”负伤的巴图走得一瘸一拐,显见伤得不轻,腰上的弯刀有碗大的口。

    等人走后,玉妆公主坐在榻上深思。

    她该怎么为西夏争取包多的利益,好让父王并吞其他草原民族?

    “啊!终于到了。”

    看着巍巍的城门,夏和若有种解脱的感觉。在马车上待了足足一个月,整天晃来晃去,是个人都受不了,整个骨头都散了,好像东凑一片、西拼一块,嘎吱嘎吱作响。

    反观车上的另一个人,她是羡慕嫉妒恨,不管马车如何晃动,他该吃就吃、该睡就睡,还能靠着她侧身看书,顺便上下其手占她便宜,悠闲地像出府赏景的公子哥儿。

    若非外头五百名站姿笔直如长枪的亲兵们,她真要以为自己是富贵中人的家眷,春天赏花,夏天画荷,秋天摘桂,冬日赏梅……

    “瞧你那德性,像是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给爷留点面子,别丢人现眼。”吃着桂圆的段玉聿朝窗外吐出籽,神情慵懒,一脚斜跨在她腿上,一脚平放在地。

    “我是头一回进京,当然没见过大城的宏伟和壮观,我看什么都新奇,样样好,比起东兴县大多了。”车多人也多,街道宽敞,三三两两的小贩在街道摆摊,还有卖花的小泵娘在人群中穿梭,兜售一串串香花。

    “咕!东兴县算什么,鸟不拉屎的小地方,赶明儿见过母后后,我带你四处逛逛,把该吃、该玩的全给绕一圈,给你长长见识。”他句句嫌弃,可话里话外都带着宠溺。

    “好呀!我还真想瞧瞧京城是什么样子,以前老是听别人说,这会终于亲眼瞧见。”两颊红扑扑的夏和若像个刚拿到糖吃的小孩,兴奋地不时掀开云绫缎窗帘往车窗外瞧。

    街道上行人来来往往,有叫卖声、有高声嚷嚷着让路的人声,还有孩童们拿着波浪鼓追逐而过的笑声。

    “刚瞧很新鲜,瞧久了就没意思,当年被我烧掉的玉真楼又重建了,刑老二银子真多,改天去借用借用。”又开青楼又开赌坊,不知收了多少孝敬。

    “什么玉真楼,是酒楼还是客栈?”应该不是饭馆,肯定是达官贵人吃饭的地方。

    见她问得认真,段玉聿闷声一笑,“总归是好姑娘不会去的纸醉金迷场所,那里是要撒大把银子的。”

    “刑老二又是谁?”她很好奇。

    “户部尚书。”把国库当成自己的银袋,这些年他不在京城,这老家伙铁定又捞了不少。

    “喔!”她趴在窗边,水汪汪的眼睛睁得又大又亮,好似怕漏看了什么。

    “喔什么,坐好,以后有得你看,这走马看花的,你能看到什么?不过是皮毛。”他闭着眼都能从东市走到西市,再绕过南门回到北门,这京里的一砖一瓦他比谁都清楚。

    偌大的帝都竟没给他一丝归属感,这才叫可笑,他像个过客来来去去,连片叶子也不沾。

    还想偷看的夏和若斜着眼一下一下地偷瞄。“到了没?我们先到将军府还是长乐王府?”

    “你傻呀!你那些舅舅还在半路上,他们的脚程能有我快吗?当然是先回王府。”他把回府说得理直气壮,彷佛两人就应该在一起,他们回的是自己的府邸,王府也是她的。

    “可是你让我跟娘说要住在舅舅家,要是不去不是很奇怪,还没出阁前,我不便借宿外男家。”该坚持的还是得坚持,只是……

    “一间没人的空屋去做什么?若是不诳骗你娘,你敢跟她实话实说吗?”从边关到京城何其远,没两、三个月是到不了的,他是替她舅舅家做好了安排,但不表示一群老弱妇孺走得快,一家子上路难免拖延到行程。

    夏和若头一低,还真不好回话,真要说太皇太后召见,她娘还不得先吓死。“走了很久,长乐王府还没到吗?”

    “到了。”他以指挑开桂圆肉,往她嘴里一塞。

    “到了?”她怎么没看见大门,马车还继续往前走。

    “眼前这条路叫王府路,东边被拆过似的灰屋子是忠义王府,再过去点如马粪颜色的是武真王府,再往前走……”

    他一口气说了四、五座王府,嫌到一个不行,似乎这些都是行将就木的老头,他总有一天会拆了它们。

    “等等,我说的是长乐王府,你说的那些与我何干?”她都被他搞胡涂了,难道他住在皇宫里?

    段玉聿似笑非笑的睨了她一眼。“我不是说到了吗?”

    “到了哪里?马车还在走。”他的恶趣味有时候会将人逼疯。

    他突地放声大笑,一把搂住她。“王府路、王府路,顾名思义这条路的两侧皆为王府,刚弯进来看到的便是长乐王府,整个西面都是我们的。”

    夏和若被吓到了,惊讶地睁大眼,久久没法回神。

    好大……

    “哪里大,我在封地的王府是这儿的十倍大,你在里面还能跑马呢,逛上十天半个月也逛不完。”少见多怪。

    封地的王府要养三万精兵,因此不盖大点不够用,方圆十里内的山川、湖泊都是王府的,他让人盖军营、练武场、跑马场,还有数也数不清的房舍,有的屋子他连去都没去过。

    不知自己喃喃自语将心声说出口,夏和若收起惊吓的神色,再次趴在车窗往外看。“你一个人住得了吗?”

    “不是还有你?”他取笑地将指往她唇上一点。

    “可多一个我也是九牛一毛,根本没多大感觉。”怎么还是墙,到底有完没完,她两眼都看花了。

    他轻声在她耳边低喃。“多生几个孩子就能填满。”

    她一听,满脸潮红。“我们以后要住在京城吗?”

    顿了顿,他脸色微冷。“你想住京城还是回我的封地?”

    夏和若想了一下,小声的在他耳边回道:“这里贵人多,以我的出身恐怕融不进这圈子,我还是喜欢咱们地头,有空时还能酿几坛子酒喂喂你的酒虫。”

    “好,我等你酿酒……”

    忽地,正在行进中的马车不知被什么撞了一下,车身受力,摇摇晃晃,马受惊了,嘶鸣不已,行伍出身的车夫连忙拉住扬蹄的马儿,慢慢地安稳下来。

    “好呀!哪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敢挡小爷的路卜不知道路是小爷开的吗?还不立刻给小爷滚下来,小爷留你个全尸,不牵连你一家老少。快滚下来,别等小爷动手……”

    “长进了,敢自称小爷了。”马车内传出冷冷的讥诮言词,半个桂圆壳弹向“小爷”的脑门。

    “谁,谁敢暗算小爷!你们全是死人呀,还不上去把人拖下来打,不把人打残了,小爷打死你们……”

    “小爷”抚着头大吼,气得直跳脚。

    “可是爷,马车四周全是带刀侍卫,奴……奴才们不敢动手。”咽了咽口水,下人满脸惶恐。

    “没用的奴才,他有侍卫,小爷没有亲兵吗?去,把府里的兵叫出来,一人一脚把马车上的人给小爷活活踹死。”也不打听打听他是京城小霸王,名头一说出来,能吓死半城人。“是。”

    家丁才刚要去叫人,马车上的男人又出声了——

    “白小七,你真是给爷长见识了,来来来,爷站着不动让你踹,能踹得了算你本事。”山中无老虎,猴子当大王,他一不在京城,这些上不了台面的小虾米都跳出来了。

    “你算什么东西,敢直呼小爷白小七,小爷……咳咳!你……你给我吃了什么……”

    忽地一物弹入口里,白小七怔了一下,咳了许久没咳出,反而一口咽下,他惊慌不已,以为被喂了毒。

    “桂圆。”

    “桂圆?”他停下正在挖喉催吐的动作。

    “白小七,爷离开时你不过豆丁点大,现在都会横着走了,把王府路当你家的,你有没有把爷放在眼里?”没有他,哪来的王府路,这些假王爷有哪几个出自宗室?

    “你……你是谁?小……小爷不怕你,给小爷报上名号来!”哼,就算他打不赢,也还有大哥,准把这人打得屁滚尿流。

    “睁犬眼睛瞧瞧你家爷是谁。”一只长腿跨下马车,随后是高大的身躯,一股扑天盖地的煞气迎面而来。

    “你……看起来很眼熟……”为什么有一阵恐惧由心底升起?好像有大祸临头的感觉。

    “是眼熟呀,要不要爷再把你扔进大湖里,喂你生吃剥皮青蛙……”

    段玉聿话还没说完,先前气焰高涨的白小七突然尖声惊叫,脸色发白地跌坐在地,全身发着抖。

    “长……长乐王!”白小七眼前一黑,差点厥过去。

    他宁可自己厥了,也不愿生生面对这个阎王。

    “原来还有人记得本王呀,真是荣幸。”段玉聿露着白牙笑着,表情多么和蔼可亲,可是……

    白小七裤下已出现一泡黄尿。

    “荣幸,荣幸……啊,不对,你怎么回来了?你……你不要打我,我错了……”白小七惊恐的抬起手遮头,怕这位大爷的腿往身上踹。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真是好孩子呀!不过你的马车撞坏了本王的马车,让本王无法耀武扬威的回府,你说这笔帐该怎么算?”他这人很好商量,从不恃强凌弱。

    段玉聿一脚踹在白小七的手上,他吃疼得冷汗直冒却不敢喊出声,一张脸白得像死了爹娘,正在哭丧。

    “我赔、我赔,我给你赔礼。我最近刚买了一匹汗血宝马,明儿送到你府上可行?”白小七卑微得不能再卑微,连眼神都不敢直视,抖个不停的身子让人看了觉得着实可怜。

    “你认为爷这么好打发?”一匹汗血宝马,他不是弄不到,但聊胜于无,回去盖个马场养马。

    “那再加一艘画舫如何?买不到一个月,只下水一次……”白小七都快哭了,只求全身而退。

    段玉聿假意思忖,“依本王以前的性子,定是断你一手一脚,但因车上有女眷,本王不想见血惊吓到她,所以这一回饶过你。日后你见到本王有多远滚多远,最好绕道走,听到没?”

    出府就这一条路,不走这条路还能往哪走?可白小七哪敢说不,“是是是,一定绕路,一定绕路……”他站在翻倒的马车旁点头哈腰,长乐王的马车没走,他连腰都不敢伸直,一副见到祖宗的模样。

    “啊!他晕倒了。”从车窗往后看,夏和若惊呼一声。

    “还是这么没用,才说他长进了就漏气,我一没打,二没骂的,他还能自个儿吓破胆。”就凭这胆量,也敢四处吆喝。

    “他是谁?”看来来头不小。

    “白小七,东汉王最小的儿子,有一姊入宫为妃。”他得敲打敲打了,不让这异姓王心生动。

    段玉聿此番回京,除了带夏和若进宫,还有其他的目的,那就是要处理几个不甘被削藩而有意连手的藩王。

    东汉王在封地,并未在京城的府中,他吓吓小辈也好,知道怕就不敢造反,省得他又要带兵围剿。

    “我看你踩了他的手,他会不会有事?”就“轻轻”一脚呀,怎么那人脸都白了,面无血色?是吓的吧!

    夏和若不晓得那一脚段玉聿下了多少力道,表面看起来没伤的白小七手骨都碎了,想要好起来需要花很长的时间。

    “你认为有事吗?不过就是瞎吼瞎叫,你别理会了,咱们王府真的到了,你想想要先从哪里逛起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千金酿酒最新章节 | 千金酿酒全文阅读 | 千金酿酒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