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药膳娇妻 > 第十二章 陷害不成反遭逐

药膳娇妻 第十二章 陷害不成反遭逐

作者 : 简璎
    封潜每日晨起,都有一碗药膳在等着他,喝完了药膳之后,他便会准备上朝,直到掌灯时回到府里才能再见到他的小妻子。

    近日,他莫名的有种感觉,皇上刻意在下了朝之后留下他,搬出一大堆头疼奏章要他一起看,一块儿想解决方案,似乎是故意要拆散新婚燕尔的他们,不想看他过得太甜蜜。

    但愿是他想多了,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皇上必定不会那样幼稚,不会认为他有了妻子便忘了皇上这个侄子,所以来霸着他,可是要他相信皇上不是那种幼稚的人真的很难,直觉告诉他,皇上百分之百做得出那种幼稚的事。

    “你昨夜很晚回来?”安承嫣亲自伺候封潜更衣。这原是双全的差事,但她喜欢由她来做,为他更衣、着装,帮他整理衣襟,她会有幸福的感觉。

    其实,她最想做的事是帮他打领带,这也是前世她幻想有了男友或老公后想做的事之一。

    她的脑中出现了封潜穿西装的画面,他穿上西装肯定很帅气挺拔,她要不要画个图请绣娘做一套西装?可他会穿吗?如果他问她西装的构想从何而来,她要如何回答?

    算了,还是不要搬石头砸自己脚了,上回跳了芭蕾就很后悔了,若是弄出西装,引来其他事端怎么办?

    她一直认为,既然她能穿越,那么必定有其他人也能穿越,要是她让西装问世了,穿越同行们肯定会找上门来,那时她又要如何向封潜说明她是一缕魂魄而已?他受的打击会有多大?他能接受她是缕魂魄吗?会不会把她烧了?

    想到会失去他的爱,还会死在他手上,她的心紧紧一缩,明明没发生的事,好像发生了似的心痛难当。

    她爱封潜,已经爱得很深很深,两世为人,她第一次爱上一个人,她倾注了所有的感情,如果失去他的爱,她还不如死了算了。

    “这阵子朝务较多,过阵子便能好好陪你。”封潜突然长臂一伸,将她箍到怀里,在她的秀额亲了下。“听着,若我晚归,你便先行睡下,不要等我,免得累坏了身子。”

    安承嫣顺势往他怀里钻,眼波娇瞋,依偎着他的胸膛说道:“我没有等你啊……就是你没回来,自发的睡不着罢了。”

    她为自己的变化感到神奇,前世的她根本不会撒娇,自觉若是她撒娇会叫人想吐,还是不要丑人多作怪了。

    可如今换了一副美颜,她不但经常笑,也撒娇得很自然,彷佛她天生就会撒娇似的,有时她会对自己说:你已经变美了,可以放心撒娇了。

    “那就是等我了。”封潜莞尔浅笑。

    安承嫣满足的搂着他的腰,踮起脚尖在他唇上蜻蜓点水地嗔道:“说了没有,就是没王爷的手臂给我枕着,有些难睡罢了。”

    封潜清冷的眼里添了些许深意,深邃双眼盯着她,喉结分明滚动了下。“不去上朝了,今日告假。”

    安承嫣被他目光攫着,心中微跳,脸上一阵烫热,忙往后躲。“说什么呢?哪有人为了那事告假的,被人知道了不笑话你?”

    封潜见她婉转眉目分明带着情意,贝齿轻咬柔嫩红唇,心里更热,声音更沉,“管谁去笑话,昨夜没和你恩爱,积压了许多欲念,我现在就想要你。”

    她脸色涨红,呼吸也不平稳了,嫩白的脸颊在他如火的目光下越蒸越热。

    封潜不但兑现了不碰颜、柳两人的承诺,除了对她专房独宠之外,还夜夜求欢,不愧是正当盛年。

    两人正在你浓我浓化不开时,日晴在外间禀道:“王爷、王妃,柳侧妃求见,说有要事,今日非要见到王爷不可,否则……否则她便要回娘家去闹腾。”

    真会破坏气氛,安承嫣一叹。

    不过,该来的终于来了,狗急跳墙,柳侧妃不可能安分等封潜召见,她也好奇柳侧妃见封潜要做什么,她的肚子不是见封潜就可以解决的吧?

    她忽然灵光一现。

    难道柳侧妃是要来坦白的?坦白之后,期盼封潜会从宽发落,给她一条生路?

    越想越有可能,她不由的看了封潜一眼,不知道他会怎么处理?他会给柳侧妃一条生路吗?还是即便没有圆房,柳侧妃也是他名义上的女人,做出令他颜面扫地之事,他无法容忍,不可饶恕?

    不管如何,对于柳莹姒,今日该有个定夺了,她不自觉的长舒了一口气。“王爷见见她吧。不好让她真的回去娘家闹腾。”

    封潜眉目微挑,将她的反应收入眼底,示意她更衣。

    稍后,两人一同到偏厅见了柳莹姒。

    柳莹姒照例带了丫鬟铃兰前来,脸色有些不好,见到两人,她起身请安。“妾身见过王爷、王妃。”

    安承嫣系上了药灵袋而来,确认了柳莹姒的胎还在,若是柳莹姒开口坦白,请求和离,那么她也会帮着求情,毕竟柳莹姒有了身孕,和离之后,嫁给肚子里孩子的爹才是王道,也才能过上幸福的日子。

    “何事?”封潜沉郁的目光扫过柳莹姒的脸,冷声问道,和适才在闺房里的他判若两人。

    安承嫣都稀奇了,他怎么可以人前人后两个模样,在外人面前,他像块冰,且是千年不会融化的冰,而在她面前,他热情得像火,是冰雪也融不了的那种热火。

    “妾身有重大要事要禀告王爷!”柳莹姒忽然满脸的不平。

    听到她说重大要事,安承嫣更加确定她是来自首坦白的。

    封潜勾了勾唇。“重大要事?”

    “王妃偷人!”柳莹姒义愤填膺的突然指着安承嫣说道:“妾身本想着替王妃隐瞒,可事关重大,王爷与王妃已经圆房了,若王妃怀了身孕,到时便分不清是王爷的骨肉还是野种,事关皇家血脉,妾身不敢隐瞒,这才斗胆来向王爷告发,请王爷做主!”

    脏水蓦然泼到身上来,安承嫣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想都没想过柳莹姒会蹦出这席话来,而锦茵已早她一步发难——

    “你含血喷人!王妃清清白白,绝无做任何苟且之事!”

    柳莹姒鄙视哼道:“你一个下人,这里有你说话的余地吗?你说的话,又有谁会信?”

    封潜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柳莹姒见状心喜,立即从袖里拿出一封信。“这是妾身在府里捡到的信,上头有王妃和人私通的证据,笔迹确实是王妃的,王爷明查。”

    封潜接过了那封信,安承嫣倒吸了一口冷气。

    原来柳莹姒不是要处理她自己的肚子,而是要先除掉她,果然如日晴所说,王府的女人都不简单。日晴早提醒过她,是她没放在心上,如今落了套,可真是应了那句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柳莹姒找人模仿她的笔迹写了什么,她心里全然没底,然而不管写了什么,定然是天衣无缝的。

    柳莹姒见封潜只是拿着信却没有动作,忍不住催道:“王爷,您快看信,上面有首情诗,还写了他们私会的时间地点,王妃和那个人不知道做了多少肮脏事,不知将王爷置于何地……”

    封潜将那信握在手中,他面无表情的看向柳璧姒,接着一把撕了信,抛飞在半空中。柳莹姒傻了。“王爷……您……您这是做什么?为何撕了信?那是证物啊!”

    “是谁让你这么做的?”封潜蓦地拔剑出鞘,那剑身乌黑泛着冷光,剑尖指着柳莹姒白皙的颈子一点点的逼近,眼中怒火翻腾。“你是有多小瞧本王才敢做这种事?”

    柳莹姒脑中一片空白,顿时腿软了,吓得一个字都不敢说。

    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她不知道原来封潜对安承嫣的信任已牢不可破,竟然连看都不看就撕了那信?

    不怕,她还有秘密武器。

    她吞咽了下口水,颤抖着说道:“王爷若不信妾身的话……派人搜查王妃的斗柜箱笼便知,定能找到他们的定情之物……”

    锦茵急吼道:“当然搜得出来,肯定是有人暗中做了手脚要来陷害我家王妃!”

    封潜依旧寒着张脸站在那里,不为所动。

    柳莹姒牙一咬,鼓起勇气说道:“王、王爷怎么还不派人去搜……不要让王妃有湮灭证据的机会……”

    封潜唇角微动,眸光冷厉,眉目间却渐渐积聚怒气。“还要兴风作浪,你想死在本王剑下吗?”

    安承嫣心里紧绷的那根弦已然松开,且此刻她心里还甜丝丝的,如她所想,他全然信任她,在任何情况下都选择相信她。

    她走了过去,轻轻取下了封潜手中的剑,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候,她突兀地说道:“王爷,妾身有个提议,妾身和颜侧妃、柳侧妃将来都要为王爷开枝散叶,不如此刻将太医请来为我们三人诊脉,若身子有何不妥之处,也可早日调养。”

    柳莹姒脸色煞变,闻言一阵惊慌,后背直冒冷汗,最后连手都抖了起来,身子滑到了地上。

    安承嫣看了她一眼,像先前的陷害栽赃没发生过似的,她淡定的吩咐铃兰,“扶柳侧妃坐好。”

    她的视线兜回封潜身上。“王爷同意妾身适才说的吗?”

    封潜见她说得认真,他挑了眉。

    他之前便已承诺不会碰颜、柳两人了,她却当着柳莹姒的面说出这番话来,肯定别有用意。

    他点了头。“依王妃之言,立即召太医前来,也将颜侧妃带来,没有本王的命令,谁也不许离开。”

    闻一知十,安排得妥妥的,这功力叫安承嫣佩服不已,而这个聪明的男人是她夫君,天底下没有比这个更令人开心的事了。

    颜璟如被请来了,听闻是要让太医把脉,确认身子康健时,她一脸的莫名其妙,频频蹙眉。

    大清早的这什么事啊?她看着柳莹姒,想知道比她早到的柳莹姒知不知道内情,就见柳莹姒一脸苍白像要昏过去了,下一刻,柳莹姒也确实昏了过去,软绵绵地从椅子里滑到了地上。

    “主子!”铃兰忙去搀扶。

    安承嫣淡定道:“把柳侧妃扶到榻上,太医马上来了,正好可以诊诊柳侧妃是什么毛病,为何会忽然晕下。”

    柳莹姒见装晕不成,便呻吟着睁开了眼。“妾身……妾身想回房休息,改日……改日再叫太医……”

    晨光照射进了窗子,厅里格外敞亮,安承嫣眨也不眨的看着柳莹姒,淡定地道:“不可以。”

    在这个封建时代,偷人是死罪,身分再尊贵也要沉塘,柳莹姒诬陷她偷人,存心要让她死,若她现在放过柳莹姒,柳莹姒就会继续留在府中,将来等她怀了孩子,柳莹姒还不知道会如何害她和孩子,她不是滥好人,不会对敌人仁慈。

    柳莹姒见安承嫣那油盐不进的样子,她也急了,胡乱诌道:“妾身想起来了,妾身和母亲约了今日要去远和寺上香,不可担误了时辰,此时要先回去准备才好……”

    安承嫣目光迎了过去,神情淡漠的看着她。“不过是把个脉,柳侧妃为何惧怕?莫非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隐情?”

    柳莹姒脸色陡然一变,惊慌起来。

    怎么办?安承嫣一定知道她的秘密了,才会死咬着要她给太医诊脉,是哪个该死的丫鬟出卖了她?是铃兰吗?不错,一定是铃兰,这秘密只有她奶娘和铃兰知道,奶娘不会出卖她,一定是铃兰出卖了她!

    “贱丫头!”她不由分说的甩了铃兰一耳光。

    “主子……”铃兰错愕的抚着,面上热辣辣的疼。

    “王爷,太医来了!”领人进来的是大总管萧富升,府里若召太医,都是由他亲自接待。

    太医见礼后,安承嫣告知了今曰请他来的目的,并第一个伸出手来搁在脉枕上让太医诊脉。

    太医仔细诊了会儿,收手说道:“王妃身子康健,并无问题。王爷放心,王妃一定很快便能怀上。”

    颜璟如也看出了事有蹊跷,她知道今日不是冲着她来,便安心的第二个将手搁在脉枕上。

    太医诊了会道:“颜侧妃身子也无大问题,肯定能怀上。”

    最后只剩下柳莹姒了,她想逃,可太医朝她走了过去,将脉枕搁在她旁边的案几上,众人都看着她,她不得不把手搁上去。

    太医细细诊脉,这回诊读最久,良久之后,太医笑道:“恭喜王爷,柳侧妃是喜脉啊!”

    颜璟如讶异的看着面色如土的柳莹姒,这小贱人何时偷偷和王爷圆房了,怎么一点风声都没走漏?真是阴险!

    封潜目光微变,嘴唇紧抿,他扫了一眼萧富升,萧富升立即会意。

    “有劳郭太医了,老奴送您出去。”

    接过厚厚的谢仪,郭太医笑咪咪的随萧富升出去了。

    厅里一室寂静,气氛凝滞,颜璟如不禁奇怪,眼前的情况谁来看也不像是有喜讯的样子,柳莹姒怀了王爷的血脉,王爷不高兴吗?她又看向安承嫣,安承嫣神色纹丝不动,这又是怎么回事?即便柳莹姒抢先怀了王爷子嗣她不高兴,但身为主母装也要装出高兴的样子来吧?

    “王爷饶命……”柳莹姒蓦然跪了下去,她的脸色惨白一片,本就颤抖的身子抖得更加厉害,她根本不敢抬头。

    “多问一句都会脏了本王的口。”封潜脸上多了几分凛冽。“你走吧!本王不想再看到你,柳尚书处你自行坦白,若让本王得知你再从中惹事,说了不该说的,本王也不会善了,你最好不要考验本王的耐心!”

    柳莹姒打了个冷颤,她当然知道封潜是什么意思,若她回去胡说,死要将孩子赖在他身上,他会把事情揭开来,届时不贞不洁的她怀有身孕嫁入王府,只有死路一条。

    “妾身这就回去和父亲说清楚……”柳莹姒哆啰哆嗦,说话也带了颤音。“佛祖指示妾身削发为尼,王爷怜我一片诚心,同意和离,妾身会离开京城,永远消失在王爷眼前。”

    颜璟如这才恍然大悟,柳莹姒怀的孩子不是封潜的!

    弄明白了之后,她心里顿时惊骇不已。

    柳莹姒好大的胆子啊!竟敢怀着野种嫁进王府,不要命了她……

    封潜扫了安承嫣一眼。“随本王来。”

    安承嫣安安静静的跟着封潜出去,其他人大气不敢喘一声,目送着他们离开,日晴和锦茵也不敢跟上去。

    封潜一路回到寝房,他关上房门,看着安承嫣。“你何时知道柳莹姒怀有身孕?”

    安承嫣沉沉地叹了口气,脸上写满了为难的神色。“见到她的那一天便知道了,我的医术……还行,当下瞧出了她有孕。”

    封潜狠狠的盯着她。“为何没告诉我?”

    安承嫣解释道:“我想给她时间,让她自己解决,自己向你坦白,自己求去,没想到她会来陷害我……”

    封潜脸色很沉,转身离去。

    安承嫣泄了气般,浑身难受。

    戴了绿帽子,他肯定很火大,她又知情不报,搞得他像傻子似的,他肯定有被她背叛的感。

    可她的本意不是这样的啊,她并不是要耍他,不是要看他当众难堪,她只是不愿把柳莹姒逼上绝路,若是一尸两命,她自己不能承受啊!

    唉,总之他生气了,生了很大的气,所以她肯定是做错了。

    安承嫣消沉了一整日,没有胃口,做什么都无精打采,脑中反复出现他离去时的冷然身影,难受得掉泪。

    他们之间的信任打破了,以后他不会再信任她了吧?他们之间不可能恢复到之前的亲密了吧?

    夜已深,日晴进来轻轻唤着在桌上趴着睡着的安承嫣,见主子眼角还犹有泪痕,不由的叹气。

    主子一日都未进食,由日到夜一直蹙着眉,神色苦忧,看似有无限烦恼,可她和锦茵又不能分忧,解铃还需系铃人,一切还是得等王爷回来化解。

    “王妃,到床上歇着吧。”

    安承嫣由着日晴把她扶到床上,她不想醒来,不想面对现实,早知道会造成她与封潜的隔阂,她会第一时间告诉他,可是世间没有早知道,如今迟了,一切都太迟了……

    “大总管着奴婢向王妃禀告一声,柳侧妃已收拾物件悄悄回柳府了,柳侧妃的嫁妆,明日会派人送回刑部尚书府。”

    安承嫣听到了,但她没多做回应,日晴叹息,为她盖好被子,放下帷帐,悄声出去了。

    安承嫣在被里蜷缩着身子,像虾子一般,心痛的泪水无法自抑的流了下来,往常她都是在封潜的怀里睡的,今晚若是他回来了,他也不会再抱她了吧?更别说他根本不会来睡寝房了,肯定又会回去西院小楼睡。

    梦里,她回到了现代,日常看诊,下了班回到独居的小鲍寓,自己做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独自一人,最后一次她出门要去看诊时已是白发苍苍的老太太了,眼前雾茫茫,依稀出现一个穿铠甲骑骏马的男子,由马背上弯腰揽住了她的腰,抱着她落坐在马上……

    原来是场梦罢了,她哪里又穿越了……

    封潜蹙眉瞪着床上那睡不好的人儿,梦到了什么,她神色那么愁苦?还哭湿了枕巾,日晴说她一日什么都没吃。

    他神色端肃,目光深邃,冷硬的心渐渐消融,猛地脱了衣袍、面具,撩起锦被躺了进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药膳娇妻最新章节 | 药膳娇妻全文阅读 | 药膳娇妻全集阅读